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46 章

刘娟眼珠转了转:“那你知不知道沈医生有么有男朋友啊?我有个侄子,年轻帅气,工作也好,跟沈医生看起来好般配的。”

小护士将药和温水递过去:“恐怕阿姨您要失望了,沈医生已经有男朋友了。”

刘娟叹气:“也是,沈医生这么漂亮的人,肯定有好多人追,可惜了。我跟你说啊,我那个侄子啊,可是海龟,工作也好。哎,那沈医生男朋友是做什么的啊?”

“沈医生的男朋友啊,听说是做大生意的,人很优秀的。”这个听说自然是苏岩的功劳。

刘娟眼神闪动:“是吗,那就好。”

“所以阿姨您就别操心别人了,还是养好自己的身体要紧。”

下班时,沈时雨很意外地在住院部外面碰到了宋韵,她本想颔首示意后离开,却被她叫住。

“沈医生,我们能聊聊吗?”

对待病人的事,沈时雨一项负责,当下便点头同意。

宋韵:“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说吧。”

沈时雨想了想出声:“去前面的小花园吧。”

宋韵迟疑片刻点头。

湖边的合欢已经开始陆陆续续地结果,花也变得稀稀疏疏,没了原来的繁茂。

在长椅上坐下,沈时雨先开口:“是你母亲有别的情况吗?”

宋韵:“不是。是我想跟你聊聊。”

沈时雨诧异,她真不知道除了她母亲的病情,俩个毫无交情的坐在一起能说些什么,一时有些沉默。

“你应该听修然说了吧,我跟他的关系。”

沈时雨看她:“大概知道。”

宋韵观察她说话时的神情,未见什么波动,一时气愤:“那你还真是大方,对着男朋友的前女友还能这么平静。”

沈时雨心头微震,一时忘记反应。她只觉得宋韵知道她和陆修然的关系后,神色异常,却并未多想,毕竟那人那日的概述轻描淡写,她也实在是觉得他的话一项可信。

而宋韵似乎陷入了回忆,没有注意到她的反常。只顾自叙述:“他大学时很优秀,对我很好,也是,他那样的人,一旦认定了一件事就一定会负责到底。”

沈时雨都要佩服自己居然还能镇定地坐下去了,明明应该离开的不是吗?大学时光的恋爱,应该是单纯而美好的吧,她能想象得到那个时候的陆修然是如何的意气风发,跟身边的女子站在一起,又是如何的郎才女貌。

沈时雨觉得自己有些自虐了,垂眸的瞬间,敛去了眼中的涩意,再开口已平静无波。

“如果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

宋韵有些诧异地看着眼前淡然如初的人:“你不想知道他和我以前的事吗?”

沈时雨皱眉,几乎要笑出来了:“我为什么要知道?有什么意思吗?”他们之前的事又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哪?

宋韵:“你是不敢?”

沈时雨突然心头火气,冷笑出声:“我不知道你所谓的不敢是什么意思,你想要倾诉请去找别人,很抱歉,我不是心理医生。而且,你现在的行为让我觉得鄙视。”

宋韵:“你什么意思?”

沈时雨审视她:“我不知道你们当初是怎么分手的,也不想知道。但请你认清一个事实,那就是你们已经没有关系了。我一直觉得俩个分手的人就算没了感情,也会彼此尊重。但是从你现在的行为里,我丝毫看不出对陆修然的尊重,只感受到了你的不甘,这种不甘让你来我的面前回忆你们以前的甜蜜。所以你希望看到什么哪?看到我恼羞成怒,看到我跟陆修然争吵是吗?呵呵,让你失望了,我不但不会因为你的三言两语而去跟他争吵,反而更加心疼他了。心疼他以前的眼光,识人不清。”

沈时雨一口气说完,顿时觉得心口的怒气宣泄了大半,不再看她,起身打算离开。

宋韵却拦在她身前道:“我们不是因为没有感情才分开的,相反,我们是在感情最好的时候分开的,你知道为什么吗?”

沈时雨皱眉,她真的不想待在这里跟她探讨这个问题,她也不明白这个女人为何非要跟她解释的意图所在。

宋韵牢牢看住她:“想必你也知道他的父亲和爷爷的身份吧,哼,你真觉得你们很相配吗?”

