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13 章

青江市周边有三座山,分别是嘉雨山、寿山和露华山。三座山由于都地处南方,几乎四季常青,也是游人常去的景点。

但是它们又各有特色,嘉雨山由于受地形影响,自古便形成了天然的温泉池。

寿山则是由于历史最为久远而得名,传说它在其他两座上还不存在时就出现在了这里,由是得名寿山。游人慕名来此登山,在山顶上回摸一下那块写着山名的大石,心中祈祷健康长寿。

至于露华山的传说就有些滑稽了,说是由于以前上山的路非常滑,所以叫路滑山,后来修了大道,路好走了许多。再加上‘路滑山’不好听,所以后来人们渐渐称其为‘露华山’。

今天是周四,来登山的本地人并不多,而游客更热衷于象征长寿的‘寿山’和能泡温泉的嘉雨山,所以他们一直把车开到了山脚下。

下车后,沈时雨深呼吸了一下,已经好久没有出来玩儿过了,大学时忙着学业,毕业后忙着工作,所以她虽然在这座城市待了快七年了,也只是跟周棉棉去过寿山而已,那次还是听说了寿山的传说,她一时心动就去了。

她爬到山顶后,摸着那块已经变得光滑的大石,心里祝愿母亲长寿。

陆修然走过来后,他们就朝着山路出发了。说是山路,其实已经建设的很好了,方正的石板铺成的台阶湿漉漉的,还真是不辜负‘露华山’的大名。

已经是四月份了,天气很暖和,一些爱美的姑娘早已经穿上了裙子,但是山上的空气还是很凉爽的。路边长满了竹子和树,树下到处是一些大叶子的植物,沈时雨仔细看了看,好多的植物她都不认识,所以一路上边走边四处张望。

阳光正透过叶子的缝隙洒在两人身上,偶尔一阵微风吹过,空气都是一片静谧。

“以前没有来过这里?”陆修然见她很有兴趣的样子问道。

沈时雨看了看身边的人,才回答:“嗯,没有来过。”

“没有时间?”

“嗯,”她停了下问:“你经常来吗?”

他笑了笑回答:“不经常,但每个月都会来一次,放松一下。”

上到三分之二时,沈时雨明显体力不支,但她又不好开口,所以依然坚持慢慢走着。陆修然渐渐觉出什么,也跟着放慢脚步。

又过了一会儿,他开口:“休息一下吧,不远了。”

沈时雨不是半途而废的人,她摇摇头,继续往上走。陆修然看着前面那个倔强的身影想了一下,快走几步越过她,然后回身停住。

正在低头走路的人被挡住后刚要开口,眼前却出现了一只修长的手。沈时雨惊讶抬头,他也正在看着她,眼里盛满笑意。

她微微晃神,静了一瞬,抬手放进那只静静等待的大手中,瞬间就被握住,很温暖。

陆修然扬了下嘴角,转身开始接着往前走。她看了看两人交握的手,又抬眼看他的背影,慢慢跟上。

到山顶时,几乎没看到什么人,山上的凉亭里只有一对情侣和两位阿姨,应该是来旅游的。

见他们二人上来,正在看风景的四人都回头看向他们,微微笑了笑。沈时雨有些不好意思,轻轻挣了下手,陆修然看了看她,笑着松开了手。

。他们走到空着的座位坐下休息。过了一会儿,那两位阿姨也过来坐了下来。

见陆修然和沈时雨都在看风景,其中一位笑着开口道:“你们两个也是来旅游的?”

“嗯。”沈时雨轻声答。

“那就是本地人啦,难怪哪,小姑娘长这么漂亮,男朋友也帅,青江市的水土就是养人啊。”

“”沈时雨微,不知道说什么,转头看向陆修然,却发现他在看着她笑,一点开口说话的表现也没有,她更是不知道说什么。

“谢谢。”他还是开了口,但是这回答,真是不谦虚。

快中午时,其他人都开始下山,凉亭里只剩下他们两人。

陆修然望了会儿远处的山峰,把视线落在了身边正在专心看风景的人身上。她正单手托着下巴,静静看着远处,他只能看到她的侧脸。

她似乎不怎么喜欢化妆,平时上班时也只是淡妆,今天更是素颜,黑亮的马尾随着山风轻轻摆动,偶尔擦过她的脸颊,他有些想替她拂开,还想。

手像是有了意识般轻轻将她的头发别在了耳后。

沈时雨讶异地转头看他,却觉得那只手轻轻的在自己的脸上摩挲,顿时脸红。

她觉得这个时候自己必须说些什么,打破这暧昧的氛围。刚抬头却觉眼前一黑,微张的红唇被堵住。

她惊讶的睁大了眼睛,也只看到了一双黑色的眼睛。正不知道该怎么办时,原本放在脸上的手撤离盖在了自己的眼上,她只能闭眼,陷入黑暗的最后一瞬她仿佛看到那双眼中填满笑意。

