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78.命数

清平握着那枚印章,上面残存的红色印泥在火光中泛出鲜亮的色泽,就这么一枚小小的印章,但却包涵了她所无法企及的东西,权势、力量,如今被她轻而易举的握在手中,她并没有感受到一丝喜悦兴奋,相反,心中惊疑不定,充斥着对未知的困惑与不安。

今夜细雪迎风,落在廊外灯笼昏黄的光晕中,显得格外平和宁静,但在这寂静的冬夜中,除了些微光洒落的地方,其他区域都笼罩在一片黑暗中,谁也不知道那里究竟藏着什么,茫茫夜色中似乎蛰伏着一只巨大的兽,等待着猎物放松警惕,一击毙命。

今夜究竟会发生什么事呢?在她晦暗无光的回忆中,曾犯下的无数错误归成清晰明了教训,任何时候对任何事情都无法掉以轻心,有时候很多事情未发生前就已经有了预兆,只不过身处局中,难免受其影响,但若是细心去查,总归会有结果。

她穿过长廊来到书房,对值守在门外的侍卫道:“去将护卫长与账房管事请来。”

清平独自在书房中坐着,对着一盏琉璃灯盏沉思,信王开府不过两月,若是行有不当,御下无方,也是无可厚非的,倘若女帝问起,怎么也怪罪不到哪里去。况且府中公私分明,陟罚臧否,至今未有异议,她忽然想起一人来,沉吟一会,在纸上写下手谕。不一会侍卫通报两人已经到了,一位绿衣女子推门而入,账房管事跟在她身后,衣衫略有些凌乱,那女子大刺刺的站在书房里,靴上的雪水污了一大片毯子,她拱拱手道:“李典谕深夜召我前来是要做什么?”

她言行十分不敬,眼睛也不住在清平身上转,清平不动声色道:“你不是天璇,是哪位?”

账房管事在她手下做了许久,自然知道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上前行礼道:“大人,出了什么事吗?”

绿衣女子身子微僵,眼中划过一道杀意,嘴上还是笑嘻嘻道:“大人说的是什么话,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过什么天璇,府上有这号人吗?”

清平拈起一张纸,将印章盖上去,道:“去何舟房府上将她提见我,再遣人跟着把账房里的账本挪一挪。”

女子疑惑的盯着她,走到桌案边仔仔细细打量了她一番,道:“你是谁,这是这是殿下的印章?怎么在你手里?”忽然鼻尖嗅到一股淡淡的香气,踏像想起什么般瞬间瞪大了眼睛,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账房管事领了手谕,辨别了印章真伪,低声道:“大人,是留下明面上的么?”

清平思附道:“只怕陛下要对皇庄上的产业进行清算,你将往年的拿走,横竖也对不上,留下今年的亏损放着。”

说完又瞥了一眼绿衣女子,道:“护卫长大人,你还愣着做什么?”

那人方才一直面色扭曲的站在桌子边上,也不知道在想什么,闻言这才惊醒过来,惊惧的后退一步,不敢再直视她,结结巴巴道:“是!”

清平顿了顿,奇怪的看了她一眼道:“是什么是,去把人带过来,要快。”

那人急忙下去了,账房管事颇得楚信任,府中阴私之事也不是没有参与过,她见清平手中拿着楚私印,便问道:“大人,殿下才进宫,难道会有什么事吗?”

清平负手在书房来回踱步,道:“不过是殿下事先吩咐过,府中若是有异动,安排人手处理了便是。我思来想去,殿下开府至今不过二月有余,要说什么大事,也轮不到我们头上来。想是有人暗中在账上做了手脚,但上次查账已经核实的清清楚楚,想越过账房,还能不惊动人在这上面动脑筋的,除了咱们的长史大人,还能有谁呢?”

账房管事道:“大人,但这样贸然提人进府,会不会太过引人注目了?”

清平漠然道:“杀一儆百,总不能让人以为这王府便如自家后院一般,什么事都能随心所欲。”

账房管事还是觉得过于草率,道:“可是无凭无据,如何定这长史的罪呢?”

清平瞥了一眼案上的折子,取了一本递给账房管事,道:“原本其实没什么的,不过她自己树敌太多,你看看吧。”

账房管事犹豫片刻,接过折子翻开一看,半响后不敢相信道:“何大人怎么敢做这种事?抹平了前年庄子上的欠账?那这明面上的亏空岂不是”

清平静静的看着她,一只手按在一摞折子上,道:“这只是其中之一,还有更多的呢。”

门突然被推开,寒风杂夹着零星雪花滚落进来,一个被五花大绑的人被护卫长丢在地上,清平手持一只朱笔,在那人惊恐的目光中,笑语妍妍道:“何大人,好久不见。”

何舟房被被子裹着,愤怒道:“李清平,你要干什么?”

清平笑了笑,示意账房管事将那折子给她看:“长话短说,何大人想看看这个再想想自己到底该说什么。”

紧接着何舟房脸色微变,待看完整本,她勉强支撑住,道:“这上面都是胡言乱语,你,你竟然胆敢半夜挟持上官,你怕是不想活了吧!”

清平冷冷道:“是不是胡言乱语我不知道,但这折子十日前已经呈上殿下案上了,你说她是信你呢,还是不信你呢?”

何舟房身形不稳,面色惨白,嘴唇张合,欲言又止,低声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来猜一猜,是不是有人告诉你,只要你将这王府中去年的账给抹了,再越过殿下,递交折子与承徽府,就可以将这笔烂账按在我头上了?届时宫中必然有所动作,这一查起来假的也要变成真的了,何况你确实有权利越过王府直接递呈奏折,所以,”清平手甩出一本黄绸蓝纹奏折,欣赏着何舟房极其难看的脸色,悠然道:“你想知道这是什么时候被拦下来的是吗?明明有人告诉你已经递呈主事大人了,怎么会出了差错呢?”

