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38 章

吃饭时,陆修然果然将每道菜都尝了遍,然后诚心表示了夸赞。沈时雨看看嘴上客气,眼中已然乐开花的母亲,微扬了扬嘴角,低头吃饭。

下午离开时,苏南一直将俩人送到了车旁。

“妈妈,你赶紧回去吧,外面热。”

“没事,我看着你们走了,就回去。”

沈时雨无奈,只得赶紧上车。

“阿姨,这次来的匆忙了,没来得及准备礼物。下次一定备上。”

苏南笑:“都是小事,赶紧上车吧。”

“好,阿姨再见。”

“妈妈再见。”

“再见,路上开车小心。”

车开出老远,沈时雨透过后视镜看着母亲的身影越来越小,有些伤感。

“每次都是妈妈送我离开。”

“阿姨是个好母亲。”也把你教的很好。

沈时雨点头,深呼吸口气,换了话题:“想不到你还挺会讨家长欢心。”

“要看对象是谁。而且说实话,我刚才很紧张。”

沈时雨看着他不语。

陆修然换了左手在方向盘上:“不信?”随后用右手握了她的手。

沈时雨讶然:“你竟然也会紧张到出汗。”

陆修然笑:“我也是普通人,第一次见家长肯定会紧张。”

“我还以为你没有这种情绪哪?”

“你怎么会有这种错觉?”

因为你一直就是这样的人啊!

回到青江,陆修然先送人到楼下。

“晚上一起吃饭?”

沈时雨想了想:“来我家吧。”她好像突然想炖汤了。

陆修然自然同意,随后去了公司。

进门后,沈时雨先将卧室跟阳台的窗户打开通风,给阳台上大大小小的植物浇了水,又出门采购了些食材,将鲫鱼和冬瓜薏仁炖进锅里,才窝进榻榻米里闭眼休息。

陆修然进门时,沈时雨正在厨房进行最后一道工序,盖子揭开时,满室盈香。

“过来端菜。”沈时雨出声喊他。

陆修然微笑:“好。”

晚饭三荤一素,榄菜肉碎炒莲藕、肉末炒豆干、麻油鸡丝、黄瓜拌木耳,另外加那道下午就开始炖的冬瓜薏仁鲫鱼汤。

沈时雨:“嗯,先声明,榄菜肉末和麻油鸡丝我是第一次做,所以不保证味道啊。”

陆修然挑眉:“第一次做卖相就这么好?”

“咳,多谢夸奖。习惯问题。”医生好像都有强迫症。

陆修然挑了榄菜,施施然放进嘴里,一时顿住。

沈时雨紧张:“很难吃?”不会吧,她对材料的量的把握还是很准的。陆修然在她的注视下,继续将东西吃完,才慢慢出声。

“我以后有口福了。”随着声音出口,嘴角也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沈时雨松口气,主动忽略他话里的意思。

晚饭后,陆先生照旧揽了刷碗的职责,沈时雨已经习惯他的作风,便由得他去。不过陆先生在有些事上还真是执着。

陆修然出来时,客厅里只有电视在无声放着,人却没了影子。刚想出声,阳台处传来声响。几乎不假思索地抬步走了过去,被灯光映成黄色的柜子前立着他想找的人,背对着他在忙着什么,他便没有出声,静静靠在那里看着。

放下手里的东西,沈时雨回身的同时怔住,身后的人不知来了多久,正抱臂眸光清亮的看着自己,明明是最简单的姿势,甚至脚上还穿着超市买来的普通拖鞋,却透出一股清雅俊逸来。沈时雨暗叹自己真是越来越像周棉棉的同时,微笑开口。

“怎么不出声?过来坐,我泡了茶。”

原来是在泡茶,陆修然走过去随意坐下。

沈时雨尴尬,她当初为了舒服买的是懒人沙发,本来是俩个人的宽度,可某人直接坐在了中间的位置。

“呃,我去拿把椅子。”周棉棉时常来,她便在家里备了把舒服的椅子。

但那人丝毫没有让开的打算,沙发前那条仅由一人通过的路被他的长腿堵的严严实实。

沈时雨无奈:“你往一边挪一下啊。”

那人闻言似乎才意识到,稍稍动了动停住。沈时雨不语,她不该指望他能将腿像周棉棉那样收在沙发上的。只能低头尽量贴着墙壁挪过去,过程中难免肢体碰到,就在即将成功时,身子却突然被一股力道带着向前倒去,重心不稳的人下意识叫出声。

“啊。”

等在沙发上坐下时,沈时雨还有些惊喘,有些恼怒的抬头,‘罪魁祸首’正一脸笑意的看她。

“不是坐的下么?”

沈时雨才意识到自己此刻与他的距离之近,一时有些羞恼,扭头不去看他。

他却笑出声:“不过是坐在一起而已,你用得着这么紧张么?”

“我没有。”

“那你这是?”

“我。”

陆修然:“既然不紧张,就这么待着吧。”

“。”

“哦,还有,茶要凉了。”

沈时雨回头时,他已经将其中的一只茶杯递了过来。她低头接过,仍旧不说话。

“竹叶青?”

