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19 章

等俩人再次分开,沈时雨只觉得呼吸困难。陆修然依旧拥着他一动不动,似乎不舍得放手。

她再次轻推他:“开灯吧。”

这次他没有拒绝。灯光亮起来时有些刺眼,她用手遮了一下。放下时正好对上他的目光,正专注的看着自己,沉默却深邃。她有些不好意思,下意识的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觉得更暧昧了。

似乎终于意识到她的不自在,他打破沉默:“吃过饭了吗?”

“嗯?”这个话题有些突然。

看着她有些迷蒙的眼神,他居然又想吻她了。平复了下心情:“我让餐厅送到房间来好不好?”

“哦,好。”她真的有点饿了,没有吃晚饭,然后又,想到此她又有些脸红。

俩人又抱了一会儿,陆修然才松手去客厅打电话。

见她没有要走过来的意思,他笑着出声:“你打算一直站在那里?嗯?”

她这才发现自己还站在门口,看着他眼里的戏谑,一边脸红一边腹诽:“还不是因为你。”然后绕过他走向客厅的沙发。

饭菜的香气彻底勾起了沈时雨的味蕾,仔细算算离午饭已经近八个小时了。所以她吃的很香,当然一贯的专注,于是乎没有注意到某人若有所思的目光。

吃过饭已经快十点了,陆修然叫了人来收拾碗筷,等安静下来才看向靠在沙发上的人。他走过去正想唤她,却又停住,看了几秒后无奈弯了唇角。居然睡着了。

看来今天确实有些累了,此刻的她正侧靠在沙发上,灯光下的侧颜温润而安详。他有些出神,今天这个女子险些让自己失控,但他却不讨厌这种感觉。

过了会儿,他低头看了下表,复抬首望住她。虽然现在天气温暖,但是夜晚的话还是有些凉意的。

“阿时,”他温声轻唤,“去房间睡好不好?”

“嗯?”她有些茫然,迷迷糊糊感觉像是回到了小时候,那时的她还在上小学。总喜欢在客厅的沙发上玩闹,困了就睡在那里,因为父亲一定会把她轻轻抱回房间,母亲则会在一旁嘱咐:轻一点儿。

他再次开口:“回房间睡,这里凉。”

“不要,爸爸你抱我过去。”她轻声嘟囔,眼睛都未睁开。

陆修然愣住,她一动不动,似乎并没有从睡梦中醒来,刚开的话更像是呓语,他竟有些莫名的心疼。

“好。”声音更是温柔,还带有一丝宠溺。

沈时雨第二天醒来时看着陌生的天花板有些茫然,直到耳边突然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醒了。”

才猛然惊醒身在何处,有些慌乱。连忙伸手摸了下,还好穿着衣服,顿时松了口气。随即又僵住,不对,自己身上穿的好像是睡衣吧。

她缓缓回头期盼地看向旁边的人,却见他正单手拄着额对她笑着,似乎在说: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

她绝望的闭眼,拉过被子蒙住了头,这个随时都能睡着的习惯真的要改了。

陆修然眼中的笑意更深,他看着她从醒来以后脸上复杂多变的表情,只觉有趣。于是便想逗逗她,但是看她现在的样子,却忍不住笑起来。

其实他昨晚将她抱回房间后,就将江岚叫来替她换了衣服。洗完澡出来时,看了看沙发,他果断的决定睡床。

但是他低估了这个女人对自己的影响力,明明只是睡着没有动,他却觉得对自己是一种诱惑。他揉了下眉心,闭眼睡觉。

早上醒来时她还在睡,经过了一夜已经被退到了胸口一下,单薄的睡衣有些凌乱,胸口的曲线若隐若现。他目光幽亮,呼吸有些乱。不过看着她安静的睡颜,只能叹气。

陆修然闭了闭眼,正待起身,却听到了声响,看向她,已经睁开了眼睛,却略带迷蒙。他竟有些不想这么快离开了,然后就出现了现在的一幕。

“江岚帮你换的衣服。”见她似乎打算逃避到底,他笑着出声。

沈时雨露出眼睛:“真的?”明显不是很相信。

他眯眼:“不然哪?”

“额,哦。不过你为什么在这?”

“这是我的房间。”他提醒某人。

“那你为什么不给我另开间房?”她怀疑。

“你睡着了,我不知道你的身份证在哪?”无辜。

她想了下好像是的,但是:“你可以叫醒我。”却没有。

他惊讶的看她,“我叫了,可是你说。”故意拉长了声音。

她果然忐忑:“说什么?”

