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现代爱情>卿之笑颜依旧> 第19章 初情破晓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9章 初情破晓

“不好!他们人太多,快走!”肖承想也没想就拉起汐颜的手,风一般向前奔去。

此刻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两人极速奔驰,后面的人们如狼虎般追杀。不时有嗽嗽的飞刀刺破空气袭来,好在二人皆是习武之人,反应力强,才躲过一把又一把致命飞刀。

汐颜眸子快速的扫视所经之处,然而!大街上早无人迹。光秃秃的一片,根本就没有藏身之处。

“我们尽量拖延时间,发生这么大的事,一定会有支援!”汐颜气喘吁吁。

肖承点头,然而下一刻,两人面色哗然剧变。前方一排排黑衣人,齐齐挡在他们必经之路中,黑压压的一片。

“呵呵!”略微沙哑的声音,却莫名的无比阴暗,令人不寒而栗。领头那人露出来的一双如鹰般的眸子,看了看肖承,又落于汐颜面上。半晌:“承王爷,好久不见。没想到您倒是来这里快活了。”

王爷?汐颜一惊,心中翻腾不止,眸子移到肖承面上,有些不可置信,她以为他的身份不一般,可从来没想过,他竟是……不过,现在不是惊讶的时候!压下心中的悸动,看了看四周,后面的黑衣人都围了上来,想要逃,几乎没有那个可能性!如今倒真是在劫难逃了。

“哼!”虽被重重包围,肖承却仍不失优雅风范,扇子轻轻一扇,细长的眸子里闪烁着难解的光芒:“怎么?本王才离开都城不到一月,二弟就想本王了?这么迫不及待的派人来寻本王。”

“的确是想王爷了!”黑衣人眸子中杀气毕露,:“不过,不是主子想王爷了,而是这匕首想你的项上人头了!”蒙面人眸子落在汐颜面上,阴沉一笑:“想来!有如此佳人伴王爷左右,王爷也没有遗憾了。”语气随着冷冽的寒风回荡在街道中。一瞬间,杀气腾腾!

“呵!”肖承勾唇一笑:“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从刚才他嘴角的那丝浅笑就从未消失过,而且越发深沉了。令人不安。

果然!“嗽嗽”几只利箭从暮色中袭来,外围的蒙面人瞬间全部中箭倒地,见状,蒙面人大惊,眸子里满是阴翳,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一句话来:“中了埋伏!快逃!”然而,还不待他起步,下一刻,无数个黑衣人从天而降,如水的月色中那一个个黑衣人如同鬼魅一般。很快就包围了蒙面人。

“左右都是一死,兄弟们给我杀!”蒙面头领大喊一声,话音未落,手中匕首一闪,刺进了一名黑衣人的胸部。

“杀!“所有蒙面人齐声而发,声势震天,得到肖承的暗示,黑衣人们齐齐迎合,双方陷入了混战,你死我亡!生命仅仅在一瞬间就变成了冰冷的尸体。

汐颜眼睛一喵,瞬间面色微变,一蒙面人举着匕首,近在咫尺,她双手握住,做出迎敌的攻势。突然!腰部仿佛被人抓住,一阵天旋地转,汐颜大惊!稳住身子,一脚飞踢,却被对方轻易给化解了。

“砰”刚才的蒙面人不知何时竟然中剑了,鲜血淋漓,砰然到地。汐颜抬头待看清那人面容,蓦然心中一喜,一个回旋身,踢在一个要接近自己的蒙面人脑袋上。

“你这么在这里?”

“先对付了这些人!”砍飞一颗头颅,黎乾翊瞥了一眼她,淡淡的转身说道,坚毅的脸隐在暮色中,看不清是喜是愠。汐颜讪讪的点点头,心中很是不自在。

那些人凭着视死如归的气势,硬是和黑衣人拼搏。可是最终也没能逃过被灭的命数。

蒙面人灭尽,吴兼才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来了,一脸惊恐之色,显然是跑过来的,气喘吁吁,:“公子,你没事吧?”

“吴大人,你这汝阳城的治安可不怎么好!你说,本王今晚要是丧命于此了,可如何是好?”肖承语气平淡,似乎还有玩笑的意味在里面。

吴兼一阵颤抖,连忙跪下:“王爷,臣显些害的王爷遭遇不测,请王爷惩处。”

这一句话,犹如向平静的湖面扔了一块石头,涟漪不断。除了一众黑衣人和汐颜之外,其余人一脸惊讶,就连黎乾翊面色也是微变。

半晌,反应过来的一群人连忙下跪,大呼:“参见王爷!”

“起来吧!”肖承摆摆手,:“吴兼,且看在本王未曾遭遇不测的缘由,便不罚你,下次若还有类似事件发生,这城守之位,你自己献上吧。”

“多谢皇上不罚之恩,臣定的谨记。“吴兼一连嗑了三个头,才起来。又战战兢兢的问:“敢问王爷,刚才袭击之人可留下什么破绽?臣定当鼎力巡查,不让他们逃之夭夭。”

“不用了,你可没那个能力。”肖承嗤之以鼻。

肖承望了望隐在黑暗中的二人,走过来,“汐颜,刚才多谢你了。”

“没事。”汐颜摇摇头,:“王爷,客气了。”

“怎么?”肖承眉头一皱:“知道我的身份了,你要与我生分了吗?”

