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23 章

汽车的鸣笛声打断了他的思路,他驱车路过她时,想着还是不要有太多的联系的好,免得以后尴尬。但是看到汽车后视镜中,那个不断挥手拦车的身影,他皱眉。

青江市的白天虽然会有风吹过,但还是非常炎热的。毕竟是朋友女朋友的好友,想着他变道开回。

周棉棉今天有些暴躁,先是车子无缘无故打不着火,送去4S店维修。再是她今天明明不用值班,病人却突然出了些状况,她要马上赶到医院。她出门在这里拦了半天的车,居然都是满客。天气也异常闷热,似乎有下雨的趋势。

正当她第N次眼睁睁看着出租车跟自己擦肩而过时,右边却有辆黑色的帕萨特停了下来。车窗降下,露出一张英俊又有些熟悉的面容。

“去哪里?我送你。”

周棉棉有些迟疑,这个人的性格,但是她低头看了眼手表,毅然决然的开门上车。卢城看着她大义凌然的模样,不由想笑。看来自己那天的表现还真是让她印象深刻。

卢城等了片刻,不见她说话,偏头看了看她。米白的半袖衬衣,浅绿色半身裙。长而卷的头发披在肩上,长发下的杏目中带着一丝急切,小巧的鼻头上带着几滴汗珠,粉嫩的唇半抿着,似乎正在想什么烦心事。

“去哪?”

她愣了下,才想起自己从上车起光顾着想病人的状况了,居然忘记告诉他目的地了。

“第三医院,谢谢。”她赶紧开口。

卢城点头,车里再次陷入了沉默。快到医院门口时,周棉棉的手机响了起来,她连忙接了起来。

“喂,我马上到医院门口了,检查结果出来了吗?”

“好,通知家属,马上手术。”说完便挂了电话。

卢城静静的听着,他一直无法把她的形象与医生联系起来,此时却有些微讶。

他能看到她打电话时的严肃与镇定,与那天在餐厅的感觉似乎不一样,与刚才路边那个急切拦车的身影似乎也不同。但是还未等他想好到底是哪里不同时,医院的大门就出现在车前。

车刚停好,周棉棉就道谢然后匆忙下车了。卢城望了会儿她快步走向一楼大厅的背影,然后驱车离开。

沈时雨这一周都没有见到陆修然,虽然俩人维持着每天的电话联络,但是自从上周那个尴尬的夜晚之后,陆修然一直没有出现。

沈时雨不禁松了口气,她有些不知道怎么面对他。尤其是他最后说的那句话,她现在回忆起来都有些脸红。

陆修然似乎知道她的窘迫,好心的没有再提过那天晚上的事。

起初她是以为他很忙,因为每次打电话时,他的声音里都透漏出一丝疲惫。她在电话里嘱咐他注意身体,他却玩笑的问道:“你是以医生的身份还是女朋友的身份在关心我?”

她闻言沉默,然后就听到那端愉悦的笑声。他现在是越来越喜欢逗她了。

周六的上午,沈时雨清理了一下房间,然后思考中午做什么汤。手机响起来时,她还未想出结果。拿过手机,是个陌生号码。出于医生职业的慎重,她还是接了起来。

“你好。”

“你好,是沈医生吗?”是个利落却温和的女声。

“嗯,请问你是?”

“我是陆总的秘书,江岚。我们在医院见过的。”江岚解释。

沈时雨有些惊讶:“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江岚似乎有些为难:“有见件事可能要麻烦您了,陆总这几天生病了,一直待在家里。本来今天吩咐我把公司的文件送过去,但是我临时有事。陆总让我找别人送过去,我不放心。”

沈时雨一时有些愣住,原来是生病了,难怪这几天打电话时跟平时不太一样。她以为是太忙的过。

“沈医生?你有时间吗?”

她回神:“好,但是我不知道他家在哪?”认识以来,她还从未去过他家。

江岚有些诧异,却并没多问:“没关系,我呆会儿把文件给你,顺便告诉你地址。”

挂了电话后,沈时雨有片刻一动未动。过了好一会儿,才起身走向厨房。门铃很快响起。门口站着的女人一身得体的职业装,白皙的面容,干练的短发。

“沈医生,麻烦你了。”江岚先开口,说着将手中的东西递了过来。

沈时雨接过,见她似乎有些着急离开。“不麻烦,”顿了顿又问:“他怎么样了?”

