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25 章

沈时雨怔了一下,才笑道:“不用谢,这是我的工作。”

小男孩有些急切:“要谢的,老师也教过我们,好孩子要学会感恩。”

沈时雨略迟疑后:“好,我接受你的感谢。”

“那你要告诉我你的名字啊。”

“叫我沈医生好了。”

“可是医生不是名字啊?”小男孩有些纠结,随后接道:“那我叫你沈医生姐姐好不好?”

沈时雨不想再纠缠这个问题,点了点头。

小男孩高兴了:“我叫夏夏,谢谢你,沈医生姐姐。”

她嗯了一声:“不客气。”

似乎是从那天开始,夏夏开始跟她熟悉起来。孩子热情开朗的性子慢慢显现,她想不被感染都难。

“沈医生好。”沈时雨被唤回思绪,冲孩子的母亲点了点头。

检查过夏夏的伤口,沈时雨面向孩子的父母:“伤口已经基本复合了,可以选择出院。但是回家以后也要注意饮食,暂时还是要忌口。我会再开一些药,回去坚持吃。嗯,还有,记得来复诊。”

话毕,回头看了看病床上的小人儿眼中的期盼,再次开口:“可以回学校,但是最好跟老师打好招呼,毕竟孩子之间难免碰撞。”

闻言,夏夏眼中的光芒更胜,他好想自己的朋友啊!

年轻的父母再次表示了感谢。

周二的中午,陆修然来医院的小花园陪沈时雨吃饭。

“完全好了?”看着身旁恢复西装领带,神采奕奕的人,沈时雨不由得感慨,要是所有的人都像他一样,恐怕医院每年的床位也不用那么紧张了。

“嗯。”

接着两人的谈话被一道稚嫩的童音打断:“沈医生姐姐!咦,叔叔?你怎么在这?你家人的病还没有好吗?”

回头,果然是夏夏。陆修然轻笑:“叔叔的家人已经出院了,今天来是”说着侧眸看了看旁边的人,接着说:“陪女朋友吃饭的。”

夏夏惊讶:“叔叔的女朋友也在医院吗?在哪儿啊?”

陆修然有意地看了眼若无其事的某人:“夏夏这么聪明,不如你猜一下?”

小小的人儿皱眉想了一下,眼睛扫过旁边,忽然展颜:“我知道了,是沈医生姐姐!你们现在在一起吃饭。”

“真是聪明!”陆修然不吝夸奖。

然后夏夏却突然严肃了起来:“叔叔,你是沈医生姐姐的男朋友啊。那你一定要照顾好她哇。我明天就要出院了,以后就不能每天都看到她了。”

沈时雨无语,为什么她有种自己被托付出去的感觉,而且身边的男人竟然还满口答应了:“好,我一定照顾好她。”含笑的声音里竟有些承诺的成分。

沈时雨有些心乱,在这个话题再次延续下去之前打断:“夏夏,你爸爸妈妈哪?你出来告诉他们了吗?”

“他们去抓药了。我一会儿就回去。”

沈时雨沉思片刻:“我送你回病房。”然后看向陆修然:“你下午还要工作,先回去吧,开车小心。”

陆修然失笑,他的女朋友总是喜欢在这种时候别扭的撵人。

“好。”答应过后又看像夏夏:“叔叔明天来送你好不好?”

“好啊!”他还是喜欢沈医生姐姐这个男朋友的。

陆修然果真在周三这天来了医院。夏夏的父母办理了出院手续,夏夏有些不舍:“沈医生姐姐,我以后还能见到你吗?”

沈时雨摸了摸男孩子柔顺的头发:“会的,只要不在病房里。”

年幼的孩子还不太懂她话里的意思,但还是点了点头。等那一家人渐行渐远,陆修然看向身边的人:“你似乎跟每个人都说不希望在医院看到他们。”

沈时雨沉默了片刻:“嗯,我不希望在病房看到我身边的任意一个人。”

陆修然觉得这一刻的沈时雨眼中竟有种悲伤,让他有一丝心疼,只想把她身上的那抹无名的悲怆擦去。

时间转眼进入6月,随着天气日渐转热,青江市的合欢开始进入花期,整个城市被这种毛茸茸的花装扮一新,沉浸在一片红色之中,游客也日渐增多。

这天刚好是周六,周棉棉进门时沈时雨正坐在阳台上通电话,回头看了眼,见某人有气无力的直接走向沙发。

沈时雨随即起身:“你决定地方吧,到时候告诉我。”然后挂了电话。

走到周棉棉跟前坐下:“怎么了?”

“没什么,想你了,过来看看。顺便翻一下你的牌子”。

沈时雨看着她的样子微微皱眉:“到底怎么了?”

