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8.嫡庶

王妃淡淡道:“荟儿,你怎么会去你姐姐的旧书房找书呢?”

陈荟面不改色,应对自如道:“正如这奴婢所言,前次未曾在大姐新书房见到那书,便想是不是在旧书房里了。一本书罢了,也不必劳烦大姐,我便自行去那书房寻了书。却没想到,竟然找到这本禁\书。本不想惊动母亲的,但我心中担忧,才派人去请母亲过来的。”

这话巧妙的避开了所有的疑点,陈荟把自己放到一个被动的位置,在这件事上他看起来就是一个因为在姐姐那里找书没有找到,“不得已”又去别的地方找,结果发现了一本禁\书,因为害怕只好上交给母亲。

清平在职场混了多年,更知道怎么用语言去引导他人的思路,她喃喃道:“不知道少爷要的是什么书,怎么二小姐那里也没有,大小姐这里也是寻了两次才寻到。”说完她又开始流泪,看起来伤心至极:“奴婢没用,没能为主子分忧,都奴婢的错”

陈荟脸色一变,王妃看了他一眼,道:“荟儿,你究竟要寻什么书呢?”

陈荟有些慌张,很显然在他制定的这个“发现大姐私藏禁\书”的故事里是没有这个道具,他有些措手不及,努力在脑海里搜索了一番,犹豫道:“是《六州十八郡图志》。”

这话一出他就知道自己说错了话。

《六州十八郡图志》这本书乃是读书之家必备的书,书上介绍了代国六州十八郡的风土人情,放在现代通俗点来说就是一本旅游游记,这种东西在代国只要是个读书人就没有没看过的。王妃目含警告之色,盯着陈荟道:“这本书你二姐那里就有,你为何要舍近求远,去你大姐姐那里找?”

陈荟慌忙跪地道:“母亲息怒,孩儿是一时忘记了,只是听说大姐那里有本更好的,便想借来看看,并无其他”

他一时说不出话来,而此时有下人通报:“王妃,周侍君来了。”

王妃挑眉道:“他来做什么,我有叫他来吗?”言罢摆摆手道:“请进来罢。”

清平只闻到一阵清香,抬头看到这位大名鼎鼎的周侍君款款而入,他生了一双丹凤眼,眉毛削了用青河烟黛又上了色,姿态楚楚动人,妩媚至极。他福了福身,道:“瞧着这儿人多热闹,便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不知王妃也在此处,怎么,”他看到了跪在地下的儿子,吃惊道:“荟儿如何也在此处?”

清平听着他撒娇似的口气忍不住打了个寒碜,周侍君只用一支银簪将长发虚虚挽起,这发型和汉时的女人有些相似,清平忍不住在心里吐槽,比他那个满头金闪闪的儿子顺眼多了。

王妃收了那本书,随手丢给身后伺候的人,她没有理会周侍君,而是对着跪在地下的陈荟道:“以后你便呆在房中,出阁前不许出院子,更不许打扰你的姐姐们读书。”

陈荟一愣,面色刷白,这和变相禁足有什么区别。他有些难以置信,刚才母亲听闻他在陈书房找到禁\书时愤怒至极,若不是陈去学堂了恐怕早就被家法处置了。按照他的计划,他将陈身边伺候的人叫来对质,这些人定然会为主子撇清干系下人的话本来就没多少可信的,他只要让王妃相信这本书就是陈的,到时候陈回府了也是百口莫辩,只要王妃不信她,那她怎么解释都是没用的

他茫然的抬头看向父亲的脸,最后望向清平,他心中恨到了极点,若不是今天这个丫头出来胡言乱语,母亲此时早就要处置陈了!

那日真该将她赶出王府,发卖到琼州的黑煤窑里去,就让她做苦力做到死!

周侍君心中大骂儿子愚蠢,但仍面色如常,道:“荟儿,你也快出阁了,该学学规矩,收收性子了,你就是被你姐姐给宠坏了!王妃也是为你好,知道么?”

往日说起陈瑜,王妃哪怕再生气都会冷静下来。毕竟她是非常喜欢这个二女儿的,在这个庶出的女孩身上,她找到自己曾经的影子。是以她总是优待这个孩子,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她不是那么亲近陈,甚至在陈被陈荟捉弄欺负的时候也视而不见。但是今天的事情却敲响她心里的警钟,陈荟一个男孩走到哪里都有仆从跟着,更别说出府了,他连内院的大门都出不了。这本书如果不是陈的,那又是谁带进府中的呢?

她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恐怕她的宠爱给了一些人过分的权势,也让一些人早早就站好了位置。陈留王妃突然想起她母亲的话,那天她的名字在族谱上由庶出变成了嫡出,她跪在祠堂,母亲负手而立道:“王爵之家,嫡庶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看一个人的人品,嫡出并非全好,庶出不是全坏。不过是权势使然,你可要好好看清了!”

“周侍君将荟儿带回去好好管教吧。”王妃心中倦怠,对这个一直宠爱的侍君有些失望,她以为他能做好自己的本分而不越逾,但谁能在权势面前无动于衷呢?

归结到底是她给的太多,才导致这种局面的产生。

周侍君心中一凛,他从王妃寡淡的态度中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变化,但他不敢放肆,领着儿子退了下去。

陈荟低头行过清平边上时故意用力踩着她的手过去了,清平忍着没出声,痛的眼泪都出来了,一看手已经变成了胡萝卜,不禁在心中把陈荟给骂了个遍。

王妃道:“都下去吧,今日的事谁也不许说出去,王府的规矩可不是玩笑,记住了吗?”

众人道:“是。”便做鸟兽状各自散开。

宛书和清平扶着莫蓝出了门,宛书惊魂未定道:“真是吓死我了,还以为王妃要处置大小姐呢!清平你方才也没说什么,王妃怎么就处罚起了三少爷呢?”

清平装傻,一脸天真无知状:“我只是说了实话呀。”

莫蓝早从王姑姑那里知道她这扮猪吃老虎的本领,道:“清平妹妹说的是,想必主子们明辨是非,做下人的只要说实话就行了。”说完他意味深长的和清平对视,清平用力撑起莫蓝,轻轻摇头。

莫蓝有些奇怪,难道这时候不应该在主子的贴身丫鬟前卖卖好么,不然做了好事谁知道?但清平让他不说,他也假装不知。只是宛书是个直来直去的人,始终不明白为什么王妃因为清平的几句话就处置了三少爷,清平还这么小,说的话也平平她想了一会决定不想了,等大小姐回来便将这事告诉她。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