江岚看着她脸上的疑问,怔了一瞬,原来她不知道。哎,她居然还要管上司的感情问题。

“陆总前两天突然发烧,在医院挂了两瓶水,坚持回家。他又不愿意请帮佣。卢总监好像偶尔会过去,我负责把一些重要的文件送到他家里。”

沈时雨低头静了片刻,抬头轻声开口:“谢谢你了,我待会就送过去。”

江岚留下陆修然的地址就离开了,她有些拿不准自己这次到底做的对不对。她一直以来都很敬业认真,这次要不是母亲突然住院,也不会临时请假。但是手里的文件又很重要,思来想去,决定交给沈时雨。

虽然只见过两次,但不知为何,她很相信这位沈医生的为人。但是她没想到的是,陆总生病的事,她竟然不知道。

江岚又想起陆修然曾经皱眉问自己私事时的情景,哎,她这位上司在经营公司上如鱼得水。不过在感情上吗,就显得。

江岚走后,沈时雨再次走进厨房。出门时已经是中午了,将手中的保温桶仔细盖好,打车。

卢城看着倚在床头看文件的人,有些无奈。明明有一个当医生的女朋友,还要自己在家里挂点滴。关键是一个大好的周末啊,两个大男人待在家里,怎么想都是一种浪费。想到此处,不由得又叹了口气。

“你可以离开。”床上的人连头都没有抬,声音平静。

卢城无语,他当然想走,但是让一个高烧外加胃不舒服的人独自待着,似乎有些不够兄弟。

陆修然仿佛能听到他的心声,“我自己也可以,”停了下接着说:“我不会告诉苏岩他们。”

“。”卢城默,□□裸的威胁啊,被老四知道他抛弃生病的兄弟,以后还怎么抬得起头啊。

又过了片刻,卢城小心试探:“你不是有女朋友吗?这种时候难道不应该她来照顾你吗?也有助于你们加深感情啊。”

陆修然闻言抬头:“你说的对。”

卢城大喜,正要说我帮你打电话,却看到对面的人皱了下眉。

“嗯,不过她上班很累,需要休息。”

卢城受伤:我也是上班族啊,难道我就不需要休息吗?果然是重色轻友啊!

正当他无限纠结于此时,门铃适时响了起来。

“应该是江岚到了,麻烦你了。”陆修然语气诚恳。但卢城怎么看都觉得他眼里在笑。哼,他不跟病人一般见识。

看着门口的身影,卢城楞了一下,随即换上笑脸:“沈医生,你来了。真是太好了,快快,进来。”

沈时雨搞不清楚他的热情从何而来,陆修然不是生病了吗?怎么他看起来这么高兴。

“他怎么样了?”她有些担心。

卢城:“他没,不是,他生病了,病的很严重。但是又不肯住院,也不肯让陆姨来照顾。”

见她眼中的担忧越发明显,卢城心中有些想笑,面上却更严肃:“他害怕你担心,也不肯告诉你。我一个大男人,也不会照顾人。幸亏你来了。”停了下接着说:“生病了,还坚持工作,不肯好好休息。你劝劝他吧。”

沈时雨沉默了片刻,“我去看看他。”

“好,他在卧室里,最里面那间。”卢城用手指了下。

陆修然有些奇怪,卢城出去了好一会儿了,门口处隐隐约约传来说话的声音,不甚清晰。

“卢城?”他喊出声。

“哎,马上过去。”卢城赶紧应声,然后转向沈时雨,“肯定是哪里又不舒服了,你快去看一下吧!”

沈时雨点头,然后走向客厅。卢城看着她的背影,眼中闪过得意的笑,然后果断出门。

沈时雨来时就注意到了,这是青江市一处较高档的小区。整个小区被茂茂葱葱的大树和花卉点缀着。小区的安保措施很严格,虽然江岚给了她出入证,但保安还是问了她一些问题,并让她在访问薄上登录了信息才放行。

门内有两条大道,路旁种着本市的市花“合欢”还有金银花。她选了右边的路。

陆修然选的房子是一梯一户的户型。刚才在进门处看不到室内情况,此时她随意扫了一眼,整个客厅的风格偏暗系,主要是黑白二色。是典型的独身男子居所。想到房间的主人的现状,她朝着最里面的卧室走去。

房门并没有关严,陆修然听到脚步声再次开口:“卢城,我自己可以,你。”声音突然消失。他看着推门进来的人怔住。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