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9 章

陆修然放慢速度把车开到了沈时雨的楼下,车里一直保持着沉默。最终是沈时雨先开口:“为什么是我?”

他听后过了片刻才答:“我也不知道,世上哪有那么多的为什么?”

见她打算下车,他问:“你考虑好了吗?”

沈时雨抬头看他:“我不知道。”

“还是那个问题,你讨厌我吗?”他问。

“不讨厌。”

“沈时雨,那就试一下吧。”他一瞬不瞬的看着她,嘴角挂着称得上是温柔的笑。

她看着他漆黑眼眸中的认真竟觉得怎么也无法拒绝,过后好久她才想起质问某人:“你当时是□□。”某人对此也只是笑着“哦”了一声。

这次她沉思了半天才出声:“也许我不会是个合格的女朋友。”

陆修然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勾起嘴角:“这个由我说了算。”

沈时雨这天晚上回家后一直在想一个问题,自己究竟为什么会答应陆修然试一下哪?虽然不讨厌他,但是也没有动心的感觉,她没有谈过恋爱,但是见过其他人的爱情。大学宿舍里的女孩子恋爱时,几乎每天脸上都带着甜甜的笑容,打电话时语气也是娇嗲可人的。

她想了一下自己用那种语气跟陆修然通电话的场景,顿时打了个冷颤,画面太难以接受了。难道是母亲在电话里的试探以及周棉棉关于相亲的抱怨,使自己觉得年龄不小了?沈时雨从没觉得有有哪一次是如此无法想明白的,即使是学习上,她也从不觉得困难。

最后不得不承认,自己当时大概是色迷心窍了。

沈时雨再次见到陆修然是在小花园的湖边,陆修然在她身边坐下,她看到他总觉得有些不自在,毕竟俩人的身份发生了变化,而她还不能适应这些变化。到时旁边的人看起来适应的不错。

“吃过饭了吗?”陆修然笑问。

“吃过了你哪?”

“嗯。”

俩人一时无话,陆修然看的出她有些难以转换角色,决定慢慢来。

对于陆修然又开始来医院这件事,陆平原只以为是前几天他工作太忙,并未太过留意。但是有人却觉得不自在,比如现在,她正在跟陆老爷子下棋,却总觉得有道目光在看她。以致于她浑身不自在。

“丫头,丫头,该你落子了,发什么呆?咦,你脸怎么红了?难道是屋里太热了?修然去把空调调低点儿。”陆平原指挥旁边的人。

陆修然见状,低笑道:“沈医生可能是太紧张了。”但还是听话地拿过遥控。

沈时雨闻言只觉的脸上的温度又有上升的趋势,不禁抬头瞪了那人一眼,腹诽道:还是不因为你。然而这一眼在陆修然看来根本没有什么威力,却带有一点娇嗔,看的他心里软了一下。

“紧张?紧张什么?就你爱胡说,不许说话打扰我们。”陆老爷子丝毫没觉出房间的气氛有何不对。

“好,我只看不出声。”声音有些意味深长。

沈时雨闻言静默,他不出声也很打扰她啊,却不能说出口。

下完棋,沈时雨又叮嘱了陆平原一下,然后看都没看那人一下径直走向门口。陆修然心里好笑,好像惹急了。

今天一下午沈时雨都有些不在状态,虽然她还是把每件事都安排的有条有理,也没有忘记什么事情,看起来跟平时一样。

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有些不对劲,比如她在办公室时会偶尔走神,再比如小童叫她第一声时她居然没有听到。这还要从中午的那条短信说起。

沈时雨从陆平原的病房出来后回了办公室,刚坐下就收到一条信息,点开是陆修然发来的。上面写着:“我为刚才病房里的事道歉,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晚上请你吃饭好不好?”

她看完后再去与不去间纠结了半天,后来终于下定决心回复:“好的,不过我下班会有些晚。”发出去后,松了口气。

手机响时,陆修然已经到了公司,正在跟卢城谈事。点开不禁笑了笑,他似乎可以想见沈时雨回复信息时那副大义凛然的表情,就如同像他保证不会放弃陆平原时那样。

似乎只要是她答应的事,不管多难,总会做到。就像现在,她答应和他试试,就不会拒绝他的邀约。

卢城说着话发现对面的人明显在走神,更让他诧异的是那个人居然看着手机露出了这么温柔的笑容,他实在是想让人知道上面写了什么啊。

“咳咳。”卢城提醒某人。

“你继续说,我听着哪。”陆修然头也不抬地说,手指快速地在手机上点了几下。

卢城只能继续道:“关于这次的合作,我觉得我们应该实地去看一下。”

沈时雨低头看着躺在手机上的回复:“没事儿,我也要加班,快下班时告诉我一声。”想了想敲了一个字发了过去。

陆修然看着手机上的‘好’字,再次勾了勾唇角。卢城直觉有情况,所以在正事说完后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目不转睛地盯着某人。

“还有事?”陆修然问。

卢城委婉开口:“晚上去喝一杯?”

