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47 章

走过石桥不远就是一座座的独门小院,道路是有些弯绕的石板路,沈时雨小的时候最爱在这些小路上跟小伙伴玩儿捉迷藏。绕过一家灰瓦白墙的房子,远远就看到扶门而立的老人在张望这边。

仿佛是看到了她们,神情有些激动。沈时雨连忙快步走了过去,扶了老人的手臂。

“奶奶,你怎么又出来等啦,不是说让你在家等的吗。”语气娇嗔,带了孩童般的撒娇。

苏南也笑着走到跟前:“妈。”

老人拉了孙女的手,才回答:“你们只说上午过来,又没说时间。我又坐不住,就出来看看。走,回家。”

院子里头发灰白的老爷子正在侍弄自己的几株绿竹,听到声音回头:“回来啦。”脸上的笑容使皱纹更加明显,却挡不住满面的红光。

苏南打招呼:“爸。”

一切都没有变,仿佛小时候每次跟父母回家一样,奶奶拉着她的手,爷爷在院子里打招呼,只是身后少了一个分享这份幸福的人。沈时雨望着眼前的一切,随后轻笑。

“爷爷,这几棵竹子好像又长高了。”

身边的老人埋怨:“能不长高吗,每天跟照顾什么似的看着,我看他都能跟这些竹子过了。”

老爷子似乎已经听惯了,笑而不语。

沈时雨也笑出声:“哪能啊,要是没有您,爷爷都吃不着饭。所以啊,爷爷还得跟您一起过。”

沈老太太:“我可不敢跟它们比,这不,光养几棵竹子还不够,不知道从哪弄回来棵栀子树。”

沈时雨顺着老太太的手看过去,才发现院子里多了棵绿油油的植物,看起来被照顾的很好。

“哎,我那不是看院子里空荡荡的不好看吗。”

老太太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沈时雨暗笑,这俩个人越来越幼稚了,还真是传说中的老小孩。

有苏南和沈老太太两位大厨在,沈时雨很识趣地没有往厨房凑,去院子里陪爷爷弄他那几棵花草了。

中午的饭很丰盛,一家人说说笑笑,时间过得很快。苏南因为工作原来,当天便回去了。沈时雨则留了下来。晚饭后陪老人说了会儿话,见他们精神有些不济,沈时雨便让他们回房休息了。

躺在充满阳光味道的床上,沈时雨微笑。似乎不管她什么时候回来,老人都会将被子细细晒过,即使他们从来不说,但她总能在各种细节之处感受到来自亲人的无私的关爱。

早上醒来时,阳光已经洒满室内,看过时间,不由咋舌,居然睡了这么长时间。出门时,老人已经在院子里浇水了。

“爷爷,奶奶哪?”

老人看过来:“醒了,你奶奶出去了,一会儿就回来。粥在锅里焖着。”

沈时雨不好意思:“你们怎么没有叫我啊?”

老人笑:“你奶奶不让,说你们年轻人都这样,喜欢睡懒觉。还说你工作那么忙,好不容易休息一天,还跑这么远来看我们,想让你多休息休息。”

沈时雨心中柔软:“哪里远了,坐车很快的。下次有时间,你们来青江玩儿,我带你们逛逛。”

“好。”

沈时雨午饭前没有等到沈老太太,倒是等来了一位意外之宾。沈时雨看着门口的人,微微睁大眼睛,彻底惊住。

“你怎么会在这儿?”

陆修然轻抬嘴角:“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院子里传来询问声:“阿时,谁来了?”

“不让我进去吗?”看着仍处于惊讶状态的女友,陆修然笑问。

沈时雨确实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刚才门响时,她以为是哪个邻居来串门,走到近前,却被眼前出现的人惊住。以至于现下还有些回不了神。

“阿时,这位是?”

身后突然响起老爷子的疑惑的声音,沈时雨顿时回神,却不知道怎么解释现在的情况了。

倒是那人泰然自若的出声:“爷爷您好,我是时雨的男朋友。”

话落,一时寂静。沈时雨有些脸红,她这是莫名其妙的就带人见家长了?沈老爷子总归是知识分子,惊异片刻便招呼人进门了。

“先进来再说吧,阿时请人进来,站在门口算怎么回事?”说着率先转身走了进去。

沈时雨:“哦。”

她根本不敢去想象老人现在的表情。只能悄悄瞪了眼造成现在局面的某人。

“等一下,我拿些东西。”

沈时雨看着回神拎过礼品的人更加合不拢嘴了:“你还带了礼物?”

