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50 章

“不然你以为我作什么?我跟你说,我已经打听好了,你以前那个对象还真是个赚大钱的。你当初真不应该随便就分手,便宜了别人。幸好现在还不晚,我看那个沈医生虽然长得不错,但跟你不能比。所以妈妈现在这么一闹,别人都知道她医术不精。那个男人是大老板,自己女朋友让自己这么没面子,说不定就不要她了。这样你不就有机会了。”

“你这样闹,我很没面子。”

“面子值几个钱,我告诉你,这次你不听我的,以后就后悔吧。”

宋韵抿唇,她确实放不下陆修然,这次回国也抱了别样的心思。但是上次在医院门口的偶遇陆修然的漠然狠狠打击了她,而且从沈时雨的表现来看,他根本没有在她面前提起过自己。

她后来约了卢城见面,也是存了打听的意思在,但是除了工作,卢城对她的其他询问都婉拒了。

上次她选择跟沈时雨摊牌后,沈时雨的反应让她吃惊。事后她有些懊悔自己当时的行为,她一项清高自傲,从不让自己为做过的选择而后悔。这次实在是败的难堪,所以每每见到沈时雨,除了必要的交谈,她都选择视而不见。

刘娟的话虽然难听,却让她那颗快要死的念头有些蠢蠢欲动了,却仍想为自己辩驳。

“我不是因为他有钱才喜欢他的。”

刘娟撇嘴:“不管你是因为什么,你就说要不要我帮忙吧。”

宋韵沉默,脑海里闪过那人清俊的身姿,心神不定。

刘健看着桌前的人叹气:“时雨,你什么也不说,我都没法帮你。”

他自然不相信那个所谓‘医生不负责’的说法,也有些气愤。他带出来的人,他比谁都了解。

沈时雨苦笑,她能说什么,说病人是自己男朋友的前女友的母亲,这是在无理取闹?她还不想成为明天医院八卦的中心。

“刘老师,我尊重科里的决定。”

刘健见她这幅样子,恨铁不成钢:“你确定不说原因?”

沈时雨低声:“没有原因。”

“哪怕别人误会你的医德?这可关系到你以后的前途。”

“我做过的事问心无愧,没有做过的事业不怕别人说。”

刘健顿了顿,她这幅脾气还真跟自己年轻时一样,就是难免要吃亏。不过年轻时多经历些事也未尝不好。但这次的事却没有这么简单,若被别人误会医德有损,对她以后的发展是毁灭性的打击。

皱眉思索了片刻,刘健抬头看她:“过一段时间,有个内科的交流会在日本召开,一院有三个名额,我和院长商量了一下,打算安排新人医生过去学习一下。本来想过几天告诉你的,现在出了这档事儿。”

沈时雨猛地抬头。

刘建连忙解释:“你不要误会,即使没有这次的事,我原也是跟医院推荐了你的,这次的活动对你来说是个好的学习机会。”

沈时雨自嘲:“如果不是这次的事,是不是也轮不到我?”

刘建沉默了一瞬,叹气:“你不要想这么多,这次的事本来就不是你的错。”

但是很多事是没有对错之分的,人们看到的只是结果:“多长时间?”

“三个月吧。”

沈时雨停了片刻,点头:“我明白了,可以给我时间考虑一下吗?”

“好,这是申请表,你想好了就填一下。”顿了顿又说:“10月中旬出发,你尽快决定。”

从刘健办公室出来后,沈时雨没有去病房,她感觉有些累。以前为了工作不分昼夜的加班时,只是身体上的疲倦,现在却从心里涌出深深地无力感。似乎漫无目的地走了许久,停住脚步时才发现居然身处小花园之中,原来也没有走多远。

湖边的合欢花已经落的差不多了,唯有几朵顽强地在枝头摇曳。只剩下绿色的叶子跟风中的柳树交错。沈时雨晃神,好像她和陆修然的第一次正式谈话也是在这里,原来已经过了这么久了么?