“今天不行,约了人。”陆修然似乎心情颇好。

卢城更是惊讶:“谁?”

“你不认识。”某人拒绝回答。

“正好,咱们一起,热闹。”不死心。

“不行,你的度数太亮。”直接拒绝。

这绝对是有状况啊!

沈时雨今天没什么事儿,心里又装着事儿,所以8点就离开了医院,以致于值班护士和门卫看到她都有些惊讶:“沈医生今天走这么早啊?”

“嗯。”沈时雨有些不好意思。

她是在换衣服之前给陆修然发的信息,刚走出大门就收到回复:“大门右边。”

她讶然转头果然看到那辆黑色的车正静静停在那里,靠在车上的那人看到她站直笑了笑,似乎等了许久,却并无一丝不耐的样子。

仅仅是简单的白衣黑裤,却丝毫不减他的气质。沈时雨望着那道长身玉立的身影觉得似乎心脏猛跳了一下。等她坐上车才想起问身边的人:“你等了很久?”

“还好,本来以为要到10点的。”陆修然认真答道。

沈时雨惭愧:“对不起。”

“好了,跟你开个玩笑,我也是刚到。”

“。”

“不过你认真的表情还真是有趣。”

“。”果然还是个怪人。“我们去哪儿?”她问。

“到了你就知道了。”

“。”等于没说。

七拐八拐后,陆修然终于把车停在了一座小楼前。“到了。”

沈时雨下车后看了看,没有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不知道陆修然干嘛费这么大劲来这里。陆修然看出她的不以为然,却笑了笑什么也没说,领着她走了进去。

进了大门,沈时雨不觉吃了一惊,原来从门口看到的小楼只是大门的一部分,里面却别有洞天。

正对着大门放着一块大石头,上面写着:无名。应该是这里的名字了,还真是个奇怪名字。绕过大石,是两条石板路,路旁种着整齐的樱树,此时已经开花,将石板路遮住了一半,难怪刚走进大门就闻到一股花香。

每两棵树中间都放着一盏镂空花纹的灯,灯光透过花纹照在花间,显得洁白似雪。偶尔一阵风吹过,花瓣纷纷飘落,竟有种如梦似幻的感觉。

他们刚走到路的尽头就有人笑着迎了上来。

“修然,好久不来了。”是个高个的年轻男子,带一副眼镜,儒雅淡然。

“最近比较忙,庞婶哪?”陆修然笑答。二人似乎是好朋友。

“知道你要来,早就亲自下厨去了,走,先进去再说。”

说完似乎才发现旁边还有一个人,他惊讶地看着沈时雨:“女朋友?”

陆修然笑了笑,算是默认。

沈时雨却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大方开口:“你好,我是沈时雨。”

男子冲陆修然挑了下眉,出声:“眼光不错,你好,我是庞阅,是修然的好朋友。”说完又补了一句:“这还是他第一次带女孩子来这里。”

沈时雨有些脸红,不知道该接什么。旁边的人适时开口:“先进去吧。”

房间在最里面的位置,布局高雅又带有几分古韵。他们坐下后,庞阅就出去了,说去厨房看一下。

沈时雨一边打量这里的环境一边开口:“你以前经常来这里吗?”

“嗯,庞婶以前和丈夫跟着我爷爷做过事,他们对我很好,庞阅是他们的儿子。后来庞叔因病过世后,他们就想出来另谋职业,庞阅是学设计的,庞阿姨做菜很好吃,所以他们就想开个餐厅。刚好我那时挣了些钱,就当投资入了一份股。这个地方所有的景致都是庞阅自己设计的。”

“你那时多大?”

“大概25岁吧。”

沈时雨默,果然人比人气死人啊!自己那时还在为了工作努力。

两人正在闲聊时突然房门被推开,“我听小阅说,你带了一位漂亮的女孩子来的?”是一个上了年纪的太太,一脸和蔼的微笑。

笑着走进来后先是看了陆修然一眼,然后就转头看向沈时雨,打量过后,眼中露出满意。“不错,算你小子有眼光。”沈时雨赧然。

“庞婶。”陆修然站起来笑着打招呼。

沈时雨也跟着站了起来,“庞阿姨。”

“叫什么庞阿姨,跟着小然叫庞婶就行。”老人热情道。

沈时雨只能改口:“庞婶。”

“嗯,好,到这别客气,就当在家里一样。如果小然敢欺负你就告诉我,我揍他。”

沈时雨脸红,陆修然则无奈。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