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39 章

风停雨歇,沈时雨茫然过后,才发现俩人的位置已经换过,她此刻正伏在他的胸前,头发下□□的后背被人轻轻拂过。尽管已经紧密接触过,但这样的肌肤相贴,感受到手下胸膛真实的起伏,沈时雨还是有些不自在。

室内没有开空调,尤其是经过刚才的事,薄被下的身子,浑身黏腻的难受。她此刻无比想要去洗个澡。

察觉到她的动作,陆修然稍稍放开,低头:“醒了?”带着欲望残留的声音性感而低沉。

沈时雨窘,什么醒了,她根本就没有睡,不过是罢了,这人还真是恶劣。

恶狠狠地张嘴,有些气恼地低头咬人,哼。吸气声传来,身下的人顿时僵住,原本松松放在腰间的手臂再次收紧。分秒之间,俩人位置变换。

“故意的?嗯?”声音再次沉到哑。

沈时雨惊住:“你做什么?”

他将头埋进细腻的肩头:“你说呢?”

即使再不懂,沈时雨也察觉到他语气中的暗示了,顿时羞窘:“陆修然。”

“嗯”

“我不舒服。”刚刚的不适还停留在身上。

陆修然停住,只紧紧抱了她:“抱歉。”

“嗯?”沈时雨抬头看他。

陆修然眼神闪了闪:“弄疼你了。”尽管知道会疼,但他那时控制不住自己。

沈时雨脸微烫,到底只是轻嗯一声算是回答。

过了片刻,沈时雨尝试伸手推了推他。他很快出声:“怎么了?”

“我想洗澡。”

他停了一瞬松手将她汗湿的头发别在耳后:“你先休息一下,我去放水。”

随即掀被起身。

沈时雨只看了一眼立即脸红转头。

一旁传来轻笑声:“我不介意。”

沈时雨不语,等脚步声消失,才拥被坐起,动作间,不适感再次传来。陆修然开了卧室的灯,沈时雨看着散落在地上的衣服再次脸红。

8月8号立秋以后,晚上的温度明显低了一些,连偶尔吹过的风都少了暑气,多了凉爽的感觉。微风袭来,发现窗户没有关的时候,沈时雨觉得已经没有脸面可言了。

脚步声重新响起时,沈时雨已经穿上自己那件长长的T恤坐在床边发呆了。听到声音回神,脸再次发烫。灯光下的人应该是冲过澡,腰间只围了浴巾,走动之间黑发上的水珠随之滴落,划过麦色的皮肤,劲健却不壮硕的腰身,隐入浴巾。浴巾下的腿同样劲瘦有力。沈时雨观察的有些入神,等眼前一暗,才尴尬移开视线。

“有新结论了么?”

“嗯?”

谁知他却慢慢弯腰,看了她的眼睛戏谑道:“上次你说很健康,这次呢?”

沈时雨早已被他的靠近的气息弄的再次紧张起来,他话中的暗示意味也再次使得气温升高,明明她刚才开了空调的。

稍稍后仰,拉开一些距离,沈时雨咬唇:“嗯,结论是确实很健康。”说完不等他有所反应,侧身跑走,还不忘拿过自己放在一旁的睡衣。

沈时雨特意换了长T恤和七分裤,犹豫许久,考虑到健康问题,还是将胸衣放下。

走到卧室门口时,那人正靠在床头看过来。一时顿住,脚步也有些犹豫。想开口去隔壁睡觉,又觉得有些矫情。

倒是他先出声:“你不睡吗?12点了,明天要上班的吧。”

对,要上班啊!

“咳,你不回家吗?不然明天上班之前怎么换衣服?”

陆修然思考:“嗯,要不让江岚送过来?”

“不行。”她拒绝。

陆修然好奇:“为什么?”

让他公司的人送衣服过来,不是更尴尬。

见她站在那里纠结,陆修然无奈:“骗你的,你再不过来,我要下去了。”

沈时雨犹豫片刻,在他的眼神变得危险之前走过去爬上自己的位置,闭眼躺

好。

身旁的位置突然变高,人影晃动间室内的大灯再次被熄灭,随后一旁再次凹陷的同时,她也被长臂一把揽过,顿时呼吸加重。

“离那么远做什么?”

“习惯。”

“是么,那以后要换个习惯了。”

沈时雨:“。”

沈时雨不知道自己是几时睡着的,刚开始的不适应渐渐被困意笼住,身前的人似乎没有放手的打算,意识也变得模糊之前,依稀感觉额角的位置似乎被温热的气息轻触了一下。

阳光透过淡绿的窗帘洒在床上,卷长的睫毛颤了颤,沈时雨随即睁开。在准备起身时突然察觉手下的异样,她双手抱着的不像是枕头,枕头不会有温度,那就是。

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适时响起:“早上好!”