周棉棉沉默了片刻,撇撇嘴:“跟老头子吵架了。”

沈时雨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她本身就不太会安慰人,何况她从小跟父亲关系亲近,更是不知怎么处理这种问题。

到是周棉棉看她这副样子,反过来安慰她:“没事啦,又不是第一次这样,我们俩的相处方式你又不是不知道,过两天就好了。”

见好友似乎还有些担心,又补充道:“好啦,是我跟我爸吵架,又不是你,怎么你比我表现的还难过。”说完似乎才意识到什么,有些懊悔:“对不起啊,阿雨,我不是故意提起的。”她竟然忘记好友父亲已经去世了。

“没事儿。”

见沈时雨不像伤心的样子,周棉棉赶紧转移话题:“阿雨,我们晚上去酒吧吧。我们好久没有一起喝酒了。”语气有些撒娇。

沈时雨有些迟疑,她刚答应跟陆修然一起吃晚饭了。可是看着周棉棉脸上的期待,又开不了口拒绝。何况她最近陆修然越来越像情侣了,待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多,她们确实好久没有一起出去过了。沈时雨思考片刻,有了决定。

“好,不过不准喝醉。”

周棉棉高兴:“OK。”

沈时雨打电话时,周棉棉在一旁兴致勃勃的旁观。

那边接起来后,声音含笑先开口:“怎么?改变主意了?”

沈时雨无语地背过某人八卦的眼神,有些歉意:“陆修然,我晚上临时有事,去不了了,抱歉。”

话落,那边沉寂了一下才出声:“出什么事了吗?”

“没有,嗯,就是有点儿事。”她顿时有些心虚。

幸亏陆修然没有再追问:“好,有什么事告诉我。”

沈时雨挂电话后,周棉棉马上开口:“啧啧啧,你居然为了我抛弃了男朋友的约会,我真是心存愧疚啊!早知道你们已经约好了,我就不让你陪我了。”得意的语气哪有半分愧意。

沈时雨严肃:“既然如此,不如不去了。”

周棉棉赶紧阻止:“别啊,我就是说说而已嘛。”

沈时雨失笑。周棉棉才发现自己被骗了,委屈道:“阿雨,你变了,你再也不是不是那个单纯善良的阿雨了。”

“好了,到底要不要去了?”

“去去去,马上就走。不过话说回来,阿雨,你刚才干嘛不直接对他说实话啊?”

沈时雨默然,说实话?说自己为了跟朋友去酒吧喝酒,所以放他鸽子?她想了想陆修然听到后的反应,还是撒谎安全一些吧!

沈时雨和周棉棉去了一家较有名的酒吧“星辰”。沈时雨第一次来这里也是陪周棉棉来的,她记得那天好像是临近大学毕业,周棉棉跟外地男友分手,心情不好。

沈时雨当时是不愿来这种地方的,但无奈周棉棉难过的厉害,她又不放心她一个人。不过“星辰”里面倒是跟其他酒吧有所不同,同为酒吧,“星辰”更像是咖啡馆,环境相对安静。不过设施齐全,吧台,酒保一应俱全。每个卡座都巧妙隔开,倒似一个个的小房间,却又不绝对封闭,在隔墙上开了各种纹路的缝隙。

客人待在自己的小房子里,相互不影响。沈时雨当时为主人的创意感到惊奇。又有些好奇这样是否还有客人光顾,毕竟大多数人去酒吧应该是图热闹的吧!

但事实却是经常客满,也许更多的人更愿意待在有距离的人群里。

后来毕业后,她也曾和周棉棉来过几次,但是考虑到周棉棉的酒品,她渐渐就反对来酒吧这种地方了。今天若不是周棉棉心情不好,她也不会跟她坐在这里。

但结果仍然让她头疼。沈时雨看着站在沙发上闹着要唱歌的人,扶额。她就不应该一时心软。尝试过扶人出门失败后,沈时雨无奈拿过手机,翻到联系人停住。

周棉棉的爸爸妈妈这次是不能联系的,她刚才已经从周棉棉喝醉后的抱怨中得知她跟父亲闹矛盾的真相。不过就是上次周棉棉让沈时雨替自己去相亲的事情被周父得知,周父觉得荒唐,两人一时言语不和起了争执。

何况现在已经将近11点,此刻让她家人看到她这副样子,万一火上浇油。

可是她相熟的朋友本就不多,打给那人的话,只怕今晚不好解释。但是她看了看耍酒疯的人。

衡量片刻,下定决心,找到那人的号码,拨出去。

陆修然今天下班比较早,本是要跟女朋友吃饭的,却突然被无缘故的爽约了。心情顿时不美好了,偏偏有不会看眼色的人。

看着挂了电话,脸色有些不好的人,卢城幸灾乐祸:“被放鸽子了?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哈哈。”

陆修然并不看他:“你连体会被女朋友放鸽子的机会都没有。”

卢城气绝。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