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8 章

门内,沈时雨放开周棉棉的胳膊,换鞋,倒水,坐倒在沙发上。然后沉默。

周棉棉觑了觑沈时雨的神色,小心翼翼地开口:“阿雨你饿吗?我买了面包。”

“阿雨你累吗?要不要我帮你放洗澡睡水?”

“那你困吗?我帮你铺床吧。”

“对不起嘛,我知道错了,但是我不是逼不得已吗?我爸爸他跟那个餐厅的老板认识。说他会问经理今天我有没有去,如果我这次再逃走,他就扣了我的车,呜呜呜,阿雨你知道我很爱我的车的”

“呵呵,所以你就牺牲我,嗯?”沈时雨面无表情地开口。

“没有没有,我也很爱你的,其实我也是看你老是闷在家里,我不是想让你多见几个朋友吗?嘿嘿。”

见沈时雨挑了挑眉,她连忙低头认错:“好了好了,我错了,你不要生气了嘛,我保证这是唯一一次,绝没有下次。我对天发誓!”说着举起了手。

“下不为例。”沈时雨失笑。

见沈时雨终于笑了,周棉棉赶紧再次保证:“下不为例,下不为例。阿雨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对了,刚才送你回来的人”

“我累了,你不是要帮我铺床放洗澡水吗?”沈时雨打断她。

“好啦好啦,不问就不问,反正我早晚会知道的,哼。”说着走向浴室。

沈时雨很快就把那天的尴尬会面和陆修然的奇怪言行抛在了脑后。所以即使在医院遇见时她仍然待他客气如初。

陆修然对此除了在第一次时眼中闪过一丝惊讶,随后就坦然了,也客气地打招呼,俩人似乎仍是以前的相处方式。

过了几日,卢城打电话约他喝酒,还邀了其他两个好友,打算聚一聚。陆修然欣然前往。

卢城定的地方是酒吧的一处包厢,还真符合他的本性。等陆修然到时,其他人早已经到齐。

他推开门时就听见苏岩起哄:“哎呦,大忙人终于有时间接见我们了,来这么晚是要罚酒的啊,来来来,先喝三杯白的。”说着将酒倒好。江余靠在沙发上没有出声,卢城也只是在旁边看笑话。

陆修然轻笑,走过去坐在中间的沙发上什么也没说,端起酒杯接连干了三杯,才转向旁边的人:“不能光我自己喝吧,敬酒的得陪着,这三杯是你的。”说完将酒推到刚才说话的人面前。

卢城也开始帮腔:“就是就是,谁不喝谁就不是男人,哈哈。”

这下苏岩没法了:“你们就会帮着老三欺负我,哼,喝就喝,谁怕谁啊。”说完就一干而尽。放下酒杯后刚想再灌酒,陆修然却不肯听之任之了,而是每次都找理由将酒挡了回去。

看苏岩气呼呼地找卢城去拼酒了,他才回头看向旁边一直没有出声的人:“最近怎么样?听说有人打你公司的注意?”

江余笑了笑:“不是什么大事儿,不过是几只妄想高飞的蚂蚱,不碍事。”说完摇了摇酒杯,看向陆修然,“前几天听阿姨说你住院了,能少喝就少喝些。“

陆修然点头,俩人聊了几句近来的事情。而那一厢苏岩和卢城摇起了骰子。

最后散场时,拼酒的二人已经醉的不省人事,江余看着醉倒在沙发上的两人开口:“你送老二,我带小四走。”声音平静,似乎已经是习以为常了。陆修然点了点头,扶起卢城出了门。

上车后,他把卢城放在了后面,然后开车。他打开收音机,放了一首老歌。

江余、卢城、苏岩还有他以前住在一个大院里,江余比他们三个年长两岁。小时候四人没少在一起干坏事儿,被大人知道后,各自挨一顿打完事,第二天揉着屁股去上学。

差不多是在他上高中时,上面有了新的调任,江余和苏岩跟随父母搬去了别的地方。但是所幸四人仍是在一所学校里,因此这份兄弟情一直维持到了现在。虽然四人不常聚在一起,但是见了面却觉得什么也没有改变。

好像真的像沈时雨说的那样:真正的好朋友是不会由于时间而疏远的。想的这里,他为自己再次想到沈时雨而皱眉,这似乎已经不是仅用记忆好来解释的了的了。

等将卢城送回家已经是10点多了,陆修然开着车准备回家时脑中又闪过刚刚那个无法解释的问题,于是他调转方向盘朝着与家相反的方向开去。

沈时雨今天走出大楼时抬头看了会儿,今晚似乎没有星光,但她还是决定放弃开车,步行回家。

街上的行人比白天少了许多,但毕竟是大城市,这个时间还不算晚,依然有一些人在逛。沈时雨刚走了三分之一的路程就感觉到有雨点掉落,不一会儿就是大雨,街上的人也都慌慌张张地跑了起来。