沈时雨几乎要笑了,她跟陆修然谈恋爱,为什么要去关心他家人的身份。

“谢谢提醒,再见。”

直到将自己扔在床上,沈时雨还是有些晃神。她一路从医院走回来,脑中一直跳动宋韵的话,尤其是那句‘我们不是因为没有感情才分开的’。越想心中越是烦躁,不是因为没有感情么,那就是还相爱的时候分开了。那么明明相爱的两个人有什么事情不能解决,非得要分手哪?她这个时候想不明白的这个问题,日后也同样困住了她自己。

沈时雨觉得自己想的有些多了,她现在不是应该打电话过去质问某人吗?可是手机拿起又放下,放下又拿起,如此反复几次,最终被主人关机扔在了床尾。她还是选择相信他,既然他不提,她便不问。

“阿时,阿时?”

“嗯?”

陆修然放下手中的碗筷,看着不在状态的女友,担忧:“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沈时雨微微错开他的目光:“没事,可能是工作累了。对了,你刚才说什么?”

陆修然审视她片刻,重新开口:“我爸妈想见见你。”

沈时雨愣住:“见我?”

陆修然笑:“是,见你。”想了想补充,“其实你已经见过他们了,还记得吗?”

沈时雨点头,她当然记得,她至今为止也就看过他家人这一个身份特殊到需要院长亲自交代的病人。想到身份这个词,沈时雨再次失神。

“他们让我问一下你什么时候有时间。”

沈时雨闻言沉默了一瞬才开口:“我还没准备好。”她说话时不敢去看他的眼睛,也就没看到他眼中一闪而逝的黯然。

“没关系,我满意就好。”

“嗯?”

陆修然:“我满意就好,我父母很尊重我的决定,所以你不用有负担。”

沈时雨心中微动,有那么一刻想要马上答应他,却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

今年的中秋节刚好在9月27号,再过三天就是国庆,医院尽量照顾到每个人的意愿进行轮班。沈时雨选择中秋休息两天天回丰市陪母亲过节,国庆节值班。她已经提前给母亲通过电话,母亲自然很高兴。

但是送她去车站的人却明显不是很开心。沈时雨觑了觑开车的人,有些心虚的解释:“我每年中秋都会回家,我都跟妈妈说好了。”

那人依旧面无表情:“嗯。”

沈时雨撇嘴:“难道你不用回家陪父母吗?”

他终于侧头看她一眼,又转回去:“我回家一天就好。”

沈时雨无语,那是因为你家就在本市,来回方便。

“我好久没回家了。”语气半真半假的委屈。

果然某人神色微变,轻叹了口气:“好了,我又没说什么。”

沈时雨:你这个样子,比说什么还让她觉得愧疚。

放人下车前还是叮嘱了句:“路上注意安全,”顿了顿补充,“早些回来。”

透过车窗看着渐渐模糊的身影,沈时雨微微出神。

沈时雨到家时天色已晚,苏南早已经做好饭在等了。沈时雨放下背包,洗过手,便自发去了餐厅。

“都是我爱吃的,妈妈,你这样会把我喂胖的。”语气娇嗔。

苏南笑:“从小吃到大,也没见你胖过。”

“那是我自制力好,不然早就变圆了。”

“好了,吃饭吧,一会儿凉了。”

沈时雨的爷爷奶奶都是丰市下面一个镇上的小学老师,经人介绍认识不久便结了婚。婚后也只要了一个孩子沈青山,这在那个年代算是思想比较先进了。沈青山结婚后,本想接两位老人来身边居住的,但是退休后的老人表示更加喜欢镇子上的生活,不愿离开。因此沈青山和苏南夫妇逢年过年都会回老家。

沈时雨出生后,两位老人来市里帮着带了一段时间便回去了,但因为疼爱孙女,而沈青山夫妇工作又忙,所以老人便经常来市里小住。

沈青山出事时,最伤心的莫过于老年丧子的沈氏夫妇了。苏南几次表示想让他们一起来住,但也许是担心触情生情,最终还是没有同意。后来沈时雨去青江市上大学,毕业又留在当地,老人家虽然有些不舍,但还是表示支持。只是这样一来,一家人见面的机会又少了一些。

沈时雨这次选择中秋回家,也是考虑到长时间没有去看爷爷奶奶了。只从父亲去世后,她几乎是两位老人唯一的手中宝了。所以这次回来想要多陪陪老人家。

八月十五一大早,沈时雨便和母亲一起坐上了回镇上的车,十几分钟的路程一晃便到了。下了车不远就是题着‘枕江’二字的石桥,也是沈时雨记忆中的故乡。

枕江这座江南古镇已留存几百年之久,处处透着古朴的韵味,偏离繁华的地理位置虽然使它失去了很多发展的机会,但也让这里少了外人的打扰,一直保存着世外的宁静。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