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现代爱情>卿之笑颜依旧> 第23章 相逢斗打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3章 相逢斗打

“砰砰砰!”房门被人敲击。来人不是墨九歌又是谁。

短短时间内,墨九歌就褪去了原来的素衣,换上了锦衣华服,一头墨发也高高绾起,金丝玉簪、锦花流苏,越发衬得她高贵不凡,明艳动人。

“九歌,太美了!”汐颜赞叹。

墨九歌看了看自己,皱眉:“好像太繁琐了一点。”

“哪里呢?大家闺秀都是这样,你只是穿惯了乌山上的大白衫而已。”

“也是啊。”墨九歌灿然一笑,移步走到椅子上坐下:“还住的习惯吗?”

“挺好的。”汐颜点头:“和你父母叙完旧了?”

”嗯,要不是我说累了,他们现在还不肯罢休,东问西问的。”

“他们自然是关心你。”

墨九歌会心一笑,突然像是想起什么来了,问道:“对了,汐儿,咱们这么多年在一起生活,但好像从来没有说过家境。现在我的身份家境你都知道了,那你的家境怎么样?”

闻言,汐颜思绪万千,想了想,还是打算把自己的身份瞒下来,她这样做是有顾虑的,一旦把身份公布了,多多少少有些麻烦。所以,她只能怀着一颗愧疚的心,含含糊糊的说道:“其实,我家也在谭荣,家境挺普通。”

“你家也在谭荣?”墨九歌惊讶:“那家里除了爹就没有别的亲人了吗?娘呢?”

“我娘……”汐颜一顿,叹了口气:“我娘她,生我的时候就去了。”

“去了?”墨九歌一时没有理解过来,秀眉一皱问道:“去哪里了?她抛弃你和你爹了吗?”

“不是!”汐颜摇摇头:“她生我的时候,难产走了。”语气中淡淡的哀伤显而易见,的确,汐颜从小心中就对娘亲这两个字是有些特别的感情的。

“对不起!”墨九歌懊恼不已,抓起汐颜的手:“我不知道你娘她……”话嘎然而止。

“没事!”汐颜一笑:“过了这么多年,我早就释然了,只不过乍一听,有些伤感。”

“别伤心了,你娘不在了,你可以拿我当亲人!”

“嗯!”汐颜点点头:“其实,以前没去乌山前,我还有一个朋友呢。”

“是吗?”墨九歌兴致勃勃:“快跟我说说。”

“他,虽然只比我大几岁,但是他特别成熟,我小时很调皮,一旦闯了什么祸,都是他给我背黑锅,他总是对我宽容以待。也很迁就我,每次我做什么事情,都要拉着他与我一起来,他本来是不喜欢做那些事情的,可是只要我喜欢,他就会佯装生气的说我几句,最后还是会陪我一起。”

“对你这么好?”墨九歌听的起兴,问道:“他是男是女,是你什么人呢?”

“他是男的,像一个哥哥!”

“哦,”墨九歌点点头,“有机会一定要见见他,不过……”她扑哧一笑,看了看汐颜:“我竟不知道你小时候那么顽皮,看起来也不像顽皮的样子嘛!”

“那是小时候,现在都多大了,还有那般顽皮,我岂不是白活这么多年了。”汐颜说。

“也是,”墨九歌点点头,:“不过我初见你时,也没见你有多顽皮呀!”

“离开了家,自然不能再顽皮捣蛋了。”

“对了,凌王,你听说过没有?”墨九歌话锋一转。

“凌王?”云汐抬眸看着墨九歌:“谭荣四王之一,我怎么会没有听说过。”

“我说的是他的儿子,新一任的凌王,”

“什么?”汐颜一愣:“什么新一任的凌王,那原来的凌王怎么了?”

“你不知道也是正常,我也是听我爹说的,原来的凌王在一年前,病发身亡了,现在的凌王是他的儿子凌羽。”

“凌王逝了?”汐颜心中不知是何滋味。第一时间入脑的却是凌羽。

“汐儿,你怎么了?”墨九歌的唤声让汐颜回了神。

“没事,我这是没想到竟然那么突然!”汐颜突然想起墨九歌的另一句话,又询问:“你说现在的凌王叫凌羽?”

“是啊!”墨九歌点点头:“听我爹说,凌王年纪轻轻,谋略却是不凡,才继承王位不到一年,就把封地管理的井井有条,已经隐隐有超过老凌王的架势了。要知道,老凌王年轻时可是咋们大荣大名鼎鼎的战神,连我父王也是对他甘拜下风的,你说,现在的凌王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不知道,不过应该和老凌王一样是个英雄!”汐颜笃定的口语。

“你怎么这么笃定?你见过他?”墨九歌心思细腻自然就听处了话中意思。

“虎父无犬子,况且,你不是说了,凌王有超过他父亲的架势了吗?”汐颜笑笑。

“的确!”墨九歌点点头,突然她一脸喜色:“那你想不想见见他?”

“见见?”汐颜翻了个白眼:“我倒是想见,可是就我所知,凌王的封地离这里可是隔着十万八千里路呢,怎么见?”

“不用走十万八千里路,我告诉你,闵凌王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什么意思。”汐颜疑惑:“你不会是要说,闵凌王就在这附近吧!”