“以前,是她不知王爷身份才不知深浅的贸然和王爷谈笑,还请王爷谅解。”汐颜未答话,已经有人帮她答。

肖承勾唇一笑,眸子落在黎乾翊面上,久久没有语言。半晌,才回过头,双手负背,立于一众人面前,王者之气,迎风飘忽。“今晚就回都城。”

“啊!”吴兼微愣。失口叫了出来。

“吴大人,有何异议?”肖承似笑非笑的说道。

“没、没有,臣这就去准备车马马。”吴兼一个寒颤。

肖承挥了挥手,密密层层的黑衣人如同鬼魅一般跳上了两侧的屋顶。一瞬间刚才还略显拥挤的大街,有些空荡。

“汐颜,有时间来我仓闽王府。”肖承回头说。

“后会有期!”汐颜拱手说道。

肖承不再回头,一众人消失在大街尽头。汐颜和黎乾翊站在死人堆里,如水的月光撒在他们身上,散发着柔和的光辉。

“什么人这么残忍,竟然赶尽杀绝。”汐颜有些忿忿不平。

“你涉世未深,这世间,比这残忍的事数不胜数。”黎乾翊幽幽的望着地上的狼藉,目光如炬:“看来,仓闽也是不太平。”

“什么?”他的喃喃自语,汐颜没听清楚,突然皱了皱眉,刚才分散了注意力,没感觉脚掌有多疼,现在却是疼的愈发厉害了。感受到她的异样,黎乾翊回过目光:“怎么了?“

“我脚掌刚才被飞刀割破了。”

“什么?”黎乾翊眉头一皱,眼睛移到汐颜脚丫。原本洁白的绣鞋此刻大部分都变成了红色。:“怎么这么不小心?”

“我!”还未说出下文,汐颜只觉身子一轻,等反应过来时已经就被黎乾移打横抱在怀里了。汐颜当即有些懵了,半晌,连忙挣扎:“那个,我可以自己走的,你放我下来吧!”

“别动!”黎乾翊斜看着她:“脚受伤了,还想要摔下去吗?”

“我……”,汐颜语结。

“抓住,”黎乾翊说了句,就起步。

汐颜只得尴尬的抓住他的肩膀,虽然被一个人抱在怀里搂住脖子是最佳的动作,可是这动作未免有些亲密了。

“我们去哪里?”黎乾翊走的方向不是城守府的位置。

“找家客栈,现在回城守府,免不了又是一番折腾。”黎乾翊目视前方,语气淡然。

汐颜点点头,现在明智之举是不要说话,她感觉得到今晚的黎乾翊有些怒火。

简陋的客栈内,“咝!”汐颜吸了口冷气。秀眉皱起。脚肿的紫青,快要涨破,刀口外翻,血肉模糊。

“很疼吗?忍着点!”仔细处理着汐颜脚上的伤口,黎乾翊淡淡道。

“不疼。”汐颜一笑,看着单膝跪地的黎乾翊,房间内灯火阑珊,照的他脸半明半暗,却依旧难挡他的俊美。眉头微皱,薄唇紧抿,漆黑的眸子注视着她的脚丫,修长的手清理脚上的血迹,他动作很轻很慢,一点点的擦,一点儿也没弄疼汐颜,他自己也许不知道他现在的样子,那般的小心翼翼,那般的全神贯注。

“好了。”黎乾翊把脚绑好,坐到汐颜旁边,看着她。

汐颜低下头,有些不敢对视他,她自己也不知道这莫名的情绪从何而来。可是该来的终究还是要来的。

“为什么会和肖承一起去大街上,不是告诉过你,离他远点吗?”语气仍是平淡的,可有什么东西在滚动。

汐颜头一低再低:“我当时有些无聊,恰好他也要出去,所以我就跟他出去了。”

“是吗?”黎乾翊冷笑:“为什么不找我。”

“我……”汐颜心里那叫一个苦啊,她当时避他都来不及,哪里还会去找他呢。

“我没想到,”只好找了这么一个借口。

汐颜低着头,准备听他的下文,然而等了半晌却不围话语,有些疑惑,正待抬头,就见上方投下一片暗影,黎乾翊的脸逐渐放大。心速加快,仿佛要跳出胸膛!汐颜脑子一片空白,眼中只有黎乾翊的微笑。骨节分明的手滑过她耳边,汐颜下意识的低头。脸烫的能烧开水。

“头发乱了。”他轻轻说。

“啊?”汐颜慌忙的抚了抚头发,不小心碰到脸,天哪,岂止一个烫字了得。

“以后别乱跑,会被拐走。”

汐颜诧异的抬头,对上黎乾翊漆黑的眸子,眸子那么漆黑,却有那么深沉,久久的注视,那眸子散发着独特的魔力,令人沸腾的心一点点的落定。一点点的回归了它原有的平静。仿佛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安宁。嗽嗽的风声吹响。

“嗯”她点头,声音很轻很轻,如同飞扬的轻絮。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