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现代爱情>卿之笑颜依旧> 第20章 瞬息万变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0章 瞬息万变

西院里,凉风习习,柳树摇摆。

“哥哥,这剑好漂亮!”吴岩轻轻抚摸着长剑,稚气的眼睛里全是艳羡:“要是我有这么一把剑,我就拿去吓那坏女人,叫她再也不敢对我使坏。”

“她欺负你了?”黎乾翊眉头微皱。

“没,她只会暗地里使坏,明面上还不敢欺负我。”吴岩得意洋洋说到。

“我教你的拳法练会了吗?”黎乾翊点点头,问道。

“哦,我早就会了,”吴岩得意洋洋的说道:“前几天,有一个奴才不听我话,然后我当成就使出了你教给我的那霹雳拳,打的他连连求饶了。”

“你啊!小小年纪,怎的就学会打人了,小时候就这般,长大后可怎么得了?”汐颜声音从外面传来。

“姐姐,你去哪里了,刚才叫我一顿好找呢。”吴岩跑过来,拉汐颜的手。忽想起她的话,小嘴一撇说道:“我不是故意要打那奴才的,是他先不听我话的。”

“是吗?”汐颜走了过去,在石凳上坐下:“可我怎么听说是你找人家毛病的,还把他一顿好打。”

“我……”吴岩小脸通红,:“我就是想试试哥哥教我的霹雳拳威力怎么样。”

“霹雳拳,名字不错。”汐颜从盘子中拿了个橘子,说道。

“嘻嘻,当然是我起的,厉害吧?”果然是小孩子,一夸就得意洋洋。

“嗯,岩儿好厉害呢。”汐颜一笑:“只是,哥哥教你拳法,是让你防身用的,可是现在你怎么可以无缘无故的打人呢?”

“我……”,吴岩瞥了瞥在一旁安然喝茶的黎乾翊。只可惜他无动于衷,根本不打算施救。

“少爷,可算找到你了!”一个小厮急急忙忙的跑进西院,说道:“快到练字的时候了,少爷你得回去了!”

吴岩不情愿的跟着小厮走了。

往嘴里扔了瓣橘子。“这是什么书?”目光触及到石桌一本书上,汐颜问。

“是一些简单的防身招术。”黎乾翊答道。

“给岩儿的?”汐颜拿过书,翻开看了看。

“是。”

“哦。”汐颜答了声,双手托腮,定定的看着黎乾翊。

“怎么了?这么看我干什么?”黎乾翊有些不适应她那探究的目光。

“我只是在想,你平时都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姿态,任何人任何事情都不会管,可是怎么唯独对岩儿这么好?还教武功。这么多年,还从未见过你这么对一个人好。”

黎乾翊没了声,默默地看着手中的书,仿佛在沉思什么,就在汐颜以为他不回答的时候。

“我和他遭遇很像。”他淡淡的说。

“遭遇?”汐颜琢磨不透,愣愣的问道。

“我小时候和他遭遇很像。”黎乾翊说。

“你小时候?”汐颜微愣,说来也奇怪,虽然他们共同生活了六年,可是!两人从未往深处交谈过,对对方的家境什么的一无所知。就连对方是哪里人都不知道。其实汐颜不是没有想过和黎乾翊坦白自己的身份。可是转念一想,还是等出了师再说。于是这事就这么耽搁了下来。至于黎乾翊也未对此提过只言片语。有什么汐颜问他家境怎么样,他也是不答,而且面色会骤然变的很冷,冷起来让人惧怕,每当这时,汐颜都能感觉到,他内心深处在翻腾。至于为什么,汐颜没多问。后来,汐颜渐渐明白可能他对家境什么的有什么心结。所以,再没问过。没想到,他今日就提起了。

“汐颜。”黎乾翊一声将汐颜思绪拉了回来。她不明所以的望去。

“你想听我小时候发生的事吗?”

“啊?”汐颜怀疑听错了,仔细打量黎乾翊,他剑眉微皱起,眸子里隐隐压抑一种东西。让汐颜想到火山爆发前的征兆。她默默地点头:“好啊。”

“你知道三国之一的谭荣当初是怎么样打下江山的吗?”黎乾翊眸光一沉。说。

“嗯!”汐颜点点头,感觉有什么不对劲,说道:“其实我是……!”

“公子、姑娘不好了!老夫人不行了!”一道夹杂着哭声的声音传来。人未到,言先出!

“什么!”汐颜和黎乾翊均是面色一变。

“今天老夫人把吃下去的东西都吐了出来,现在、现在已经垂危了!”丫鬟眼泪汪汪的说道。

“去看看!”黎乾翊说道。

两人随丫鬟一同奔望老夫人院落。

很多事情的改变往往只在一瞬间,而这瞬间过去了!永远不会在有机会了。命运在这一顺间也就发生了无法挽回的改变。

汐颜当先跑进老夫人的院子,迎面却走来一人,正是面色如土的吴兼,她连忙刹住脚步。

“大人!老夫人她怎么样了?”

吴兼脸上再没往日的和气,冷哼一声,陡然抓住汐颜的手腕,力气大的让她微微皱眉,吴兼却丝毫不放手振振有词:“你不是说,我母亲病已经有所好转了吗?可是现在是怎么……“他下文还未脱口,突然面色一变,手松开!汐颜的手腕重获了自由。

吴兼怒视黎乾翊,脸色青红交加,:“你竟然对本官动粗!你可知罪?”

“大人,发生了何事,先让我们进去看看!”黎乾翊无视吴兼的情绪,淡然说道。

“你……如果我母亲有什么事情,我定然不会放过你们!”吴兼继续说。

“大人!”汐颜心中如点了一把烈火,急迫道:“你的心情我理解,可是若有时间在这里承口舌之强,还是赶快让我们去看看究竟老夫人怎么了,难道大人要亲眼目睹老夫人气绝吗?”

“你……”吴兼气结,狠狠一甩宽大的袖子冷喝:“好!你们进去吧!不过本官丑话说在前头,今日要是我母亲有个三长两短,你们休想难逃其责!”

汐颜不顾吴兼的怒语,快步朝老夫人的屋子走去。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