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k小说网>玄幻奇幻>MOUNSTER在人间 > 正文 一三八四章 运道减增正反派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正文 一三八四章 运道减增正反派

最新永久域名:,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布洛克斯做了个梦,梦中他是神上神、造物主,逼格高到跟旧日支配者称兄道弟,生灭宇宙不在话下。

醒来后,他自嘲的笑笑,心道:“自从念力修炼有成,已经很久没有做梦了。毕竟梦这种东西,只有那些对意识念头缺乏掌控的人,才会做。看来,昨晚跟黑暗生物的交锋,确实是给自己造成了不小的损伤,连灵魂都受损了,或许是永久伤害也说不定。”

在布洛克斯的记忆中,他是名倒霉的穿越者。倒霉的点主要有两个:

第一,他穿错了时代,现在是后魔兽时代,他掌握的有关魔兽宇宙的先知记忆,作用有限,甚至有可能误导他对某些概念产生错误认知。

第二,在这个人道大昌的时代,他偏偏穿越到一名半兽人身上,当真是姥姥不亲、舅舅不爱,比故乡的灯塔鬼黑贵们还悲催。

“大师,你还好么?”

布洛克斯循声看过去,见罗萨琳克罗雷正一脸关注的看着他。

“之前超限运转,伤了灵魂,状态有些失稳,不是什么大事。”布洛克斯口吻平淡的解释了一句。

他没有在‘大师’这个称呼上就纠缠,他听的出、罗萨琳这一声‘大师’,并非出于尊重,而只是透着疏远意味的客套。人家都不当真,他又何须较真?

现在的布洛克斯,可以理解为凯恩的降维化身,格局上,跟当初c凯恩创造的赵文睿在大星界宇宙闯荡差不多。

布洛克斯所拥有的对过去的记忆,也是那一套,地球人赵文睿,穿越了,夺舍已死但尚未凉透的布洛克斯白爪,通过对白爪残魂记忆的阅读,获取了一应知识,最终成为了一名‘兽面人心’的萨满。

他还一度为自己取了个‘侠胆雄狮’的绰号,不过这份诙谐和乐观,早已被岁月磨尽,如今不过是个有几分本事,却只能游走于艾泽拉斯主体文明边缘的漂泊者。

在布洛克斯眼中,后魔兽时代,有那么点科技进步,神秘消退的意思,比较强力的,像诸神、守护者、巨龙等等,都相继退场了。

神话时代结束,洪荒时代结束,差不多相当于dnd体系黄金之民、白银之民的上古精灵,和后来的卡多雷、朗多雷、辛多雷也都退出了历史舞台很久,近乎于灭绝了。

再下来,约等于青铜之民的矮人们,也因艾泽拉斯的崩毁而伤亡殆尽,不复早年国度的规模,于是文明史相对而言最短,但自诞生之后,就展示出勃勃生机的黑铁之民人类,逐渐成为了这个世界的主体文明。

