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33 章

却在想要离开时被擒住手腕,一个用力被按在了柜子前。抬头的同时,双唇被噙住。最开始是温柔的触碰,不过片刻便唇齿相依。沈时雨回神的同时闭了双眼,未被控制着的手也抬起抓了他的衣襟。

察觉到她的顺从,身前的人环在她腰间的手猛的往前带了带,更深的压了下来,却在碰到她身体的瞬间停了停。沈时雨也有一瞬的怔忪,然后本就粉嫩的面庞顿时如煮熟的虾子一般。她有些后悔洗完澡没穿胸衣了,此刻他的胸膛触到的位置。

沈时雨咬唇,开始不安挣扎。然而男女力气到底悬殊,尤其是某些时刻,她的动作被他一一化解。沈时雨再想用力时,却突然被打横抱起。

“啊。”

惊吓过后已经身处自己平时休息的床间,抬起的上身被随后压过来的身体控住,双手也按在枕侧,两人鼻息交闻,呼出的气体滚烫。即使隔着两层衣物,沈时雨也能感觉到他身上的热度。

沈时雨几乎被他眼中的热度灼伤,平时那样光风霁月的人此时竟让她感到一丝害怕。

“陆修然。”

“嗯?”他出声的同时鼻尖划过她的下巴,她的身子顿时一颤。

“先起来好不好?”她小心翼翼的看着他。

“不好。”他眼眸幽亮,话音落下的同时,吻也再次落了下来。

似乎是顾忌到她的情绪,这次的吻温柔而克制却同样不容抗拒。沈时雨经过初初的不适,渐渐思路一片模糊,逐渐沉溺,甚至主动探出了自己的小舌。沈时雨感觉到身上的人停了一瞬,随后舌尖被含住,吻变得更加深入热烈。

俩人分开时,沈时雨一时还有些茫然,只本能的大口喘息。身上的人却并没有停止,沈时雨能感到他的吻逐渐向下游移,划过下巴,在脖颈处轻轻啃咬,一时呼吸变得更加紧促。

锁骨处传来微痛想要推开他时,沈时雨才察觉自己的双手重获了自由,却突然感到胸前传来凉意,随后一阵酥麻传来,大脑一片空白,原本抬起的手也再次无力垂下。口中也难耐的溢出声音。

“嗯。”

滚烫的大手由睡裙下摆处逡巡向上,直至胸前。陌生的感觉一阵阵袭来,身上的温度一再上升,沈时雨只觉得自己如同着火了一般。等小腹处传来热意时,沈时雨才茫然回神。眼下的感觉和人都使她感到陌生和害怕,过渡的难耐促使她开口阻止。

“陆修然,不要了。”

然而腰身却被紧紧控住,挣扎不得,身上的人也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这使她更加恐惧,委屈感突然而至。

“陆修然。”声音已经带了哭腔。

陆修然顿时停下,抬头看过去,却见灯下的人眼含泪光,正委委屈屈的看着自己。心中一时闪过心疼,慢慢吻过她的眼角。

“怎么哭了?”

听见他的声音,本来绪在眼中的泪水一涌而下,呜咽声渐渐响起,其中夹杂着指责。

“你欺负我。”

陆修然侧身将人揽在怀里轻哄:“好,我错了,乖,不哭了。”声音无奈紧张。

怀里的人哭声更甚:“我让你停下,你不理我。”

陆修然无奈:“下次我一定停下好不好”

沈时雨看他:“真的?”

“真的,你说什么时候停,就什么时候停。”声音有些大义凛然。

哭过了,沈时雨又有些不好意思,略感矫情。伸手推了推他,等他看过来,小声道歉。

“对不起,我只是还没准备好。”

“我知道,是我心急了。”顿了顿补充道:“阿时,我希望你明白,我不是因为这种事才跟你在一起的,它只是相爱的人更亲密的一种形式。所以你不用跟我道歉,知道吗?”