“沈时雨。”

沈时雨回神,面无表情地看向身后光鲜亮丽的女人。

宋韵:“你不用这幅样子看着我,我妈妈的行为我事先并不知情,我替她向你道歉。”

沈时雨目光平淡地看她一眼,抬步离开。

“站住,你不相信我?”宋韵有些气急。

顿住脚步,却并没有回头,沈时雨道:“你不是真的的想要跟我道歉,只是想要让自己心安理得地享受这份后果罢了。”

“我没有,我事先并不知情。”

“我相信你事先并不知道,但我也相信你知道以后并没有阻止,而是袖手旁观。我不知道你母亲为什么这么做,现在也不想知道了。我尽到了自己的责任,医院也会很快通知新的医生接手你的母亲。”

宋韵咬唇:“沈时雨,你知不知道你这幅若无其事的样子真的很让人讨厌。你明知道我是为了什么,却总是装作满不在乎。”

沈时雨终于回头看她,一字一句:“如果是因为陆修然的话,那我再说一次,你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而且我跟他之间的事不需要你这个外人置喙。就算,”说着顿了下,“就算我们以后吵架,或者分手,都只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不会是因为你。”说完转身离开。

换医生的事,到底还是在科室里传开了,同事看不过去却又无可奈何,倒是都委婉推脱了接手一事,最后刘健只能亲自接收。

宋夏针对这事,很是义愤填膺地在沈时雨面前表示了不满:“这种人就应该赶出去,留刘主任干嘛还亲自上了。”

沈时雨反倒安慰她:“刘主任也很难做,毕竟传出去,对医院名声不好。”

“那就这么久算了?”

沈时雨不语,现在这样应该算最好的结果了。

宋夏:“你说都是姓宋,怎么我就这么善良,她就这么讨厌啊,真是替宋家人感到羞耻啊!”

“嗯,就你最好了,你是老宋家的榜样。”沈时雨失笑。

宋夏见她这样,稍稍放心:“对了,时雨,你想好要去日本了吗?”

“还在考虑。”

“哎呀,这么好的机会,考虑什么啊,当然要去啊。”见她不说话,有些恍然:“不会是你男朋友不同意你去吧?”

沈时雨顿了顿,这两天她心里有些乱,国庆过后陆修然似乎也有些忙,所以俩人几乎没怎么见面。她还没想好该怎么面对他,是以也没有主动提起这件事。可该来的迟早都要来。

周五下班时,沈时雨刚走出医院大门,就看到那道挺拔的身影,静静立在那里,望着她的方向轻笑,眼神专注温柔。

“晚上想吃什么?”

“都好。”

陆修然侧眸看她一眼:“去你家?”

“好。”

陆修然看着她,若有所思。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晚饭结束。陆修然拉过想要起身的女友:“怎么了?”

沈时雨还未出声,就被他打断:“不要跟我说‘没事’这两个字,我不信。”

沈时雨看着他认真的神情,静了一瞬出声:“医院出了些事。”

“需要我帮忙吗?或者能告诉我吗?”

“不用,我自己可以解决。”她能感受他的担心,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如果告诉他实情,势必要谈到宋韵,她竟然一点也不行听到这个名字从他嘴里喊出来。尽管她在宋韵面前能那么理直气壮地宣誓主权,但是真的见到这个两天没见到的男人,才发现她还是有些害怕的,害怕自己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坚强,害怕她跟他没有一个好的未来。

她话落,他眼中明明有暗光闪过,却没有继续追问:“好,但是我会一直在。”

沈时雨那一刻能感受到心脏猛地跳了下,以至于她想要不管不顾的告诉他最近发生的一切,想要告诉他这些压在她心里,让她烦闷害怕的事。

“陆修然。”她突然出声叫他。

“嗯。”

她一瞬不瞬地看着他,看着他眼中的温柔与毫不掩饰的情意:“你有没有骗过我?”

他似乎愣了一下,随后失笑:“怎么这么问?”

“就是想知道。”她难得固执。

“嗯,”他敛了笑,一本正经起来,好像真的在认真考虑这个问题。然后在她漆黑的目光中轻轻弯起嘴角,抬手揉了下她的长发:“没有。没有骗过,满意了吗?”

沈时雨感觉自己的心脏也随着他的回答慢慢上升,最后却直直摔落到虚空。低头装作整理被他弄乱的头发,敛去眼中的情绪。再抬头时已经变成那个神色平常的沈时雨。

“哦,我去洗碗。”

陆修然看着起身离去的人,只当她是脸皮薄,并未多想。独自坐了会儿,还是跟了过去,看她在厨房忙碌。

温暖的灯光下,女人纤细的背影窈窕静好。头发比他们第一次见面时长了许多,被她松松绾在脑后,露出白皙的后颈和小巧的耳朵。落在他的眼里,竟觉得无比美好。陆修然扶额无声轻笑,他真是没救了。

沈时雨心绪不宁,所以破碎声传来时,她看着空空的手和地方的碎片,下意识用手去捡。

“啊。”

“小心。”手上痛感传来的同时,手已经被人快速攥住。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