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45 章

陆修然没想到会是这个原因,一时怔住,随后失笑:“我还真没注意。不过,我对这种东西一窍不通,所以你是不是应该来现场教学?”

沈时雨得意:“这个问题我已经考虑到了,你待会儿查看你手机上的信息。”

挂了电话,手机屏幕上果然躺着一条未读信息。点进去,第一行写着‘兰屿肉桂’,下面长长的内容细细写了养殖方法。陆修然逐字读完,心中挑出重点记下。重新打量这株不起眼的植物时,心里却多了份柔情。

第二天上班时,一项做事条理清晰的陆先生在出门后又有些不放心地折回家中,端过那盆被放在阳台的肉桂,施施然地去上班了。

这天陆氏的员工有幸见到了老板的另一面,西装革领的清俊男子托了盆秀气可爱的绿植,一路行来。男性职员跌了眼睛,女性则觉得的老板添了丝亲切的魅力。

直到人径直进了办公室,身后的人才开始窃窃私语,卢城收拾了面部的惊讶,轻咳出声:“好了,上班时间好好工作,不许交头接耳。”然后一本正经地进了经理办公室。

却见那人已在桌后坐好,摆弄花盆。

“我说,你什么时候对这些花花草草感兴趣了?”说着伸手想去摸摸那嫩绿的枝叶,却被那人轻巧避开。

卢城惊诧:“不是吧,这么宝贝,不就是一盆草么,摸一下都不行?”

终于放在自己满意的位置,陆修然抬头看他:“兰屿肉桂。”

“呃?”

陆修然:“它的名字,还有,它不是草。”声音充满回护。

卢城:“很名贵吗?你这么护着。”他对这些小植物也是一知半解,见陆修然这么紧张,自然觉得这是难得的物种。只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对这些东西感兴趣了。

陆修然浅笑:“千金难买。”

卢城被震住:“呃,陆修然你看得到你现在的表情吗?好像对着的不是一盆,”在他的眼神扫过来时,将到嘴边的‘草’字咽了回去,“倒像是对着女朋友。”他都要起鸡皮疙瘩了。

他说完,见陆修然的表情更加柔和,一时难以置信:“不是吧,还真是女朋友,不是,是女朋友送的?”

陆修然轻挑了下眉:“不可以吗?”

卢城:“可以,当然可以。这个世界就是因为你们这些经常秀恩爱的人才变得更加的美好,呵呵。”

“是吗?嗯,这个观点我同意。”

卢城:“。”老大,你这么聪明,难道看不出来这是在反讽吗?

陆修然:“还有事?”

想到昨天的会面,卢城略犹豫片刻:“有件事,我觉得你还是知道的好。”

陆修然闻言看他。

卢城:“宋韵回国了,昨天我们见了一面。”

陆修然微顿了下,随即恢复如常:“嗯。”

卢城见他这副轻描淡写的样子,倒觉得接下来的话有些多余了。

“她昨天提到了你,我自然不能一问三不知,便随意聊了几句。不过你放心,我没有告诉她你的电话,也没说你已经有女朋友的事。”

陆修然一直面无表情,听到最后一句却皱眉:“为什么不说?”

“呃。”难道他还希望跟她联系?

“我跟女朋友的关系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卢城默,原来是在说这个。他怎么忘记了,他从来不避讳在外人面前秀恩爱。

周五下午,陆修然约了女友一起吃饭,于是下班后直接开车去了医院门口。通过电话,想了想还是下车等人。傍晚的气温散了些微热意,添了温凉,倒是很适合这座旅游城市。

身后有脚步声响起时,陆修然并未放在心上,沈时雨走路轻松而随意,这个人不是她。想到此,陆修然轻笑,不知几时,他竟然连她的脚步声都记在了心里。

脚步声到跟前时,试探的声音也响起:“修然?”是个女人的声音,熟悉又陌生。

陆修然侧身看过去时,那人明显一怔,眼中神色复杂:“真的是你,我还以为。”却不再说下去。

微微站直身体,陆修然点头:“好久不见,宋韵。”

听到自己的名字被他唤出,宋韵微微恍惚,忽略了他话语中的陌生与脸上的淡漠。

“你怎么会在?”话未说完就被打断。

眼前的男人目光越过她看住某处:“失陪,我朋友来了。”神色也瞬间柔和起来。

宋韵不由自主顺着他的目光回头,视线中出现的倩影轻轻巧巧走近,清雅玉致的面容也清晰起来。

“不好意思,等很久了吗?我需要交接一下。”声音不同于跟她分析母亲病情时的职业,脱了白大褂的女子带着份玲珑柔和。

将她脸颊一侧的长发别在耳后,陆修然勾起嘴角:“没有,我也是刚到,走吧。”

