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5 章

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我没有病,我的身体好的很,根本不需要住院,咳咳咳。”也许是太过激动,咳嗽了起来。

他不禁笑了起来,脾气还是这么犟。推开门走进去,像站在床边的父母点头,笑着看向床上的人:“爷爷。”

“臭小子,你还知道你有个爷爷,哼。”陆平原嘴里责备着,眼里却漏出了笑意。看着这个让自己骄傲的孙子,心里高兴,但是他是不会说出来的。

陆修然走到床边:“我怎么会忘了您哪,这不是来看您了吗?再说如果没有您,就没有我爸,没有我爸就没有我,我是坚决不会忘了您的。”语气严肃认真。

“就会嘴贫,哼。”陆平原脸上已经带上了笑容。

陆夫人对此也只是笑了笑。陆一鸣却沉思了起来,陆平原的妻子去世的早,陆平原又是军人习性,所以他从小与父亲的相处方式更像是上下级,他几乎没有跟父亲撒过娇。

因此陆修然出生后他也不会用温柔和宠溺去对待他,再加上自己的工作又忙,所以他们俩平时的相处也是严肃的。陆修然的性格像他,沉稳大气,却又不像他,因为陆修然在母亲和爷爷的跟前就没那么严肃,更像是孩子。

“我不住院,我又没有病。”陆一鸣是被父亲的声音唤回神的,此时他对着父亲真是束手无策。

“好,不住院,但是您得搬到家里,我们照顾您,这样就可以不住院,怎么样?”陆修然道。

陆平原低头想了一下才回答:“不行,我不搬,我就要住在老房子里,我要陪着你奶奶。”

“您不想住院,又不想搬,我爸妈肯定不放心的,只能让他们每天去看你了,我妈还好,爸工作那么忙,每天下了班还要开车去看您。”陆修然叹了口气接着道:“不过这也是应该的,毕竟您是他父亲,他再累也必须去看您。”说着他回头看向陆一鸣,眼睛眨了一下。

“我不累,好,就这样决定了,我和李念每天都去看您。”陆一鸣在看到儿子的眼神后回答。

陆平原听后没有说话。陆修然看了看爷爷的神色,开口:“要不这样,您先住院一段时间,如果医生说您可以出院了,那我们就让您出院怎么样。这样他们也不用每天都担心您了。”

陆平原想了想,让医生答应自己出院?这也太简单了吧,想想以前的情况,他立马答应了下来:“好,你说的只要医生说我可以出院了,我就可以回家。”

“对,是我说的,只要医生答应就可以。但是您住院期间要听从医生的医嘱。”陆夫人听到这里眉头皱了起来,伸手拉了儿子的衣角一下。陆修然给了母亲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才看向陆平原。

“行,我答应了。”陆平原痛快回答。

走出病房后陆夫人不赞同地对儿子说道:“你怎么能答应他出院,你忘记你爷爷的脾气了,他换了这么多医院,哪一个不是没有几天就出院了。”

陆一鸣对此也有些疑惑,他没有忘记儿子刚才给他的那个眼神,不过他对陆修然是有些信心的。

陆修然对母亲笑了笑才开口:“您放心吧,这次可没那么容易。”

陆一鸣见妻子还要问,便插嘴:“先这样吧,修然既然说了有办法,就肯定不会骗我们的。”

午休结束后沈时雨便被院长叫到了VIP病房,刚进去就看到病床上坐着一位老人,虽然上了年纪,但身子看着很是硬朗。旁边除了院长还站着一位女士,应该是病人家属,看着眼熟,但是沈时雨一时却想不起来了。

方文山简单向陆平原介绍了沈时雨的身份,又叮嘱了沈时雨几句就离开了,临走前对陆夫人说:“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告诉我。”

期间陆平原一直保持沉默,他在打量沈时雨,原来是个小姑娘,那这事儿就好办多了。想必一定有人告诉了她自己的身份,虽然她刚才一直保持着镇定的姿态,但毕竟还是个年轻的女孩子。想到这他不禁在心里得意了一下。

沈时雨在方院长离开后才对着陆夫人开口:“我需要看一下病人的病历。”声音依旧温和。

“我待会叫人送过来,麻烦你了沈医生。”陆夫人接道。

“应该的。”依旧是不卑不亢。

陆夫人不禁对她多看了几眼,方院长肯定告诉了她病人的身份,她却还是如此坦然镇定,真是难得。也许她真能让陆老爷子安心在医院养病。

沈时雨嘱咐了护士一些注意事项后就离开了,毕竟不了解病情就不能对症下药。一切都要等病历和检查结果出来再说。

陆夫人从病房出来后,先打电话到家里让人把老爷子的病历送过来,然后才走向刘健的办公室。他们是高中同学,毕业后也一直保持着联系,她想让刘健多照顾一下陆平原,毕竟有熟人在,她也放心些。