沈时雨无比庆幸这次自己是坐着的,不至于被吻的站不稳,但结果也没有强很多,被放开时她才发现自己几乎完全被他揽了过去,幸亏两人坐的比较近,不然。

她靠在他肩上轻喘了许久,等呼吸平稳后竟有些不好意思抬头。这个人,竟然在这种公共场所。

“放心,我看得到。”上方突然传来他的声音,似乎带着笑。

她不解,往后撤了撤身子,抬头看他。

他眼中的笑意更深:“路在你身后,我可以看到,没有人来,放心。”

沈时雨只觉得脸要烧起来了,果然不能和男人比脸皮,尤其是眼前这位。

下山时,沈时雨一直走在前面,她有些不好意思。陆修然对此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慢慢跟在后面,看着前面别扭的身影,嘴角含笑。

从山上下来后,陆修然并没有马上开车回市里,而是带着沈时雨去了山脚附近的一家小饭馆。

沈时雨跟在他后面,看他慢慢走进去,路过前台时和老板打了个招呼,然后静止走向窗边的位置。

走到桌边后他并没有直接坐下,而是拉开椅子后看向她,沈时雨走过去坐下后他才走到另一边坐下。因为是午饭时间,店里人比较多,服务生在各个餐桌间匆忙穿行。

店不是很大,但干净也很有特色,用翠绿的盆栽树木隔出一个个空间。

坐下没多久,就见刚才还在前台忙着算账的老板走了过来,是个干练的男人。

“修然,好久没来了啊。”似乎是熟人。

陆修然笑:“你这么忙,我怎么好意思来打扰。”

“少来,巴不得你常来哪,”说着看向沈时雨问道:“这位是?”

“沈时雨,”停了下补充:“我女朋友。”又介绍男人,“这位是周平川。”

沈时雨冲那人笑了笑:“你好。”她觉得这个人看到自己时眼神似乎有些怪,也许是自己想多了。

周平川眼神闪了下,却马上开口:“你好,我跟修然是大学同学,到这不用客气,想吃什么就说。”这女孩笑起来的样子真有些像。

“放心,不会跟你客气的,还跟以前一样,另外再加道清蒸笋,好了,你可以走了。”陆修然不客气的说。

“你这人,好好好,我亲自去厨房盯着。”说完对沈时雨点了点头离开了。

沈时雨看着对面的人有些好奇地开口:“你的朋友是不是都会做菜?”

他闻言笑道:“不是,就他和庞阅是做这一行的,只不过刚好都被你见到了。有时间介绍别人给你认识。”

沈时雨没有接声,她觉得他应该知道见朋友就意味着公开彼此的关系,他真的决定了吗?而自己是否想好了哪?当初虽然答应他试一试,但是她却没有报太大的希望,毕竟两人相差太多。

等菜上来,沈时雨顿时觉得肚子在唱空城计,想不到这山脚下的一个小餐厅做的菜居然这么香。

“这里的肉骨汤炖笋干很受欢迎,还有炒鳗鱼干、油焖虾、清炒菜花和卤肉也不错,你尝尝。”陆修然简单介绍了一下。

“嗯。”沈时雨应了一声,然后低头专心品尝起来。

陆修然看着对面的人,心里想笑,似乎她每次吃饭时都很认真,心无旁骛的样子倒像是在做什么重大的事情。不对,应该说她不管做什么事情都很认真。

沈时雨抬头刚想夸赞一下这道汤做得很好,却看到他在看着自己笑,有些奇怪地出声:“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吗?”

他摇了摇头:“没有,只是觉得你吃饭的样子很嗯,认真。”

她愣了一下才回答:“哦,吃饭时想太多不利于消化。”

他笑了一下,问:“你刚刚想说什么?”

沈时雨回忆了一下说:“哦,我是想说这道汤做得很香,就是不知道怎么做的?”

“想学吗?”

“想。”她喜欢研究各种汤。

“有个条件。”

“什么?”

“嗯,你学会了以后,我要做第一个品尝的人。”

这似乎不是什么难事,她点头:“但是这是人家的秘方吧,应该不会这么轻易告诉我们的。”

他却笑而不语,很有信心的样子。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