在这种大背景下,因皮囊问题不能融入,偏偏又有一颗人心,于是日子过的很扎心。

也曾试图通过坚持不懈的做一名积极主动、乐于助人的好人,来化解歧视乃至敌意,但这些年来,重要认识到,这样的理想基本不可能实现。

因为人类文明的整体高度还没有上来,而其内部的各类鄙视链问题都异常严重,更何况异族。

于是这些年来,越来越孤僻,也习惯了孤独,索性有一身本事在身,物质方面倒也不至于太匮乏……

这样的人设,是凯恩在察觉到命运之力即将反噬后,于千分之一秒内,靠着造物主的强大思维能力补完出来的。

从凯恩的角度看,现在这个情况,基本等于他跟魔兽宇宙的命运法则联合拍电影,他为之提供了一个主要演员。

布洛克斯白爪正式加盟时代大戏,能不能成为真正的命运之子,现在还不好说,但戏份颇多,却是必然的。

凯恩在躲过了命运法则的一波突袭后,就又从生态船跑了出来,不过暂时来看,老实了许多。基本只是看,而没有再下场。

另外,他还分别对法身、及法身的影分身进行了一定的调整。一方面是跟布洛克斯白爪彻底划清界限,另一方面是完善了各自独立的潜伏人设。

这样一来,若是日后再有类似这次的情况发生,只需将潜伏人设激活,就能以微小的代价,应对命运法则的突袭。

山缪萨雷斯的秘社集会活动,乍看起来就是很寻常的晚宴、派对,没有那些乌七八糟的群欢节目,又或猎奇节目。

但分析细节,就会发现,他们的这个活动,还是有一些独到的玩法的。

比如晚宴的第一道菜,就是昨晚从山缪身上切下来的内脏。

奥拉夫也不晓得那内脏在切下来后,又在哪里进行了何种方式的增殖,总之当它上桌时,几十号与会者、每人都分到了半份牛排的量。

奥拉夫三人当然是碰都不肯碰,但看其他人的态度,这份刺身级别的软坨坨食物,貌似还是值得珍视的福利,一个个吃的又细致、又满足,没见一个剩下的。一小会儿之后,甚至有人盯着他们未动过而被撤下的肉块吞口水。

另外,主打红酒,也被雅卡莉警告,三人都没有碰,而是换成了果汁。雅卡莉在低声交谈中指出,那种红酒中,有包括人血在内的数种血液萃取物,还有十几种毒素。

而其他与会者对这红酒也同样很钟情,在保持一定优雅的前提下,尽可能多喝,基本上有举杯共饮的情况下必干杯,寻常则一口菜,一大口酒,简直就像服药一般用酒漱菜。

奥拉夫他们三个单开了一桌,宴会期间,其他与会者几乎是全程鄙视链。不过这种程度的不待见,早已不能给三人造成什么心理伤害,三人用餐虽然不算愉快,却也没亏待自己。

这次晚宴再度让奥拉夫有些心乱如麻。

因为山缪萨雷斯,较为隆重的向与会者介绍了奥拉夫三人。

奥拉夫完全能看的出来,与会者不待见他们,但出于矜持和给山缪面子,表面上还算客气,无人当场挑衅。最多也就是通过行动表达了自己的态度,于是三人单开一桌。索性是那种四人小桌,单开也并不显尬。

而且,山缪在介绍时,不可避免的提到了他的叔父贝奥姆戈曼,看众人的反应,明显是熟稔的,并且没有那种明显的鄙视。这在奥拉夫看来,意味着‘贝奥姆是萨雷斯庄园的半个主人’的说法,并非是山缪的虚捧之言。

如此一来,山缪昨晚跟他说的那些话,可信度就又提升了一个档次。

他原本更愿意相信贝奥姆是被胁迫、或干脆被控制,才加入了这个秘社组织,但现在看来,贝奥姆更像是这个秘社的组创人之一。

于是晚宴之后,当萨科提出:“恐怕,我们得做好‘贝奥姆跟他们是一伙的’这样的一个心理准备了”的时候,奥拉夫最终选择了默认。

这份默认意味着,即便见到贝奥姆,贝奥姆也未必就能真的帮他们,反倒有可能帮助山缪坑他们。

之后,奥拉夫也第一次提出了确定的最终行动时限,他说:“布洛克斯说我的血脉比较特殊,现在基本已证明,因为我按照布洛克斯传授的办法,已经有了觉醒的征召,也就是这几日之内的事。我超凡觉醒之时,就是我们的最终行动之日,哪怕贝奥姆仍旧未归,我们也会离开这里。换其他方式解决问题,而不是继续沉溺在这个诡异的庄园中。”

萨科和雅卡莉均表示赞同,因为他们现在的看法,也倾向于山缪对奥拉夫的血脉有所图谋,奥拉夫血脉觉醒之日,也是山缪一伙露出真面目之时,既然碰撞已经不可避免,那么由己方把握先手,还是很有必要的……

不久之后,奥拉夫三人的这番对话内容,就被山缪一字不差的知悉了。

他哑然失笑道:“这下到显得我多此一举了。”

