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53 章

直到重新上路,周棉棉才深呼了口气:“怎么样?怎么样?还行吗?”

“行,怎么会不行哪?”自由发挥的真彻底,彻底到假啊。

“你那是什么眼神不是你说尽量刺激他一下吗?”

卢城无语:“修然刚才只是反映迟钝,智商还在。”

周棉棉泄气:“那怎么办?”

“嗯,也不一定。”

“嗯?”

卢城别有深意的笑笑:“你不要忘了,人在某些时候啊,智商是为零的,甚至是负数。”看过时间,接着说:“现在需要你单独出马了。”想了想嘱咐:“稍微自然点儿。”

周棉棉思考许久,拿出手机,拨了出去。

“喂,阿雨?”

“。”

“你还在忙啊,其实也没什么事,嘿嘿。”

转头看到身边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周棉棉赶紧调整状态:“咳,阿雨,我刚才吃饭,碰到了那个人。”

“。”

“就是那个人啊,哦,对了还有卢城。大白天的喝的醉醺醺的。还有哦,我听卢城说,他现在几乎每天都待在公司,还加班,跟不会累似的。”

“。”

“喂?阿雨,你在听吗?你知道吗”

“。”

“呃,哦。”

卢城等她挂了电话问道:“她说什么了?你这个样子。”

周棉棉撇撇嘴:“跟我没关系。”

“嗯?”

周棉棉重复:“阿雨说‘跟我没关系’。她好像已经放下了,我们是不是多此一举了啊,如果阿雨真的不想再继续了,我肯定是支持她的。”

“语气是怎样的?”

“什么?”

“沈医生说这话时是什么语气?”

“就是正常的语气啊,不对。好像有些重。”

卢城思考一会儿:“以你对她的了解,如果她已经放下了,正常的态度是怎样的?”

“阿雨她性子比较平和稳重,轻易不会有什么情绪。如果按她的脾气,她刚才应该直接说个‘哦’字结束。”周棉棉说着看向卢城,“这是不是表示她还没有放下啊?”

卢城笑笑:“谁知道哪?”

周棉棉看着他一脸的狡猾,顿时觉得陆修然真的是交了不少损友。说到她跟卢城今天的交集,还得从三天前说起。那天她照常下班,却在门口看到了他。她自然是装作没看到,虽然阿雨没有说为什么分手,但是她下意识站在好友一边,所以对卢城这个那边的好朋友自然不假辞色。

倒是他开门见山:“我想跟你谈谈你朋友的事。”

周棉棉哂笑:“我们认识吗?有什么好谈的?”

他没有生气,甚至还笑下,周棉棉皱眉,长得帅了不起哦。

“真的是很重要的事,想必你也想知道他们到底为什么会分手。”

她犹豫,她确实问过阿雨,但是她只说是性格不合,其他不愿多说,她也不好再问。但她是不信的,她亲眼看过他们两人的相处,简直不要太和谐。所以前思后想还是决定跟这个人聊聊。

等他说完,她皱眉:“所以说,阿雨之所以跟陆修然分手是误会?”

卢城点头又摇头:“算是误会吧。”只不过苏岩还真算的上是帮凶了,想到此他为苏岩叹气,总觉得他会被报复的很惨。

“你告诉我这些干什么?”周棉棉不解。

“虽然是误会,但沈医生还是很伤心对不对?”

周棉棉沉思,虽然阿雨没说,但她能看出来,这件事对她打击很大。不过,她看看对面那人脸上的笑,怎么看都像是不怀好意。

“你想干什么?”

卢城:“做好事。”

“你?”她不信。

“嗯,顺便帮沈医生出口气怎么样?”想到自己的计划,卢城发自内心的想笑,谁让陆修然总是在他跟前秀恩爱啊。

周棉棉最终答应合作,自然是为了沈时雨,她看得出阿雨很喜欢那个陆修然。至于卢城的目的,她就不管了,反正就算是损友一枚,也是损陆修然。

*****************************

卧室拉了窗帘,陆修然在床上休息了片刻,起身去客厅倒水,换了家居服的人一副轻松散漫的姿态,若不是呼吸间的酒气,丝毫看不出是有些醉酒的人。

整个房间静的只听得到水与杯子的碰撞声,然而一直到水渐渐从杯沿溢出,滴滴答答落在地板上,站着的人仍旧一动不动。

风景优美,想留在那里么?奥地利医生?呵呵。原本轻抿的薄唇,突然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染了酒气的眸子黑的惊人。

*****************************

沈时雨能察觉自己的情绪有些不对,从刚才挂电话之后开始。这次的日本之行,已经进行一个多月了。来参加交流学习的有像她这样的年轻医生,也有在医学界颇有威望的专家,机会难得。

所以她一开始就努力调整心态,不去想国内发生的一切,就连跟周棉棉联系,也只是聊聊彼此的近况。虽然有逃避的嫌疑,但是效果不错,她最近想起那个人的次数越来越少了。

今天下午是心内科的一位专家的讲座,她吃过午饭,为了躲避罗伯特的热情邀约,便提前来了会场。罗伯特算是这次行程的意外了,这位有着奥地利的年轻医生有着本国人民固有的浪漫和散漫,偏偏又对中国文化异常痴迷。所以交流会的第一天,当他看到中方医疗对里的沈时雨时,立即一见钟情了,随后就是热情的追求。

沈时雨很是头疼,一开始只是觉得他只是一时兴起,便没怎么理会。但是一个月过去了,所有的人都知道有一位奥地利帅医生对一名中国女医生一见钟情了。

导致现在所有人见了她都会笑着问一句:“罗伯特医生成功了吗?”连一同来的医生偶尔也会拿此事打趣她,沈时雨每次也只是笑而不语。

本来一切都正常的进行着,她也顺利地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好,周棉棉却来了电话。讲座两点开始,中间还有提问环节,但是一直到四点结束,沈时雨一直不能进入状态。这让她很是烦躁,胸口的位置如同被什么堵住一般不舒服。

出了会场,沈时雨决定去附近转转,转移一下注意力。迈出会场的大门时怔住,有凉凉的东西落在脸上,才发现下雪了。白色的雪花轻轻落着,地面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子,应该是下了一会儿了。在这一片雪白的世界里,心里似乎也平静了许多。

沈时雨稍怔便再次迈步,身后却追上来一道身影,普通话说得流利,语调却怪怪的。

“时雨,时雨,等一下。”

见沈时雨停住,罗伯特微笑:“时雨,你有没有时间,我们去逛一下吧,今天的城市很漂亮。”

沈时雨微不可见的轻皱了皱眉:“抱歉,我待会儿还有事。”

罗伯特果然失望,却不死心:“那明天哪?”

心中的那股烦躁有重新抬头的冲动,沈时雨决定与眼前的人再次说清楚。

“罗伯特先生。”却被一旁突然传来的声音打断。

“她明天也没有时间。”

沈时雨听到这个声音的同时,心脏的位置似乎震动了一下,随即低头敛眸。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