陆修然一副理应如此的表情:“第一次上门,应该的。”

现在显然不是询问的机会,沈时雨无语的领人进门。

中午沈老太太回来时自然少不了一盘问。显然陆修然的表现很得她的欢心,不过一会儿,称呼就从‘陆先生’变成‘修然’了。沈时雨看着一派自然温和的人,都有些敬佩了。她爷爷虽然迁就奶奶,对外人却从来都是秉持着知识分子的清高的,这会儿倒是和他这个商人相谈甚欢了。

尽管再不舍,分别还是到来了。老太太拉了她的手一直送到了车前,一路絮絮叨叨嘱咐她要注意身体。沈时雨细细听着应着,心中酸涩。

直到车子开远,沈时雨才从伤感的情绪中回神。

“你还没说,怎么会在这?”

陆修然看她一眼:“我先去了你家。”

他本来是想趁这个机会正式登门拜访的,谁知只见到了苏南,有些失望之余,正打算告辞。苏南却告诉了他老家的地址,他有些犹豫,对沈时雨的爷爷奶奶,他一无所知。

倒是苏南笑着说俩位老人很慈祥,正好趁这个机会让老人见见孙女的男朋友。所以才有了上午那一出。

沈时雨:“你来之前怎么不告诉我?”

“如果我提前告诉你,你会怎样?”

沈时雨沉默,如果她提前知道的话,肯定不会让他过来吧。

陆修然伸过手揉了下女友的头,轻声开口:“我知道你还没准备好见我父母,但是我准备好了。”

沈时雨看他,随后低头:“对不起。”

“没有对不起,阿时。我今天过来,不是为了逼你什么。只是想要让你的家人知道,我是真心想要对他们的女儿好。”

沈时雨微怔,耳后有些热意:“哦。”

“就这样?每次表白都被这么敷衍,哎。”陆修然半真半假的叹气。

沈时雨脸微红:“那你想怎样?”

“我么?”他突然将车停在路边,直直看过来,目光专注:“想这样。”随后倾身靠近。下唇被含住时,沈时雨下意识闭上眼睛。

接下来的路程,沈时雨脸上一直绯红,如染了红霞。想到刚才的情景,她懊恼,这人这是越来越没顾忌了,白天在人来人往的马路边。想到此,再次瞪过去。

接收到女友眼神中的责备,某人轻轻笑出声,声音清越,似乎被表扬了一般。沈时雨决定接下来的路不再跟他说话。

中秋过后马上就是国庆,沈时雨要在这几天值班,因此有些忙碌。自从那次不欢而散后,她在病房和宋韵见面更加时,宋韵明显冷漠了许多。不过这也正合她的心意,比起与那些与医生套近乎的病人和家属,她更加适应这种关系。

为了庆祝祖国的生日,青江市早在几天前就已经在广场和重要的,道路两旁的位置布置了鲜花,整个城市花团锦簇。这种法定节假日,注定青江市的街头人满为患,各地游客纷至沓来,汇聚在这座美丽的城市。

市中心医院食堂的伙食还算不错,价钱也还合理。国庆这几天,医院也有些忙,为了节省时间,沈时雨中午选择在食堂解决午餐。刚好宋夏也在这几天值班,于是俩人便约了一起吃午饭。

国庆当天,一上午的忙碌过后,沈时雨看过周棉棉例行发来的祝福信息,轻松一笑,随后被宋夏催促着去食堂抢食了。

两人选了张人少的桌子放下餐盘,宋夏已经不顾形象的大快朵颐了。用力扒拉几口食物,才满足的叹气:“只有这个时候才觉得人生充满幸福。”

沈时雨心里默默赞同,医生的工作确实很辛苦。职业的特殊性注定他们不能按照正常的公务人员那样享受假期,他们的工作就是要保证每个病人无论何时来医院都能见到医生。更不要说如果下班后有突发情况,需要立即回医院的事了。

她刚进医院时,刘健便告诉她:“如果你想要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那现在就可以离开了。”她也用实际行动表明了自己敬业。刚开始那段时间她几乎快要住在医院了。后来可以自己独立看诊后,她依旧保持着家和医院的两点生活。直到那个人的出现,还有刘主任的提醒,她才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轻松的生活了。

想到此,沈时雨突然发现,自从陆修然出现以后,自己的生活方式似乎变了个样。虽然她不是什么权威的大医生,医院也不是离了她就不转了。但是她以前几乎将生活的重心全放在了医院里。不过现在,陆修然几乎占据了她不上班的时间的大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