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20 章

陆修然停住,却没有退开,将头放在她肩窝处平复呼吸。滚烫的气息喷洒在皮肤上,有些灼人。

沈时雨有些不安,试图挣扎。

“不要动。”声音有些压抑。

沈时雨却不想继续保持这个姿势,刚要推他,却觉腿间被异物抵住,几乎是下意识的伸手去抓。

然后就感到身上的人僵住,顿时明白,慌忙放手。想要捂脸,她刚刚做了什么啊?自己是医生,居然忘记男人的身体特征了。而且貌似刚才它还在手中跳了一下,异常活跃。一时之间刚刚有些消退的红晕再次爬满脸颊。

“你故意的?说过不要动。”他的声音压抑却无奈,他真的很怀疑她是不是故意的。

她羞愧摇头却乖乖不敢再动了。

看着她受惊的模样,他又觉好笑。等他一起身,她就如兔子般快速跑向卧室去了。这一闹,等再次整理好时已经快中午了。看看依旧没有一丝动静的卧室,他起身去敲门。

“阿时?”

他笑,居然还在害羞。“你的衣服送来了,要我拿进来吗?”

这次很快就听到了脚步声,房门打开一条缝,她伸手接过衣服,随后马上关门。

陆修然摸了摸鼻子:“换好衣服要去吃饭。”

过了好一会儿里面才传来回应:“嗯。”

下午陆修然本来没什么安排,打算一早就回青江市的,但是现在他打算带着沈时雨去转转。

他们逛了几个景区,没有开车,像其他情侣一样慢慢走着。她的兴致很好,一路上都在东张西望。陆修然不得不随时看着她,担心她被路过的车子撞到。

陆修然让江岚定了六点的票,他们简单吃过晚饭就上了飞机。飞机降落时已经快八点了,江岚先行离开。

陆修然带着沈时雨走向停车场,等到了她家楼下,沈时雨告别下车时,他却不想放人了。手被拉住,她回头,见他不说话只是看着她,沈时雨有些脸红。

不过,不能总是处在下风啊,她打定主意。倾身靠近,在那人脸颊印下一吻,后退。

见那人果然愣住,眼中闪过得意,趁其不备抽手、开门、下关门,动作一气呵成。然后回头摇手,大步走开。

陆修然直到人影走远,才抬手碰了下脸,又想到刚刚她眼中得逞的得意,弯了嘴角。

沈时雨周一上班时碰到了刘主任,他一直以为她周五是因为想陪男朋友才请假的,为当时自己没有拆穿小女孩的心思而得意。

因此看到沈时雨时笑眯眯的问:“跟朋友玩的开心吗?”

她惊讶,却照实回答:“还好。”

刘健的笑意更深:“好,不过,也不能光顾着玩,别耽误了工作。”毕竟是自己的得意弟子,这个还是要提醒的。

“嗯。”沈时雨认真。

他挥手:“行了,去忙吧!”

告别了刘主任,沈时雨去了夏夏的病房,确认一切正常,才走回办公室。

下午有些忙,先是送来了一个重伤的病人,沈时雨从手术室出来已经是三四个小时后了。她嘱咐了各种注意事项,却仍是不放心,于是在病房待了一个小时,见各项体征基本稳定才离开。

晚上刚到家就接到了陆修然的电话,他似乎还在公司。

“吃过饭了吗?”他询问。

“还没有,待会儿。”想了想又问:“你哪?”

他似乎笑了:“我吃过了,是不是很累?”

“还好。”

就这样有一句每一句的聊了会儿。

“好了,待会吃过就休息吧。”他准备挂电话。

“你也不要太累了。”她说完抢先挂了电话。

陆修然看了看手机,又看向窗外的万家灯火,此刻竟有些羡慕。

周四上午陆修然打算带女朋友去吃饭,却被拒绝了,因为佳人有约。

他想了想,出声:“我请你的朋友吃饭吧。”

沈时雨考虑了下答应下来,周棉棉早就喊着要让陆修然请客了,这次正好是一个机会。

不过她还是事先打预防针的说了下‘周棉棉性格比较活泼,说话直接’等等,希望他不要介意。

中午快下班时,卢城来找陆修然谈工作上的事,见他一直看表,于是会意:“待会有约会?”

陆修然挑眉:“跟你有关系吗?”

