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16 章

“喂?”沈时雨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刚才居然睡着了。看了看是陌生号,但还是接了起来。

“是我。”耳边响起的确实熟悉的声音。

她有些难以置信:“陆修然?”

“嗯,是我。吵醒你了吗?我刚回酒店,手机没电了,告诉你一声。”

沈时雨呆愣了下,才回神:“嗯,没事就好。”

“早点儿休息。”

“好”挂断电话后,沈时雨又盯着手机看了会儿,才关了灯。

陆修然转身将手机还给江岚,说了声谢谢,然后又加了一句:“把这个号码存下来,名字是沈时雨。”停了下又说:“我的女朋友。”

江岚恍然,难怪会笑的那么温柔。不过这个名字好耳熟,托自己工作需要的福,她几乎马上就想起来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了,原来是她,那个医生。

陆修然回房间后,先把手机充上了电,然后去洗澡。等回到床上刚手机,然后便愣住了。

他慢慢看着上面的信息和未接来电的时间,嘴角扬起一丝弧度,再想起刚才打电话时的对话,眼睛里也弥漫着笑意。他现在很想给她打电话,但是看了看时间还是算了,这还是他第一次觉得出差的时间好漫长。

沈时雨今天总是有些走神,首先是早上忘记给阳台的植物浇水,然后是吃完早饭洗碗时倒了太多的洗洁精导致她比平时多洗了一遍。还有就是现在,她看着地上的碎玻璃片有些无语,明明是往桌子上放的啊,怎么就掉在地上了。

她拿来垃圾桶,一边小心地把它们放进去,一边思考自己现在的状态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哦,对了,是因为早上的一通电话。

昨晚睡得太晚,再加上今天又不用上班,所以她心安理得的准备赖床。她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接电话时还有些不清醒,因此也未看来电显示,直接闭着眼睛接起。

“喂?”声音轻柔慵懒。

陆修然有些想笑,然后就真的这么做了:“嗯,还在睡?”伴着笑意。

她闻声拿过手机看了看,确定是他,才再次出声:“嗯。”

“不要睡的太晚,记得起来吃早饭。”

“嗯。”

陆修然觉得她可能根本没有把自己的话听进去,沉默了一下突然说:“我很想你。”

“嗯。”她说完又觉得有些不对,想了下刚才的对话内容,脑子一下变得清醒起来。

但是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句话,她有些脸红,幸亏对方看不到。

怕他以为自己睡着了,她终于出声:“哦。”

说完又闭了闭眼,这算什么回答啊。果然她刚说完,就听到了他的笑声。

“哦是什么意思?”他追问。

“。”

他知道她又不好意思了,但是他这次不打算放过她:“你哪?我看过你昨天发的信息了。”

沈时雨回忆了下信息内容,更是脸上发烫。不过她不是扭扭捏捏的人,既然知道自己对这个人的心思了,就不会回避。但是,话还是不知道怎么说。

她犹豫了半天:“我也想你。”声音很小。但是她知道对面的人肯定听到了,因为她明显觉得电话里的呼吸声突然变了。

“什么?我没有听清楚。”声音严肃而疑惑。

“,”她觉得他肯定是故意的,于是说:“哦,没什么,就是让你注意休息。”

“不是,是,”他却突然噤声,然后笑了起来。她也莫名的觉得高兴。

过了一会儿,他突然换了话题:“这里的风景不错,你想不想过来看看。”

沈时雨默了一瞬才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不过这个借口真是,青江市的风景肯定比那里好吧。

但她还是觉得心里软了一下,又有些不好意思:“我还要工作哪。”

陆修然似乎也觉得自己的提议不合适:“嗯。”

等挂了电话,沈时雨已经没有了睡意,于是起床。但是脑海里却一直飘荡着:“我很想你要不要过来。”然后就出现了一系列的不在状态的事发生。

她放好垃圾桶时心里还在责怪着某人,为什么要说那些话。但是她却没有思考为什么他的话会对自己产生这么大的影响。她把这归结于今天自己不用上班,太过清闲的,以至于爱胡思乱想,不在状态。

以后的几天两人维持着每晚一通电话,话题琐碎没有中心,甚至多半时间都在沉默,却不觉得尴尬,反而安心。

周五上午快下班时,沈时雨的手机一直在震动,她看了看时间然后才拿出手机。

看到上面的名字时有些惊讶,但还是接起:“喂,方墨。”

