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现代爱情>好雨知时节> 第32章 无语中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32章 无语中

陆修然坐下后许久都没有吭声,俩人只是静静地看着湖面。沈时雨不喜欢和陌生人长久的待在一起,尤其是身边这个以前还曾经是自己的病人。

但是当她准备起身离开时,身边的人却开了口:“他为什么叫你沈医生姐姐?”声音里竟然有一些好奇,却没有转过头。

时雨想了一下,才说:“他是我的病人,他的父母都叫我沈医生,但是他想叫我姐姐。”语言简洁。然后又是一阵沉默。

沈时雨觉得面对曾经的病人不能太过冷漠,于是开口:“你来检查身体?”

“不是,来看我爷爷。”也是你的病人,陆修然在心里加了一句。

“哦。”想想又说:“祝他早日康复出院。”

“谢谢,但我想他这次可能不会很快出院了。”语气里竟有一丝欢快。

肯定是听错了,亲人生病了,怎么会高兴哪沈时雨心想。低头看看手机,上班时间快到了,于是说道:“我要上班了,再见!”然后起身离开。

陆修然在她走后不久才起身走向住院部。走到门口时听到里面的对话。

“请您先把药吃了。”

“请您把药吃了。”

“您确定不吃?好吧,我打电话通知家属来领人。”

然后安静了一会儿,就听到水杯重重放在桌上的声音。陆修然勾了勾嘴角,推门走了进去。

听到开门声,沈时雨回头,看到来人有些惊讶:“你。”

“臭小子,怎么这么久不来看我,哼!”陆平原指责。

陆修然看了看沈时雨惊讶的脸庞,她最近的表情还真是丰富,然后走向陆平原:“爷爷,我这不是来了吗?看您的气色不错啊。”

“这是被气的!”说着瞥向一旁的沈时雨。

沈时雨本来还沉浸在二人的关系之中,听到这句话,顿感无语。她看着面前的两人:“你们慢慢聊,我先出去了。”

陆修然等她出了门开口:“谁敢气您啊?”语气带笑。

“就是刚刚那个沈医生,每天都气我。”

“她怎么气您了,您说说。”

“就是”不行,不能说,说了就露馅了。“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她不让我下棋。”陆平原改口。

陆修然看着老爷子纠结的表情,眼里的笑意更深:“没事儿,回头我跟她说一下,您放心。”

沈时雨回到办公室时还在想刚才的事情,他们竟然是亲人,难关脾气这么像,都不听医生的话。

她又想到了陆夫人,难怪看着眼熟,原来是他母亲,曾经见过两次。那他之前肯定就知道自己就是陆平原的主治医生了,中午在小花园时却不说,真是怪人。

生活总是这样:当你不认识一个人时,几乎碰不到这个人,而当你认识了一个人时,却总是能够遇见。

沈时雨以前是不相信这句话的,但是现在她有些信了,因为她现在和陆修然就属于这种情况。自从沈时雨知道陆修然与陆平原的关系后,两人在医院总能碰到面。

沈时雨在一个周末把这件事说给周棉棉,周棉棉听后鲜见地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深沉地开口:“我觉得他对你有意思”

沈时雨:“。”

周棉棉:“不然为什么你总是碰见他,说明他总是挑你上班的时间来看陆老爷子啊。”

“也许是因为他爷爷是我的病人吧,碰到兴许是巧合。”沈时雨回答。

“难道你没听过无数的偶然就是必然吗?还有无巧不成书啊!再说了,听你说的,这个陆修然还是很优秀的嘛,你要把握啊。”周棉棉笑嘻嘻地说道。

周棉棉越说越离谱,沈时雨赶紧结束这个话题:“对了,你的相亲怎么样了?”

周棉棉果然撇嘴:“还能怎样,当然是没去啊,回去被我爸妈训了一顿,他们说会另外安排时间。真是的,就这么希望我赶紧嫁人啊。”

沈时雨听着她的唠叨想起了上次母亲打电话的欲言又止,果然天下的父母都一样啊。

沈时雨并没有把周棉棉说的话放在心上,一方面她觉得自己虽长得不错,但是算不上很漂亮,而以陆修然的身份地位来说应该什么样的美女都见过,怎么会喜欢自己哪。

并不是自己不够优秀,而是潜意识里觉得他们不是一种类型的人。另一方面,虽然两人遇见过多次,但是每次都是微笑点头示意,几乎没有什么交流。

虽然沈时雨没有谈过恋爱,但是她觉得追人也不是这么追的。所以她觉得周棉棉想多了,于是她自觉将陆修然划入了‘熟悉的陌生人’范围内。

陆修然再次在湖边看到沈时雨时,没有直接走开。他想了想这些天沈时雨和陆平原的相处方式,决定做些什么。毕竟他们送陆平原来医院的目的不仅仅是不出院那么简单。

他依旧走到她身边坐下:“沈医生。”

