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22 章

“对不起。”她努力让自己发音清楚。

陆修然诧异,她刚才动了动。本来以为是要站起来,结果还是趴在桌上,用那双有些迷蒙却越发亮晶晶的眸子看着他。看来真是醉的不轻。说话的声音都有些若有若无,轻轻软软。

“嗯?”

她摇了摇有些晕的脑袋,结果发现似乎更晕了,只得闭了闭眼:“对不起,我没有准备你的生日礼物。”声音软糯轻柔,似一根羽毛划过心头。

他怔了怔,眼神幽暗深邃地注视着她:“没关系,现在可以补上。”

她不解:“现在?”

“嗯,你过来,我告诉你。”声音低沉而诱惑。

沈时雨想了想,然后慢慢晃晃悠悠的起身,然而刚走了一步就不受控制的向前倒去。她直觉闭眼,却并没有想象中的疼痛。耳边似乎还有一丝愉悦的轻笑声。

她不满抬头,果然,此刻正揽着自己的男人眼中都是笑意。居然笑话她。

“不许笑。”她生气。

陆修然忍俊不禁,他没想到她居然醉的站都站不稳,幸亏她家的桌子两端距离不远,他才能出手接住她。

谁知她不仅不感谢他,竟还生气了。这副样子跟平时礼貌温婉的沈医生还真是相差甚远。

“好,我不笑。”他果然收了笑容,但是眼中依然笑意涌动。

她伸手推他,哪知刚退开半步竟又有些不稳的倒向他,再次被他修长的双臂揽住腰间。而然后笑声再次响起。

她顿时羞愧,居然站都站不稳,不死心的再次推他。却被抱的更紧了些。

“好好,我不笑了,你不要乱动。”他无奈。

“哼。”这还差不多。

怀里的女人这次终于安静了下来,陆修然有些好笑。他没想到喝醉酒的沈医生竟跟个孩子似的。刚想到此,就觉得这个孩子似得人似乎又在乱动。

沈时雨觉得有些热,刚开始只是脸上有些烫,现在全身都有些难受。脸下的衣服却温凉舒适,不仅又贴近了几分,手也放在了他腰间。

感觉到她的动作,陆修然的身子僵住。他刚才并未多想,但是此时却觉得胸前的人连呼吸都是烫人的,她还在他胸前乱蹭。

他深呼口气:“阿时?”

“嗯?”她怎么感觉脸下的温度有些不同了。

“你不是想要给我生日礼物么?”他轻轻询问。

她想了下,似乎是这样的,但是:“我没有买啊。”

“不用买。”他的声音似乎有些低哑。

不用买?那怎么送,她觉得现在自己的脑子快被他绕糊涂了。

“那送你什么?”

他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稍松了下手腕,松松的揽着她。她不解的抬头看他,却望进一双如墨染般的黑眸中,她甚至在其中看到了自己小小的影子。刚想再次问他,却突然被拉近他。

“这个。”话毕,没有给她反应的机会,他就吻了下来。

沈时雨呆住,有些反应不过来。直到他的舌勾住她的,细细纠缠。才迷迷糊糊的想原来他说的‘礼物’是这样啊!

明明没有喝多少酒,陆修然此时却有些微醺的感觉。怀里的女子软软的贴在胸前,唇齿间还残留着红酒的香气,他竟不想放开她。只想吻的更深一些。最后两人分开时,呼吸声都有些重。

陆修然低头,她本来就站不稳的身子,此时更是只能依靠在他身前。双眸漆黑晶亮,如水浸过。粉唇微张,比平时的颜色鲜艳了些许。他此时竟觉得无比诱惑,让人移不开视线

揽着自己的手臂越收越紧,她有些不舒服的挣了一下。却突然被打横抱起,疑惑的抬眼,却怔住。眼前的人眼眸暗沉如夜,然而其中却似乎有星火跳动。她顿觉心跳加速。

等被放在自己的床上时,她已心跳如鼓。想要起身避开他灼人的目光,却觉得头似乎更眩晕了些。刚想开口,眼前的人已覆了上来。卧室没有开灯,一室黑暗中她有些不安。

“陆修然?”她有些害怕这样的他。

“嗯。”他低头看她,眼神幽深。

她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状况,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他。然而平时在她眼前温和的男人此时却并没有放手的意思。

陆修然听到她语气中的怯意,心中闪过怜惜:“阿时不怕,我不会伤害你,相信我。”他不想让她害怕自己,但是却放不了手,他一项强大的自控力此时正慢慢消失。

“真的?”她有些怀疑。

他弯了弯嘴角,她喝醉以后表情还真可爱:“真的。”

