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29 章

那边的人应该已经睡了,毕竟已经将近凌晨。就在他准备挂断时,却突然有声音传来。

“嗯?”睡意朦胧,声音迷迷糊糊。

陆修然突然有些后悔打这个电话了:“吵醒你了。”

“嗯,你刚忙完吗?”

“嗯,刚回到房间,看到你的短信。”顿了顿又接着说:“突然想听听你的声音。”

沈时雨本来是躺着睡的,闻言稍停了片刻,翻了个身,将手机放在左耳,右手无意识的轻划过被角:“嗯。”

陆修然失笑:“然后哪?”

那边依旧没有声音,仅有快慢不一的呼吸声传来,表明主人并没有睡着。

“对了,今天打电话有什么事吗?”

沈时雨停了停才出声:“没有。”

她说完,那边似乎沉默了下来,等快要她怀疑自己是不是说错什么了的时候才再次传来声音:“嗯,早点睡吧。”

挂了电话,沈时雨似乎更清醒了些,一时竟睡不着了。她刚才能感觉到他的情绪明显低沉了一些,她想当是因为工作的关系,但心中却有些不宁静。按亮手机,屏幕上显示已经凌晨1点了。想到明天的安排,只得躺好,强迫自己入睡。却翻来覆去的直到3点左右才再次有些睡意。进入梦乡的前一刻不禁有些埋怨某人。

沈时雨昨晚睡得不安稳,昏昏沉沉的似乎回到了她上初二那年。也是一个炎热的夏天,而且由于初中的学生要上晚自习,所以她便住校了,每周回家一次。

那时的自己背着书包,低着头在家中玄关处徘徊。

身后的父亲轻抚了下自己低垂的脑袋:“爸爸明天去学校看你怎么样?”

年轻的女孩猛的抬头,眼神明亮:“说话算数?”

“嗯,算数。”

一旁传来母亲无奈的笑声:“你就惯着她吧。”

“没事儿,阿时一年才过这一次生日。”

画面闪动,丰市一中的初二(3)班靠窗的位置,梳着马尾的女孩儿不时看向窗外,神思不属。下课铃响的下一刻已经轻盈的奔向校门,远远的便看到了那道熟悉的身影,顿时喜笑颜开。

“爸爸!”

“慢一点儿。”

沈时雨看到父亲手中的蛋糕和脸上熟悉笑容,越发心急的想靠近。然而眼前却突然出现一片白雾,父亲的身影渐渐模糊,无论她如何怎样哭喊,也无法留住。她在这一片白茫茫中心痛难耐,如何也走不出去。直到远处似乎传来一阵熟悉的铃声。

沈时雨睁开眼之后,茫然了片刻,挨着脸颊的枕上传来湿意。梦中的铃声再次响起时,她才意识到是自己家门铃的声音。反应了一下,才想到起身去开门。

门开的那一刻沈时雨再次愣住,门外的人看到她似乎也有些惊讶,随后敛眉。她看到本该在B市的人,此刻站在自己家门口,深黑色的瞳仁在看到自己的一瞬间变得深邃幽暗。在她怔忪间,他抬手。等她反应过来,才发现他的手已经轻轻擦过自己的双眼。

“怎么哭了?”也许连陆修然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一刻的自己说话的语气轻柔地如同对着幼童。

沈时雨有些不自在,却没有拒绝他的碰触。她甚至有些感谢他在这个时候按下门铃,将她从迷雾中带了出来。

“做了个梦。”

“噩梦?”

“不算是,对了,你怎么回来了?”

陆修然轻笑:“你确定要这个样子,站在这里跟我说话。当然,我不介意多了解一下自己女朋友平时的样子。”说着视线扫过她身上。

沈时雨随着她的视线低头,她夏天的睡衣是一件宽松的棉质长裙,经过一晚上的□□,已经有些褶皱。领口也下滑些许,隐隐漏出一丝曲线。

沈时雨心下顿时然,却力争镇定:“嗯,你先进来,我去换下衣服。”淡定转身慢步走向卧室,依稀能听到身后传来的笑声,呜,真是丢脸。

等回到卧室,反应过来自己还没有洗漱,也就是说自己刚才是顶着零乱的头发还有可能的眼屎去开门的?这一下真的是没脸出去见人了。

梳洗完毕,又在洗手间磨蹭了一会儿,实在是没有事可做了,沈时雨才走向客厅。却在快走到沙发前时停住脚步。

她刚才在卧室和洗手间来回时,一直强迫自己目不斜视,也就未注意到沙发上的人的举动,此时走近了才看清。她当初挑家具时一律以舒适为主,但是由于房间的限制,沙发虽然也非常厚实绵软,却仅能睡的下一般的女性。

此时睡在上面的人,长手长脚。西服随手置在沙发靠背上。头枕在一侧的扶手上,两条长腿搭在了另一侧扶手上。右臂覆在眼前,左手曲在胸前。明明是蜗居在一寸之地,却随意淡然。

虽然看不到他的表情,但她也知道本该在L市的人,出现在这里,必定是疲劳的。沈时雨思索过后,转身回卧室,再次出来时抱出一条毛毯。

沈时雨看向客厅的挂钟,时针将将走到10的位置。想到和周棉棉的约定,拿过钱包走向门口,却在看到鞋柜旁的行李箱时停住。她开门时过于惊讶,根本没有注意到他是拎着行李箱的。也就是说他回来之后没有回家,直接来这边了?

