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26 章

“晚上没事,约他们喝一杯?”

卢城哼声:“谁说我没事的?我忙着哪。”

“哦,我明天会号召全公司学习卢总监周六加班到深夜的精神。”

“威胁我?卑鄙小人。”

陆修然笑:“怎么会是威胁哪?我这是鼓励。还要忙吗?”

最后的结果就是四个人坐在常来的包间里。江余还是跟陆修然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卢城已经跟苏岩拼上酒了。

苏岩走过来坐在两人旁边:“嘿,三哥怎么想起来跟我们聚了”

陆修然尚未开口,卢城接口:“啧啧,因为被人放了鸽子啊!”

苏岩吃惊:“谁这么大胆?”

“当然是救死扶伤的沈医生啊。”

苏岩更是惊讶:“三嫂?”

“不然还有谁?”

两人一唱一和,陆修然但笑不语。

“哎,三哥,同情你。来来来,我陪你不醉不归。”

陆修然挑眉:“不了,她不让我多喝。”

卢城和苏岩搓臂:“这恩爱秀的。”

电话响的时候,陆修然也未喝多少,倒是苏岩已经半醉了。看着屏幕上跳动的名字,有些讶然。

挂了电话后,眉心皱起。

“怎么了?”江余也没有喝醉。

“有事要先走了,你待会儿带他们走。”说完起身。

卢城见状也开口:“怎么了?”

“时雨的朋友喝醉了,我去接一下。”边说边走向门口。

后面忽然传来脚步声:“我跟你一起去。”陆修然闻声回头看了卢城一眼,点头。

陆修然和卢城到的时候,沈时雨正吃力地跟醉酒的人拉扯。但是明明平时力气相当的两个人,这时倒悬殊了。

沈时雨听到脚步声回头,看着来人无甚表情的俊脸,眼神闪躲。陆修然进门时是有些生气的,先是看了她片刻,确定她并没有怎样,就是看到自己时立马移开了视线,一副心虚无比的样子,倒是想笑了,但仍是绷着一张脸。

随后进门的卢城,先打招呼,沈时雨有些惊讶,却笑着点了头,仍是不敢转头看那人。气氛一时有些异样,两人倒像是再较“谁先开口”的劲。卢城有些失笑,却忍住。

“暴君,强权政治。”沙发方向突然发声,打破了这种古怪的氛围。

沈时雨有些无奈:“她心情不好。”

陆修然又静了一瞬,才转身:“你帮着扶人,我去开车。”

被点名的卢城这次倒是什么也没有说,径直走向靠在沙发上的人,沈时雨连忙过去帮忙。

沈时雨扶着周棉棉坐在了后面,一路无话。到家的时候已经近12点。将周棉棉安顿在另一个房间,沈时雨起身。

沉默了一晚上的人突然出声:“我们谈谈。”

卢城自觉回避:“我去车里等你。”转身走了出去。

沈时雨看了他一眼,看不出喜怒:“去外面吧。”

在客厅的沙发坐下后,要谈谈的人反而又不说话了。

沈时雨想了想:“今天是我不对,不该瞒着你。”

“还有哪?”声音依然平静,视线落在她身上。

“什么?”沈时雨不解。

“大晚上,你们两个女孩子去酒吧?”尾音有些不赞同。

沈时雨解释:“棉棉心情不好。”

“所以借酒消愁?”

“我有分寸,不会喝醉。”

陆修然闻言似笑非笑:“有分寸?不会喝醉?”

沈时雨莫名的竟有些生气,语气稍强硬:“我今天就没有喝醉。”她不喜欢他现在对自己说话的态度。

“所以哪?你打算下次还去?”

沈时雨直视他:“这是□□。”

陆修然跟她对视了片刻,霍地起身:“我先回去了。”

等在车里的卢城见大步走来的人,刚想开口,看到陆修然的脸色时噤声。然后从毕业后就越发沉着稳重的人几乎是飙车的状态把自己送到了家。

沈时雨这两天心里有些怪异,已经习惯了几乎每天通一次话的人,突然隐身似得安静。每次拿过手机,楞片刻再次放回去,心里越发烦躁。

沈时雨就此种情形咨询了周棉棉,被告知她和陆修然处于冷战状态,所以心情不好。

沈时雨想了想,貌似真的是这样,这好像是两人决定在一起后,第一次有了争执。谈不上多大的问题,但就是两人开始冷战了,像普通的情侣那样。她始终不觉得自己那天晚上有错,她就是不喜欢他当时那种审问似得态度。大概陆修然也是这样想的,所以两人就连着三天没有联系了。

周四这天下午,沈时雨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个陌生号。

“喂?”