她正在返回医院拿车还是跑步回家之间犹豫时,突然听到身后的鸣笛声,转头发现有辆黑色的轿车停了下来。车窗滑下,里面的人出声:“上车。”

沈时雨望着车里的人楞住了,陆修然看着呆愣在雨中的人皱了皱眉,再次出声:“沈时雨,上车。”

“哦。”沈时雨回神。

陆修然看着她脸上的水珠有些烦躁,抬手拿过车上的纸巾递了过去。

“谢谢。”沈时雨接过来擦了擦额头。她还是不能反应过来现在又是怎么回事儿,还有刚才她应该没有听错吧。“你刚刚叫我什么?”

“沈时雨,难道不对?”陆修然看着路况回答。

“名字是对”

“哦,我还以为你改名字了。”

沈时雨沉默,为什么她总觉得最近陆修然对她说话不再是以前那么客气。

“你怎么会在这里?”沈时雨问。

“路过。”他随口接道。

“哦。”然后又是沉默。

路程并不远,但是足够陆修然思考现状了。他今天开车到医院门口时,沈时雨正好走出来。

她似乎很悠闲,慢慢悠悠地向前走着。陆修然在车里盯着那道身影片刻,然后开车慢慢跟在后面,直到雨越下越大,而她似乎没躲避的打算,而是陷入了沉思,好像在想该怎么做。

他当时真是无语,这种时候难道不是应该先避雨的嘛。他甚至想都没想就开车追上了她。然后就是现在的沉默了,他想他有些知道自己最近为什么这么奇怪了。

车子到了沈时雨楼下时雨也小了下来,沈时雨道了谢后就想下车。但是,一下两下三下。

“陆先生,你忘记开锁了。”沈时雨提醒还在沉默的人。

陆修然右手在方向盘上敲了几下才开口:“哦,我知道。”

陆修然转头望向她,眼神幽深,“我们试一下吧。”

沈时雨疑惑:“试什么?”

“在一起,在一起试一下。”

“额”她瞪大眼睛,“什么意思?”

“就是你理解的那个意思,以男女朋友的关系在一起试一下。”她惊讶瞪大眼睛的样子,他居然觉得可爱。

“陆先生,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你有男朋友了?”

“没有,可是”

“你有喜欢的人了?”

“没有”

“那你很讨厌我?”

“没有”

“你不喜欢我的提议?”

“没有,额不是”她都说了什么啊。看着他眼里的笑意,她只觉脸上发烫。

“既然这样,那就试一下吧。”陆修然笑着一锤定音。

她什么时候答应了。

“等一下,陆先生,我有话说。我不知道你今晚怎么了,我承认我不讨厌你,可是我也不喜欢你。”沈时雨解释。

陆修然的神色沉了下,又开口:“现在不喜欢不代表以后不喜欢。”

见她还要说话,他接着说:“这样好不好,我给你三天时间,如果这三天里你觉得哪里不能接受我,到时候可以跟我说。如果没有,我们就试一下。

“可是我们不适合。”沈时雨犹豫。

“没有试过怎么知道合不合适?”

沈时雨一时无话,陆修然看了看她呆愣的样子,提醒:“你不回家了?”

“哦。”她推门准备下车。

“等一下。”他打开车门走了出去,回来时手里多了把伞,“还在下雨。”说着将伞递给她。

沈时雨看着他脸上的雨水和手中的伞愣了一下。

“你不想回家了?”他戏谑。

沈时雨再次红脸,她拿过伞,说了声再见就匆忙下车,快步走向楼道,似乎是身后有人追赶一样。

这一晚沈时雨注定要失眠了,她怎么也想不通陆修然怎么会看上自己,起身照了照镜子,还是那个仅是清秀的面庞。

再次躺倒在床上时沈时雨觉得他一定是在开玩笑,但是潜意识里却有个声音在说:哪有这么认真的玩笑。真是惆怅。

陆修然说到做到,这三天果然没有来医院,陆平原在与沈时雨下棋时还念叨了一句:“这个臭小子俩天没来了,还有点儿不习惯。”她当时竟有些心虚。

第三天下班在医院门口看到陆修然时,沈时雨心里第一反应是:他真的不是在开玩笑啊。

沈时雨想了想还是走过去坐上了车,她不是一个爱逃避的人。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