沈时雨再次回头看住陷入沉睡的人,心中蓦然一片柔软。

***************

沈时雨跟周棉棉在超市会和,为中午的火锅做准备。当然周大小姐只负责点菜,对于买菜则只以价格的好坏定论。沈时雨对此早已见怪不怪,因此只让她在旁边负责推车。

“阿雨,够了吧?我们两个人吃不了那么多。”

沈时雨低头专心挑选:“三个人。”

周棉棉:“三个?还有谁?”

“嗯。”沈时雨点头补充:“陆修然。”

“陆修然?他还真的回来了啊。”话出口,觉得不对连忙转移话题:“对对,是应该多买点儿,他都喜欢吃什么,阿雨你多买一些啊。哈哈。”

然而还是晚了,沈时雨抬头看她:“你知道他会回来?”

周棉棉语气坚定:“怎么可能,我又不是神仙。”目光游移。

沈时雨不说话。

周棉棉泄气:“好啦好啦,我只是告诉他今天你生日,让他记得给你打个电话而已。”

见好友仍旧怀疑,果断举手:“我发誓,我绝没有让他回来。”她真的没有叫他回来,只不过邀功请赏,让他们结婚时,给她这个辛苦传递消息的人包个大红包而已。而且某人也答应了。当然这些是不能说的。

“你怎么有他的手机号?”

“这个嘛,嘿嘿阿雨,我‘不小心’从你手机上看到的。”

沈时雨无语,她有种强烈的交友不慎的感觉。

沈时雨开门时担心陆修然还在睡,特意放轻了力道。推开门却见他已经在打电话了,听见声音主动过来帮忙拎了东西。

周棉棉见状朝好友眨眼:“有男朋友就是好啊!”

本来以为不会有回答,谁知却传来一道幽幽的声音:“是啊,可惜你没有。”

周棉棉受伤:“阿雨你坏。”

“好啦,你还进不进来了。”

关于午饭,沈时雨毫无疑问是主厨了,她本来是想让另外两人待在客厅等着的。但是周棉棉死活不愿意:“阿雨,你男朋友气场太强。”

沈时雨失笑:“哪有那么夸张?”

“是你自己没察觉罢了,反正我要待在这里。”

沈时雨莫名想到了陆修然在医院醒来第二天的情形,当时他对着下属有条不紊的吩咐着工作,虽然穿着病服,挂着点滴,却仍旧有着上位者的凌厉。他们后来的相处中,他似乎特意掩饰了这种凌厉,以至于她都快忘记他当初的样子了。

“阿雨,我洗菜好吧?”

沈时雨回神:“你确定要待在这里?”

“是,我待在这里安全。”

沈时雨很想说:你待在这里厨房很不安全。

等菜全部上桌,已经12点了。周棉棉负责下锅,沈时雨便和陆修然坐等。

沈时雨想了想还是说:“不知道你爱吃什么,你可以待会想吃什么,可以自己下。”

“对对,陆先生,你想吃什么只管下,不要客气啊。”

陆修然笑:“没关系,我不挑食。周小姐叫我名字吧,不用这么客气。”

“既然这样,我们就不要先生小姐的叫了,你跟其他人一样叫我周棉吧!”

陆修然颔首。沈时雨看着刚才还一直抱怨对方气场的某人这么活跃,又是一阵无语,低头吃菜。

周棉棉却将话题带到她身上:“来来,我们举杯祝阿雨生日快乐。”

应周棉棉的要求,逛超市的时候带回一瓶红酒。沈时雨本来不同意,火锅搭配红酒,怎么想都怪异,却耐不住她软磨硬泡。

沈时雨此时有些不自在,毕竟她昨晚上打电话时并没有告诉陆修然自己今天生日。直到身旁的人主动举杯开口。

“沈时雨,生日快乐!”她侧眸,见他面容平静,眼含笑意,竟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谢谢!”

酒足饭饱已经是一个多小时之后了,沈时雨起身将剩下的菜收到冰箱。

周棉棉等她离远了才看向陆修然:“你陪她吧,我不当灯泡了,够意思吧。”

陆修然挑眉:“谢谢!还有短信的事。”

“哈哈,没关系。别忘记到时候的红包就行。”

“没问题。”

买的东西有些多了,沈时雨整理花了一些时间,正准备转身时听到周棉棉的声音。

“阿雨,我先走了啊!对了,礼物在你房间的床上。”

等她出来,只听到了关门声。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