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44 章

他们原定计划就是午后回市区,因此吃过饭后稍休息了会儿便去大门处集合。由于早中饭一起吃了,所以沈时雨跟陆修然是第一批到的。在原来的位置坐好,没多久其他人也陆陆续续上车,一时有些热闹。

周棉棉过来时,果然不负期望地对着她意味深长:“阿雨昨天累坏了吧!”

车上似乎瞬间安静了一下,沈时雨看她一眼,淡定解释:“嗯,昨天爬山有些累。”

“这样啊,我懂我懂,累成这样肯定不止爬了一次吧。”说完以后还一副你不用解释,我理解的表情。

坐第二排的人有些不解:“为什么爬那么多次?”有什么讲究吗?

周棉棉好心回答:“因为你们陆总身体好啊,啊,果然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啊!”

陆修然看着女友微红的耳,淡淡开口:“周医生没开车吧。”不等她回答接着道:“既然如此,到市区后就让卢城送周医生回去吧。”

被点名的人抬头看他一眼,难得的话少,没有开口拒绝。

倒是周棉棉似乎有些抗拒:“呃,不用麻烦了。”而且她也没说要回家啊,她现在还处于离家出走状态哪。

“不麻烦,应该的。怎么说你也是客人。”

周棉棉斜了身边的人一眼,撇撇嘴,不再推拒。想到什么拿出手机,快速敲打。

沈时雨是看到她的动作的,毕竟两人只隔了窄窄的过道,所以自己的手机有短信提醒时有些不解地看了她一眼,才点开。

“你男朋友好护食哦,我不过调侃你几句,都舍不得,一点都不念着我曾经帮过他。”

沈时雨花了一会儿来接受自己就是所谓的“食”,奇怪的是竟一点儿也不觉得别扭,思考过后,不得不承认她说的很对。

到公司后,陆修然先送了女友,才返回自己的家。沈时雨准备将包里的衣服放进洗衣机时有些愣神,手中的绿色此时看来还是有些脸红。

她早上醒来整理东西时,发现它已经被从水中捞出,整齐地放在背包旁边。看到它难免又想起昨晚的旖旎场景,双颊绯红。

身后突然传来他清越的声音:“很适合你,”停了停接着道:“我很喜欢。”

她闻声迅速将衣服塞进包里,拉好。他的笑声传来,她的脸顿时红透。

摇了摇头,将脑中的笑声晃走,沈时雨去阳台看自己的小植物。却在看到绿油油的叶子时再次陷入沉思,她虽然只去过一次陆修然住的地方,但印象深刻,宽敞干净,但是过于严谨了些。想到此,沈时雨再看自已眼前的绿意时,眸光闪动。

8月走到末尾时,白天的青江市已经没有盛夏的燥热,道路旁新值的红合欢依旧充满生命力。

沈时雨刚来青江市时的第一年就被这种盛开如火的花震撼了。后来经本地人周棉棉同学科普,才知道这是青江市的名花。原名美洲合欢,又叫红合欢、红绒球、美蕊花、朱缨花。与青江市的市花“合欢”同种,主要花期是4月到10月,所以每年青江市有半年时间被花环绕,美不胜收。

9月快中旬的时候,沈时雨所在的科室接收了一个特殊的病人。其实病人的病倒不是很复杂,之所以说特殊是因为现下科室里的一种躁动的氛围,比如现在的护士站。

瑶瑶:“哎,你看到7床的那个病人家属了吗?”

小童:“是那个漂亮的女儿对吧?”

“你也看到了?真的好漂亮啊,长得跟明星似的,我记得好像是姓宋,叫宋什么来着?”

“哪有那么夸张,不过是有些姿色罢了。你又不是没见过美女,咱们科的沈医生也很漂亮啊,要我看,一点儿也不比她差。”语气不屑。

“那不一样,宋小姐看起来就好高雅大气,你有没有看到她身上穿的衣服,都是名牌。浑身上下透着一种张扬的美。虽然变现的很温和,但总给人一种女强人的感觉,不过人家确实是颜好啊!”暗暗羡慕。

小童维护自己人:“我还是觉得沈医生比较好看,不招摇,工作还负责。”

瑶瑶:“沈医生是挺漂亮的,就是太低调了,也不怎么化妆,一点美人的自觉都没有。”

“我觉得这样挺好的,美而不自知,这样才最珍贵。”