“嗯。”

上车时才发现一旁的人,此时正怔怔地看着他们。沈时雨有些诧异的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上车坐好。

陆修然帮她关好门,绕过车头,开了驾驶座的门。

“修然。”

声音顺着开着的车门传进车内,沈时雨怔了怔。却见陆修然只是简单地点头示意,随后上车关门。

宋韵望着划入车流的帕萨特,静静站了很久,才转身走向住院部。

“刚才那个人是你们医院的病人吗?”一直没有说话的人突然开口,沈时雨想了一下,才明白它说的是谁。

“她妈妈是我的病人。”

她说完,旁边的人似乎轻皱了下眉心,却没有说什么。沈时雨并不是好奇心很强的人,但是刚才那个场景还是让她有了询问的欲望。

“你们认识?”

陆修然没有回避,却也没有仔细解释:“嗯,以前的同学。很多年没见了,所以有些陌生。”

沈时雨点头表示理解,确实,时间会让人慢慢变得越来越陌生。

陆修然看她一副赞同的模样,失笑:“你好像很有经验。”

沈时雨不好意思:“也不是,就是觉得时间会改变很多东西。不管当初关系多好的人,也会慢慢变得陌生起来。”所以她很庆幸她有周棉棉这样一个能一直在一起的朋友。

周一上班时,沈时雨先去了病房。再次见到宋韵时,沈时雨明显感到她的态度奇怪了一些。沈时雨一如往常地检查完毕,嘱咐了按时吃药,便转身离开。到门口时却被叫住。

“沈医生。”

沈时雨回头看过去,宋韵正面带犹豫地看着自己,病床上的刘娟也奇怪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沈时雨:“有什么事吗?”

宋韵咬了咬唇,终于出声:“修然是你男朋友吗?”

沈时雨皱眉,她不喜欢在医院谈论私事,尤其是跟自己的病人。但是想到她跟陆修然的同学关系,沈时雨还是客气地轻轻点头。

怀疑得到证实,失落充满心头:“那你们。”

沈时雨打断她:“抱歉,这是我的私事。”

宋韵微愣。

“还有什么事吗?”见她不再说话,沈时雨再次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等门被关好,刘娟才狐疑开口:“修然是谁?”她总觉得好像在哪里听过。

刘娟看她的样子,皱起眉头,刚想再次发问,突然想到什么,满眼惊讶。

“是你大学谈的那个对象?”

见女儿沉默不语,明白自己猜对了。联想到刚才的对话,一时唏嘘:“想不到这么巧,你的前男友居然是给我看病的医生的对象。”

见女儿还是一句话也不说,撇了撇嘴:“你这是什么样子,不就是一个男人么,凭你的模样,还有现在的工作,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

看不惯母亲依旧是嫌贫爱富的表情,宋韵终于出声,却冷漠异常:“不就是一个男人?那你知道他父亲和爷爷是做什么的吗?你以为大街上随便找个人就能跟他比吗?”

刘娟也有些生气:“你冲我发什么脾气,是我让你跟他分手的吗?那时候还不是你非要出国留学,现在倒来怪我了。有本事你把人抢回来啊。”

“如果我不是非要出国留学,现在你能住这么好的医院嘛?恐怕我们现在还在旧城区蜗居着。”

“是是,都是你,你有本事,会挣钱。我没有用,行了吧。”

当当的敲门声响起,打断了争吵的两人,刘娟扭头不再说话。宋韵深吸了口气,转身去开门。

“病人该吃药了。”小护士走进来。

宋韵:“麻烦你了,我有事出去一下,你能不能在这照顾一下我妈妈?”

小护士:“不麻烦,应该的。你去吧。”

宋韵再次道谢,看了眼床上的人,转身出门。

等女儿走了,刘娟看了看一旁的小护士,换了笑容:“小姑娘真漂亮呦,有男朋友了吗?”

“阿姨,你说笑了。您女儿才是漂亮哪,跟仙女似的,您年轻的时候肯定也很漂亮。”

刘娟:“哎呦,丫头真会说话,阿姨都老了,哪能跟你们年轻人比。不过说到漂亮,给我看病的沈医生长得真好。”

小护士笑:“阿姨您还真说对了,沈医生可是我们科室的室花。”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