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17 章

等病房里没人了,她仔细观察自己的母亲,却是瘦了一些。自己当年只顾自己的感受,跑到青江市去上学,却忽略了母亲。她有些难过,又有些愧疚。

以后的几天苏南的学生来过几次,方墨几乎每次都在列。沈母虽然刚刚经过了手术,但是精神不错,她简单地问过他们的学业,嘱咐他们不可趁自己不在时偷懒。

学生们自然满口称:“不敢不敢。”随后就是一阵笑声,病房里的氛围很是和谐。

两个星期后,沈母出院,她扶着母亲走出大门时看到了方墨,他正站在一辆黑色的车子前。他看到他们迎了上来,接过东西,帮忙将沈母扶向身后的车子。

“不是不让你们来吗?”沈母开口。

他笑了笑:“今天不用做实验,刚好开车来接您。”然后朝沈时雨点了下头。

沈时雨惊讶,原来是他自己的车子。等到了家里才发现几个学生都在,女生自动的在厨房做饭。

将母亲扶回房间休息后,沈时雨也去了厨房。

她们正在讨论什么,见她进来,其中一个女生笑着问道:“阿时,你说,难道男人不会做饭就是天经地义吗?”她们都习惯随母亲喊她阿时。

她有些诧异,想了想摇头,因为自己的父亲做菜就很好吃。

这时另一个女生开口:“其实也不是所有的男人都不会做饭啦,方墨做的就很好啊。”

“你吃过?”有人反问。

“呃,没有,但是听他们男生说过。”

然后就有人提议让方墨来大显身手,沈时雨想了想方墨的形象,又看了看厨房,觉得他不可能答应。然而去叫他的人只去了片刻,他就出现在了厨房门口。

他看了看厨房里的情况,想了下:“你们先出去歇一会儿吧,”然后又说:“阿时在这里帮我就行了。”

被点名的人有些呆愣的看着其他人慢慢走出厨房,只剩下两人。

“愣着做什么,帮忙把菜洗一下。”他看着站在门口的人笑了一下。

“哦。”她回神。

那天中午的菜被所有人称赞了一遍,她也认同,这个人的厨艺确实不错。沈母出院后一个星期就催促她回学校,她起初有些不放心,但是看到母亲的学生隔三差五的会过来帮忙做饭,再加上自己已经近一个月没上课了,只能不舍的离开。

临走前再三叮嘱母亲有事一定要打电话。因为有了联系方式,所以逢年过节她和方墨也会彼此发祝福短信,但是电话却是一个也未再打过。所以刚接到电话时她难免惊讶。

她走近餐厅时,一眼就看到了坐在窗边的人,两人大概一年没见了,但他似乎没怎么变,只是更加稳重了。

他的位置正对着大门,所以从她刚进来就看到了。一年没见头发长长了些,称的那张清秀的面庞多了些女人味。

沈时雨坐下后笑着先开口:“怎么会来青江?”

方墨也轻轻笑了:“来参加一个交流会,然后想到你也在这里。”

方墨说完叫了服务生点餐,他把菜单递给她:“你在这里待了这么久,推荐一下。”

沈时雨接过看了看,抬头问他:“能吃辣吗?”

“还可以。”

她低头研究了一下,转头对服务生说菜式。方墨看着她认真的侧脸,有些出神。

沈时雨回头时正撞上他的视线,心里闪过一丝怪异,却很快恢复正常。“对了,这次要待几天?”

“两天,明天回去。”

“住的地方找好了吗?”

“嗯。”

然后就是沉默,虽然两人会相互发信息祝福,但是面对面交谈时她还是不知道说什么好,这种感觉就像是‘熟悉的陌生人’。

“有件事想问你,”方墨突然出声,但是还没说完就被上菜的人打断。

他默了一瞬:“先吃饭吧。”

沈时雨点了点头,她确实饿了。但是她还是知道待客之道的,她简单介绍了每道菜的特色,点的都是地道的青江菜,她也算熟悉。

她介绍时突然想起了自己跟陆修然吃饭的情景,似乎每次都是他给自己介绍,这次却换自己给别人介绍了。想到这她不禁弯了下嘴角,随后又轻轻摇了下头,最近她想起他的频率有些高了。

方墨静静的听她说着,不时点下头,但是中间似乎停顿了一下,他抬头看时恰好看到她来不及收回的笑容,只觉心脏的位置猛地跳了下。

等她声音落下,俩人都没有再说话。出了餐厅后沈时雨问他还有没有别的安排,他摇了摇头,交流会上午已经办好了,所以今天下午没什么事。

她想了想,虽然青江很美,但是似乎让他自己去看风景有些不妥,况且他当初还帮过自己和母亲。她应该尽一下地主之谊。

沈时雨拿出手机跟先跟刘主任打电话说了一声,刘健听后笑着说没事。然后又跟同事打了声招呼,拜托她帮自己照看一下。

方墨看着她拿着手机细细叮嘱,严肃而认真。他知道她是因为自己请假了,他也知道她是个工作认真的人,却没有开口阻止。他不否认自己有私心,况且看到她肯为了自己请假,他心里是高兴的。

沈时雨挂了电话后才开口:“你第一次来,我下午带你到处转转怎么样?”