原来,之前最让山缪惆怅的部分,就是如何尽快激活奥拉夫的血脉之力。毕竟这种事,就算是本尊积极配合,肯吃苦、冒险,成功概率也不会很高,否则现在满大街跑的都是术士了。

作为高魔世界,艾泽拉斯人类,往祖上追溯,觉醒了超凡,又或被超凡之力侵蚀而有了一定的异变的情况还是很多。

既然现在奥拉夫能自己解决这个最大难点,自然是省事不少。

山缪沉吟片刻之后,便吩咐:“将索拉姆从监狱中换出来吧,或许关键时刻,还需要用索拉姆的当场死亡,进一步刺激奥拉夫。”

之后,又吩咐:“查查布洛克斯这个人。”

再之后,山缪便陷入了沉思。

从他的角度看整个事件,也不是一点困惑都没有。

其中最大的困惑,源自对奥拉夫这个人的认知。

像许多人开启项目一样,山缪在开启这个项目时,也是花费了大把的精力、财富,砸在情报上的。

可以说,论戈曼家族祖宗十八代的根脚,索拉姆、贝奥姆兄弟都绝对不如他山缪知晓的全面深邃,更不用说奥拉夫。

查明根脚之后,就是进一步的人物调查。

超凡虽然唯心,但其用材,有的时候也是非常讲究的,差一丝一毫都不行。

所以山缪同样耗费了巨大代价,包括斥巨资笼络贝奥姆,一次次帮他填财务窟窿,才获得想要的。

而在这一份完备的资料中,奥拉夫兄妹是基本没有价值的,他们的母亲就更不用说了。

正因为这样,山缪才趁机搞了索拉姆一把,毕竟抓一名囚犯当祭品和抓一名将军当祭品,难度以及影响可谓天壤之别。

山缪可以对天发誓,奥拉夫破家,真跟他没一毛钱关系,他的主要目标就是索拉姆,买通法官、狱卒什么的一早就捋顺了,就等着从监狱中提人了。

他也隐隐察觉,还有其他势力或个人,对索拉姆敌意颇深。

但这很正常,权力圈的倾轧本就残酷,更何况索拉姆说带的部队,其优异的业务能力,打了很多同行的脸。

实际上这真不是索拉姆情商不够,他既然打定心思在人类国度的权力体系内攀爬,自然是不惜放低姿态,结交众人的。可众人不待见他,他等于是被孤立了,那么就只能当一名纯臣,一心伺候老板,会不会因为自己的表现而伤到同僚的面皮,也就顾不得了,然后就愈发的孤立,甚至被一些人仇视。

山缪也是明白这些,所以有人抓住索拉姆的丑闻,下手比他还狠,他也没太在意。

包括后来得知索拉姆家遭袭,妻女身亡,大女失踪,他也只是不痛不痒的喷了句类似‘多大仇,多大恨’的吐槽之言。

结果没多久,便被打脸,他的团队中的关键预言师告诉他,情势变化有些突然,受到刺激的奥拉夫,显现出了最优血脉,比索拉姆和贝奥姆加起来还强。

山缪这才临时添加计划,诱奥拉夫到来。

这种紧急指定的计划,难免有不周之处,但山缪很信任那位预言师,也认可了对方‘虽有挫折,但正好利于激活血脉,只要我们关键点抓住,他终究还是会入彀’的说法。

果然,哪怕他并没有细腻布置,全程监控又或干脆索拿绑架,只是抓住了散布贝奥姆去向的消息,以及借干脏活的帮奥拉夫度过进门前的坎儿这一头一尾,奥拉夫便一步步的自行入局。

这基本就是过往了。这样的过往虽然让山缪对成事颇为有信心,但作为一个信预言的人,对命运也自然是心怀敬畏的,而发生在奥拉夫身上的一系列变化,乃至高速成长,不可避免的让他生出了几分警惕。

直白些说,山缪被奥拉夫的过于旺盛的运道惊到了,从而想到了自己败于这运道的可能……

能一定程度窥视法则的运转的凯恩,见此,也不免啧啧称叹。

由于他扮演的布洛克斯的加戏,奥拉夫的一步重要选择,偏离了既定命运轨迹,各种问题立刻就跟着来了。

不但布洛克斯遭受了命运之力的反噬,被拉下水,成了棋子,奥拉夫自身的运道也严重受挫,与之相应的,反派的智商上线,而不再是利令智昏、傲慢自大的作死状态。

这一系列变化,隐秘且又合理,命运法则,当真是好编剧、好导演。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