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45.临渊

任谁都能听出陈声音里的冷淡,清平坐了一会,就听见陈叫她过去。

她乖乖的坐在陈面前,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她在陈身边待了这么久,但再也没有跪过了。

陈握着手里的杯子,看着她一副懵懂的样子,颇感头痛,她在心里来回顺了一遍气,才道:“以后莫要离水那么近,若是哪个有心人推一把,你这条小命就怕是不保了。”

清平低头应声,她早已过了被人说教的年纪,有时候觉得陈说话的口气虽然比较像是长辈式的说教,却并不反感,甚至还会回想一下真的是自己做错了吗。

她丢下手绳,忽然树林间传来脚步声,一个声音道:“上次路过此处,不是见到一个湖了吗?”

另一个人回答:“没记错路线?走了这么久都没有看到,别是你胡说的吧?”

陈站起来,周围的侍卫缓缓回拢,靠近马车。天璇拇指按在剑上,沉默的踢开火堆,几点星火渐渐熄灭。

树林中率先钻出个女子,“诶哟哟”的叫唤了一会,忙不迭的摘下头上的枯枝,而后咦了一声。

陈看她觉得眼熟,想了一会,拱拱手道:“邵小姐。”

来人却是邵小姐,她见了陈尴尬的笑了笑,后面一个人用力推了她一把,道:“快走!磨磨蹭蹭的做什么?”

邵小姐哭着脸转身道:“四弟,诶四弟,咋们车上不是还有水吗,不如就像凑合凑合,等到了驿站再说,好不好?”

“让开!别扯些有的没没的有的了!快点,那水经不住用的!”

邵小姐一脸无奈的让开,身后跟着一个少年,长发绕金线打了个辫子,见了陈挑起了眉,皮笑肉不笑道:“原来有人捷足先登了。”

陈淡淡道:“我等马上就要离开,不会打扰公子取水。”

说完众侍卫上马,陈掀了车帘进去。清平骑在马上,听那少年道:“还未请教小姐尊姓大名。”

这种极其不礼貌的行为引起了众人的侧目,邵小姐虚弱的呵斥道:“四弟啊,你且安分些吧。”

少年瞥了她一眼,挑衅道:“能出入贺府的人自有其本事,要不然就是世家之子,报个名字又有何妨?”

马车慢慢驶离,陈的声音从车里传来:“多谢公子盛情,不才乃无名之辈,也不是什么世家之人。若是在闵州有再见之时,自然会告知公子。”

看着车队走远了,邵小姐有些生气,道:“四弟为何如此咄咄逼人,是为了清平那事?都说了人家非奴非仆的,你究竟要如何,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少年白了她一眼,指挥着仆从去后面取水,而后轻声道:“二月将至,神院的人又要来镇海阁筹募‘芳薇’了。”

邵小姐不太明白他突然说这件事做什么,‘芳薇’乃是辰闵两州商人都需向神院上交的费用,视商人的产业大小,这笔钱也自是不同。豪商自然多交,小商略微意思一下就行。这钱说多不多,说少不少。每年二月初,神院便会使人抬着长长的龙灯,从辰州出发,一直到闵州的澜城。

龙灯经过的地方,沿途民众皆在道路边设香案,点红烛,将银两用红纸包裹起来,待龙灯来时,就交给附近的守灯人。传言龙女就会保佑这家人在新的一年平安顺利,龙灯路过的地方自然也是风调雨顺,来年丰收大吉。

“龙女怎么说也是我们闵州的神灵罢?为何神院设在辰州,我们闵州每年却需向她们交钱。”少年低声道,手中折下条树枝,“阿姐是不知,这群人的胃口是越来越大了,银钱她们还瞧不上了,你可知前些日子,大姐传信与我,说长老约莫透出个意思,想要这镇海阁中的珊瑚宝树,以及那东陵明珠。”

邵小姐听的是目瞪口呆,震惊道:“神院疯了吧?便是进贡宫里,也没打过这几样东西的主意!”

