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现代爱情>卿之笑颜依旧> 第18章 怦然心动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8章 怦然心动

汐颜心中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头一样,沉甸甸的。郁闷蔓延四肢百骸,却无处散发。只有一声接一声的叹息。

“唉!”又叹了一口气,她摇摇头,喃喃自语:“人生在世,命运多舛,造化弄人。”

“姑娘,何至于在这里叹气?”一道声音传入耳畔,有些耳熟,只是一时半会却想不起来是何人。回头一看,竟是肖承。

“肖公子?”有些讶异,不过很快还是礼貌性的含笑说道:“只是一时无事,感慨罢了。”

“原来姑娘也是多愁善感之人。我原以为你应该是迎阳盛开的花朵。”肖承夸大其词。

这人……汐颜失笑,:“无事发发牢骚。让公子见笑了,不过迎阳盛开,公子说笑了。”

“哪里,哪里。”肖承摇头,却又话锋一转:“多愁善感偶尔有些未尝不可,但次数多了,可不好,尤其像姑娘这样花季的年龄,姑娘笑起来异于常人,何不多笑笑?再者,若你烦心之事已经发生过,再唉声叹气倒也无用,人啊,还得往前看,不可流连忘返,否则,容易坏了自己本质。”肖承说着,手腕一转,打开手中扇子,上面画得竟是一幅夭夭桃花图,花开正盛,看画若闻香。

汐颜一笑,:“公子倒是心思聪透之人,听你这么一说,想来是我太偏执了,”

“没有,姑娘是我见过的女子当中最为聪明的一个,怎么能和偏执搭上边。”肖承说道。

“公子过奖了。”

“姑娘可以叫我肖承,叫公子显得生分了,好歹我们也认识一场。”

这一番接触下来,倒是让汐颜对他的印象有所改变。她一笑,也不扭捏:“好,肖承,你也叫我汐颜吧?”

“好,姑娘,”话刚说出口,肖承连忙改口:“不,汐颜。你果然与众不同。”

“汐颜。”一道声音传来。

竟然是黎乾翊,汐颜疑惑道:“你怎么在这里?”

黎乾翊向白承礼貌性的点点头,回头对汐颜说道:“我刚巧路过。”

“哦!”汐颜点点头,说道:“我一时没注意竟然走到这里了。”

黎乾翊看了她一眼:“若是没事,现在就回去吧!”

汐颜扭头对白承一笑说道:“肖承,那我就先回去了。”

说者无意,听者有意,肖承?

黎乾翊眉头一挑,漆黑的眸子落在云汐巧笑倩兮的脸上,瞳孔微缩,心中有些不舒服的东西慢慢翻腾。

汐颜只顾和肖承告别,哪里知道他心中所想。

“告辞!”黎乾翊冲肖承拱手一礼,便大步流星离去。汐颜眉头微皱,暗道这是怎么了?感觉有些不对劲。连忙跟了上去。只留肖承一人在林中。望着那双双背影,肖承面容染上一丝戏谑,自言自语:“黎乾翊,乌山老鬼徒弟,前兮浯太子,有趣啊有趣,只是二弟怎么发现的呢?”

彼时,黎乾翊并不知道,他千方百计隐瞒的身份,已被人调查的一清二楚。

“乾翊,你怎么了?”汐颜探过头来,望着一脸阴晴不明的黎乾翊。

“没事!”黎乾翊缓了缓自己的面部表情。

“真没事吗?”汐颜狡黠一笑,:“真的没事?可是你的眼睛告诉我,你有心事。”

闻言,黎乾翊停下步子,定定的看着她:“以后,别和肖承有过多的往来。”

“啊?”汐颜目瞪口呆,随即反应过来:“为什么,我看他人挺不错的。”

“没有为什么,只是他为人城府破深,且看吴兼对他的态度,我看他并非如我们表面所看到的那个样子,你以后离他远些。”说完,不等汐颜回话,便匆匆离开。也不理会汐颜唤他。

“这人,今天是怎么了嘛?”汐颜挠挠头,她也没做什么惹他的事吧?等等!惹他的事?汐颜灵光一闪,想起老夫人说的话,心砰砰的跳了起来。莫非!他这是吃醋了?不会吧?

