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52 章

“陆总,这是您要的文件。”江岚将手中的东西放好。

“嗯。”

江岚抿唇,她这位老板现在是越来越不假辞色了,尽管他表现的依旧正常,甚至超常敬业。但这种过分的敬业却让她觉得不正常,他这样不给自己一丝休息的空间,更像是一种折磨,而这种状态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月了。其他人自然只能跟着加班,却不敢质疑老板的权威,去跟卢总监反映,谁知一向主意众多的人却只是摇头叹气。

“有事吗?”他头也不抬。

依旧是上司的口吻,却更加冷然。江岚摇头,却突然想到他看不到,刚想说没事,眼睛扫过桌面停住。

“陆总,这棵平安树好像生病了。”她脱口而出,然后想要咬舌,这种小事跟她这个高级行政助理有什么关系。

正想道歉时,对面的人却抬头看向她:“什么平安树?”

“呃,就是这个。”她硬着头皮指给老板看。真的是完了,老板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小植物,她竟然还特意提起。

她有些担忧地看过去,却见原本认真伏案工作的人却正盯着桌上的植物发呆。额,是发呆吧。

“不是兰屿肉桂吗?”

江岚怔了怔才发现是在问她,连忙回答:“是叫兰屿肉桂,不过也叫平安树。”

她说完,老板似乎陷入了沉思,也没有再说话的倾向。江岚想了想静静转身离开。

陆修然抬手抚过一片绿叶,怔怔不语,过了许久,才拿起桌上的电话。

“江秘书,这种植物生病的了需要请医生吗?”

************************

陆修然再次见到宋韵是在公司附近,他最近几乎每天都在公司,所以连吃饭也是在公司附近解决。自从那个女人走后,似乎一切都恢复到了以前的状态,但似乎又有些不一样。以前从没觉得自己吃饭有什么,现在看着对面空着的座位却突然有些不习惯了。

“我能坐下吗?”

人声突然响起来时陆修然怔了一下,随即回神,他刚才竟然有一瞬间觉得是那个曾经熟悉无比的人,有些自嘲的抬了下唇角。对面的女人已经优雅的落座了。

看清人的刹那,陆修然也只是略点了点头,然后放下手中的东西准备起身。

“先走了。”

“你就这么讨厌我?”她脸色难看。

陆修然抬眼看她:“你想多了。”

“是吗?我倒是忘了,你一直都是很理智的一个人。”她自嘲。

陆修然:“你也没有变,还是那么自私。”

宋韵微微变色:“你什么意思?”

“难道不是你告诉她”他停顿了一下才继续:“以前的事的?”

她微微抿唇:“是又怎样?我又没有说谎。”

见他面无表情,她讥笑道:“在我面前装作满不在乎,转头就去告状,哼,我还真是看错了她。她还说什么了?说她之所以出国是我害的?”

话落,对面的人神色微变,她却没有察觉,继续道:“明明很讨厌我,不想给我妈妈看病的额,却又表现出一副负责的姿态出来。知道是我妈妈投诉她,居然还自视高尚地可怜我。我。”

“你说什么?”

她的声音被打断时,才注意到对面的人有些不一样,平静的语气中带着压迫性的怒火。

“投诉?”他的声音低到不行。

宋韵被他眼中的毫不掩饰的怒意震住,她从没见过这样的陆修然。不管是以前学生时代的他还是重逢后漠然的他,都没有这一刻的他带给她的压力大。

“我事先不知道。”潜意识里想要解释。

他依旧不说话,目光却渐渐冷了下去。她被看的头皮发麻。

“我真的有些后悔了。”他直视过去一字一句:“后悔当初跟这样的你在一起。”说罢在她怔忪的目光中起身,毫无留恋。

“目前情况就是这样,”

卢城合上手中的文件,等了几秒,对面依旧没有声音。

终于有些无奈道:“我说大老板,你最近不是很喜欢上班吗?难道你每天都在办公室对着这盆绿油油的东西发呆了?你到底有没有听我在说什么啊?”