“好好好,不耽误你约会,我走。”卢城笑着走向门口。

“等一下。”陆修然却突然出声。

看到他眼中的疑惑,他解释:“一起吧。”

“咦?”卢城惊讶的走回来,看着眼前笑容温和的男人,不相信的问:“你让我和你一起去?”见他点头,更觉诧异:“你不怕我妨碍你们了?”

“阿时会带一个朋友,你去了热闹些。”他补充。

“这样啊,”他重新坐好,“漂亮吗?”

“嗯,应该还不错,好像也是个医生。”他认真回答。

“医生好啊!”卢城答应后兴奋的走了出去,却没看到身后的人眼中意味深长的笑。

中午,陆修然先去接了沈时雨,到事先预定的餐厅。

坐下没多久周棉棉就到了,小妮子依旧风风火火,坐下后先自我介绍了一番,随后表示了对陆修然的赞赏,最后开始夸奖自己的闺蜜。

沈时雨扶额:“咳咳,你饿了吧,咱们先点菜吧。”说完招手示意。陆修然但笑不语。

等菜上到一半卢城才姗姗来迟:“不好意思,有事耽搁了。”说着坐到了多出来的位置上,向身边的人打招呼:“不介意我坐你旁边吧。”

周棉棉是背对着门口的,因此才看清他的模样。一双明媚的桃花眼,棱角分明的脸庞;乌黑深邃的眼眸,浓密的眉,高挺的鼻。此刻正对着自己礼貌的微笑,却带着不会被拒绝的自信。

“额,我现在说介意你会起来吗?”

“当然不会。”卢城依旧微笑,以往还从没人这么直接的拒绝过他。

卢城打量着眼前的女子,秀眉杏目,脸容光洁白皙,小巧的鼻头,漂亮的樱唇。嗯,确实不错。

沈时雨从卢城出现就微微愣住,她偏头示意一直没怎么说话的人:你叫来的?

陆修然点头承认。沈时雨有些头疼,靠良好的记忆所致,她还记得这两人曾经闹出过了乌龙。

她相信他也没有忘记,那今天又是闹的哪一出?但陆修然却递给她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

陆修然先开口:“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好朋友卢城,这位是阿时的朋友周棉棉。”随即又补充:“嗯,周小姐是第三医院的医生。哦,是周院长的女儿,医生世家。”

他说着不经意看向卢城的方向,满意的看到他怔住。

周棉棉的记忆里只储存她认为重要的事情,而那次的相亲事件在她这里显然不属于重要的范畴。因此沈时雨倒是不担心她,只是另一位当事人的表情就相当精彩了。她想笑,又不敢太过于明目张胆,只得低头喝茶。

这天的午餐氛围非常诡异,这是周棉棉最大的感觉。她本来想凑这个机会以娘家人的身份叮嘱一下陆修然的,但是每每要张口时都会被身边这个叫卢城的男人打断。

一会儿要向自己讨教预防感冒的方法,一会儿好奇哪种蔬菜对身体更好,拜托,她是外科医生,不是养生专家好吧。看不出来,这么英俊的男人居然是个话唠,哎,可惜啦。

虽然她喜欢英俊的男人,但是她不喜欢英俊的话唠。果然是人不可貌相。

卢城的内心是崩溃的,上次他骗陆修然替自己去相亲,此后心里一直忐忑不安,一直担心他会报复。但是陆修然回来后表现的很平静,就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

他本以为是经过两年,他的性子变了。慢慢的他就放下了戒心,然后哪,他抬头看向对面懒懒的靠在椅背上正温柔含笑的人,心里暗暗后悔,他怎么就会觉得他变温柔了哪,明明是变得更加不动声色的奸诈了。

他到现在才知道,自己就是他今天用来转移目标的。每当周棉棉要想陆修然发问时,他就会以一种意味深长的眼神看自己,仿佛在说:我不知道自己会说出什么啊。实在是卑鄙啊,卢城一边在心里叹息一边努力找话题。

沈时雨看着卢城逐渐扭曲的面庞,嗔了身边人一眼,他却只是挑了下眉,一脸无辜,似乎在说:我又没有逼着他开口。

最终还是看不下去了,沈时雨:“嗯,我下午还有事,今天就这样吧。”

卢城如蒙大赦:“好好好。”

当然最后卢城“主动”担起了送周医生回家的重大任务。

看着车子绝尘而去,沈时雨有些担心。肩膀被轻拍了下,“放心。”她偏头看向他如墨的眼眸,然后轻轻点头。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