她一字一顿道:“那是因为殿下一早让我提前写好了折子,在你之前就已经递呈上去了,承徽府收了王府奏折,便以第一封为主,剩下的悉数发还府中,你也是如此想的,否则怎么会想抢在我前头呢?何况这奏折若是出了差错,重罚的也是典谕,而不是长史,对不对?等折子交上去以后,谁能说这是谁写的?都是王府的奏折,分也分不清。届时你再将账本的事情捅出来,承徽府定然要再派一批人进来彻查此事,那么”

清平紧紧盯着她毫无血色的脸,语气却出乎意料的温和:“你究竟为什么要这样做呢?盯着我一个小小的典谕不放。你到底是为了什么要这样冒险行事,难道就是单纯的看我不顺眼,欲除之而后快?”

何舟房脸色几变,片刻后咬紧牙关,恨声道:“你说什么都没有用了!”她脸上浮现出一抹扭曲的笑意,混杂着轻蔑不屑,道:“与其想这么多,不如想想后事吧。”

清平从主座走下,手中狼毫笔饱蘸朱砂,随着她的动作滴落在地毯上,拖出一道长长的红色痕迹,这刺目的颜色像极了血。何舟房虽是仰着头看她,但容色间的鄙夷之色却愈发明显,清平站在她面前,忽然道:“我从前其实一直想不明白一件事,但是现在看看你,我现在觉得依附于他人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至少有了靠山,至少做什么都是有底气的。”

何舟房啐了一口,低低笑道:“在下虽不才,但也比不过李典谕天生丽质,只是以色事主,安能长久?”

清平面无表情,账房管事闻言一震,恨不得捂住自己是个聋子,那护卫长更是用奇异的眼光打量着她,清平语气平淡毫无波澜道:“古有君王求贤若慕色,何大人既无贤德之才,又无殊艳之色,得不到殿下青睐也怪不了别人。”

何舟房古怪一笑,还要说话,清平侧着头看她,因为角度的关系,她眉目隐在深色的阴影中,眸色却被烛光映出一种虚无缥缈之感,全然不似生人,令人心底微微发寒,她慢慢道:“当然,借来的权力,终有一天要悉数归还,而且还要随时做好被抛弃的准备。那么何大人,你有没有做好这种准备呢?”

账房管事隐约觉得这其中的内幕自己实在是不能听下去了,先行一步告退,那护卫长靠着门边,看着半敞着的门,下意识的抚摸着刀鞘,目光却投向了门外的茫茫夜色中,她思量片刻,终是道:“李大人请继续问话吧,我去门外守着。“

屋中只剩两人,朱笔落地,清平缓缓道:“你究竟要从我身上找什么东西呢?”

何舟房没有说话,她便自顾自道:“不用说我也能猜到一点,想必又是要查殿下往日的身份吧,泼脏水很容易,但是被泼的人想洗白就难了,我说的对吗?”

她拽起何舟房的衣领,看着她骤然紧缩的眼瞳,意料之中般笑了笑:“只可惜了,何大人,你以为我就是楚的一个玩物,想从我身上入手查楚?但是你们都错了”

她极轻的声音在何舟房耳边说:“其实,你们都不懂,我只是她的影子。”

“所以。”楚端起药碗,任由汤药凉着,瞥了站在一旁的清平一眼,道:“何长史年夜饮多了酒,跌进自家池子死了?”

清平点点头,将私印双手捧起,楚咳了几声,道:“放桌上吧。”

刘甄走进来道:“殿下,摇光大人在门外等候。”

楚道:“让她再等一会,我还有些事情要和清平说。”

清平沉默的站在边上,听楚说:“昨夜的事,你做的很好。”

楚手在桌边叩了叩,这是她一贯以来想事情的动作:“不过我想听听,你是怎么想的呢,就这么处置了何舟房。”

半响清平才慢慢开口,道:“不过是她快要查到殿下从前的身份上去了,为了保险起见,不得不这么做。”

“是吗,我还以为你真是因为她那句以色事人呢?”楚拈起印章看了看,笑道。

原来她什么都知道,即便人不在王府,也能轻而易举的得知前因后果,连这么一句话都能清楚的知道。清平眼帘微微垂落,笑着摇摇头道:“殿下说笑,斯人已逝,她的话也就没那么重要了。”

楚略带诧异的望了她一眼,仿佛忽然来了兴趣,问道:“如果她说的是真的呢?”

清平在她的目光下丝毫不见异样,脸上的表情一如既往,她道:“如殿下所说,那也该是种本事,对不对?”

这个回答似乎在楚意料之外,她叩桌的手顿了顿,用一种耐人寻味的眼光打量着她。清平平静的与她对视,楚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手在她侧脸摩挲了一会,才道:“没错,你有这个资本。”

清平藏在衣袖中的手骤然握紧,她面不改色道:“殿下,那我先出去了。”

楚笑了笑,任由她走了。

清平走出房门,刘甄就在外头等候,见了她出来道:“清平,你现下好些了吗,昨夜瞧见你脸色有些难看”

清平点点头,外头有些冷,她从房中带上的热气也被寒意所覆盖。刘甄突然张着嘴巴说不出话来,脸色难看之极,奇怪的看着她,又看看自己身后,奇怪道:“怎么了。”

刘甄怔住了,心中登时咯噔一下,一个匪夷所思的念头浮上脑海,她牵强的笑笑:“没什么。”

清平刚要离开,背后刘甄却道:“清平,你真的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清平迎着她晦涩难言的目光,以为她是在说昨夜的事情,感觉哪里不对,又说不上来,只道:“我知道。”

刘甄闻言深吸一口气,喃喃道:“好,你明白就好。”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