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40 章

沈时雨有时很羡慕周棉棉,可以每天都那么充满活力。她刚开始决定学医时并没有多大的理想抱负,不过是希望亲人再次生病时不会那么的束手无策。

后来进入医院工作,由一开始跟着刘建老师实习到独立坐诊,一路上看过太多的世间百态,当然更多的是悲伤和眼泪,但是面对疾病,再多的眼泪也是无济于事,就如同当初爸爸离开她和妈妈那样,就算亲人多不舍,多痛苦,仍旧是留不住。

每天在医院面对这样那样的痛苦挣扎和生离死别,再想要每天都能保持笑脸工作真的是一件极难的事。电视上报纸上报道的医患关系紧张不是假的,医生这一职业注定面对幸福人生的对立面。

沈时雨看着眼前悲伤哭泣的人,对这个家庭的变故已经基本了解,强势而重视事业的父亲、温柔却懦弱的母亲、迟来的叛逆的儿子,给了这个原来看起来很和谐的家庭重重的打击。她有些庆幸苏南的坚强了,如果当时父亲去世时,苏南没有独自撑起他们的家的话,她不知道自己现在会是什么样子。

即使心中一再提醒自己不能与病人家属太过亲近,但沈时雨还是不忍心了。虽然眼前的人也许只是单纯的想找一个倾诉的人,毕竟再多的安慰话语在事实面前都显得那么单薄无力。

找出自己随身携带的纸巾,递过去:“黄夫人。”

“谢谢,不好意思沈医生,失礼了,我只是想找个能说话的人。我经常待在家里,朋友不多。”

沈时雨摇头:“没事。”

等她情绪稍平静一些,沈时雨犹豫片刻还是开口:“黄夫人,我想跟你谈一下黄先生的身体情况。有些事情,我觉得你还是知道为好。”

“好。”

“黄先生虽然手术很成功,但是还是需要住院配合后期治疗,在这期间最好放松心态,安心静养。上次的情况你也看到了。”顿了顿接着说:“虽然是在医院里,也不能保证没有意外发生。我们会尽可能避免出现意外出现,所以也希望你们可以尽可能照顾好病人的情绪。还有就算到现在,黄先生的病也不排除会出现并发症。”

“我知道了沈医生,我会劝老黄的。麻烦你一定要治好我们家老黄,至于家声,哎。”

迈出医院大楼时,沈时雨深深地吸了口气,果然还是外面的空气更加让人放松。如同两个世界。

那天之后,陆修然有些忙,一连几天都没有出现,当然电话仍旧如约而至。所以她刚开始的那点儿羞窘也慢慢消散了。

周六早晨,沈时雨煨好粥,陆修然不期而至。沈时雨看着他手中的东西,惊讶压过了再次见面的一丝窘然。

“你周六还要加班吗?”拿那么多文件。

“这周整个公司都比较忙。”

“其他人也要加班?”

“不是,只有创意部和设计部。”

沈时雨疑惑:“加班不用待在公司吗?”

“正常来说是要的,不过。”

“不过什么?”

陆修然一本正经:“不过我是老板,选择加班地点的自由还是有的。”顿了顿接着道:“更何况,我跟他们不一样,我是有女朋友的人。”

沈时雨:“。”好强大的理由。

此时远在陆氏加班的卢城突然打了个喷嚏。下属立即关心道:“卢总监,您不会感冒了吧?”

“怎么可能,肯定是有人在偷偷想我。”

“哦,谁,谁在想您啊?不会是女朋友吧?”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不知道他已经被陆某人用‘没有女朋友’打击的心灵受创了嘛。

卢城:“去去,还想不想早点下班了,好好画图。陆总走的时候说了,这次的案子完成以后,他请客,大家一起出去玩儿。”

此言一落,响应者众多:“哇,太好了,去哪里啊?”

卢城:“嘿,工作还没完成,想的是不是有点儿远了。”

“这不是鼓舞士气吗?陆总决定去哪了吗?如果没有的话,嘿嘿,卢总监您能不能跟陆总说说,咱们去泡温泉怎么样?”

“对啊,卢总监,青江市不是新建了温泉浴场吗?咱们这些本地人还没有去过哪,不如乘此机会大家一起去啊。”

卢城略一思索点头:“可以,不过前提是这次的案子要完成的完美,有没有信心?”