少年折断了树枝,冷冷道:“说的就是,镇海阁的珍藏之物,是要代代传下去的。如若是失了其中一样,镇海还叫什么镇海!”

仆从打好水了,一行人离开湖边,少年淡淡道:“莫非阿姐真以为我是那不懂事的孩童,是为了和你打赌才来的昭邺?”

邵小姐焦急地问:“你是不是有什么办法了?”

阳光穿透树叶,林中一片静谧,少年垂目去看那手中忽然多出的草编手绳,道:“我要让‘龙女’回到闵州,回到镇海阁里。”

邵小姐略微一想,道:“你是想找清平来扮龙女?”

少年丢下手中树枝,把手绳戴在手腕间,抬手迎着阳光,道:“怎么会是扮?我说是,她就是龙女的转世。”

他转过身面朝邵小姐,道:“以后望海宴算什么,神院又算的了什么,闵州的事情,还轮不到她们置喙。”

刘甄骑马追上清平,好奇道:“清平,刚才小姐和你说了些什么?”

清平觉得这应该可以说,老实答道:“叫我别去水边,万一被人推下去可就完了。”

刘甄脸上露出一种疑惑的表情,暗想,小姐还真把清平当女儿养了?要知道她在贺州时就觉得不太对劲,现在更是越来越能确定了,这种恨不得杀生取义,立地成佛的样子,除了这个理由还能怎么解释?

清平骑着马跟在车后面,但不敢超过马车。她本能对未知的东西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敬畏,如今莫名其妙转换了态度的陈,已经被她归为暂时无法理解的部分中了。

所以她刚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暗示自己的处境很危险么?清平又觉得不像,如果说只是单纯的关心,为什么要把气氛弄的这么沉重。

她正胡思乱想着呢,陈的声音从马车里传来:“清平。”

清平赶紧靠过去,陈解了玉冠,长发披肩,额头绑了一条银色的抹额,看起来似乎是小憩转醒。她道:“旁晚要到天凉山了,要不要去看红月?”

清平眨了眨眼睛,感觉她似乎又切换到自己熟悉的模式了。陈的嘴角微微上翘,以手托颌,道:“想不想去?不想去就不去了。”

“想去的!”清平急忙道,害怕她反悔。

陈姿势慵懒地撩起一丝头发在指尖缠绕,道:“那还不进来给我梳头?”

清平顺从的下马,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爬上马车,陈半倚着,递过梳子给她。

她们两个面对面,清平握着梳子道:“小姐,你能不能转个身?”

陈略微坐正了些,正义言辞道:“不行。”

清平感觉她那个欠扁的模式又回来了,捏了捏梳子,半跪在她的面前伸手去解抹额,两人身高相差较大,陈体贴的低下头去,让她解了自己的抹额,两人贴的极近,清平都能看到她眼中的自己,陈眨了一下眼睛,仿佛自带柔光效果般,长长的睫羽微微颤动,眼角一抹淡红,真是说不出的好看。

陈低头看着她,清平忽然觉得这姿势实在是太近了,微微向后靠了一点。大概谁被这样一直看着都会不怎么自然,清平额头泌出了一层薄汗,陈低声道:“清平。”

这声音当真是惑人非常,低沉喑哑,清平顿时心跳漏了一拍,她努力让自己看起来自然一些,道:“嗯,小姐。”

陈握住她束发的手,任由刚刚束好的头发再度落下,她将清平的双手包在自己手中,专注的看着她,真心实意道:“你可真矮呀。”

清平在也顾不得什么主仆之礼了,猛的夺过梳子,三两下又为她梳好了头发,快速戴上玉冠,最后和她拉开距离,无比沉痛道:“我会长高的!”

