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10 章

看着这两人的表情,老人大声笑了笑:”好了好了,你们先坐着,我去催一下。”

等人走远,她才开口:“你们感情很好?”

“嗯,小时候我父母忙,庞婶很照顾我。”语气很是淡然。

沈时雨想了想陆老爷子的官职,陆修然的爸爸应该也在政府工作吧。那确实没有太多时间照顾孩子。

这天晚上沈时雨吃的很饱,庞婶的手艺确实很好,以致于最后上甜品时,她已经吃不下了。但是却又很想尝一尝,表情一时有些纠结。

“没关系,待会我们可以带走。”陆修然看着她,感觉有些好笑。她只能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等到她家楼下时,陆修然随她下了车,将手中的食盒递到她手中。

沈时雨接过:“谢谢,你回去吧。”

对面的人却看着她没有动。她有些不解,抬头时却看到那道身影弯下了腰,没等她反应过来,额前就落下了软软的一个吻。

陆修然看着明显愣住的人,眼中闪过笑意:“晚安,回去吧。”

等他的车子消失不见了,她才回神,脸肯定又红了,她以前很少脸红,最近却总这样。倒像是刚谈恋爱的小女生了,她自嘲。抬手摸了下额头,走向楼梯。

转眼又到周末,沈时雨早晨起床后刚准备吃饭,手机就响了起来。

拿起来后看到‘陆修然’三个字在闪烁。这好像还是他们第一次通电话,她的工作决定她不能随时接电话。所以从确认关系以来,两人几乎都是在发信息。

而她又不是会没事儿主动打电话的人。这一点上两人还算默契,如果不是紧要的事,就不在上班时打电话。

沈时雨按下接听:“喂。”

手机里传来带笑的声音:“起床了吗?”

“起了。”

“还挺早的,我以为要到中午了,本来还在犹豫要不要打扰你。”

她抬头看了看表,觉得这句话不像是在夸她。

“中午一起吃饭吧,待会我来接你。”

她转头看向厨房里的汤,犹豫了会儿说:“我请你吃饭好不好,上次是你请我,这次换我。”

那边安静了一会儿才出声:“好,去哪里?”

“嗯来我家好不好,我炖了汤。”声音有些别扭,脸也染上了薄粉。

这次那端静默的久了点:“好。”似乎有些愉悦。

沈时雨放下手机后想了想,拿起钱包出了门。

等她拎着菜走到楼下时,刚好看到他走下车,可能是因为不上班的缘故,他今天穿的很休闲,衬衫外罩了件灰色的毛线开衫,不像是个生意人,倒是带上了些书卷气。

他也看到了她,穿着很随意,简单的卫衣和牛仔裤,头发扎成了马尾,少了再医院时的老成稳重,添了些青春活力。

他走到她跟前,伸手接过东西:“我来。”然后走向楼梯。沈时雨在后面看着他的背影,突然觉得有个男朋友似乎也不错。

这还是陆修然第一次‘登堂入室’。第一感觉就是很整齐,但是却不显得冷清。

整个房间充满了暖色调的温馨,沙发是酒红色的,餐桌上铺了淡粉色的桌布,墙壁铺了黄色的墙纸。房间虽然不大,布置的却很用心,看得出主人是个热爱生活的人。

阳台是全封的,不大但很整洁,最前面的台子上放满了各种样子的绿植,很是生机勃勃。左侧一个白色的柜子,上面一层放了些工艺性的小玩意儿,下面则是水杯等东西。剩下的地方就被一只榻榻米填满了,只留了一人通过的路还能看出地板的颜色。

沈时雨将陆修然请进门之后,给他倒了杯水,就进了厨房,既然说请别人吃饭,总不能就只是喝汤。

她一边摘菜,一边想着客厅里还有一个男人就觉得怪怪的。这还是这个家里第一次进来异性,总会有种被侵犯隐私的感觉。

想到这里,她有些后悔,就为了不浪费一锅汤,她居然让一个认识并不久的男人进入了自己家里,虽然他是自己的男朋友。

陆修然在客厅打量了一会儿就坐了下来,握着手中的水杯想了一下起身走向厨房,到门口时却停了下来。

里面的人正在切菜,身上穿了绿色的围裙,马尾随着她的动作而晃动。这副画面,他竟然不想出声破坏。

在他的记忆中妈妈很少待在厨房,那似乎是佣人的工作间。但是现在他却觉得温馨。

沈时雨回头时,撞上了他的视线,仿佛已经在这里站了许久。

看到她回头,他并没有移开目光,而是开口:“需要我帮忙吗?”

