当前位置:17k小说网>现代爱情>卿之笑颜依旧> 第5章 怪异之事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5章 怪异之事

城外,马车停在一条河边,沿河岸柳的娉婷之姿,就像一群披着秀发的少女,袅袅婷婷,挥舞万千柔美的臂膀,翩翩起舞,清澈的河水映照着她们的倩影,轻盈地漾起万种风情,撩拨着每一缕春光。树枝上的小鸟儿也亮开歌喉,随着几许轻扬,漾出美妙的天簌之音,如丝竹弹奏,似清泉流淌,显得自然、清丽、动听。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回到这里?

再看见这么美的风景。”汐颜跳下马车

,感慨道。以前老想着走出青城,走出大荣,去隆雷大陆的每个地方游玩,现在真的走出青城了她却有些不舍,舍不得这里的无限风光和一草一木,舍不得一直一直对她好的凌羽,也舍不得把她宠上天的父皇,不知道她就这么走了,父皇会不会怪自己?

凌羽下车来,就见汐颜在那里出神

,转身吩咐道:“阿五,送公主去乌山

,乌山路途遥远务必要将公主平安送到

,还有公主的身份也不可对别人声张。

阿五忙道:“是,请世子放心。”

“你们在叽里咕噜说什么?”汐颜跑了过来。

“没有什么,马上要走了,照顾好自己。”凌羽笑着说。

:“我知道、凌羽你自己也要多保重

,等我到了乌山会给你写信的。”汐颜笑眯眯的说。

那明媚的笑容犹如天边明星耀眼,

凌羽恍了恍神,唇角勾起好看的弧度,

道:“我会的,倒是你,去了乌山要多穿衣服,没有人服侍,要照顾好自己。

汐颜扑哧一笑道:“好了,别嗦了,我会好好照顾的,把自己养的白白胖胖的,就像悦膳坊的小猪。等你以后见到我就认不出我来了。”

“你就知道贫嘴。”凌羽被她这话逗笑了,看着她道:“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会一眼就认出你的。”

“是吗?”汐颜故作不相信的道“如果我长成又丑又胖的你还会认出我吗

?”

“会认得的。”凌羽拍拍汐颜脑袋道

:“快走吧到时候错过了乌山老鬼招徒弟的时机,可别哭鼻子。”

云汐撇撇嘴道:“我什么时候哭过鼻子尽会取笑我。”看天色不早了她话锋转变,正色道:“凌羽我要走了,你也要好好的。”

“嗯,去吧”凌羽面色依旧。

云汐看了他一眼,脸上纯洁如鲜花的笑容绽放开来,慢慢走到马车边说道:“我走了!”一忍心,上了马车。

阿五扬起马鞭甩下去,马儿吃痛,嘶鸣一声,骤然飞奔起来。只眨眼瞬间便跑出几米,汐颜黑色小脑袋探出来,摇着手大喊道:“保重。”

凌羽摇摇手,马车渐渐消失在他的视线中,他心中竟然空荡荡的有些莫名其妙的伤感,其实他心中也不希望汐颜去乌山,但是她想去,他就不忍心拂她的意,况且,那是她的愿望。

寞落的少年望着马车远去的方向自语:“我一定会认出你的。”

月挂半空,黑色笼罩了这片大地。

人们的喧闹声也逐渐被甜美的梦取而代之。

金碧辉煌的皇宫,圣临殿是皇帝的寝殿,亦是皇帝处理政务的所在之处,殿门口四名侍卫纹丝不动的站在两侧。殿内烛火通明、亮如白昼。浓郁的龙炎香自香熏炉散出,弥漫在空气中,闪闪金光的龙椅上坐着谭荣最高掌权者国君云慕,皇袍加身,金冠立首,威严之气震慑着殿内每一个人。

“废物!连个孩子都抓不住,朕要你们何用!”云慕额头上青筋突突直跳

,怒视底下之人,严声厉语。虽是正值夏季,但整个圣临殿内好似流窜着阵阵寒风,令人瑟瑟发抖周围宫女太监大气不敢出,个个低头望地。

“皇上息怒。”禁卫统领连忙跪下:“

虽然黎乾翊逃了,可是,我们发现了他在青城的藏身之处,并且抓获了两个人

。这么多年来,黎乾翊能安然在青城,这两个人功不可没。”

”是吗?”云慕怒气稍稍平息了些:

“供出什么了?”

“招供了,他们说,黎乾翊往西逃了。”禁军统领说。

“往西?”云慕中指轻叩龙案,发出“咔咔”声,半晌才道:“务必派人将他捉回。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明白了吗?”

“是,明白!”禁军统领退了下去。

脑袋隐隐作痛,云慕揉着太阳穴,

叹了一口气。缓缓摊开龙案上的画卷,一翩翩少年赫然在目。他拿起画纸细细端详起来,头越来越痛。

他怎么也没想到,七年前一个因为他一个疏忽而逃走的孩子,如今却成为了他心中一颗拔不掉的毒刺。

几月前,他微服私访,却没想到遇上刺杀,而为首之人,出乎意料的竟然有那样的目光!漆黑,饱含的杀气仿佛可以覆灭一切。这样的目光让他想起了七年前芸宫大殿黎尹与襄儿那个五岁孩子。那孩子当日也是这样一种目光,那目光让他心中惊恐。

那一天是一场恶战,不过云慕安然无视,而对方落荒而逃。

不过这场恶战却让云慕认清了一件事。当年的那个孩子依旧活着,狼崽子长大了,成为了一厉害的小狼,小狼纵容小,却能一口气咬死人!

午夜梦回时,他也会做梦梦到孩子杀气腾腾的黑眸。醒来时通常是惊的一身冷汗裹身。他意识到,那个孩子必须除!不然,他有预感,如果放任不管,那孩子将来必成大患。可是,他没想到,那孩子那么狡猾,竟然在他眼皮子底下就这么逃之夭夭,这更加增加了他心中的意念。

那孩子必定除去!

“啪”的一声,云慕烦闷的扔掉画纸

。闭目沉思间。才想起来还有一件事情没处理。

“来人!”

“皇上。”太监应声走了进来。

“荣汐公主可回来了?”

“回皇上,尚无消息。”

“这丫头……把她给我找回来!”

“遵旨。”太监退了出去。却听云慕唤他。太监又退了回去。请示:“皇上

?”

云慕靠在龙椅上,显得很疲劳:

“算了,由她去吧。”

“唉!这丫头死倔的性子可不和逝去的刘妃像,倒是像襄儿。不过也是,襄儿是她小姨,怎么能不像?只是这样的性子却不太好,心中认定便死不回头,到头来终久会苦了自己。唉!”云慕喃喃自语,缓缓闭上眼睛。

不知为何一直在旁的太监李忠觉得这时的皇上竟然透着几分寞落。襄儿是谁?好像是前朝皇后的闺名,那个皇后经当年一事也是没了踪影,不知是死是活脑子里刚冒出这个想法,李忠忙一惊,抛开这些不该他想的事情。

几日之后,谭荣皇宫正门走来一白衣女人,头戴斗笠,白纱遮面,看不清面容。女人站了很久很久都不曾离去。只是呆呆的望着宫门,直到侍卫驱逐。她才亮出面目来,号称自己为前朝皇后

,并表面来意,要见云慕一面。

正好那侍卫统领曾经是大内士兵,曾目睹过皇后风采,当即立马认出了那女人。并且带她面见了云慕。

后来发生了什么,无人知晓,但却发生了很怪异的两件事:皇上撤销了逮捕前朝太子的消息和匆匆封一个叫刘襄的女人为妃。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