他点头:“你安排吧。”

老实说,沈时雨也不知道带他去哪里,她考虑了几个地方,却又一一排除。这方面她还真不如周棉棉,她不禁想。对啊,周棉棉,可以找她当导游,这样既不用她费脑子,三人相处也不会太尴尬。而且周棉棉在,绝对不会冷场。

“你等一下,我打个电话。”她说完向旁边走了几步。

电话响了好几声才被接起,沈时雨问:“你现在在哪?”

“哎呦呦,才几天不见,你就想我啦,哈哈。”那边响起响亮的笑声。

沈时雨看了看几步外正装作听不见的人,扶额,她觉得周棉棉的魔性笑声在一米开外都能听到,看来自己走的还是不够远。“在家?”

“咦?你怎么知道的,阿雨你越来越神了。”周棉棉大惊小怪。

因为在医院你才不敢这么笑,沈时雨腹诽,“好了,现在出来找我。”

“去哪啊?休息天,阿雨你不是最喜欢待在家里了吗?不对,你今天不休息啊,出什么事了吗?”沈时雨一项都是按时上班的。

“有事需要你帮忙,嗯,我有个朋友过来这里,我想让你带着我们四处转转。”

最终周棉棉还是过来了,当然周棉棉挂电话之前还是发挥了自己的八卦之心,乱七八糟的问了一通。

但是沈时雨只说了一句话:“是个帅哥,而且还是你喜欢的类型。”那边就飞速的问清楚地址,然后三十分钟后就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沈时雨看了看她的衣着,心里点头:“还算得体。”

她为两人做了介绍,等待时她已经跟方墨说明了情况,他虽有些惊讶,但也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反对。

今天的周棉棉明显走的是淑女路线,从跟方墨握手开始脸上就挂着温柔的笑容,连说话的声音都明显小了好多。

但是沈时雨想起刚才电话中的魔性笑声,又看了看眼前明显春心萌动的小妮子,决定什么都不说。

周棉棉先是带他们去了附近的“西大街”,那里是一条古老的商业街,到处都是古香古色,充满着历史的气息。路两旁是一些小的商铺,摆着一些玉饰瓷器。

周棉棉走在靠前的位置,解说着街道的历史,沈时雨无意间抬头看向方墨,他似乎正专心听着,不时的观看,看来自己找周棉棉出来是对的。

路过一家玉饰店时,沈时雨停了下来,看向店门口挂着的平安结有些出神,陆修然的车里似乎也挂着一个。

店老板看到有客人停下,出声招呼:“姑娘,这个平安结里的玉可以开过光的,可以保佑平安。喜欢吗?喜欢就带回去吧。”

周棉棉和方墨闻声走了过来。沈时雨想了想摇摇头,自己平白无故的送人车饰,好像宣示所有权一样,这样似乎不合适。

方墨看了看那个挂着的饰品,应该是车上的配饰。

走出这里以后,他们又去了附近的湖里坐船。已经是四月末了,湖边的合欢早已经开了花,映着蓝天碧水,无怪来此地旅游的人都为青江市的美折服。

他们在船上时,大半都是周棉棉在说话,方墨有时会接几句,每当这时,周棉棉眼中都难掩笑意。

沈时雨看着笑而不语,不知为何,她很放心方墨,两人虽然交往不多,但她知道他是个稳妥的人。

等下船时天色已经有些发暗,他们去了附近的餐厅用餐。晚饭过后,周棉棉提议去江边走走散步。

沈时雨正要点头,方墨却出声:“不了,今天有些累了,我想回去休息了。”语带歉意。

沈时雨想了想今天确实走了好久,于是点头。打车回去时由于不顺路,周棉棉不得不跟他们不舍得道别。方墨再次感谢了周棉棉今天一天的安排,表示自己很高兴。

沈时雨的家和他的饭店在同一个方向,于是坐上了同一辆车。

车子路过饭店时沈时雨一起下了车。

她刚要道再见,方墨却看着她开口:“沈时雨。”

他们站在绿化带的侧面,旁边几乎没有人,路灯的光打在他的脸上,沈时雨看到了他眼中的认真,有些怔然。

“什么事?”她问。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