“好了,好了,知道你最崇拜沈医生了。我不说了还不行吗?”停了停又道:“不过,你有没有觉得,她们两个有些相似。”

小童撇嘴:“你刚才还说她们不一样哪。”

“是不一样,算了算了,不说了。”

此时话题中的两位主人公正在病房里面对面交流。

沈时雨:“病人这次突然犯病,从检查结果来看是因为没有遵医嘱,按时服药所致。”

见对面的女士皱起了好看的眉,沈时雨补充:“她的手术虽然很成功,但是术后,至少一年内不能停药,我想原来的医生应该嘱咐过吧。”

“是说过。”

沈时雨:“嗯,不过照病人的情况来看,至少停药一个月了,所以才会突然如此。”

“那需要回做手术的医院,我们当时是在B市做的手术。”

沈时雨:“B市的医疗水平确实是国内数一数二,但是你母亲现在的身体虽然不严重,但是不适合长途奔波。作为医生,我的建议是留在本市的医院进行治疗,当然决定权在你们。”

思考片刻,她再看向沈时雨时,已带了笑:“我们听医生的,麻烦您了。”

沈时雨点头:“不麻烦。”出门前补充:“希望病人可以积极配合。”

直到沈时雨出门,她才看向病床上一副心虚的人,抿了抿嘴角:“为什么不好好吃药?”

床上的妇人嗫喏:“我吃了。”见女儿的目光带了怒气,顿时气萎,“好了,我是没吃药。当时不是说手术很成功么,而且我吃了半年药之后,感觉好的差不多了已经。再说那些药那么贵。”

对面的人头疼:“我不是每个月都按时给你打钱了么?不用这么节省,而且还是生病这么严重的事。”

“我知道你现在有钱了,可是这些钱又不是大风刮来的,怎么能乱花哪?”

“那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你的不想乱花,现在我们要付出更多的钱?”

妇人自知理亏,不再言语。

“如果这次你再不好好听医生的话,我以后也不用给你打钱了,反正也不一定用的着了。”

从病房出来时,她已经换上平时温婉的面容,直到走出医院,才在心中苦笑一声。尽管她现在已经有着不菲的收入,努力变成了现在这副高雅的模样,却仍旧改不了自己出身贫穷的身份。母亲的存在仿佛就是为了提醒她自己以前的生活有多么的拮据和困难,以至于到现在也改不了过分节省的习惯。

闭了闭眼睛,再次睁开时已经重新挂起浅笑她不要重新回到过去的生活,那种自卑敏感的生活。过去的一切已经与她无关了,如果非要在那段时光中找一样值得留恋的事物的话,那么也就只有那个人了。想到此,她拿过包中的手机,拨了出去。等那边接通时,主动出声打招呼。

“卢城,我回来了,见个面吧。”

**********************************

陆修然下班开车进小区时,刷过卡却被门卫拦了下来。

“陆先生,刚才有人给您送了一份快递,但没有您的证明,我便没让他进去。不过东西倒是留了下来。您等一下,我给您搬过来。”

陆修然一时诧异,如果他没有听错,刚才他说的是‘搬过来’?他不记得自己有定过什么大件物品。

等人再次出现在视野里,他才明白为何会是‘搬’了,那是一盆“植物”?

“就是这个了,陆先生,我帮您放进车里?”

陆修然略思索,点头开了车门:“麻烦你了。”

幸好不是很大棵,不然他的车里还真放不下。

“送东西的人有说什么吗?”

“就是因为他什么也不知道,我才不敢让他进去,只让他把东西留下了。”

陆修然:“谢谢。”

“陆先生客气了,这是我的工作。”

将东西放在客厅的桌子上,便去了浴室。他实在是对此没有经验,之所以带上来,也是隐约觉得可能是母亲着人送来的,不然还真想不出谁会送这么特别的礼物给他。

走出浴室,再次看到那棵茂盛的绿色时,想到什么突然停了擦头发的动作。抬步拿过手机,在沙发上坐下想也不想地拨给那人。

接通的那一刻语气温和:“是我。”

“我知道是你。”

他说完似乎也觉得多此一举,轻轻笑了下:“礼物我看到了。”

那面静了一下,才出了一个单音:“哦。”

陆修然:“就这样?不说点什么?”

“喜欢吗?”

把玩了下植物略厚的叶片,陆修然回答:“嗯,怎么想到送我这样的礼物?”

沈时雨思考下,还是诚实道:“你家里太严肃。”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