陈摸了摸头发,感觉似乎不错,便点点头道:“会的,记得多吃饭。”

车队在傍晚到达天凉山,又沿着山路攀爬,一侧是绿藤青树,一侧是悬崖峭壁,汹涌湍急的河水绕山而行,水流咆哮于深谷幽涧,从上往下看一眼便觉得惊心动魄到了顶点。辰州多山地,此时正是日落之际,回望来时的路程,只见远山朦胧,影影绰绰,与日落一同化作天边的剪影,随着天色渐暗,消失在温柔的夜色中。

越往上走道路越是难走,没过多久就看见一处飞檐突兀而出,典型的辰州建筑风格,这座院子似乎有些年岁了,清平仔细一看,那牌匾边上雕刻着许多莲花,花枝缠绕,上涂金漆,有隶书写就三个大字明觉庙。

古往今来,庙宇多建于深山之中,一是远离人世繁华,便于修行;二是几乎修行之人都认为,只有离天越近,越能感悟到修行的真谛。是以见到天凉山上有坐庙,大家并不见怪。

似是听到动静,门缓缓开了一条缝,出来一个头戴三明冠,身着灰衣的女子,行礼道:“诸位客人夜上天凉,可是为了看那红月?”

陈还礼,道:“正是。不知道是否惊扰了修士清修,实乃我等的罪过了。”

女子摆摆手,道:“并不碍事,只是客人们夜上这天凉山巅,万万不可再骑马驾车了,前路曲折,还是步行较好。不如将车马暂寄于鄙庙,也不必担心丢失马匹。”

陈道:“多谢修士了。”

女子站在一侧,庙门缓缓打开,天权驾着马车入内,众人皆下马以示敬重,将马匹牵到后院,陈就向那女子道谢,又去了些银两赠与她,言说是为庙中捐份香火钱,聊表心意。

女子没推辞,爽快的收下了。

几个侍卫留下来歇息,陈带着天璇一路攀登,终于在夜色将至时,来到了天凉山巅。

此时月亮还未升起,山顶看的也不甚分明,清平拨开杂草走了几步,却在茫茫夜色中看见一个模糊的影子,好似凉亭。

刘甄坐在地上揉着腿,她腿伤初愈,实在是经不住这么折腾。陈就让天璇陪着她休息一会,顺着清平的看的方向望去,了然道:“想去那里?恐怕还得走一段路。”

她说着却自己走在前面,清平赶紧跟了上去,果然路是崎岖且高,她几乎是手脚并用才爬上去的,到了上面依然是什么都看不清,陈拉着她道:“小心脚下,慢些。”

两人一路搀扶前行,走过一条小路,终于来到这个亭子,这亭柱都是黑色的,也看不清上面的牌匾,清平摸了摸石板和扶栏,都是灰,可见已经许久有人到这里来了。

陈却背着她远眺,道:“再等等,等一会。”

清平站在她身后,好奇的看去,但什么都没有看见。茫茫云海中一点清辉溢出,随之而来的是一轮圆月,缓缓从云海中升起。月华如练,清辉洒满云海,霎那间周围一点点亮起来,群山巍峨,在云海之中若隐若现。一阵山风吹过,清平转身向四周看去,她们此时正处在群山之巅,云霞明灭,众山拱卫,长空浩荡,不见繁星。只余一轮明月在天际高悬,一条银龙在月色下奔腾前行,以不可抵挡之势在群山中劈开一条道路,消失在云海之中。

陈淡淡道:“此亭名为‘临渊’,建于开晟年间,为当朝内阁大学士樊成林所建,你且看来路。”

清平抬眼看去,原来她们刚刚走过的地方是一条狭窄的小路,两侧无护栏,下面就是翻腾的云海,这种路若是在白日让人走,恐怕还未踏上就已经吓的腿软了。

“后来樊学士受奸臣陷害,落于狱中,她留下绝笔一封,道:‘我辈临渊而行,心无所惧,生死为之度外,前路虽崎岖难访,若苦求之,亦有一线明光。’”

前人已逝,只余此亭,清平心中微微有些伤感。但明月依旧,万古长存,无言注视众生命途,兴亡变迁。她不知道为何,那伤感最后尽数化于这云海之中,万倾银纱笼罩人间,她也好像置身于这渺茫的月色中,往日悲欢悉付与涛涛江水中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