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31 章

“阿时,虽然我不介意一直被你盯着看,不过我们是不是先逛一下这里。”陆修然的声音里充满笑意。

沈时雨回神的同时,淡定的移开视线,选择假装没看到他眼中的戏谑。

实验楼一共五层,沈时雨带陆修然去了她以前经常去的三楼实验室。因为是周六,整座大楼较平时安静许多。

一路上,以往的情景依稀划过脑海。即使是沈时雨这么不爱怀旧的人,也依然被熟悉的景物感染,心绪起起伏伏。那些青春年少的岁月里曾经忙碌的身影历历在目,却永远定格在时光里,成为记忆的一部分。

从实验楼出来时已经是下午5点,阳光依旧灿烂,却没有了刚来时的强烈。车开时,沈时雨从车窗里往外看去,那座不起眼的石门,渐渐隐进一片翠绿之后。

“晚上想吃什么?”

沈时雨回头:“去我家可以吗?中午剩了很多菜,我们待会儿再去趟超市。”

到家已经6点多了,沈时雨先拉开冰箱看了看,盘算了一下晚上的菜色,随后开始准备。陆修然看了会儿厨房里虽然忙碌却有条不紊的身影,拿过手机去了阳台。

沈时雨做饭很快,陆修然帮忙摆在餐桌。四菜一汤菜的搭配,色香味俱全。糖醋三色丝、香醋双耳、苦瓜炒鸡蛋、丝瓜烩虾仁中间放了莲藕花生排骨汤。沈时雨打算盛米饭时,却被横过来的手阻止。

“我来吧,不能总是白吃。”

沈时雨刚坐好,门铃就响了。开门时还有些疑惑这个时间谁会来找自己。

“您好,你的蛋糕,请签收。”

沈时雨皱眉:“我没有定过。”

送餐小哥确认:“这是沈时雨女士的家吗?”见她的反应,又补充:“那就没错了,麻烦您签收一下,我还要去下一家。”

沈时雨拿着蛋糕回来时还在思考可能送的人,不可能是周棉棉,先不说中午她们已经吃过饭了,如果是她的话,一定会提前打电话告诉自己的。更不可能是医院的同事了,她从没有在人前主动提过自己的生日。母亲就不可能了,她们昨天晚上已经联系过了。

那么剩下的人,知道她生日的就剩下,沈时雨抬眸看向餐桌旁的人。似乎是早意识到一样,那人在她看过去的同时开口。

“生日快乐,阿时。”

沈时雨一时有些恍惚,她当初装饰客厅时,在餐桌的位置装了盏光线略暗的壁灯。此时,灯光从他身后的上方洒下来,映得他眼中的笑意有些灿然,她竟有些难以移开视线。

陆修然看着抱着蛋糕盒愣在那里的人无奈:“就算很感动,我们也要先吃饭,你再不过来,菜要凉了。”为什么自己的女朋友总是不按常理出牌,这个时候不是应该感动的飞奔过来拥抱自己的吗,愣在那里是什么意思,果然苏岩的话不能当真。

饭毕,陆修然很自然的进厨房进行善后工作。沈时雨坐在沙发上单手托腮,看着眼前的蛋糕有些沉默。

上次吃蛋糕好像还是爸爸在世的时候,后来她虽然每次的生日都是跟周棉棉一起过的,但是她从不赞成买蛋糕,周棉棉也考虑到吃甜食长肉的可能性,于是俩人每次都是一起吃顿大餐完事。

所以对着这个原本正常的意外之物,沈时雨一时有些不知该从何下手。思考过后沈时雨动手轻轻拆开包装,香甜的味道迎面扑来。四周围了黑巧克力,上面则是白色的奶油。中间的位置用糖果和草莓拼了‘生日快乐’。

女生都容易被这种甜美的食物吸引,沈时雨也不例外,虽然刚吃过饭,但是看着眼前的食物,食欲就蠢蠢欲动了。

陆修然出来时刚好看到自己的女朋友目不转睛的盯着桌上的礼物,眼神有些微光,不由弯了嘴角。

“是不是应该先插蜡烛?”

沈时雨转头,陆修然话音落下时,人已经坐在近旁,抬手拿过一旁袋中的蜡烛,又伸手摸出打火机,一根根点燃插在蛋糕上。火苗映照着下的眉眼深邃专注。

“好了。”然后起身走向玄关,熄了客厅的灯。

沈时雨侧眸看去,整个蛋糕笼罩在烛火微弱的光线之下,随着气流轻微晃动。

“怎么只有17根?”

陆修然已经在原来的位置坐下,闻言随口道:“女孩子不都希望自己明年才到18岁吗?”

沈时雨:“你似乎很了解啊?”语气悠长。

陆修然默了一瞬,更加随意开口:“卢城告诉我的,怎么,不是吗?”

沈时雨低头,唇角微微上扬:“哦。”

“许愿吧!”