沈时雨怔怔抬头,听声音他似乎早已经醒来,此刻正悠闲的看着她。声音的主人正一手枕在脑后,一手沈时雨侧眸看向自己的肩膀。

昨晚的情景在脑中一一闪过,如果没有记错,他昨晚只围了浴巾。眼神涉及之处也证明确实如此。手下的腰身顿时如一块烫手山芋,沈时雨几乎瞬间抽回了双手,拉开俩人距离。却在欲转身时被一把揽过,压在身下。

“去哪儿,嗯?吃过打算不认账了?嗯?”一连两个上扬的尾音,透出危险的语气。尤其是此刻碰到她腿部的物件,似乎有抬头的趋势。

沈时雨又羞又窘:“呃,没有。”

“是么,那证明一下好了。”

“怎么唔?”接下来的话直接被吞了下去。

等衣服再次被丢在地上时,沈时雨试图伸手阻止:“你还要上班。”

却被身上的人轻易化解:“你不要乱动,就不会迟到。”

胸口被含住时,沈时雨终于忍不住哼出声:“嗯。”声音软的不像话,惹的身上的人动作越发火热。再次接纳他时,沈时雨不适地绷紧了身子,却听到他闷哼出声,似乎有些痛苦。但她自顾不暇,哪里顾得了他的感受。

“阿时,放松一些。”他吻她的眼睛,鼻子,唇瓣,等她慢慢适应。

她渐渐放松下来,他才开始动作。她感觉自己如无根的落叶般随他共舞,在落地的一瞬间才意识到他昨晚应是没有放开手脚的。

沈时雨躺在床上看着正在整理领带的人撇嘴。

陆修然失笑:“经常上班出差的人都会在车里备一套衣服。”

所以昨天晚上自己的小心思岂不是早已经被他看穿了。

见他走过来,沈时雨猛地拉高被子,只留了眼睛警惕地看着他。

陆修然挑了挑眉:“你以为这样有用?”

“咳,你上班要迟到了。”

陆修然叹气:“你好好休息。”

等关门声响起,沈时雨才掀了被子去洗澡。回到卧室,脚步被床单上那抹红色定住,脸色发烫的同时,快速卷了卷扔进了洗衣机,想了想,又将被罩和睡衣一起投了进去。

晚上接班时,宋夏抱怨:“都说养儿防老,可要是养个不孝子,简直就是催命符。”

沈时雨抿了抿唇,没有出声。医院这种地方没有秘密可言,她们那天兴师动众的急救,虽然是在晚上,但住院部不过那么大的地方。现在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住院部16床那位是被儿子气病的。

沈时雨走到3楼病房门前时,里面隐隐传来争吵声,不时夹杂着急切的女声和咳嗽声。突然里面传来玻璃的破碎声,房门随之被大力拉开。房内的声音也变得清晰无比。

“家声!”女人突然拔高声音。

“别管他。”男人怒气不减。

大步出来的人看到她时愣了一瞬,随即转身快步离开,门被重新关上。

沈时雨看着那道年轻的背影消失在电梯间,目光无波。在医院的这三年时间,她已经见过各式各样的情景,医院是最现实的地方,它往往能把人最真实的一方暴漏出来,而不管这种真实是好的或坏的,亦或是让人高兴的和痛苦的。

推门而入时,室内的气氛严肃而凝重,绕过地上的玻璃碎片,不去打量一旁抹眼泪的妇女,径直走向病床上呼吸有些急促的中年男人。

心电监护器上的波动有些不稳,沈时雨停在床前,解了病人领口的扣子,用听诊器听了听,确认正在趋向平稳,才起身调了输液器。回头时,地上的碎片已经被阿姨打扫干净了。

沈时雨想了想还是出声:“黄女士,我们能出去谈谈吗?”

将病房的门关好,沈时雨开始组织即将开口的话,对面的女人却先开了口。

“不好意思,沈医生,让你看笑话了。”

沈时雨没有出声,这种问题怎么回答似乎都不好,她也不擅长安慰工作,尤其是病人,需要他们保持适当距离。

然而对面的人似乎是憋闷了许久,此刻终于找到了出口一般,只想宣泄,脸上的哀愁明显。

“家声以前不这样的,我还记得他小的时候很乖巧听话,所以我和老黄也很宠他,几乎是有求必应。”

沈时雨想打断她,但是眼前的人明显已经陷入对过往的回忆之中,脸上也带了温馨的笑。

“他小时候学习也好,根本不用我们操心。我一直觉得他以后会这样顺顺当当的。可是。”

她的声音又变得沉重:“大概是他上初中的时候,一切都变了。明明那么听话的孩子,不知道怎么就突然变得陌生了,逃课,打架,还威胁别人。那个时候,老黄的公司正处于上升扩展时期,没什么时间教育他,我又没什么主见,拿不了主意。但我总觉得他会变回原来的样子的,结果却越来越严重老黄打也打过了,骂也骂过了,但是都没有用。沈医生,你说一个好好的孩子怎么就突然变成这个样子了哪?”说着抽噎了起来。

安静的夜晚,她的哭声压抑却更显伤心。但是沈时雨却没办法回答她,也许也根本不需要她的回答,对面的人可能只是想要倾诉一下而已。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