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36 章

青江市的7月历来是一年中最热的月份。因此,当8月来临时,人们在心理上都有些期待,希望这炎热的天气赶紧过去。

陆修然是上班时接到母亲的电话的:“修然啊,好几天没家了,今晚刚好你爸也在,回来吃饭吧。”

陆修然进门时已经7点了,陆一鸣照旧在沙发上看新闻,母亲也一旁削水果,听到门响,陆母先看到他。

“回来啦!”

陆修然走近:“爸,妈。”

陆一鸣摘了眼镜点头:“吃饭吧。”

陆家的饭桌上一项是安静的,今天却有些不一样,陆修然看住不时打量自己的母亲。

“您是不是有话要说?”

连陆一鸣也抬头看过来。

陆母:“咳,前两天我跟你苏阿姨一起喝茶。”

陆修然挑眉:“然后哪?”

“她跟我说了一件事,我总觉得不大相信,所以想问问你。”

“什么事?”

“她说她前几天去了一趟市一医院,见了沈医生,就是给你爷爷看病的那个女医生,你还记得吗?”

陆修然仍旧淡然开口:“记得。”

陆一鸣:“苏岩母亲病了?”

“没有没有,就是有事去咨询一下。”陆母看看儿子脸上平静的神色,有些怀疑自己听到的是不是真的了。不过想到自己儿子从小到大的性格,还是决定直接开口。

“你苏阿姨说,你在跟沈医生谈朋友?”

陆修然轻笑承认:“您都知道了,还来试探我。”

陆母闻言顿时松了口气:“认真的?”

陆修然无奈:“不然哪。”

苏母嗔怪:“我只是担心罢了,你这孩子,也不告诉我们,要不是我见过小岩妈妈,我们还蒙在鼓里哪。”

“爷爷知道。”

苏母惊讶,然后想到什么又释然,毕竟在医院带来那么长时间,老爷子知道也不奇怪。

一直沉默的陆父突然出声:“既然是认真的,就带回来看看吧。”

陆母也点头认同,她还是很喜欢那个斯文秀气的女孩子的。不过:“你见过她父母了吗?”

“没有,她家不在本市。”

“这样啊,还是要先见过女方父母的,这是礼貌。”

陆修然无语:“您想到哪里去了,我们在一起还没多长时间。”

“那也应该去拜访一下,表示一下诚意的。”

“妈,我有分寸。”

陆一鸣:“好了,他知道该怎么做,先吃饭吧。”

于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沈时雨通过了对方父母的‘面试’。

因为有过前车之鉴,所以沈时雨这周打算回家时,先跟某人在电话里打了报告。

“什么时候回来?”

“后天。”

似乎听出她情绪的低落,陆修然在开口有些担心:“明天不是周一吗?有什么事吗?”

沈时雨顿了顿:“明天是爸爸的忌日,我请假了。”

陆修然沉默了一瞬:“几点的车?”

“8点的汽车。”

“我送你,在家等我。”

“不用了,你还要上班,我打车过去就好。”

“我分得清主次,等我。”

沈时雨挂了电话后有些怔然,他的意思是自己比工作重要?好吧,她现在是越来越佩服他一脸严肃的说情话的能力了。但是刚才心中的郁结却神奇的消失了。

陆修然的电话打来时,沈时雨已经收拾好东西了。离开房间时眼睛不经意扫过床头的红色,然后停住,拿过放进手包里才下楼。

8月的早上气温还算怡人,沈时雨走出楼梯口时,陆修然正在小区一旁的合欢树下静静长身玉立着,绿树红花的缝隙中撒下的光线,映着那张瘦削却棱角分明的面庞,竟让她一时恍惚。

直到他发现她的身影,面上换上熟悉的笑容,沈时雨才回神,然后开始怀疑自己当初答应跟他在一起,是不是受了这张脸的蛊惑。

沈时雨在他的注视下有些不自然的走近:“怎么不在车里等?”

陆修然轻笑不语,帮她开了车门。就当她以为他不准备回答时,一旁却传来他的声音。

“想早点看到你,因为接下来两天就见不到了。”

沈时雨猛地转头看他,直接撞进一双乌黑深邃的眼眸,就在她呆愣的时刻,那人眼中慢慢闪过笑意,沈时雨顿时赧然。然后耳边响起低沉的笑声。

沈时雨觉得得说点儿什么,打破现在这种窘迫:“我有东西送给你?”

陆修然好奇:“嗯?”