“嗯。”沈时雨闭眼。

陆修然开灯的同时,沈时雨吹灭了蜡烛。

“许了什么愿?”

沈时雨思索片刻,低声开口:“其实每年我的愿望都一样,只是希望身边的人能身体健康。”她说完抬头看了他一眼:“不过今年增加了一个,但是,我不告诉你。”

陆修然望着她眼中的小小得意,顿了一刻,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她孩子气的一面。

“好。”声音不自觉的温柔下来。

事实证明,即使再有食欲,吃甜食也是会腻的。两人一共也只解决了不到四分之一。

沈时雨想了想,起身去厨房。回来时手里多了一个盒子和一个切开的苹果。陆修然挑眉,只见她将剩下的蛋糕和苹果一起放进盒子里,盖了盖子,随后放进冰箱。

沈时雨回来坐好:“好了。”

陆修然好奇:“谁教你这样放的?”

沈时雨微抿了抿嘴角:“我妈妈,以前我总喜欢缠着爸爸买大蛋糕,每次吃不完,妈妈总是一边抱怨爸爸太宠我,一边收拾剩下的蛋糕。”

“你以前很缠人?”陆修然明显意外。

沈时雨有些不好意思:“嗯,爸爸很宠我,只要我想要的东西,跟他撒撒娇,他都会买给我。”随即想到什么,声音有些低落:“高中那年,爸爸突然去世,我有时候在想是不是我不知珍惜,提前挥霍完了爸爸对我的爱。”所以爸爸才会离开了她和妈妈。

陆修然怔了怔,难怪她会希望身边的每一个人都不要出现在医院,那些偶尔散发出的悲伤竟被一直掩藏在她心里。

几乎是下意识的伸手揽过她的肩膀,将她拥在怀里,抬手轻抚过她散落的头发。

“以后,我宠着你。”声音温柔却郑重。

身前的人总是能轻而易举的打破自己的心防,抚平她的难过,让她不由自主的想要靠近,汲取温暖。沈时雨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抬手紧紧环住他的腰身,将脸埋进他的胸前,不去想其他的事情。

陆修然有意转移话题:“你的名字似乎出自一首诗?”

“嗯。是杜甫的《春夜喜雨》,‘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我爸爸虽然是理科生,但是他很喜欢古诗词。”所以妈妈以前总说他附庸风雅,爸爸每次都是一笑而过。

“怎么用了一首春天的诗,生日不是夏天吗?”

“爸爸说春天的雨更加美,更加迷人,也让人沉醉。”

陆修然沉默了一瞬,紧了紧手臂:“你爸爸说的对。”确实让人沉醉。

沈时雨心绪平静下来才想到一件事:“对了,你明天几点走?”

“7点的飞机。”

7点的话,6点就要从家里出发了。她稍稍抬头看向墙上的挂钟,已经快10点了,而且他白天还陪她出门,根本没有休息。沈时雨有些愧疚。

“你回去休息吧。”说着就要退开。但显然眼前的人还不想松手,双手移到她的臂弯处。

陆修然想笑:“这么快就过河拆桥?”

“你明天要早起。”

陆修然敛容:“我白天说过,回来是为了你。”

沈时雨怔然,随后有些不自在的低头推开了他的手,然后起身。右手却被抓住。

“去哪儿?”

沈时雨小小声:“帮你找睡衣。”

“嗯?”

沈时雨试图挣开:“你要穿着西服睡觉吗?”却被一把拉了过去。

陆修然看着怀里颇有些羞窘的人轻笑:“我行李箱里有,再陪我坐会儿。”

沈时雨看了眼鞋柜旁的行李箱恍然:“原来你早有预谋。”

“预谋什么?”

“预谋。”沈时雨轻咳不语。

最后的结果当然是成功留下的人睡在了主人的房间,而主人则征用了好友的房间。

下午想要逃脱的尴尬,晚上还是出现了。本着待客之道,沈时雨让客人先洗澡。陆修然出来时,沈时雨不经心瞟过去,还好还好,是比较严实的宽松T恤和长裤。

沈时雨:“吹风机在沙发上。”然后起身目不斜视的走向浴室。

出于某种侥幸心理,沈时雨在浴室磨蹭了许久。但是一开门就看见那人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那人听到声音也看过来,沈时雨下意识地伸手扯了扯裙摆。

沈时雨:“你怎么还没睡?”然后突然想到自己忘记给他换床单了,难怪他一直坐在客厅。

“我去换床单,你先等一下。”转身。

正在柜子前挑选时,却听到身后有声音响起:“不用换。”

沈时雨回头,发现他不知什么时候跟了过来,正双臂交叠靠在门口看着自己。

“可是。”她犹豫的时候,他已经举步走了过来,在她近旁停下,抬手关了柜门,整个过程一直看着她,眸光清亮。

沈时雨似乎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在这一片寂静中异常响亮。几乎是下意识地想要逃离。

“那你早点儿休息,我先走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