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13.鸣沙

晨雾弥漫,草原被轻柔的白纱笼罩,夜色将褪去,天边仍有几点星子若隐若现。

金帐在朦胧的雾霭中仿佛云气缭绕的雪山,紧接着被镀上一层耀眼的金光,数丈高的护柱被彩色的布条包裹的严严实实,经幡从高处迎风而起,便可听闻一串清脆的铃声,散落在熹微的晨光中。

雾气渐散,奴隶们从帐篷中出来开始干活,她们虔诚地除草,清扫地面,打湿抹布去擦雪白的帐面。新鲜的羊奶及食物都被呈进帐篷中,随着第一句诵经的声音响起,风无声地吹起帐门,终是在外面止步。那声音低到仿佛只是张了张嘴,但千百张嘴重复同一句话,起音与尾声如同从一张嘴中发出的声音,金帐的巫师们开始了新一天的修行,奴隶们畏惧的听着这祝祷词,眼中却流露出向往来。在西戎的传说中,一个身负罪孽的人,只要在金帐外听巫师们念一千遍经文,那么她的罪恶就可以被洗清。

她站在门外,好像是在认真听着低沉的诵经声,这种古板的语调让她想起了一些事情。但她丝毫没有显现出惊讶来,只是看着被拔的干干净净的地面,那里确实一根草都没有了。

“你在看什么,阿月来?”穿着月牙白长袍的年轻女人走了过来,蓝色的眼睛在清晨阳光中更像是种冰冷坚硬的冰,那些冰在终年不化的雪山上,拨开厚重的积雪就能看见浅蓝色的冰层,再往里面就是浓重的蓝,经过光线的折射,透出诡谲繁复的色泽。

她没有回应,只是做了一个倾听的姿势。

毕述了然,对她说:“这是转生经,你不要听太久了。”

于是她们进到帐篷里,巨大的帐篷中有许多这样的小房间,被木板羊毛毡分割开来。毕述在火炉边热喝的,空闲之余拿着轮转开始默念着什么。

她们没有说话,好像是无话可说,又像是本该如此。在毕述充满探究性的目光移过来之前她收回了思绪,在毕述眼中,她似乎只是在发呆,这令她琢磨不清她究竟在想什么。

“阿月来。”她这样叫她,始终是像一个没有感情的符号,好像谁都能借用这个名字,毕述认同的是这个名字的拥有者,而非她本身。

她点点头,没有展现自己对这个名字的抗拒,她隐隐知道自己的名字并不是这个。毕述端了一碗热好的羊奶给她,她垂眼吹了吹表面漂浮的滚烫奶皮,小心的喝完了羊奶。期间她知道毕述一直在看着自己,但她已经能在这种目光中坦然自若了。自从她醒来那天起,这种探寻的视线中包含着质疑与敌意,一直环绕在她的周围。

毕述说:“等会去主帐听巫师们诵读新的经文,前天教你的那篇你还记得吗?”

她点了点头,但没有开口。毕述拉过她的手,中指在她眉心一点,捏了个奇怪的手印,从她眉心顺着鼻梁滑到嘴巴。她纹丝不动,只是静静的看着她的动作。

“你今天为什么不说话?”毕述疑惑道。

“”

她学着毕述的手印捏了一个类似的,从她眉心按住用力滑到嘴巴,毕述困惑地看着她天真的眼睛,没有阻拦她的动作,她此时好像是个孩童,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感受到眼皮上被戳了一下,毕述闭上眼睛,手放在她的头上揉了揉,道:“走吧,阿月来。”

她不愿起来,只是仰头望着她,这让毕述想起了自己曾养的一只小羊,她伸手去拽她,她便闪躲开来。毕述拉着她的手,她推拒的力道顽皮而柔软,如同一只真正的小羊般。毕述把她拉起来,带着她去主帐。

主帐里的人见到她来了纷纷行礼,毕述后面拖着个不情愿的尾巴,点了点头寻了个蒲团,将她领到那里坐下。

有巫师过来摆好经书,毕述本想阻止,但她已经自然而然地伸手拿过了。纵使一个字也不认识,她仍是看的津津有味。毕述看着她一身崭新的半身袍,她不曾在祭神礼上被**师承认,始终不能如她一般穿特质的神袍,她心中有些可惜,又伸手揉了揉她的发顶,只说了句:“阿月来,别让我等太久。”

毕述安置好她后便去了**师的帐中做早课,近日来她来的有些迟,法师坐在毛毡上,闭目诵经,听闻声响也不睁眼,只道:“你又迟了。”