还没走到就看到了刘健的身影,旁边还站着一个人,是沈医生。她先跟沈医生打了招呼:“沈医生。”然后才转向刘建:“老刘,我找你有点事儿。”

沈时雨向陆夫人笑着点了点头,看向刘健:“老师,那我先回去了。”

刘健点头,看着自己的徒弟转身,才笑对陆夫人说:“李念,来我办公室坐坐吧。”

陆夫人从刘健办公室出来时还有些诧异,她听到沈时雨叫刘健老师就随口问了一句,原来那个沈医生是老刘的徒弟。

老刘听到她的来意后,笑着说:“你放心吧,时雨这孩子非常认真负责,是个好大夫,我对她非常有信心。”

陆夫人当时非常惊讶,老刘这么严格的人居然也会夸赞自己的弟子,看来这个沈医生真的不简单。她对儿子的决定不禁多了几分信任。

沈时雨在拿到陆平原的病历后研究了一下,她又看了看陆平原住院后的检查结果,心里有了判断。

陆平原的病不算严重,以前的枪伤早已经好了,但是由于当时的医疗条件不好,他中枪的位置又比较危险,导致了感染。虽然救了过来,但是心肺受了伤害,到底留下了后遗症。

每年都要复发,疼起来非常痛苦。其实这种情况如果完全静养,是可以避免的。但是你让一个当了一辈子兵,打了一辈子仗的人吃斋念佛简直是不可能的。

难怪病历上显示他去过好多家医院,看来很棘手。在众多医院检查结果中,沈时雨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称。她拿起电话打给周棉棉。

电话刚响了一声就被接了起来:“喂,阿雨,怎么了?先别说,让我猜猜,难道是想我了?不会吧,我就一个周末没有骚扰你而已。”

沈时雨笑了一下,周棉棉似乎永远这么活力满满。“我有件事想问你一下。”

周棉棉:“什么事啊?”

“你们医院是不是接收过一个叫陆平原的病人,他是病好出院的吗?”

“陆平原?不知道。嘿嘿。不过我可以帮你查一下。对了,你问他干什么?陆平原,一听就是个男的,你们什么关系?老实交代。”

沈时雨笑道:“你想到哪儿去了,他现在是我的病人,78岁。我看到他的病历上有你们医院的名字,想了解一下情况。”

“哦哦,我说哪,我马上帮你问一下,然后打给你。”

沈时雨挂了电话后,看到手机上的时间才发现已经九点了,她去病房看了看陆平原,老人家已经睡了。

她叮嘱了一下负责的护士才离开。走出医院的大门,沈时雨慢慢步行回家,已经这么晚了,街上还是有不少人。青江这座城市,即使在夜里也是美的,没有了白天的喧闹,多了几分夜的柔美。即使是冬天,风吹在脸上也不是刺骨的寒。

第二天刚到办公室,沈时雨就接到了周棉棉的电话。挂了电话后沈时雨即使是再镇定的人也揉了揉眉心。

周棉棉在电话里说了一大堆,沈时雨去粗取精:陆平原是一个非常棘手的病人。

棘手到什么程度哪?听说他以前是个大官,很厉害。听说他换了很多医院,但是在每家医院都待不长。

听说他每到一家医院都会把主治医生气的快疯掉了。听说他每次被咬牙切齿却无可奈何的主治医生请出医院时都是笑着的。

听说他这两天又换了医院,主治医生是个小姑娘。沈时雨想到最后一个听说不由苦笑,她到底该不该为人们叫她小姑娘而高兴哪?

周棉棉在电话的最后向她表示了同情。虽然这些听说有添油加醋的嫌疑,但是无风不起浪。沈时雨都想同情自己了,她一直想不明白院里为什么把这么重要的病人交给他,现在有些明白了:难道院长想让自己走个过场?沈时雨扶额,真是头疼。

沈时雨走进陆平原的病房前还是想不明白,但一向的责任心使她先放下这些想法,好好对待自己的病人。所以在进入病房时她已经是温和的沈医生了。

陆平原并没有安安稳稳的躺在床上,而是坐在沙发上自己跟自己下棋,这本来是无所谓的一件事,如果他手里没有夹着半根烟的话。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