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27 章

陆修然看着始终没有看向自己的背影皱眉:“爷爷,我也先走了。”

陆平原此刻终于察觉到不对劲,连忙叫住人:“你们吵架了?”

陆修然沉默片刻:“没有。”

“少在我面前装,你忘记我当年可是侦察兵出身的?哼!没吵架,你们两个刚才是什么状况?我虽然年纪了,但还没老花眼到这种地步。”

陆修然无奈:“真没有吵架。”

陆平原明显不信:“行了,你说什么没有,还不赶紧去哄人,杵在这做什么?”

明明是您叫住我的。

沈时雨到小区门口时先看了时间,7点。晚班从8点开始,从这里打车回去应该绰绰有余了,当然前提是能够顺利打到车的话。但目前来看,显然不顺利。小区为了闹中取静,位置较偏,来的时候还好,回去却有些麻烦了。她此时越发觉得自己今天下午的决定是个错误。

沈时雨正准备穿过马路,到下个路口打车时,却听到左侧传来刹车声。即使没有回头,她也觉得是他。本来就有些烦躁的情绪更加加重。

“上车。”陆修然的声音不带一丝情绪。

见她仍旧低头一动不动,陆修然心里有些怒气。

下午爷爷打来电话提到她的名字时,他自己都不知道当时竟有些暗喜。那天争执,他心里气愤的,但也只能先离开,不然两人不知会闹到哪一步。

他本来是想俩人都冷静一下,是故一直没有主动联系她,但是心里不是没有抱有一丝她能够主动打电话来求和的希望的。但三天过去,她也一次没有联系过她。就如同完全不在意一般。陆修然不免有些郁闷,又有些置气似的僵持着。

在办公室放下电话,手下的文件却一个字也再看不进去。找了借口过来,连爷爷都看出来他醉翁之意不在酒了,她竟还装傻,整个下午都未看他一眼。现在还像没听到般无视自己的好意,他都想敲开她的脑子,看看她整天都在想些什么了。

“上车,你想迟到?”陆修然提高音量。

沈时雨又看了看时间,到底还是走向车子。

一路无话,气氛压抑。快到医院时,陆修然却停了车子下车。回来后手里多了个纸袋子,上车后塞到她手上,然后开车。

沈时雨怔了怔,打开。袋子里简单装了两块面包,还有一杯奶茶。

“谢谢。”她轻轻攥紧了袋子。

到医院门口时才7点半,她一时不知说些什么,只能再次道谢。准备下车时却被叫住。

“下班后,我们谈谈。”他的声音已经再次平静了。

沈时雨静了一瞬:“太晚了。”

“我等你。”他仍坚持。

沈时雨看了眼手中的东西点头:“好。”

这大概是沈时雨值过的最心不在焉的班了,她今天从见到他就一直不在状态。现在他等在门口,又说要跟自己谈谈。沈时雨有些困惑了,上次两人谈的不欢而散,这次要谈什么哪?

时针指向11时,沈时雨像平时那样换衣服,叮嘱值班护士,然后走向医院大门。陆修然的车子停在马路对面,此时在夜色的掩映下看不到车中到底有没有人。

似乎是看到了她,车头灯闪了闪。沈时雨等绿灯后快步走了过去,上车。仍如来时那般,一路上两人都未交流。车再次停下已经到沈时雨楼下。

等了片刻,见他似乎没有说话的打算,她打算推车门,身后却突然出声。

“你到底在生气什么?”

沈时雨回头,直接撞进他直视着她的漆黑双眸。

“没有。”她也注视他。

陆修然却笑了一下:“没有?”

又是这个样子,沈时雨看着他未达眼底的笑,仿佛又回到两人争执那天,他也是这样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似乎在嘲笑一般。

酸意不受控制的从心底涌上来,沈时雨移开视线,暗自庆幸车里漆黑一片,遮住了她的窘态,有多久没有感到过委屈想哭了。她不想也不能让他看到自己这样。

“开门。”

陆修然这一刻是真的生气了,她就这样讨厌自己?连待在一起都受不了。几乎是下意识的伸手搬过了她的身子,让她看着自己。却在看到她含着水光的双眼的瞬间呆住,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沈时雨挣开他的双手:“开门。”

陆修然望着她眼中的倔强和泪光,心几乎瞬间就软了。再次伸手揽过她叹气:“好了,我还没有说什么,你就哭上了,倒像是我欺负了你。”

沈时雨挣扎:“松手。”声音犹带着哭腔,添了分委屈。

陆修然有些想笑,却忍住,轻声道歉:“好,是我不对。”抬手拍了拍怀中人。

见挣扎不过,沈时雨便不再动。等情绪平静,意识到当下的情形,又有几分羞恼,自己这辈子最丢人的事,几乎全让抱着自己的人见过了。想到此处,再看看此刻的罪魁祸首,顿时恼羞成怒,用了力气推开环着自己的双臂,坐正身体,不再看他。