不知为何,汐颜心中那抹悲凉,在有了这个念头后竟没心没肺的消失殆尽了。慌乱的摸了摸脸,发现脸是滚烫的,细细想来,其实自己心中的确是喜欢黎乾翊的吧!要不然为何会如此高兴。心中竟然有些兴奋,却也有些忐忑,移步往西院方向走去,走了两步又停下了。

摇摇头,还是先别回去了,黎乾翊那么聪明,又善于察言观色,汐颜有些心虚。如果让他看出来自己心中所想,那岂不是丢脸丢到家了?

不行、不行!汐颜连连摇头,抬头看了看天色,还早,轻启步子,却不是去西院,而是往相反的方向走去。心中想着,趁天色还没黑,还是散散步,调整调整心态再回去吧。

“汐颜,你怎么在这里?不是回去了吗?”汐颜一门心思回想着刚才的事,却没注意自己的路线。闻言,她才如梦初醒,抬头看了看来人,目光移到自己的所在地,完全不知道这是哪里了。当即有些尴尬,解释道:“天色还早,我还想散散步。”

“哦,”肖承笑了笑:“正好,我也是闲来无事散步的,听说,今天是汝阳城特有的什么庙会,晚上甚为热闹,你若不介意,可有兴趣与我一同去街上走走?”

“庙会?”肖承的话,引起了云汐颜的兴致,心中甚欢:好啊。”她一口答应,却忘了黎乾翊刚才的话。

天边丝丝淡青逐渐被黑色掩盖,夜幕降临了。而汝阳城,大街小巷上一扫往日的静谧,进入了欢声笑语,五彩斑斓的世界。

街道两边小贩们一阵阵的吆喝声不绝于耳,腔调绵长又浑润。街道中人人挨肩并足,很是热闹,若仔细看去人人脸上无不洋溢者会心的笑容。

“这庙会有什么名堂吗?这么热闹非凡。”汐颜与白承被围人群中。真是寸步难行,原本宽阔的大街,此刻却被熙熙攘攘的人群堵得水泄不通。只得一点一点的向前移动。

闻言,肖承笑了一笑说道:“有来源,传说的。”

“是吗?”汐颜一笑。目光被什么东西吸引,她掂起脚尖望前面。

肖承看着自己身侧的女孩,兴致勃勃。只见女孩眉目如画,眸子里总是回散发出狡黠的光芒,两张如花的唇瓣总是会勾起优美的弘度。她相比与自己见过的女子大有不同。相比她们,眼前的女孩则更多了一丝儿活泼、爽朗还有那让人无法忽视的自信。

“肖承,你怎么了。”汐颜见他久不说话,问道。

“没事,”肖承一笑。

“哦,对了,你刚说庙会的来源,”汐颜眸子一亮,兴致勃勃:“能给我讲讲吗?”

“好!”肖承笑笑:“我也是别人说的,并不知真假。”

“不论真假,精彩就好!”汐颜笑眯眯说。

“好吧!你且听着,我讲了。”

“我洗耳恭听。”

白承一笑,说了起来:“相传,约在三白年前,那时有一个叫连殷的国家在不到几十年间的时间里迅速崛起。其他大国家自然不会看着连殷日渐变强大,而最先看不过连殷国好过的便是卫励国了,因卫励国自觉得是大国,是以边明里暗里的打压连殷国。

连殷国国君是个卓高远见的皇帝,他自知,虽说自己的国家逐渐变强大,可终究没有能力大国抗衡。只能默默忍受。这时候,卫励国君听闻连殷国皇后,生的一副好相貌,乃绝世佳人。所以不顾后果,给连殷国送来一纸婚书,要求连殷国国君把皇后送于他,并威胁,若是不答应,他便要发兵攻打连殷国。