他又看了她一会儿,见她开始不安,终于笑了下开口:“抱我进去。”

“嗯?”她不解。

他凑近她:“你说‘抱我进去’。”然后满意的看到她又红了脸,心情大好。

沈时雨内心是崩溃的,几乎不敢相信,她一定是疯了。

“不饿吗?当然如果你不想起床,我们也可以继续睡。”他好心问。

她才不想继续跟他待在这张床上,真的会疯的。但是,“我的衣服哪?”

“嗯,我送去干洗了,你先去洗澡,待会应该就会送来。”

不过确实要洗一洗,昨天风尘仆仆的,晚上也没有洗澡就睡了。不过沈时雨想到自己身上的衣服,又偏头看了看他,有些纠结。

而某人却一点回避的意思都没有,仍是笑着看她。算了,她深吸了口气,掀被子起身,然后迅速走向浴室。陆修然看着逃跑的人,眼中笑意满满。

沈时雨洗完澡才想起里面没有换洗的衣服,出于职业习惯,她又不习惯穿已经穿过的衣服,盯着那件浴袍半天,还是放弃。

她走到门口不好意思的开口:“陆修然。”

“嗯?怎么了?“他似乎走到了门口。

沈时雨更是觉得怪异,她居然不着寸缕的和一个男人说话,虽然隔着一道门,却还是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

“怎么了?”

“我的衣服有没有送来?”挣扎了会儿,她询问。

“还没有。”说完见她又没了声音,他皱眉想了下,然后恍然,他居然忘记了医生似乎都有些洁癖。

“你等一下。”

然后回身走向房间,再次出来时手中拎了件衣服。

他敲了几下出声:“你的衣服可能还要等一下,介意先穿一下我的吗?是新的。”

沈时雨闻言,犹豫了会儿妥协,总不能一直待在这里。

但是:“你把衣服挂在门口就好,还有你”

他笑:“我去客厅的洗手间。”然后是脚步远去的声音。

陆修然从洗手间出来时愣在门口。

沈时雨刚刚洗过澡,头发没有吹,湿湿的贴在肩上。脸上也是红红的。她的身高不算矮了,但是那件衣服穿在身上仍是宽宽松松的,袖子挽了上去。

衣服下面露出两条白皙的长腿,正别别扭扭的站在卧室门口,此时看过去竟让人难以移不开眼。

沈时雨看到他更觉不好意思,她穿的是一件男士衬衣,刚刚盖过臀部,她又伸手往下拽了下。她现在真的开始怀疑自己昨天一定是脑子进水了,否则怎么会什么也不考虑就来了哪,结果就是各种出糗。

“咳,站着干什么?”他回神轻咳一声移开视线,走向沙发。

“哦。”她慢慢移向沙发,却坐在了边上。

他无奈笑:“坐那么远干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哦。”她往里靠了靠。

陆修然只得起身坐过去,她却似受惊吓般想要离开,却被拉住,“坐好。”他突然变得严肃。

沈时雨立刻乖乖不动。

他满意:“转过去。”

沈时雨疑惑转身,然后头发被毛巾罩住,原来他只是想给她擦一下头发。她有些触动,以前父亲也是这样帮她擦头发的,还总是说:女孩子要爱惜自己,头发不擦干很容易生病。

沈时雨慢慢回头去看他,这个人似乎总是让她想起父亲,他的动作轻柔却认真,满眼的专注,似乎正在做一件很重要的事。

等陆修然停住动作眼神深邃的看向她时,她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什么,她竟然把手放在了他的眼旁,她一定是疯了。刚想抽回手却被紧紧抓住,几乎是一秒的时间她已被压在了沙发上。

“你诱惑我?”他盯着她,眸光清亮,声音低沉。

“我没。”剩下的话都被他堵了回去。

陆修然吻的有些狠,这个女人,总是能轻易瓦解他的自控力,还总是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想到此,他有些生气的咬了一下。

“唔”她吃痛,谁能告诉她现在是什么情况,她有些不敢相信刚刚还是很温柔的帮自己擦头发的人和现在压在自己身上的是同一个人。

陆修然渐渐有些不再满足于唇齿间的纠缠,慢慢下移吻向修长的脖颈之间。几乎是随着本能,手沿着衬衣下摆滑向纤细的腰间,轻轻拂过光滑的后背,逐渐向上。沈时雨只觉呼吸困难,全身像是要烧起来一样,她想要伸手推开他,却一丝力气也没有。

感觉到胸口传来的烫意时,她终于难耐出声:“不要。”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