陆修然猛然被推开,也未说什么,而是伸手开了头顶的灯,车里的情景暴露无遗。沈时雨有些不自然,偏了身子看向车外,依旧沉默。

“转过来,我看看。”

沈时雨不动。

陆修然轻笑:“嗯,我本来一直以为自己的女朋友不会哭。”

沈时雨能听出其中调侃的意味:“让你失望了。”

身后停了停才出声:“不是失望,是心疼。”

沈时雨没有说话,听他接着说道:“看着自己平时那么坚强的女朋友,因为自己哭了,很心疼,抱歉。最开始的时候,你说你不一定是个合格的女朋友,但我知道你既然答应了,就会做到,事实上你也一直在努力。那天是我心急了。”

沈时雨又静了一会儿才回头看他,首先注意到的就是他眼中的郑重和歉意。她思考片刻才开口:“我不是因为你这个在生气。”

这次换陆修然讶然:“那是?”

沈时雨扭脸看着前面,抿了抿嘴角:“你的态度,你那天晚上还有刚才的态度,像是在嘲笑我的幼稚,让我觉得很陌生。”

陆修然想了一下回答:“我不否认我的态度不好,可能是长期上位者的习惯,养成了这种说话习惯,但绝没有嘲笑你的意思。我以后会尽力改。”

“我也有错,不应该瞒着你。但那天棉棉心情不好,她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也不是因为这个在生气。”

沈时雨终于回头看他,面露疑惑。

陆修然看着她笑了一下:“我担心你喝醉,你们两个女孩子,晚上不安全。”

沈时雨解释:“我知道,我不会让自己喝醉的。”

陆修然挑眉:“不会?那我生日那晚。”

“那是个意外。”想到后来发生的事情,沈时雨停声。

“你也不能保证对吗?我可以允许意外的发生,但是我希望我可以在场。”

沈时雨能感觉自己心跳明显快了一下。他的声音低低沉沉,就那样轻轻绕在她的心里,却又让人感觉到分量,无法拒绝。

沈时雨知道他还在等自己的回复:“哦。”

随着她的话音落地,他眼中似乎有笑意划过,未等自己仔细辨别,就已近在咫尺。随后下巴被抬起,嘴唇被覆上。沈时雨略愣几秒,闭了双眼。起初是试探性的轻吻,随着身子被揽住拉近,吻也在加深,最终唇舌共舞辗转。无法抗拒,沈时雨抬手紧紧抓了他西服的一侧。

不知过了多久,沈时雨觉伸手推了推,却被更加用力的抱住,她只能在他怀里再次迷失沉醉。等嘴唇终于被放开,她竟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陆修然却不允许她逃离,额头抵了她的,鼻息相闻。

耳边传来低低的笑声:“阿时,你不会换气么?”

沈时雨脑子里还有些迷糊,等明白他再说什么后,本就粉嫩的面庞彻底红了。想离开他的控制,却根本无力挣脱。最后干脆闭眼前倾,扎进眼前的胸膛。

陆修然看看胸前鸵鸟状的人,笑意更盛:“看来以后要常练习了。”

沈时雨这一刻有杀人的冲动,但也只是想想,现实却是将头埋的更深。

六月底时节,陆修然的公司跟B市签的一笔合同出了些问题,考虑到其重要性,陆修然决定亲自过去。

沈时雨是在他走的前一天知道的。自从两人和好后,就恢复了以前的相处方式。陆修然偶尔会中午来医院的小花园跟她一起吃饭。来的次数多了,总能被相熟的同时或病人碰到。

其中难免好奇者:“沈医生,男朋友啊!”

刚开始她还会不自在,倒是他大方的承认了。后来也就习惯了。

6月的天气已经很热了,但不时吹过的风,会稍稍带来一丝凉意。沈时雨也已经换了半袖的上衣和九分裤。但她看看身边的人,依旧是单调的衬衣黑裤,仅仅将袖口挽至小臂,却丝毫看不出热意。

“明天要去趟L市。”

沈时雨抬头看他:“出差吗?”

陆修然:“算是吧。”想了想还是补充:“公司有笔业务出了些问题。”偶尔让女朋友担心一下,也不错。

果然,沈时雨:“严重吗?”

“不算严重,就是有些棘手,不过对我来说问题不大。”

为什么她觉得他这话有自夸的成分,但语气又那么平静。不过换个角度想一下,眼前的人似乎无论何时都是这幅淡淡的模样,不是自我优越感,更像是骨子里生来的骄傲的。她不得不承认虽然一开始认识时对他不合作的态度有些偏见,但他确实是优秀的。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