连殷国,举国上下听了卫励国这番话,无不怒意中烧,几乎所以人都劝连殷国国君不可答应。可是后来,连殷国国君的决定令所以人都难以置信。连殷国国君答应了把皇后送给卫励国。”

“想来,相较于妻子还是国家最为重要吧!”汐颜对那位皇后生感同情。怏怏说道。

“不是,”肖承摇摇头,说道:“其实,连殷国君深爱他的皇后,也是不同意卫励国的条件,只是,他的皇后却同意了。相传,皇后当时对国君说了这样一句话,若是以我之力能便能使我国国民免遭战火之灾,那我定当义不容辞。”

“那位皇后堪称女中豪杰!后来怎么样了?”汐颜问道。

“后来,连殷国君答应把皇后送去了卫励国。可是到了卫励国,皇后却誓死保贞洁,却又抵不过卫励国国君的强势逼迫。终于一条白绫结束了生命。”

“太可惜了!”汐颜眉头一皱,摇摇头。

“当然可惜,后来经历数年,连殷国终于可以和大国抗衡了,连殷国第一个发兵攻占了昔日的大国,卫励国。那一天,所以人都留下了眼泪,不为别的只为数年前那个牺牲自己而为连殷国争的一口气的女子。卫励国全部沦陷那日正是数年前皇后逝去的日子,人们为了纪念她,就在她自杀的地方修了一座庙,每年的这一日就祭拜她,以示敬仰。沧海桑田!以前的卫励都城变成了现在的汝阳城,而由一开始为了纪念那位皇后的庙会,现在也变成了一种象征性的节日了。”

“原来如此,真是可惜了那位皇后,倒不知连殷国国君作何感想。”汐颜恹恹说道。

“那位国君却也是个痴情的人,他攻占卫励国后,又养精蓄锐,在后来短短几年间便接连攻占了另外的国家。只是相传在他有生之年初了逝去的皇后,从未再娶亲。也从不纳妾。”

“听你这么一说,倒是个痴情的人”汐颜摇摇头,乎又想起老鬼与老夫人,不由感叹:“有情人终成眷属。”

“嗯!”白承点点头,“的确如……”此字还未脱口,他却面色突变。声音压迫性急吼:“快躲开!”

汐颜目光一转,也嗅到了危险的味道,一股不安油然而生,本能的做出触剑的姿势,然而!她忘了,出门前把剑落在屋子里了,暗骂自己一声,身子偏右一闪,银白的飞刀呼啸而过。可是!耳边风声呼变,匕首袭来!汐颜一弯腰,小腿微弯,顺势一个三百六十度翻身,踢掉那人的匕首,然而!那人手一挥,一把飞刀直直袭来,汐颜本有机会躲过,可就在她后面一个孩子直直的站在地上,嚎啕大哭,若是她躲过,飞刀定是穿透小孩的胸部。时间跟本来不及让她多想。

“擦!”飞刀摩擦肉的声音,汐颜本欲双脚夹住飞刀,然而她却低估了飞刀的力度,雪白的绣鞋,鞋底被飞刀划破,火辣辣的疼。不过好在,她顺利夹住了飞刀,那孩子没事。

“啊!”夹杂着孩童的哭声,尖叫声此起彼伏,人人四处逃窜,一瞬间场面混乱不堪。

同时,一道亮片直直向着肖承袭来,肖承一个后仰翻,才幸免于难。然!他刚着地,明晃晃的匕首直逼他门面而来,势不可挡!“噌!”汐颜一脚提起地上不知何人掉落的珠子,弹了过去,打斜匕首。下一刻,无数个穿着百姓服饰,却蒙面的人于慌乱的人群中冒出,凌空跃起,嗜血的视线定定的落在肖承身上。手中的匕首在夜色中散发着骇人的煞气。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