“答对了!”墨九歌一拍双手:“他就在我们王府,是来拜访我父王的。”

“什么?”汐颜惊讶,豁然站起来,雀跃道:“真的?我随口一说,还猜对了?”

“看来你说自己小时候顽皮是对的,你看你,用得着这样吗?像个孩子似的。”墨九歌好笑至极。

汐颜讪讪笑了笑,坐下,却还是掩饰不住的欢喜。:“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难得骗你不成。”墨九歌喜上眉梢:“而且,今晚,我父王大设宴席,宴庆凌王来访,你不妨虽我去看看。”

“好!”汐颜一锤定音。

“你这高兴的不对头啊。”墨九歌狐疑的看着汐颜:“你可别干红杏出墙的事,那可对不起黎乾翊。”

“乱说话可不好?”汐颜不怒反笑,定定的看着墨九歌。

“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我先走了,晚上再来找你,我们一块去看看那凌王究竟是何方神圣!”墨九歌被她盯的发毛,连忙笑嘻嘻的出了房间。

七年了,没想到竟然能在这里见见凌羽,是缘分?

汐嘴角牵起一抹笑意,望了望窗外,天色尤早!她有些期待快到晚上了。

凌羽!离别七载,现在的你应该比少时更加优秀了吧!

是夜,月光撒下清冷的光辉,徐徐杨树的暗影在地上摇拽。

“姑娘!我家郡主被王妃娘娘叫去了,郡主吩咐奴婢,让奴婢带姑娘去琉璃厅。”一名粉衣丫鬟恭敬说。

“嗯,好。”汐颜点点头,:“那烦劳你带路了。”

“姑娘客气了,这是奴婢分内之事,姑娘请!”

“好!”汐颜与丫鬟二人一路出了院子,前往紫延厅。

今晚的月光极好,亮堂堂的,不用带灯也可看清路。

“这里为何种了这么桃花?”眼前大片的桃花林让汐颜想起了乌山上的桃林,一时兴致勃勃,问丫鬟。

“奴婢进府前就有的,不过奴婢听老一辈的奴才说是柳侧妃娘娘喜欢桃花,所以王爷才让人从远处移植了桃花树供娘娘赏玩!”

“柳侧妃?”汐颜微微皱眉。若有所思:“照你说的,王爷应该很宠爱这位柳侧妃吧!”

“嗯,柳侧妃娘娘是王府众多妾室中最受王爷宠爱的。”丫鬟见汐颜平易近人,也没了刚才的唯唯诺诺,看看四下,低声说道:“柳侧妃的恩宠比王妃娘娘还多呢!”

”是吗?”汐颜一笑,眼睛淡淡的扫视了四下,眼神中隐隐有犀利划过。

丫鬟却没注意到她的异样,继续说:“不过,柳侧妃娘娘可是我们这里的第一美人,奴婢以前见过她,长的真和仙女似的。”

“第一美人,也难怪,不然怎么会得王爷欢心那。”汐颜笑笑。

“姑娘所言甚是。”丫鬟一笑:“姑娘,宴会该开始了,我们先走吧!”

“何人在此!”

突然,厉喝声响起,音未落,一黑影扑簌而来,直直的立于汐颜前面,脸色淡漠,冰冷。

看着眼前的人,“阿……”汐颜差点儿就叫出了他的名字,既惊讶又欢喜的看着来人。阿五。

“你们是什么人,为何打扰我们王爷。”阿五只是看着眼前的少女,有些熟悉感,却并不知道自己认识这么一个人,冷冷斜视着汐颜问。

“我、我们是……。”丫鬟被阿五强大的气息吓的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

好个阿五,长大了,竟也变的会迫害人了。汐颜眼珠子一转,一丝玩味袭上心头。

当下步子如影般向阿五靠近,一手成抓,向着阿五门面袭去,速度之快,令观者只能看到一个白影闪过。阿五有一瞬间的惊讶,但随后般恢复原状,来不及拔剑,就着剑柄一招流光闪剑花制止了汐颜。汐颜自然不甘示弱,腾空而起,双脚一撇,气势汹汹!借力速袭阿五。阿五剑已出鞘,奇怪的手势行云流水般使出,银银剑光眼花缭乱!一人在地,一人于空,二人气势不相上下!转眼间“砰砰!”已经连过十几招,招招精妙中暗藏玄机!

阿五借着月光看向前面少女,微微惊讶,他呼吸已经紊乱了,第一次有一个女孩的武功让他正视。

汐颜可不知阿五思绪,灵动的眸子一闪,如狐狸般的狡黠转瞬即逝!迅速发力,再次发起攻击。身影在夜色在极速连环前翻,白衣飘飘,轻灵而雅!阿五只觉眼前白影一闪,他迅速赢了上去、一剑刺去,哪里还有什么人,空空如也!

“不好,!”阿五发现为时已晚。胳膊上被大力的重重一击,迅速发麻,手中宝剑瞬间滑落,白影一闪,眨眼间,那剑就在她手中,指着阿五的喉咙。

“你是何人,竟敢行刺!”阿五看着云汐说,心中对眼前的“女刺客”莫名的有些熟悉。却有说不上来哪里熟悉。

“我来是取你们项上人头的!”汐颜玩心大发,继续捉弄!

“你是受何人致使的?”阿五还在傻乎乎的问。

“汐儿!”一道声音自林子里传出。带着意味不明的深意。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