对面人的目光终于离开桌上的重返生机的植物看过来:“听到了,就按你说的办就好。”

见他有重新看向花盆的趋势,卢城有些忍不可忍道:“哎,我约了老大他们聚一聚,要不要去?”

陆修然停了一瞬点头。

周五的时候,平时都只浅酌的人却仿佛喝水般跟着苏岩拼酒。等苏岩在沙发上躺下时,那人也闭了眼睛,静静地靠在沙发上。要不是卢城曾经见过,还这不敢相信此刻靠在沙发上,一脸清明的人实则已经有些不清醒了。

江余皱眉,却到底没说什么。

“这还是第一次看他这样,居然有些不习惯。”卢城叹气。

说完,卢城看向另一边沙发上躺下的苏岩,无语摇头:“就知道他会这样,你带他先走吧。”

等两人离开,卢城刚想说话,谁知坐在沙发上的人突然站了起来。

“我们也走吧。”

卢城看着吐字清晰,步履稳健的人,顿时有些疑惑了,不会吧。眼见人已经走到门口,只得赶紧跟上。不过在看清前面的人走路的方向时,有些哭笑不得,他这次真相信有人真的喝醉了。

“修然,大门在这边。”

修长的身影停住回头,慢慢皱了皱眉:“哦。”

到停车场时,卢城想起什么,建议道:“还是打车吧,我们这个样子实在不适合开车。”

陆修然似乎思考了片刻,然后点头。在室内不觉得,出来被风一吹,额头有些难受,胃部也有些轻微疼痛,下意识的闭眼靠在了车旁。

卢城的声音突然带着惊讶响起:“周医生?”

陆修然抬眼看过去,有些眼熟,哦,是她的好朋友,想到那个女人,额角似乎也开始疼了起来,只得重新闭目平复。

“卢先生,好巧。”周棉棉如同没看到那人一样,只跟卢城打了招呼。

“周医生要走了吗?”

“嗯。麻烦让一让。”说着走向卢城身后的汽车,开了车锁。

卢城转头看了眼好友,有些担心的样子:“不知道周医生能不能帮个忙,我朋友和我都喝了酒。”

周棉棉闻言,沉默了良久点头:“上车吧,就当还你上次帮我的人情。”

直到在后座坐下,陆修然都没有说话,左手盖在前额,似乎睡着了一般。

倒是卢城一路上害怕尴尬似的都在找话说:“周医生是跟朋友来玩儿?”

“哪有什么朋友?最好的朋友都出国了。”语气低落。

卢城似乎有些尴尬:“抱歉。”

倒是周棉棉很快又轻快了起来:“没事儿,阿雨每天都会给我打电话,我们约好等放假了,过去找她玩儿。”说着看了后视镜一眼,却见那人还是一动不动,不由撇嘴。

卢城只得接着话题:“咳,沈医生还好吧?”

“好啊,昨天通电话时,阿雨还说那边风景很美,想留下来哪。”

卢城干笑:“是吗?呵呵。”

“当然了,不过。”周棉棉突然压低了声音:“阿雨说国外的人太热情了,跟她一起参加交流的一位奥地利医生帅哥好像在追她啊,怎么拒绝都不管用。哈哈,也难怪,阿雨那么漂亮还优秀,有人追也不奇怪。卢先生你说是吧?”

不知是不是故意的,她在说‘卢’字时降了语调,倒像是‘陆’了。

卢城只得应和:“是是。”

一直到下车,后面的人都如同熟睡一般无声无息,但车停下时,却自己开门迈了下来。周棉棉将人放下,有些不耐烦地催了卢城赶紧回来,就坐回车里等了。

卢城看着径直大步走向电梯的人,应该是不需要自己的照顾了。便也重新上车。将卢城放在楼下,周棉棉瞬间绝尘而去,卢城摸了摸鼻子,这应该是迁怒吧。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