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34 章

沈时雨到住院部时,小童正焦急的等在门口,看到她的时眼神一亮,跑了过来。

“怎么回事?”

“下午6点时还好好的,7点多的时候病人的家属过来了,没多久病房的呼叫铃就响了。我和方雨赶过去时,病人已经陷入了昏迷。”

沈时雨快速的在脑中过了一遍16床的信息,是个中年人,术后无不良反应。

“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吗?”

小童:“但是病房内只有病人的妻子和孩子在,具体情况还没有来得及问。”停了停又道:“不过有传言病人与自己儿子的关系不太好,之前有人见他们似乎发生过争执。”

沈时雨未加评价:“现在是什么情况?”

“宋医生正在进行急求。”

沈时雨赶到病房时,门口被家属挡的严严实实,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麻烦让一让。”

挡在前面的人回头,沈时雨没有来得及换衣服,所以有人有些不耐烦:“你是谁啊?没看见我爸正在里面抢救哪,别在这碍事。”

小童连忙解释:“这是沈医生。”

那人却不依不饶:“你说是医生就是医生啊,里面那些也是医生,我凭什么相信你啊?”

沈时雨的眼神霎时变得凌冽:“让开。”

那人一瞬间被镇住。沈时雨正想拨开人直接进去时,那人旁边的妇人开口:“家声,快让开,这是给你爸爸做手术的医生。”

男人闻言有些不悦的让开了道路:“怎么现在才来,不知道病人很危险吗?出了事谁负责啊?”

沈时雨不再耽搁,径直走向病床。宋夏跟急诊科的大夫正专注的采取措施。

沈时雨只能先问靠自己最近的人“怎么样了?”

那人看到她,轻声解释:“沈医生,情况不太好。我们轮流做了心肺复苏,但是你看,脉搏一直不稳定。要不要给刘主任打电话?”

“病人心跳停了!”

沈时雨快步走到宋夏身旁:“准备电击除颤。”

病房里一时全部噤声,所有人都紧盯着床头的仪器。等那条直线变成波浪线时,全部人都松了口气。

沈时雨擦了擦额上的汗珠:“输氧。”

全身检查过后,确认一切正常时,沈时雨脚步有些不稳。

“小心!你是不是没吃饭?”宋夏的明显不赞同的声音响起。

沈时雨稳了稳神:”没事儿。”

“什么没事儿,都快11点了,你现在赶紧回家休息。”

沈时雨摇头:“我今晚还是待在这里放心。”

见她还要赶人,沈时雨赶紧摆手:“好啦,我待会会去吃饭的,这个时间你也赶紧去查房吧!”

宋夏见劝不动,也只得叮嘱她去吃东西。

沈时雨回到办公室时,有些疲惫的拿出手机看时间,才发现上面有短信和未接来电,都是同一个人。想了想还是先点开了信息:事情解决了吗?忙完了回电话。

在这样一个忙碌的夜晚,在经过饥肠辘辘的紧张后,此刻看到他的留言,竟说不出的温暖。她突然就不想考虑时间是不是太晚了这些问题,想听到他的声音。

不过响了两声,就接通了。

“吵醒你了吗?”

“没有,我还没睡。事情解决了?”

沈时雨靠在椅背上轻声嗯了一声。

“到家了吗?”

“还在医院,今天晚上要留下来。”

那边静了片刻:“吃饭了吗?”

沈时雨将手放在自己腹部:“不饿了。”应该是饿过头了吧。

这次安静的久了些,接着响起衣服的摩擦声:“在医院等我。”

她连忙阻止:“不用了,太晚了。”

“乖,听话。”然后电话被挂断。

沈时雨被他的话怔住,等放下手机还是不相信他刚才哄小孩的话语,那么的自然流畅。想想又觉得想笑,然后就真的伏在桌上笑了。

电话再次响起时,沈时雨有些迷蒙的睁开眼睛,自己竟然睡着了。刚睡醒的人反应慢了半拍,在看到手机屏显示的人名时才清醒。赶紧接了手机,那边只简单说了一句话。

“医院门口,现在出来。”

挂了电话,沈时雨四下看了一眼,宋夏还没有回来,证明她睡的时间还不是很久,幸好幸好。

青江市第一医院在值班医生的住宿条件上还是可以的,俩人的标准间,虽然不大但是五脏俱全,有单独的卫生间和浴室。沈时雨刚来时就和宋夏分到了一起,虽然俩人性格不同,但都不是邋遢的人,当然也可能是职业使然。再加上也不是经常住在一起,所以相处倒是融洽。

沈时雨走出医院大门时,白天的暑热已经不见了,深吸一口气,能嗅到随微风飘来的花香,就连医院这种经常经历生老病死的地方,此时也似乎变得安然静谧了许多。未等她四下寻找,左侧突然有灯光闪动。

马路两边的路灯光线昏黄,但沈时雨还是看到了此刻正看着自己的人挂在嘴边的浅笑。心口突然一片甜蜜,下意识的弯了唇角。

直到在副驾驶的位置坐好,沈时雨依旧笑意不减,倒是身边的人诧异了。

“有这么高兴?”