沈时雨微讶:“你能尝出来?”

见她有兴趣,陆修然解释:“嗯,我父亲喜欢喝茶。”所以他从小也大概了解。

“我父亲也喜欢茶,他最爱的就是竹叶青了。”

“你哪?”

“什么?”

陆修然举了举手中的杯子:“喜欢喝茶吗?”

“说实话吗?”

陆修然挑眉,笑着看她。

沈时雨吐了吐舌:“不喜欢,好苦。”

陆修然顿住,脑中绕过刚才的粉舌,随手将手中的杯子放在左侧的柜子上。

“你喜欢呃。”沈时雨看着突然靠近的人不解。

直到俩人近的鼻尖几乎要贴在一起,他才停住,感觉她身体一颤后想要后撤时,抬手轻揽了她的后颈。

“喜欢什么?”

沈时雨有些呼吸不稳,她不知道明明聊的很正常的话题,怎么就变成当下这种情景了,近距离的注视下,才发现他的眸光黑的惊人。

“喝茶吗。”

他似乎笑了一下,一瞬间眼中如有星光闪动,然后才一句一顿的回答她。

“不喜欢,因为我喜欢你。”话落的同时,最后一丝距离也消失了,顿时呼吸相闻。

沈时雨拿着茶杯的手僵住,有些不知所措的睁大了眼。随后他空着的左手拿过她手里的杯子,余光中,沈时雨还分神看到他竟同样稳稳地放在了身后的柜子上。

“唔。”嘴上的痛意让她回神。

牙关被撬开的同时不满声传来:“闭眼。”

这次的吻深入而绵长,沈时雨回神时身子已经陷进了柔软的沙发,逆光下,看不清身上人的表情,但她还是感觉到了他身上强烈的侵略气息。如果继续下去,几乎可以想见接下来的情况。

她有些慌乱地想出声,却被他再次落下的吻封住。夏天的衣服本就轻薄,她在家也只是穿了宽松的T恤和短裤,此时倒是方便了他。温热的大手沿着修长的腿侧逡巡而上,由T恤下摆探入,顺着脊骨来到胸侧停住几秒,轻巧的解了胸衣的扣子。完全罩住柔软的地方时,身下的人不适的出声。

“嗯”

却使得他加大了力度。

沈时雨下意识地推拒放在胸口的大手,却被他单手扣住,按在了头顶。他的唇也离开,渐渐下移,在细长的脖颈处轻咬。沈时雨轻颤,有些难耐地弓起了身子,大腿处却被异物抵住。

他却突然停了下来,抬头看住她,她此时才算看到他的表情,一双眼眸黑的发亮,脸上也带了□□的红,已完全失了平时的悠闲从容,语气中含了难耐和急切的询问。

“阿时?”

沈时雨有一刻的茫然,前几次靠近时,他也有过失态,但只要她喊停,他也不会继续下去。但她能看出他的忍耐与期望,她不是封建的人,只不过觉得这种事只有爱人之间才可以做。而这一刻,她确定她是爱他的,爱这个总是在她需要的时候出现的男人。

想通后,沈时雨伸手慢慢抚过眼前的薄唇,在他疑惑的目光中,主动吻了上去。身上的人似乎僵了一瞬,随后沈时雨便再次被深深吻住,无一丝缝隙。迷蒙之间,自己被突然抱起。未等她完全回神,便又被压进床间。身下凉意传来时,沈时雨羞窘的不敢睁眼,身上的人却突然离开了。

沈时雨疑惑抬眸,一时怔住,客厅的灯光传来,他正跪在那里解衬衣的扣子,见她睁眼,停住轻抬了下嘴角,竟有种说不出的魅惑。

“阿时你来帮我好不好。”说着伸手将她拉了过来,将她的双手放在了胸前。

沈时雨愣了一刻,抿了抿嘴角,突然对他笑了下:“好。”

然后满意看到他怔然。慢慢解了第二颗、第三颗。手下的胸膛起伏越来越快,劲瘦的腰身逐渐暴露在空气之中。沈时雨顿了一下,,手有些发颤。正有些不知该如何继续往下时,手却被猛地抓住。

随后被重新推到覆上:“你故意的,嗯?”尾音低沉暗哑。

不等她回答,便再次吻了下来。裸裎相对时,沈时雨已经脸红的不像样子了,彼此想贴的皮肤温度更是烫人。一片昏暗里,她能清楚的感觉到他的动作,他每次划过她后脊时,她都忍不住轻颤。他似乎也发现了,一直在那处流连。

终于她受不住祈求:“陆修然。”

“嗯。”

尽管做足了准备,但是他进来时,沈时雨还是疼出了声。他立即停住,轻唤着她的名字,吻过她的嘴角。等她稍稍适应,才缓缓动了起来,慢慢加重力道。沈时雨双手抓紧了他的手臂,无力地随着他起起伏伏。最后那一刻两人都有些失神,室内只有沉重的呼吸声此起彼伏。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