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21 章

沈时雨坐在车上时还是没忍住:“你故意叫他来的?”

“嗯。”

“为什么?”

“哦,我只是把早就应该发生在他身上的事还给他而已。”

沈时雨:“。”他这是在报复自己被设计的事?明明长着一副光风霁月的面容,做起这种事来却得心应手,她在心里为卢城哀悼了一下。

不过。

“你很后悔那天替他去相亲?”问题突兀,声音却平静。

陆修然轻点方向盘的右手顿了一下,却没有说话。沈时雨本就是给他开玩笑,没打算他会回答,所以没得到回答也没在追问。

红绿灯时他稳稳停下车,垂眸沉思了几秒,抬头看住她:“我从不后悔被卢城骗了去,不,我很庆幸是我去了那里。”

沈时雨惊愕,她望着他眼中的认真与专注,回味他话里的意思,一时无语。

“你呢?”他有些不满她的反应,这个时候难道不应该有些表示吗?

沈时雨的眼神闪了一下,刚要开口,却被车后的喇叭声打断,竟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她示意他先开车,陆修然眼神深邃的看了她一会儿,才再次发动车子,缓缓划入车流之中。

车子到了楼下后,沈时雨推了推,车门纹丝不动。她不用回头都能感觉到身侧的目光,心跳再次失常。

陆修然:“你还没有回答。”

她深吸口气,慢慢转身,看向他:“我也不后悔。”

他的眼神变得更加幽深,如辽远的夜空。沈时雨被看的有些紧张,她还是不能坦然面对这种情况。刚想移开视线,下巴却被轻轻控住。她看着他夜空般的眼中似乎有星光闪过,然后熟悉的气息慢慢靠近。

紧张的闭上了双眼,下一刻双唇就被攫住,温热的呼吸迎面扑来。先是在唇上慢慢游移,然后不容拒绝的撬开了她的唇。

沈时雨有些脸红,她被眼前的人吻的有些迷迷糊糊,却保留一丝理智,现在还是白天啊!她伸手推了一下。似乎不满她的不专心,他轻咬了下她的下唇。“唔”,未等她呼痛,声音就再次被吞没。连带着有些抗拒的双手也被他单手扣在了身后,身体被紧紧控住。

陆修然有些不受控制的逐渐加深这个吻,直到怀里的人不适的出声,才不舍得移开。却没有松开双臂,而是将她按在胸前平复喘息。

沈时雨觉得自己现在像是被烤熟的虾子,不用照镜子,她也知道自己的脸红的一塌糊涂。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轻轻推了他一下。这次他慢慢松开了环着的双臂。她有些不好意思抬头,他们居然在小区的车里做这种事,关键还是白天。如果被别人看到的话,她就不要活了。

见她似乎还沉浸在羞涩之中,他不禁想逗逗她:“嗯,如果你不想下车的话,我不介意再来一次。”

沈时雨猛的抬头看他,然后连耳朵都变红了。这个人真是,哪里光风霁月了,此时他脸上分明带着狐狸般的笑容。

“好了,不开玩笑了。”见她有生气的趋势,他打住。

沈时雨推门下车后,他也跟了下来轻笑:“天还早,不请我上去坐坐吗?”

她摇头:“不。”坚决不能被他温柔的外表欺骗。

陆修然眯眼,随即弯了嘴角:“好,你回去好好休息。”嗯,不能逼的太急。

此后的几天俩人一直没有见面,陆修然这几天在谈一项合作。沈时雨也不是粘人的女友,所以俩人每天的联系都是通过晚上的电话。

青江市的5月初已经算是夏天了。白天正午的温度有些灼人,不过由于树木较多,倒也减少了些许热意。夜晚就可以用舒适宜人来形容了,由海面吹来的风轻抚着这座城市。

沈时雨晚饭后决定出去散步,感受着微风拂面的清爽,心里无限平静。轻嗅一口,似乎有合欢的香气。这也是当初她选择留下的原因之一。

电话响起时沈时雨还未到家。她看了看屏幕接起。

“嗯。”

“在做什么?”温和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她此时心情愉悦,所以说话的语气也轻快起来:“在路上,星星很美。你哪?”

陆修然站在阳台上仰头看向夜空,嗯,真的很美。“在看天空,确实很美。还没到家?”

“快了,外面的风很舒服。”她闭了下眼。

他似乎是被她的情绪所感染,嘴角带上了笑:“嗯,是很舒服。”

说完俩人同时沉默下来,耳边只有风轻轻吹过。没多久就听到开门的声音。

“到了?”他先开口。

“嗯。”

又默了一瞬,他出声:“明天中午一起吃饭?”