想了想俩人待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的画面,沈时雨果断拒绝:“不用了,你去客厅休息吧。如果觉得无聊可以看电影,电视下面的抽屉里有一些碟片。”停了停又说“嗯,就是可能有些旧了。”

陆修然看了看她,点头:“好,需要帮忙的话就告诉我。”

回到客厅后,他打开了她说的那个抽屉,还真是有许多片子。

他翻了翻,居然都是2000年之前的片子了,大致看了看片名,若有所思。最后随意选了部片子放进了机子里,他把声音调小,几乎被厨房的声音盖过。

影片大概放到三分之二的时候,沈时雨叫他过去吃饭:”陆先生,可以吃饭了。”

话音刚落,两人都陷入了沉默。陆修然走过来坐下静静地吃饭,似乎没什么不一样。

等她坐好后,他突然开口:“以后叫我的名字。”

“哦。”

“还有,你的家人和朋友平时怎么叫你?”

她想了想:“我妈妈叫我阿时,棉棉叫我阿雨,哦,棉棉就是上次跟你的朋友相亲的那个。”

“嗯,吃饭吧。”

简单的四菜一汤,颜色却很漂亮。

陆修然看了一下夹了西芹放在嘴里,她平时对自己的厨艺还是很自信的,尤其是周棉棉每次来蹭饭后总是说要是自己是个男人一定会娶她,但是此时她莫名地有些紧张的看着他。

陆修然看着对面的人笑着开口:“很好吃。”

“哦。”她淡然出声,心里却悄悄松了口气。

沈时雨昨晚炖的是山药银耳配枸杞,颜色很漂亮,但是却很甜,因为她多放了糖,女孩子总是对甜食没有抵抗力。

不过她有些担心他喝不下去,出乎意料的是他竟然喝了两碗。

饭毕,沈时雨起身准备去洗碗。他却说:“我来吧。”

“你?”她疑惑。

他点头:“嗯,不能总是吃白食对吧?”

“”意思是以后还要来?

“你去看电视。”陆修然说着走向厨房。

“哦。”

等他走进厨房后,她想了一下,还是跟过去。果然,连围裙都没有戴。

“你忘记戴这个了。”

他回头,手上已经沾了泡沫,低头看了看:“算了,没事。你出去吧。”

她犹豫,然后轻声:“我帮你吧。”然后走近他,抬手。

他楞了一下,才在她的示意下弯了弯腰,几乎碰到了她的头发。她只觉得陌生的温热气息靠近自己,本来只是很单纯的帮忙,随着耳旁温热气流的流过,渐渐有些暧昧。

赶紧系好后,她放下手退开几步,几乎不敢抬眼。陆修然看着眼前连耳朵都有些红润的面庞,眼神幽静却黑的发亮,抬手刚想有所动作时,看到手上的泡沫又不得不放了下来。

静默了片刻才开口:“还有后面。”

“什么?哦。”她能明显感到前面目光的温度,几乎不敢抬头。

等系好后面的带子,说了声:‘好了’,就急忙走了出去。

陆修然看着落荒而逃的身影轻轻笑了笑,然后转身对付这些碗碟。

沈时雨直到坐在沙发上时,心跳的依然很快,她觉得刚才他似乎要做些什么,更是紧张,果然把人叫到家里是个仓促的决定正在她胡思乱想时,厨房却传来‘嘭’的一声。

沈时雨快步走到厨房门口:“怎么了?”

就只见那人正淡定地捡起摔碎的碎片,一边扔进垃圾桶,一边回答她:“没事,手滑。”

她刚想走进去帮忙:“要不还是我来吧。”

“你不相信我能做好?”他拧眉。

“额,不是”其实是的,她在心里补充。她可不想用自己的碗盘让他练手。

“那你就出去等着吧,这边快好了。”

“好。”她只得忍痛转身。

最好的结果就是,她家牺牲了一只碗,两个盘子。她心疼了一晚上,这可都是她当初选了好久才找到的,她很喜欢上面的花纹。

陆修然从厨房出来后,明显没有要走的意思。沈时雨只得邀请他转战阳台喝茶。

陆修然好久没有这么悠闲地过周末了,闻着茶香,沐着阳光,很是放松,难怪她即使把不大的阳台占满也要放躺椅。

“为什么一把椅子?”他闭着眼睛轻声问。

她也没有睁眼:“刚开始只有沙发,但是棉棉有时会过来,所以就添了一把。”

“你们关系很好?”

“嗯,她是我最好的朋友。”也帮了我很多,她在心里说。

他不再出声,过了会儿睁开眼看她,她却已经睡着了。

她的皮肤很白,此时在阳光下像婴儿般透明,睫毛很长,盖住了那双总是清澈淡然的双眼。

他不由得想笑,就这么相信他么?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