沈时雨站在餐厅的门口时还是有些疑惑的,方墨是沈母苏南带过的学生,当然也可以说是他最得意的学生,据说从本科时两人就是师徒关系,研究生和博士生也就顺理成章的维持了下来。

她当时在青江市上学,但是每逢周末回家时,也总是听母亲提起,似乎很聪明也很认真。

由于自己的家就在学校,所以母亲经常在家里与学生交流,有时晚了,也会留他们吃饭。她某次回家时刚好赶上,四个年轻人和母亲一起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听到开门声一起回头看向她。苏墨在几人中无疑是出众的,面容清俊,四肢修长,虽然戴了眼镜,却更是显得稳重儒雅。

沈母看到自己的女儿才想起来看表,已经是中午了,她开口:“阿时你先回房间休息一下,待会再吃饭。你们今天中午也留下。”说完走向厨房,两个女学生也跟着去了厨房。

沈时雨并不习惯和陌生人独处,她看了看客厅剩下的两个男人,点了点头回房,她真的有些累,每次回来都是一大早起床坐车,这时她就很羡慕家在本市的周棉棉。

沈母进来叫她吃饭时,她还未睡醒,迷迷糊糊的走出房间时有些睁不开眼,却突然听到一声轻笑。她抬头才发现自己身前有道修长的身影,是那个戴着眼镜的人,自己居然差点撞到人,她有些尴尬的笑了下。

“阿时,方墨过来吃饭了。”沈母在客厅喊人。

“哦。”沈时雨应了声走向客厅,原来这个人就是方墨,倒是经常听母亲提起。

由于两人来的晚,就只能坐在被留出来的两个位置上,刚好挨在一起。

她坐下后向周围的人笑了下开始吃饭,席间师生互动频繁,只有自己和身边的人没有参与,但是她每次抬头都能看到他在微笑,似乎听得很仔细。

“对了,方墨,你的那个实验做得怎么样了?”沈母突然点名。

他似乎考虑了一下,认真答道:“前面没什么问题了,只剩最后的记录了。”声音低沉而平稳。沈时雨不由抬头看了他一眼。

再后来,她回家时偶尔会在家里碰到他,偶尔会在校园里散步时遇见,每次都是相视一笑,然后擦身而过。

再次接触还是因为母亲,大概是在她大三时,有天中午接到了个陌生来电。

“喂,你是?”她问。

“沈时雨?我是方墨。”声音有些耳熟。

听到他的名字时她很惊讶,然而还没等她询问,他的声音再次响起:“有件事,我觉得你应该知道。”有些严肃。

她突然就觉得心慌起来:“什么事?”

他似乎斟酌了一下:“苏教授生病了,在医院。”

她只觉得脑海里一片空白,似乎父亲去世时的感觉又出现了。

“沈时雨,听我说,不要想那么多,事情没有那么严重,但是需要动个小手术,危险不大。不过需要亲属签字,你得过来一趟。”他耐心的解释。

她听到动手术时更是茫然,虽然自己学的是医,但是面对亲人,还是无法做到淡然处之。

他加重音量:“你听得到我说的话吗?我知道你很难过,但是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坚强一点沈时雨。”

是啊,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她打起精神问清楚了医院,准备马上动身。

“沈时雨,过来时注意安全,别让我后悔给你打这个电话。”似乎是觉察出她的状态,在挂机前他说到。

她赶到医院时,第一眼就看到了方墨,他看着她开口:“不要太担心。”沉稳的声音有种稳定人心的作用。

她深呼吸了几下,才坚定的在手术单上签了字。等待的过程中,方墨一直坐在她身边,他没有再出声安慰她,现在说什么都是没用的,只是静静的陪着。

手术时间不长,但沈时雨却觉得像过了一个世纪那样。

直到听到医生说:“手术很成功。”她才松了口气。在病房中安顿好母亲,送医生出门后她才想起还有一个人。

“谢谢你。”她说,语气真诚。

“应该的。”

“你先回去吧,这里有我就可以了。”

他想了下点头,却没有马上转身,“用一下你的手机。”

沈时雨疑惑的递过去,他在上面按了几下还给她,“这是我的联系方式,有什么需要的话,联系我。”

她愣了下,心里感激:“谢谢。”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