沈时雨想了想第二天的安排,有些愧疚的拒绝:“我明天会比较忙,可能没有时间。”医院给她安排了两台手术。

她说完,那边一时无声。正想解释,却被打断。

陆修然:“晚上哪?”

她底气有些不足:“晚上可能下班会晚。”

“没关系,我等你。”

沈时雨有些讶异,这还是他第一次对一件事这么执着,‘后天可以’这几个字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好。”

第二天沈时雨是真的很忙,上午在手术室待了两个小时。中午在办公室稍微休息了会儿,再次去病房确认病人的情况。下午的手术有些复杂,是刘主任带着她做的。出来时已经是五点左右。

青江市第一医院在本市,甚至在整个省都是有名气的。所以慕名前来的病人络绎不绝。

会办公室喝了杯水,沈时雨低头看了看表,时针堪堪指向了6的位置。她再次去病房查看了下,嘱咐了相关注意事项,才换下衣服走出医院。边走边掏出了手机。

响了两声后被接起。

“喂,我下班了,你在哪?”

陆修然:“在医院右边的站牌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到了。”

她有些惊讶,但还是应到:“好。”

不过等了5分钟,他就到了。

“我们去哪?”坐好后她问。

“去你家好不好?”

她想了想点头:“但是要买菜。”

“嗯。”

陆修然将车停在了她家附近的超市。沈时雨看了眼走在旁边的男人,心里有些异样。她还是第一次跟除父亲外的异性逛超市。

刚才她要去拿推车时却被他接过去,然后慢慢跟在旁边,认真的挑着要买的东西。时不时偏头问她:“这个要吗?”动作流畅,语气自然。

她点头,他就放进车筐,摇头,就再放下。

本就是相貌出色的人,一路上好些人会好奇的看他。而他却似乎一无所觉,只是专心的同她商量晚上的食材。

沈时雨此时似乎有些明白自己为何会喜欢上这个男人了,尽管从未说过,但是她不得不承认,他认真的做一件事时真的很吸引她,而她自己本身就是个认真的人。

见他拿起一瓶红酒,她惊讶:“要喝酒吗?”

他看了她一下:“嗯,庆祝一下。”

她有些疑惑想要询问,他已经将红酒放好,去挑下一样东西了。

回到家已经是7点多了,她不习惯有人在身边,于是赶他去客厅看电视,自己留在厨房。

陆修然在沙发上坐了片刻,屏幕上人来人往,却总难以专注。他轻移视线,望向厨房那个忙碌的身影,一时有些出神。

父母较忙的缘故,往年这个时候他都是与卢城他们喝酒聊天。今年却非常想与她一起度过。

沈时雨做了四菜一汤,菜是刚才在超市买的,汤是肉骨汤炖笋干。上次她将菜单拿回来后稍稍研究了一下,却从未真正做过。所以端上来时她有些忐忑。

陆修然第一眼就看到了那道汤,虽然他说过要第一个品尝,却也从未催促过她。

“嗯,我第一次做,可能味道不是很好。”见他盯着那道汤,她有些不好意思。

陆修然笑了笑:“没关系。”说完持勺。

味道很好,她这样一个认真的人,应该很难有做不好的东西吧!

见她正看着自己,似乎有些紧张,他扬了下嘴角:“很好喝。”

沈时雨松了口气。

晚饭过半时他却突然起身,回来时手上多了瓶红酒。沈时雨静静地看着他将酒倒入杯中,递给她,然后举杯。

他今天似乎在超市说要庆祝一下。

“庆祝什么?”

对面的人默了一瞬:“庆祝我又老了一岁。”语气含笑。

沈时雨怔了怔,难怪他今天打电话时有些奇怪。自己这个女朋友真是不合格啊。

“对不起,我不知道。”她有些惭愧。

“我接受你的道歉,现在我们是不是应该干一杯?”

事实上,那天晚上俩人干了好几杯,陆修然似乎兴致很高。她本来还想提醒他少喝些,但看着他难得这么高兴,就没有说出口。

最后竟将一瓶红酒喝完了,当然大部分都是他解决的。但是最后醉的却是她。

“阿时?”陆修然看着趴在桌上的人有些哭笑不得,没想到她的酒量这么浅。

沈时雨并未醉的人事不知,她听得到陆修然在跟她说话,但是说的是什么哪?她努力抬头去看他,但实在有些力不从心。也只是将下巴移到了手腕上。

她看了看对面的人,他似乎在笑。但是有什么事这么高兴哪?明明她连他的生日都不知道,也没有给他准备礼物。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