沈时雨在他坐下时就回神了,听到声音,转头看向他:“陆先生。”

然后两人又陷入了沉默,可能与两人的性格有关。

“我爷爷不讨厌医生,他只是不喜欢医院,因为我奶奶是在医院里过世的,他们感情很好。”陆修然突然开口。

沈时雨听了他的话有些惊讶,毕竟他们算不得熟悉,这个话题有些私密了。因此她并没有接话。

陆修然看着她的表情就猜到她可能在想什么,他轻笑了一声:“你不要多想,我说这些只是想让你理解一下他,他并不是在针对你。”

沈时雨沉默了片刻才严肃开口:“我明白,我不会因为他的无理取闹就放弃对他的治疗,你放心。”

修然哭笑不得,他不是这个意思,他只是想让她多了解一下陆老爷子,然后才能对症下药。但是看着她满面医者的严肃认真,他突然就不想说什么了。

过了会儿他才继续说:“哦,对了,我爷爷很喜欢下棋,以前我们总是用这个来打赌。”

沈时雨听到这句话时若有所思。她想了一会儿才笑着看向他:“我有办法了,不过需要你帮一个忙。”可能是有了解决办法,眼中的笑意带着一种小小的得意。

陆修然看着她脸上的笑容,只觉得明媚的晃眼,几乎是下意识开口:“好。”

直到跟着她走到病房前,他才想起来自己似乎忘记问她什么忙了,他不禁在心里自嘲自己居然被一个笑容晃了神,果然是太久没有和女孩子打交道了。

他们走进房间时,陆平原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就若无其事地继续研究棋盘去了。

沈时雨径直走过去,站在他身前:“咱们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我想了想,我可以同意你出院。”

陆修然听后面露惊讶,陆平原则喜道:“真的?”然后又眯起眼说:“不会这么简单吧?”

沈时雨笑了笑才说:“您说的对,当然不能这么简单,我们来打个赌怎么样?”

“什么赌,赌什么?”陆平原疑惑。

“其实很简单,就用您桌上这盘棋,一局定胜负怎么样?我输了就同意您出院,您输了的话,从此就得听我的话。”沈时雨开口。

话音刚落,其他两人都楞了一下,然后反应各异。陆平原意味深长地看了陆修然一眼,就答应了。陆修然则看着沈时雨陷入了沉思。

“咱们一局定胜负,为了公平起见,让他当见证人,您觉得怎么样?”沈时雨说着指了下陆修然。

陆平原想了一下就认可了,陆修然此时才知道自己原来是要帮的忙是这样的。

沈时雨坐在了陆平原了对面,陆修然则站在了陆平原的身后。

沈时雨执黑子,陆平原执白子。刚开始时陆平原还有些漫不经心,他不觉得一个年轻了小姑娘能够赢了自己。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他渐渐变得严肃起来,每下一子都思考一会儿。

陆修然的角度,可以看到沈时雨的每一子也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她白皙纤长的手指执着墨色的棋子,黑白对比的很突兀,却又很和谐。

陆修然抬眼,此时她脸上带着一种严肃认真却又不慌乱,似乎这棋局并不是什么重要的赌局,而仅仅是切磋而已。

大概过了近两个小时,沈时雨落下一子然后抬头微笑:“您输了。”陆修然看着此时的她,眼里快速闪过什么。

陆平原沉默了一会儿,才叹了口气:“我认输,我答应的事会做到”真想不到这个小姑娘棋艺这么精湛。却又接到:“不过我有个条件,你每天来陪我下盘棋。”沈时雨考虑了一下答应了。

看到她点头,陆平原才笑着问道:“小姑娘的棋艺这么好,跟谁学的?”

“我父亲。”沈时雨停了几秒才答。

“改日一定要请教啊。”陆平原兴趣盎然。

“他已经去世了。”声音明显低沉了些许。

房间一时陷入沉默,陆平原觉得自己提起了人家的伤心事,一时不好意思开口。陆修然看向她时,分明在她眼里看到了一抹伤感。

陆平原自从下棋输了后,说到做到,对沈时雨几乎是言听计从,就算有些事不情愿,但是只要沈时雨刚开口:“下棋。”他就马上去做。有时沈时雨都觉得不可思议,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对一件事真心喜爱的魅力所在。

这些改变陆家人都看在眼里,陆一鸣虽然什么也没说,确实放下了心。陆夫人想的则是:看来这个沈医生确实不简单啊!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