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30 章

回到客厅,原本坐着的人却在收拾桌上的餐盘。

想到上次他进厨房的情形,沈时雨试图阻止:“你坐着,我来吧!”

挺拔的身影停住看她:“没关系,我来吧。”

可是我担心我的盘子啊!最后的结果是两人一起收了餐具。而由于她实在挡不住某人的执着,只能站在门口看着。

仍旧是不太熟练的手法,却已经有模有样了。难得的是他身上的那种认真的精神,明明对着的是一池子的盘子,却如同自己的工作那样专注。

沈时雨有些想笑,但更多的却是感动,感动于这个穿着衬衣西裤的男人愿意来做这样一件事,尽管他做的不好,却坚持要做的莫名的执着。

也许真的如同别人所说,女人往往会因为男人所做的一件小事而感动,有时候连男人自己都不记得自己做过的小事。

过程虽然不是很完美,但是结果还是很不错的。沈时雨看着被摆的整整齐齐光洁如新的碗盘,突然很想问:你是不是处女座。

但是还是先解释了自己觉得比较重要的问题:“我不知道你今天会回来,我跟棉棉昨天约好今天吃火锅了已经。”

陆修然:“所以哪?”

“我觉得你可能不太喜欢吃火锅。”她就没怎么看到他举筷子。

陆修然默了一瞬:“我承认我不太常吃这种东西,但不是不吃,我说过我不挑食。”

沈时雨在心里默念:撒谎。却不再纠缠这个问题。

“下午有什么安排吗?”

“没有。”

陆修然点头:“那好,先去我家吧。”

沈时雨诧异:“去你家?”

陆修然无奈:“阿时,我从机场直接过来,刚才又吃了饭,还一直没有换衣服。”

“哦。”她刚想问为什么我也要去,对面的人已经开口解释了。

“我明天上午的飞机回去,你确定要我今天下午自己待着?”

沈时雨静静的看着他,父亲去世后,她从不觉得生日是多重要的日子,这几年也都是随意过过。但是眼前的人却深深地注视着自己,郑重的说出他仅仅是为了她的生日才回来的。说话时眼中虽然带着笑意,却又无比认真。

“好。”

虽然只是没头没脑的一个字,但是陆修然还是听懂了,嘴角的弧度变大,眼中光亮更盛。

沈时雨坐在客厅,听着浴室传来的水声,冲动过后,有些脸热。她不是矫情的人,但是即使恋爱经验贫乏,也意识到现状似乎有些暧昧。

托职业的关系,她不是没有见过异性的身体,因此她完全可以想见此时浴室的情景。但是两者是不同的,她面对前者想到的只是责任,而现在却有些心虚了。不过现在离开更是显得此地无银了。

沈时雨靠在沙发上闭了眼,她刚才怎么就答应一起来了哪?果然美色误认,脑中闪过那人带笑的俊脸,暗嘲。

浴室门响时,沈时雨下意识睁眼,随后松气,幸好还算衣着整齐。单调的黑色睡衣,只在腰间系了腰带。走近了能看到发上的水珠流下,没入衣服的前缝。视线下移,睡衣下摆露出一截小腿,能看出来经常锻炼。

“怎么样?”

沈时雨回神才发现他已经近前,正调侃的看着她,心下生,面上仍旧若无其事的移开视线:“嗯,还不错,很健康。”

陆修然失笑,在她旁边落座:“怎么看出来的?”

沈时雨说完咬舌,果然人有些时候说话是不经大脑的。但声音已经在大脑反应过来时脱口而出了。

“经验。”

陆修然默。重复:“经验?”

意识到他似乎误会了,解释:“我是医生。”意思是即使见过也不奇怪。

陆修然虽然知道她说的是事实,但这一刻还是有些郁闷。

为了防止两人继续待在这种暧昧的环境之中,沈时雨主动提议去她的母校青江医学院逛逛。陆修然略一思索后应允。

青江市医学院始建于1949年,正值建国之初,经过几十年的风风雨雨,如今在国内医学界占有一席之地。

夏日的午后,阳光正是摄人的时候,从车上下来时,迎面扑来的热气让沈时雨有些后悔这个提议了。

出门时,沈时雨挑了条浅绿色的过膝裙子,配着束起的马尾,本来挺清爽的装扮,现在有些像棵被晒蔫的小树了。再看旁边的人,同样为了出门换了舒适的服饰,浅灰色的T恤,同色系的休闲裤,未经打理短发随意搭在额前,原本老气的装扮,却被他穿出了青春的气息。而且为什么同处于这种天气里,他就可以一派悠然,似乎丝毫不受影响。