“有,嘿,一定异常完美。”

沈时雨问过突然过来的人,果然没有吃早饭,不禁庆幸自己每次煲汤粥类都有多做一些的习惯了。但是现在只有粥似乎还是有些少了,想了想,便又煎了鸡蛋。

吃饭时,陆修然对她今天做的香菇鸡肉粥似乎很满意,竟然喝了两碗。饭后很自觉的进了厨房。接下来的时间,沈时雨拿了本书去阳台的沙发上蜷着,将客厅的位置让给某个需要加班的人。

沈时雨翻到上次看的位置,却有些看不进去,微微侧身看向客厅。沙发和桌子几乎是等高的,所以他工作时不得不微弯了腰,白色的衬衣被紧绷的线条撑出流畅的弧度。她突然就想将心中的问题问出来了。

“为什么要过来这里工作?”她没说的是她这里没有书房,坐在沙发上处理文件肯定不会舒服,为什么一定要过来哪?

她看到他拿笔的手顿住,随后慢慢回头看过来,心中竟有些紧张,这种心情就好像上学那会儿,老师在讲台上将要说出问题的答案,她拿着卷子坐在下面的那种忐忑和期待那般。

她看到他眼中慢慢含了笑,唇角轻启:“因为怕女朋友担心。”见她似乎不解,解释道:“那天的事后,我却接连几天没有出现,怕她怀疑我接近她的动机。”

沈时雨怔住:“我没有。”脸红。

“我现在知道了,今天一见到她就知道了。我不知道该为我女朋友的信任而高兴,还是该为经过那种事后,她却还是一点儿都不想我难过了。”说着竟还皱了皱眉心,似乎很苦恼的样子。

沈时雨:“呃,其实也不是没想,咳。”

陆修然挑了挑眉:“嗯,那就是想了?”

她有些不自在的移开视线:“算是吧。”

耳边传来他愉悦低沉的轻笑声:“那我们真是心有灵犀。”

“嗯?”

“我想你了,沈时雨。”因为想你,所以就来了。

手上的书半天了,还是停在刚才的那一页。自从他说完那句话,她就有些心不在焉了。那人倒好,竟然专心致志地开始工作了。烦躁地将书叩在脸上,决定闭目养神,却渐渐有些睡意昏沉。

醒来时,脸上的书已经不见了,身上多了条毯子。看过时间,已经10点多了,顿时有些无语,自己不上班的时间居然越来越能睡了。

“醒了吗?”

沈时雨怔了怔,朝声音的主人看过去,他依旧在低头处理文件,并没有回头。一时又有些惊异,这人背后长眼了?

去卧室换过衣服,拿了钱包出来:“我出去一下。”

这次他抬头看过来:“去哪儿?”

“买菜。”

他想了想也起身:“我跟你一起去。”

“不用了,你先忙吧。”

“走吧,我也需要休息一下。”

沈时雨带他去了上次去过的超市,照旧是她负责挑选,他负责推车付钱拎东西。当然也照旧的引人关注,而那人也照旧闲适清雅的样子,即使手中推着手推车。

午餐照旧四个菜,虾仁炒丝瓜、鱼香茄子、杏鲍菇烧牛肉、肉末炒酸笋。吃过饭,陆修然看着将剩菜小心封好放进冰箱的人开口问道。

“你以前自己在家吃饭会剩这么多么?”

沈时雨看他一眼:“不会。”她以前每次大都只做一道菜一道汤就足够了。

“这样啊,那就是说今天这样是身为男朋友才有的待遇了。我很荣幸。”

沈时雨:“咳,你想多了,我不过是想练练手艺。”

陆修然:“嗯,我现在已经充分鉴定过我女朋友的手艺了,所以,以后像你往常的那样就好。”

“你确定?”她担心他吃不饱。

“嗯,我很好养的,不需要那么麻烦。”

沈时雨:“。”怎么就扯到养人的问题上了。

陆修然笑:“我开玩笑的。”随即又补充道:“即使养,也是我养你。”

沈时雨选择沉默,跳过这个话题。

陆修然下午依然接着工作。由于上午睡过,沈时雨午后丝毫没有乏意,便继续看那本书。室内除了偶尔响起笔尖划过纸面和翻书的声音外,安静而和谐。

晚饭前,陆修然终于放下了笔。沈时雨想到中午某人说的话,便没有重新准备菜。将中午的剩菜加热,拌了藕片。又淘米做了薏米红豆莲子粥。吃饭时见他对此一脸平静,无甚不适的神情。便不再管他,自顾吃了。

沈时雨手中攥着遥控器,思绪有些飘散。对于饭后看电视这种没有营养又别无选择的节目,她本来是没什么感觉的。但是如果时间太晚了哪,她难免要乱想了,尤其是经过上次那晚的事。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