“嗯,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说着,伸手从包里掏出一个红色的东西递了过去。

陆修然定了片刻,抬手接过来,放在手中细细打量,红色的璎珞打了结,中间缀着的白玉上清晰显示着‘平安’两字。手心接触玉石的部分有凉意传来,这凉意流到心口的位置,变成丝丝的暖意。

“咳,如果你不喜欢。”

陆修然打断她:“喜欢,我很喜欢。”

沈时雨看着他眼中的温柔笑意,脸色微醺。

然后就见那人抬手解了车里挂着的挂饰,随手放进置物盒,又仔细地将手中的平安结系了上去。

“好看吗?”

沈时雨:“好看。”这是她送的,能说不好看吗?

“我也觉得很好看,谢谢。”

“,你喜欢就好。我该上车了。”

******************************

沈时雨到丰市时已经10点多了,发信息出去报了平安,然后直接打车去了陵园。郁郁葱葱的松柏使整个陵园看上去更加清冷。又转过一棵塔松,远远就望见一道熟悉的身影。沈时雨慢慢走近。

“妈妈。”

苏南回头,对女儿慈爱笑了笑:“回来了,过来跟你爸爸说说话吧。”

将来时带的菊花放好,沈时雨看向墓碑上亦然带笑的人:“爸爸,我和妈妈来看你了。我和妈妈很好,你不要担心。我会照顾好自己还有妈妈的。”

爸爸,还有,我有男朋友了。如果你还在的话,肯定会不舍得把我交给别人的对吧。您以前不是总说要帮我找一个像你一样宠我的人吗?

肩上传来轻拍,沈时雨才发现自己脸上湿湿的。抬手擦过,沈时雨转身。

苏南有些心疼:“回去吧。”

“嗯。”

到家后,沈母吃过饭便去上课了。沈时雨心情有些沉闷,回卧室躺了会儿便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梦里依稀回到了小时候,一家人围在桌边吃饭。这一觉睡得天昏地暗,再睁开眼时脑子有些混乱了,难以回神。

门开的瞬间,客厅的说话声顿时停了,沈时雨看着望过来的几双眼睛,只愣了一秒,然后点头示意。

苏母先开口:“醒了?”

“嗯。”沈时雨倒了杯水,再次回到卧室在床边坐下。盯着水杯出神,失去之后才知道以前有多好,以前吃饭故意挑食不过是想爸爸能多关心自己。

手机适时响了起来,沈时雨接起。

“到家了?”

沈时雨重新躺会床上,侧了身子出声:“嗯。”

“声音怎么了?”

“没事,睡多了,有些不舒服。”

那边静了静,再次传来的声音温柔低沉:“阿时,有什么事都可以告诉我,知道吗?”

“嗯。”顿了顿再次开口:“我想爸爸了。”

这次那边静了更久:“我知道。”顿了顿又道:“我会一直陪着你。”

“陆修然。”

“嗯?”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他似乎轻笑了声:“因为我想。”

沈时雨怔了怔,话语变的更加轻柔:“陆修然。”

“嗯。”

“我好像有点想你了。”沈时雨脸微红,这些话语不经控制,便脱口而出了。

话落,那边的呼吸声突然重了一下:“我也是。”

沈时雨脸开始发烫,然后就是安静,俩人都未说话。

直到敲门声传来:“阿时,出来准备吃饭了。”

“哦。”

正打算挂电话时,那边突然传来声音:“刚才是谁?”听声音不像是她母亲。

“是我妈妈的学生,他们经常来。”沈时雨想了想笑容有些顽劣,补充:“哦,对了,上次那个跟我表白的男生也在。”

果然那边静默,沈时雨嘴角轻扬。

“哦。”

就这样?直到挂了电话,沈时雨还有些难以理解他的反应怎么能平静。

饭桌上照旧是沈母跟学生的主场,沈时雨只在话题提到自己时才搭话。方墨也在,就坐在了沈时雨的对面,但他表现一切如常,沈时雨也就当做当初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但是方墨是女生的话题中心,自然难以逃避,刚好她也在,所以上次方墨的青江市之行,还是被人提起了。

“方墨,你上次不是去了青江市吗?怎么样?有没有让时雨领着你到处转转啊?”说话的女生并没有什么恶意,只不过沈时雨平时不怎么主动说话,她打趣而已。

沈时雨见虽然提到了自己,但对方希望接话的人显然不是自己,便继续吃饭,没有出声。

对面的人似乎看了自己一眼:“嗯,转了一两个地方。”

“真的啊?哈哈,时雨居然还当了导游了。”其他人也都笑出声。

沈时雨一时有些尴尬,如果没有上次的表白事件,这也就是一个玩笑罢了。

对面的人却突然轻笑出声:“青江市是旅游城市,这次不虚此行。”说着还介绍了一些风景。

沈时雨有些感激他的转移话题,看过去时,他的目光也正扫过来,含了笑意。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