学校大门依然保持着刚建校时的低调,虽然后来学校的面积增加了,它却一直没变,若不是门口往来的学生,外地人几乎看不出来这就是著名的清江医学院的校门。

沈时雨和陆修然出现在校门口时,还是引起了一些注目的,毕竟陆修然的外形实在养眼。但是两人都没当一回事儿,一个是早已经习惯了,另一个,嗯,后知后觉。或许是两人的装扮偏年轻化,看起来与学生无异。门卫大叔仅仅在值班室里多看了他们一眼,并未说什么。

因为是周六,又是下午,所以校园的人并不多。清江医学院在植物种植上,自然随了青江市的特色。道路两旁的合欢已经有了许多年头了,高大繁茂的枝条几乎覆盖住了整条路,映着学校暗绿的院墙,给这座庄重严肃的校园平添了一分诗意和浪漫。

漫步其间,偶尔吹过的微风带来丝丝缕缕的花香,少了燥闷的暑气,人的心情也放松下来。

人往往都会有一种心理,就像如果借了别人的书,会赶紧看完;但是若是自己买的书,反而会看的很慢,并且用反正这是我的,想什么时候看都可以来安慰自己。结果就是无限期的往后推延。

所以即使沈时雨也生过来逛逛的心理,但是一方面是工作忙,另一方面总觉得学校就在那里,什么时候去都可以。所以这次倒是她毕业后第一次回来,却陡然生出一种物是人非的惆怅。然而这种惆怅并未持续太久,就被突然打断。

“小心!”

感觉自己的手腕被攥住,身子被稍稍带到一旁,沈时雨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竟然险些踏进脚下有块低陷下去的砖上。虽然踩上去不至于摔倒,但是踉跄是难免的。

沈时雨赧然,自己怎么总是在他面前出丑。刚想继续往前走,才发现手腕还被攥着。没等她挣扎,陆修然已经松开少许,然后滑向她的手,随后五指相扣。

“走吧。”

自己这是被当成小孩儿了吗?沈时雨只得跟上。

“不给我介绍一下吗?毕竟是你的母校。”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里,沈时雨化身导游,带着他参观了学校里比较有名的几个地方。

“这是樱花林,3月开花的时候很漂亮,据说好多市民也会来观赏;那边是剧院,是为了纪念一位伟人建的,学校的一些活动好像都会在里面举行;还有”

陆修然打断她:“据说?好像?”

“呃,因为我没怎么来过,所以也不怎么关注。”她不好意思。

“那走吧。”

沈时雨疑惑:“去哪儿?”

“去你经常去的地方,我对这里也没兴趣。”

“可是我经常去的地方都比较无趣。”

陆修然看她:“不会,在我看来,你生活过的地方比刚才那些地方有意义多了。”

沈时雨脸红,她还是不习惯一本正经的说情话的陆修然,但不可否认的是她心里突然冒出了丝丝甜蜜。果然女人都是感性的动物啊!

沈时雨带他逛了学校的图书馆和医学实验室,图书馆还好说,但是实验室管理较严格,没有学生证是无法进入的。沈时雨有些遗憾,刚想说:算了。却被叫住。

“咦?你是以前的学生吧?”

沈时雨回头,看到看门阿姨脸上的惊讶表情。

她想了想点头。阿姨脸上顷刻漏出笑容:“我就说看着眼熟哪,以前你总是第一个来,最后一个走的,而且经常一待就是一天,每次关门时我都看到你的。后来你不来了,我还不习惯哪!”

沈时雨释然,她以前确实经常来这里。

“这是男朋友?”没等沈时雨回答接着说:“小伙子长得不错啊!”

身边的人说话了:“谢谢阿姨,我今天陪她回来转转,想看看以前的教室,没想到管的这么严格。”说着还叹了口气,充满遗憾。

沈时雨:“”

“这样啊,虽然我认识你们,但是上面有规定”阿姨似乎有些动摇。

“我倒是没关系,就是她有些遗憾罢了。”说着还用宠爱加心疼的眼神看了她一眼。

沈时雨继续:“。”

“这样吧,你们只在走廊和大厅转转怎么样?”阿姨被打动,现在这么疼女朋友的小伙子真不多了啊!关键还长得这么帅。

“合适吗?会不会太麻烦您了?”

“没事儿没事儿,那你们进来吧!”

沈时雨:“。”

直到进入大厅,沈时雨还有种错乱感。她还是有些接受无能。虽然知道他长了张周棉棉口中“极品”的脸,她自己也偶尔被迷住过,但这还是她第一次直白地感受到这种外在的魅力。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