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59 章

沈时雨将人让进门,便去抽屉里找茶叶烧水。出来时,他已经自然地在沙发上坐好。走近了才发现他是闭着眼睛的,脸上有些不正常的潮红,听到她的脚步声也没有睁开。沈时雨皱眉,犹豫了下还是走到他身旁弯腰将手贴在额前,一时愣住。

站直身子,沈时雨看着的灯光下熟悉的俊容,心情复杂。

“陆修然,陆修然。”她轻轻唤他。

长睫动了下,慢慢睁开的双眸有些茫然的看着她:“怎么了?”

“你发烧了,现在应该去医院。”她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在生病的情况下还坐飞机来到这里的。

他似乎愣了下:“发烧?难怪有些难受。”

沈时雨无语,知道难受,还不去检查一下。

“现在起来去医院。”

他起身:“不用,回去吃点药就可以了。你休息吧,我先走了。”说着去拿自己的外套,却由于起的急了些,头还有些晕,有些不稳地晃了下。

沈时雨下意识去扶他:“小心。”感受他身上的温度,顿时生气,“你现在这个样子站都站不稳,没有资格说不。”

他有些惊讶地看着她,随后嘴角弯起弧度:“好,听你的。”

去医院挂了点滴,出来时已经是深夜。饿意随着寒气袭来时,沈时雨才想起俩人都没有吃晚饭。看看一旁那人有些虚弱的面庞,沈时雨一边恼恨自己的心软,一边将人带回家,简单做了西红柿鸡蛋面。他这一次倒是一直乖乖听话,也不主动招惹她。

收拾好碗筷,准备撵人时,那人已经躺倒在沙发上睡着了。灯光下,面容仍旧有些苍白。沈时雨怔怔看了会儿回房,再出来时手中抱了床被子。将被子盖好,沈时雨一时晃神,她上次过生日时,似乎他也是这样突然从外地回来,然后在她家的沙发上静静睡着了。

沈时雨第二天起来时,沙发上已经没了人影,只剩下被叠的整整齐齐得被子。那一刻,心里突然袭来的失落让她失神。他走了,她本该松口气的,但是为什么心脏的位置闷闷的哪?

也似乎是从那天开始,俩人的关系再次有了细微的改变。比如以前他只会送到门口就离开,但是现在却偶尔会进门坐会儿,甚至一起吃饭。尽管对话不多,但是却没有尴尬的感觉。

王媛对这种变化也不甚理解,罗伯特更加不能理解。

“你们不是分手了吗?”

沈时雨点头,见他的表情更加疑惑,她认真的看着他:“罗伯特先生,我很感谢你对我的照顾,但是也只是感谢。我们,只能是朋友。”

“那他哪?”他突然指着她的身后问道。

沈时雨回头,那人正从远处徐徐走来,目光一直停在她身上不曾移开。

“他,是我一生难以渡过的劫。”她看着远处轻声出口。

然后重新看向他微笑:“在我们中国有句古话‘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如果有一天你到中国,我会以朋友之礼款待,但是其他的,我都给不了。”因为她已经给了那人了。

陆修然走到近前时,罗伯特已经离开了。她本来以为他要先表达不悦时,他却静静看着她不说话,眼神复杂。

“怎么了?”她不解。

“是因为宋韵?”

她愣住:“什么?”

陆修然:“之前你要分手,是因为宋韵?”

沈时雨沉默,她不知道他为什么再次提起此事,却不想否认。

他郑重开口:“之前卢城曾经问过我,”顿了顿接着道,“他问我喜欢的是你,还是谁的影子?”

她屏息侧头:“你不用告诉我。”

他似乎轻叹了口气,然后抬起她的头:“我再回答一次这个问题。我喜欢的至始至终都是沈时雨,是沈时雨这个人。”

“那为什么他们都说”

“说你们有些像?”他替她问出口,然后回答:“我承认,看到你的第一眼,有种熟悉感。有些像那时的她。但是,后来的相处中,我能清楚发现你们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你看起来性子温和,却自己设了界限,将不相关的人都拦在外面。她,外表温婉,其实性格自卑而要强。我后来想过,即使她没有出国,我们也不可能走到最后。”

沈时雨沉默,他将人抱紧:“这是我所有的解释,沈时雨,不管你信不信,我从来没有把你当做过任何人。”他不会,也不舍得。

正当她被感动的不知所措时,他却突然放开她,退后一步语含质问:“为什么当时没有直接问我?还是,你根本不信我?”

见她不说话,他垂眸:“原来你真的不相信我。”

沈时雨被他的突变的画风弄懵了,但是看着他眼中的失落顿时心生愧疚:“不是的。”

他仿佛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之中,不为所动。沈时雨心生急切:“我信你,我只是有些害怕,害怕你真的是因为她才喜欢上我的。”

“那现在哪?”他突然抬头看她。

沈时雨被他目光中的正式定住,定定地直视他的目光:“我喜欢你,从未停止过。”即使在分开的这两个月。

她看到他眼中有光华大盛,一时呆住。一直都知道他的脸生的好,但这一刻还是无法抗拒地被吸引了。

他似乎轻笑了一下,未等她仔细分辨,吻便落下。明知是在街头,她却不想去想那么多,双手自发地环上他的脖颈。察觉她的动作,他收紧双臂,将她拉近,不留一丝空隙。

分开时,都有些喘息不稳,沈时雨更是脸红耳绯,埋头不语。

他在她颈窝处蹭了蹭,气息温热:“阿时。”亲昵低沉。

沈时雨没出息的颤了下,心脏猛跳:“嗯。”

“你在想什么,心跳这么快。”他轻笑出声。

“没,没什么。”她声音越发低。

“可是我想了。”

“嗯?想什么?”

“想你,很想。”

他话音落下的同时,沈时雨耳垂上传来了湿热触感,然后她彻底僵住,整个人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红。

回家时,沈时雨一路保持沉默,执着地看着车窗外,所以从陆修然的角度只能看到她红红的侧脸和耳朵。买菜,做饭,吃饭,洗碗,沈时雨都默默与他保持了一步的距离。

陆修然对此由刚开始的无奈纵容,到饭后她在沙发上依旧防备自己时,已经变得神色莫测了。

然而某人对此却一无所知,眼看时间不早,她主动起身送客:“时间不早了,你明天还要赶飞机,回去休息吧。”

他目光难明,却未置一词,起身走向门口,然后停住。侧眸:“你不送送吗?”

“呃,哦。”她只得在他的注视下走过去。他主动让开位置退到后面,留给她开门的空间。

沈时雨抿唇,握了门手旋开,门缝慢慢变大时身后却突然伸过一只长臂,覆在她手上,微微用力将门重新关上,上了锁。

沈时雨怔忪回眸,那人却上前一步,将人转了方向直接压在了门后,四目相对,鼻息相闻。

“真的这么想我离开,嗯?”

沈时雨微颤,被他幽深的目光看的愣住。

他满意地看到她眼中的痴迷,用手轻捏了下她小巧的耳垂,继续靠近,薄唇若即若离地靠近她的嫣红的唇瓣,用只有两个人听到的声音缓缓出声:“或者我这样问,想不想我留下来?”

沈时雨承认自己这一刻彻底被诱惑了,不然不会说出下面的话:“想。”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