她闻言放心,虽然处于醉酒状态,但是她潜意识里知道他不会骗她。

见她放松,他眼中闪过笑意,抬手遮住了她的双眸,低头吻她。眼睛被遮住,感官变得更加灵敏。他吻的很温柔,沈时雨感觉得到,似乎是怕吓到她。

沈时雨有些享受他的温柔,不由自主的伸手揽住了他。身上的人似乎怔了一瞬,随后吻的更加深入。黑暗中室内温度不断攀升。他将手撤回,从衬衣下摆探入,在光滑的腰间和背脊上慢慢游移。渐渐向上覆在了起伏的曲线上,轻轻揉捏。

“唔”沈时雨难耐出声,迷糊的头脑此时有了一丝清明。全身似乎都被烫的难受,有些发颤。有些难耐的挣了一下。

察觉她的动作,他移开手,缓缓摩挲着纤细的腰侧。沈时雨刚松了口气,却觉身上的人慢慢吻向颈间,然后向下。他在她的锁/骨间轻咬,惹的她浑身轻颤。

感觉到她的反应,他轻笑出声。却没有停下,渐渐移向胸前,沈时雨顿时僵住。她能明显感觉到他的呼吸变得滚烫,有些害怕,伸手阻止,却被他抓住手腕,按在了身侧。

陆修然有些难耐,他此时比什么时候都想要她,身体的欲望使他呼吸变得更重。却察觉到身下人的抗拒。他埋首在她颈间,重重的呼吸着。

见他停住动作,沈时雨也不再挣扎。等呼吸稍稍平复,她动了动,却觉腿间被异物抵住。经过上次的乌龙事件,她当然知道知道那是什么,再次僵住。

“不要动,”他的呼吸再次加重,语气威胁却又隐忍无奈:“这是最后一次。”

她乖乖听话,还是疑惑:“什么最后一次?”

“最后一次放过你。”

沈时雨:“。”

过了片刻,见她真的一动不动,他有些想笑。抬头,然后愣住。身下的女人双眸闭合,呼吸平稳规律,竟然睡着了?陆修然扶额,她还真是放心他。

沈时雨第二天醒来时头疼的厉害,她揉了揉太阳穴,起身去浴室。刚下床却顿住,身上穿的是自己的睡衣没错。但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余光扫过床边的台灯,愣住。

走过去,拿过灯下的纸条:睡醒后喝杯蜂蜜水。

嗯,字迹清晰流畅,不错。等等,这是谁放在这里的?沈时雨再次揉了揉太阳穴努力回忆。昨天她似乎是跟陆修然一起吃的晚饭,嗯,那这字条就是他写的了。

卢城开车路过阳光大街的拐角等红路灯时看到了一道眼熟的身影,本来他很少能记住只有过一面之缘的人。但是托陆修然的福,他倒是记住了周棉棉,她似乎在拦车。

他刚回国没多久就体会到了祖国的相亲文化,他比陆修然大了两个月,三月时迈入了30岁的大门。

某天晚饭卢夫人委婉表示他刚回国,认识的朋友不多,正好有个朋友的朋友女儿年龄差不多,不妨认识认识。

他当然听出了话里的意思,抬头看向一言不发、专心吃饭的卢父,明白这是默许的意思。只能无奈点头。

当然他是不打算去的,笑话,他连对方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况且医生这个职业,还有都沦落到相亲的地步了,怎么都不能跟美女联系在一起。

之所以骗陆修然前往,不过是个恶作剧,谁让他以前总是不尊重他这个二哥的地位哪。不过事后他就后悔了,以陆修然的个性,绝对会加倍的换回来的。

但奇怪的是那天之后,他居然什么表示也没有,对他的态度一如平常。他还以为是两年不见,他的性格变了。

直到在餐厅见到周棉棉,才知道他根本就没变。不,是变得更加不动声色了,趁其松懈时,直击要害。

后来他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只知道那个周医生看他的眼神越来越怪异,隐隐还有一种可惜的神色。那可以说是他在女性朋友面前最狼狈的一次。幸好她貌似不记得自己了。

最后送她回家时,她明显想和他保持距离,所以一上车就马上提议放音乐。一路上都作沉迷音乐状,力图减少他说话的机会。

他心里苦笑,还是第一次有人嫌弃跟他说话。到她家楼下后,她明显松了口气。道过感谢与再见后,马上下车离开,仿佛他是瘟疫般。

虽然他也不是很想与这个本该相亲的女人扯上关系,但她的行为着实深深地打击到了他的自尊心。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