毕述向她行礼,道:“带阿月来去听巫师们诵经了。”

法师手中转轮不歇,毕述自己坐下冥想,忽然听她道:“你这般笃定认定她便是阿月来,要知道这一百五十年来,却无一人能在祭神礼中令天眼再启。”

毕述睁开眼睛,侧头注视着帐门缝隙中明亮刺眼的光,道:“金帐要一个真正的阿月来,才能在祭神礼上让各族的长老们都闭上嘴巴,让北方的王庭带着供奉前来朝拜。西戎诸族结盟不过百年,但金帐早就在草原上立足千年,最初代的巫师们把护柱插|进土地划分好领地时,王庭在哪里?前代毕述法师在极北苦寒之地从雪山中传播教义时,王庭在哪里?三百年前代**队攻入后方,王庭又在哪里?”

她说:“并不是我需要阿月来,是金帐需要阿月来。没有她,王庭不会臣服于金帐,不会跪拜在神台下。”

法师道:“我看你很喜欢她,你用命丹换了她来。若她无法在祭神礼上让天眼再启,平白送死,还不如让她留在这里多陪陪你。”

毕述却果断道:“不必了,若她不是阿月来,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法师不可置否,手中转轮再起。

毕述却有些恍惚。

她又记起初来金帐的时候,到处都是年长的巫师们,她们用敬畏的眼光看着自己,高大的身躯匍匐在地上,额头紧贴着土地,起来时沾上黄色的尘土。

她便从她们身边穿过,成人哪怕是跪下也比她高上许多,弯曲的背脊被暗红色的袍子掩着,使她们看起来像一个个小山包。毕述从她们身边自若地穿行而过,去寻找她的小羊。

那是一只雪白的羊羔,四蹄却是黑色,牧民觉得它不吉利,就把它丢在草丛中,却被她捡了回来。

羊是长的很快的,它是她最亲密的玩伴,能给在枯燥经文中求访的她带来一点属于孩子的快乐。

但那只羊最后如何了呢?

毕述慢慢闭上眼睛,隐约记起它似乎被什么猛兽咬伤了脚,只能一瘸一拐地走路。巫医说这羊是瘸了,以后都跑不起来了。她站在羊圈外看着它,羊咩咩叫唤着,期望的看着她,然而她突然觉的无比的陌生。

于是她问法师,瘸了的羊要如何处置呢?

法师回答:“牧民们不需要一只不能跑的瘸腿羊,大概会杀了吧。”

于是羊被杀了,在她诵经完的某日,不知死在了哪把刀下。

这些年在祭神礼中,她所见到的那些女孩或男孩,在秋阳下走过神坛,又被无情的拖了出去。她坐在座位上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幕,很快一张新鲜的皮就会被扒下来挂在神坛边,最后会被巫师们取下,用金笔在上面写满咒文。不知为何,她每每见到这一幕,想到的却是自己那只不知如何死去的羊。

它也是如同这些人般,被扒下皮,然后挂在风里吗?

她倏然睁开眼睛,轻声道:“老师,如果她死了,我能把她的皮留下来吗?”

而然没人回答她。

她知道这是法师许默许了,便继续进入了冥想之中。

秋天是丰收的时节,月亮从一只弯钩渐渐便的丰盈起来,连月光似乎都是饱满的、如同熬炼出的羊油,流淌在夜晚的草原上。

祭神礼是一年一次的大节,西戎诸族的长老们都会带着自己族中挑选出的孩子来参加这个盛大的仪式。能令天眼开启的孩子,便能得到金帐的承认,成为神侍,执掌一半的金帐。

金帐并非单指帐篷本身,更代表西戎以南所有土地,以及数以万计的信徒们,还有巨大的神庙,肥沃的河谷,都是金帐的所属物。

鸣沙湖在无尽窟边,被群沙所环绕着,秋阳照射在沙丘上,湖水倒映着蓝天,深嵌在沙丘深处,如同黄金上镶嵌的璀璨明珠。

沿着湖岸已经有许多搭建好的帐篷了,帐篷上绘制着家族图腾,以此来区分彼此。

毕述将她从马上拉下来,带进一个帐篷中。她肩膀有伤,骑了几天马就显出体力不支来,好像要睡着一般坐在毯子上。

毕述推了推她,问道:“已经到了鸣沙湖了。”

她大概是不明白这其中的意义,毕述也从未和她解释过这一切。帐篷外传来喧哗的人声,有人来请她去主帐,她还来不及说什么,只吩咐看守的人道:“好好看着她,别让她乱走。”

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地上坐着的人手腕一动,将一把银质小刀藏进了袖中。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