沈时雨语气上扬:“嗯。”

似是被她感染,陆修然眼中也闪过笑意,抬手将她侧脸的头发拨到了耳后。

“饿吗?”

刚问过,车里突然响起一阵咕噜噜的声音,然后就是无声的静默。沈时雨反应过来时淡定地移开视线。

“现在饿了。”但耳朵一阵微热,幸亏是晚上。

陆修然轻笑出声:“还挺诚实。”

“我一项心口如一。”

陆修然的声音突然变得近了:“是吗?那现在看着我。”

沈时雨被他掰过身子时才发现俩人靠的太近了,近到她能清晰的看到他漆黑如夜的眼眸中的自己小小的影子。她似乎还闻到了一丝清爽的沐浴露的闻到,然后心跳开始变得不正常了。

“你在想什么?”

“唔,很帅。”

他很轻的笑了一下:“还有哪?”

“还有,这么帅的人,居然是我的。”然后男朋友三个字被路过的车笛声打断了。

陆修然放开她的肩膀,握了她的左手,表示同意:“嗯,确实是你的。不过,现在你还不完全是我的。”

沈时雨回神,意识到他话中的意思,顿时羞窘。她刚才明明想说的是‘是我的男朋友。’

陆修然笑过,伸手从后座上拿过两个纸袋,拆开口的同时,一股食物的香气迎面扑来。然后车里再次响起了一道响亮的咕噜声,沈时雨默默无语,她在他面前已经没有形象可言了。

“尝尝看,庞阅做的,还不错。”

沈时雨接过来,饭盒里是肥嘟嘟的小混沌,即使光线昏暗,还是能看出精致。

“你去了‘无名’?”那里离这里并不算很近。

“嗯,顺便去看看庞婶。”

这个时间,老人家大都休息了,还哪里见得到人,这样说不过是怕自己不好意思罢了。沈时雨心里一阵热流涌动。

吃过后,胃里果然变得舒服了许多。看过时间,已经1点了。

“回去休息吧,明天还要上班。”

陆修然挑眉:“先付了饭钱才能走。”

“嗯?”什么饭钱?

陆修然在她的注视下,倾身在她唇角落下一吻。

“饭钱。”

沈时雨脸色微红:“嗯,那我先走了,你也早点休息。”

转身时却被拉住:“你不应该表示一下感谢吗?”

“我刚刚不是已经付钱了?”

“是,那是饭钱,是我应得的。现在我说的是作为女朋友的你是不是应该表示一下。”

沈时雨无语,哪里这么多条件。但还是凑过去,在他侧脸上亲了一下,然后撤开。

某人不满:“就这样?”

沈时雨郑重其事:“嗯,就这样,你今天的行为就值这么多了。以后再接再厉,好好表现。回去时小心开车。”言罢,趁其愣神的时间迅速下车关门离开。

陆修然看着远去的人影,仰靠在椅背上,抬手覆眼,无声扬起嘴角。

**************

周六的时候,周棉棉再次来蹭饭。下午的时光清闲懒散。

“这大好时光,阿雨,你怎么没跟你家大帅哥去约会啊?”

沈时雨在躺椅上闭目:“他最近比较忙。”

“他是做什么工作的啊?”

“不清楚。”

周棉棉扬声:“不是吧?你们不是在一起有一段时间了吗?你没问过吗?”

沈时雨停了停回答:“没有。”

周棉棉不是很理解:“为什么啊?”

“为什么一定要问?”

“呃。”周棉棉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但又觉得这样不对。

“但是别人谈恋爱不是都要彼此相互了解的吗?”

沈时雨:“为什么要谈别人那样的恋爱哪?我们不会因为一个人的工作而喜欢上他,当然也不会因为一个人的工作而跟他分手不是吗?”

周棉棉愣了愣:“阿雨,你说得好有哲理呦。”

“况且,这些以后自然会慢慢知道的,不是吗?”

“是。”怎么感觉自己好像被洗脑了。

傍晚的时候,沈时雨提出去西大街逛一逛,周棉棉先是感叹了一番自己上次跟她去时那段有缘无分的一见钟情,然后欣然同意了。

打车过去并不远,因为来过一次,所以沈时雨凭记忆力找到了那家店。红色的平安结静静的挂在那里,白色的玉石上刻了平安两字。

店老板主动打招呼:“小姑娘喜欢这个吗?这是开过光的,送给男朋友可以保平安的。”

“能拿下来给我看看嘛?”

“好嘞。”

周棉棉好奇:“这是什么?”

沈时雨摩挲过玉石上的字迹:“平安结。”然后抬头:“老板,我要了。”

“好嘞,我给你包好。”他太喜欢这种不讨价还价的人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