“丫头啊,还记得我吗?”电话里传来有些熟悉的声音。

她回忆了片刻:“陆先生?”

“哈哈,记得就好。”

“您有什么事吗?是身体不舒服了吗?”除了这个原因,沈时雨想不出陆老爷子联系自己还有什么事。

“也没什么事,不过是出院在家,无人陪我下棋,无聊而已。我几次让修然带你过来,那个臭小子就是一直往后推。”陆平原说到这里轻哼。

沈时雨有些尴尬,她本来就不太知道如何与外人相处,何况她和陆修然现在又处于冷战时期,更是不知道该以什么口吻对待他的家人。

“丫头啊,你今天有时间吗?过来陪我下棋怎么样?”

沈时雨今天白天是不用上班的,但是她还是觉得这样贸然前往,有些不好,毕竟对方算陆修然最敬重的家长了。

“哎,你们一个个的都不来看我。”那头突然传来哀叹声。

沈时雨得承认自己心软了:“我白天今天不上班,可以过去陪您下棋。”

“好好,哈哈,我让司机去接你。”语气转变的这么快,沈时雨瞬间感觉后悔了。

“不用了,您把地址告诉我,我打车过去,方便。”

陆平原放下电话,想了想,又拨了出去:“今天中午过来吃饭吧。”

陆修然听着爷爷中气十足的声音笑:“爷爷,我上班哪,周末过去看您。”

“真不过来?”

“今天比较忙。”

“这样啊,可惜了,本来还想让你来当裁判的,现在只能我跟沈医生自己下着玩儿了。”语气不无遗憾。

陆修然闻言放下手中的文件:“哪个沈医生?”

陆平原嘴角轻笑,语气淡然:“还有哪个沈医生,就是给我看病的那个啊。我约了她今天陪我下棋,待会就要过来了。”

陆修然无奈:“您怎么会有她的联系方式的?”

陆平原得意:“这种小事能难得到我?”随后又说:“算了,你忙吧,今天就不用你了。”

陆修然听着手机里的嘟声,在椅子上静静坐了几秒,随后起身,拿过外套出门。路过江岚时开口:“我有事,有什么事打我手机。”

江蓝只来得及应了声好,就见自己的老板已经走远了。

沈时雨下了出租车时,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自己居然就这样过来了。

陆平原住的是一处政府安排的小区,整片地方环境整洁安静,但是有士兵把守,出入非常严格。沈时雨在大门口报了名字,等警卫打电话确认过,才被允许进门。

小区里秩序井然却不死气沉沉,偶尔有老人领着孩童走过。最让沈时雨感到奇怪的是这里的房子并不是像其他的小区那样建成了高楼,而是一个一个的小院子。每个院子里都有一座两层小楼,墙并不高,门也是能看到人的铁门。

沈时雨按着陆老爷子给的地址,不久就看到了目标。走到近前,刚推开大门,就听到里面传来爽朗的笑声:“丫头,来啦,快进来。”随后陆平原从玻璃门里走出。

沈时雨微笑:“陆先生。”

“叫什么陆先生,随修然叫爷爷就好了。”

沈时雨并未接话,而是随他走了进去。房子里面的装修也很简单,但干净利落。沈时雨打量了一下,就不再注意。

“来来来,我早就把棋摆好了。”

沈时雨走到客厅的一处,果然看到这里置了下棋的桌椅。待两人刚坐下,门口再次传来声音。

沈时雨下意识望去,却怔住。慢慢逆光走来的人,步履稳健,神色自然。

“你不是忙吗?怎么过来了?”陆平原打趣。

陆修然不急不缓的走到近前:“您不是缺个裁判吗?自然是爷爷的事比较重要。”

沈时雨回神垂眸。

“油嘴滑舌,丫头,来来,咱们不管他。”

陆修然自顾笑笑,搬了椅子在陆平原一旁施施然坐下,一副准备观战的姿态。沈时雨从看到他出现就有些不自在,当下随着他的靠近,这种感觉更加强烈,一边懊恼今天的心软,一边自嘲自己如今的定力。

“丫头,发什么愣哪,该你了。”

沈时雨努力让自己的思绪集中在眼前的棋盘上,不去在意对面那人若有似无的视线。她本就是个做事认真的人,进入状态后倒也不在受他影响。

等保姆喊吃饭时,沈时雨才恍然天色已经不早了,忽然想起今晚还要值班,遂起身告辞。

“丫头,吃过饭再走吧。”

沈时雨拒绝:“不了,我待会儿还要上班,再待下去就迟到了。陆先生再见!”

“哎,等等,修然你送沈医生去医院。外面不好打车。”陆平原看向自己一下午也未开口的孙子。

“谢谢,不用麻烦了。”话毕转身走向门口。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