沈时雨轻轻点头,却听头顶传来一声叹息:“不过真的只能是最后一次了,不然真的就要出问题了。”

沈时雨刚开始不解,等想通是什么出问题时,顿时又变成鸵鸟状。

沈时雨第二天起床时,身边的人已经不在了,情绪起伏过大再加上睡觉时间较晚,她竟然丝毫没有察觉到他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昨天晚上到后来,俩人当然是抱在一起睡的。考虑到他当时的状况,她本来是要去周棉棉房间睡的,但是却被他拒绝了。然后他用夏凉被裹了她,抱在怀里入睡。她也在不习惯中渐渐入梦。

想到昨晚的情形,沈时雨脸上发烫,如果不是她出声阻止,那他们。拍了拍脸颊,沈时雨决定不再想这些事。

起床时才发现枕头一侧放了个漂亮的礼品盒,想了片刻,打开。是一块女士手表,简单素雅的款式。戴在手腕上试了试,竟意外地非常合适。不禁又想到了上次他过生日时,自己好像什么也没有送,仔细想想,也不是什么也没有送,嗯咳。

不过自己确实应该补一份礼物,沈时雨思索了片刻。脑中忽然闪过一抹红色。

*****************

卢城跟天然公司的人约了10点,但对方的经理早了半小时就到了。看到卢城时主动起身打招呼,卢城心里好笑,看这架势,倒是诚意十足。陆修然提前10分钟赶到,进门先表示了歉意,倒是对方表示没关系。选择性忽视卢城脸上的戏谑,坐下后双方进入正题。

随后的谈判十分顺利,双方在原本合同的基础上稍加改动,当场签字。然后就是酒桌上的应酬了,陆修然以身体不适为由,只要了杯水。不过自有公关部的负责人,再加上卢城活跃气氛,场面还是和谐的。直到一个温柔的声音响起。

“陆总,我敬您一杯。”

满场的人顿时都停了下来,有意无意地看过来,卢城更是一脸看好戏的表情。陆修然抬眸,眼前的女人似乎是对方的一个部门经理,此时正端了酒杯,虽然脸上挂着笑容,却丝毫掩饰不住身上那种女强人的强势作风,不然也不会在自己明确表示不能喝酒时,还有这番举动。

陆修然委婉拒绝:“不好意思,医生最近不让我喝酒。”突然有些想那个总是不让自己少喝酒的人了。

对方的人起哄:“陆总连我们方佳大美人的面子都不给啊!”

陆修然笑笑不语。方佳顿时有些骑虎难下:“陆总给个面子吧。”

陆修然眼中的不悦一闪而逝“,出声反而更加温和:“真的是女朋友管的严。”

方佳长相不错,能力又强,以往应对男人都是无往不利的。这次一再被拒绝,还是当着自己公司同事的面,脸色变得有些僵硬,语气也有些冲。

“陆总的借口有些牵强了,刚才还说是医生不让喝酒,现在又说是女朋友了。”

陆修然挑眉:“不好意思,我女朋友是医生,我刚才说的医生也是她。”

场面有些尴尬,对方的人一副看戏的神情,看来这位女经理平时在公司的人缘实在是不怎么地。卢城忍住笑,开口打破僵局。

“方经理你不知道,陆总前些时候确实身体不舒服。您要是不嫌弃,这杯酒我来代他喝了怎么样?”

方佳顿时松了空气,换上笑脸:“怎么会?来,卢总监,我敬您。”

回到酒店时,卢城忍不住嘲笑好友:“哎,这个看脸的世界啊真现实!那位方经理虽然长得不错,就是太强势了,还是沈医生好啊,温婉含蓄,却淡雅动人。是吧?”

陆修然皱眉:“这样的语气会让我怀疑你暗恋我女朋友,不过幸好这是一个看脸的世界,你没有机会了。”

卢城:“。”还能不能好好做朋友了?

陆修然回来时已经是7月中旬了,俩人恢复了以前的相处模式,约会加打电话,但是沈时雨隐隐觉得自从她生日过后,又有些不一样,具体哪里不一样,她又说不上来。

7月底的一天,沈时雨跟陆修然约好一起吃晚饭。谁知刚坐下,手机就急躁的响了起来。沈时雨拿过来看了看上面显示的名字,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

“喂?”

“沈医生出事了,16床的病人突然出现紧急情况。”小童的声音急促而紧张。

果然。沈时雨皱眉:“通知值班医生了吗?”

“已经通知宋医生了,她让我告诉您,毕竟您对病人的情况比较熟。”

“好,我现在马上过去,有什么事,你时刻跟我保持联系。”

挂了电话开口解释:“我需要回一趟医院,你先。”却被打断。

“我送你过去。”从她神情变得严肃开始,陆修然就抬手阻止了服务生的声音。虽然听不到电话内容,但他大概猜到了是出事了。

“不用了,你还没有吃饭,我打车过去就好。”

陆修然皱眉:“你确定要跟我在这个时候讨论吃饭这个问题,况且,病人很危险不是吗?”

沈时雨有些歉疚,但是这个时候有车,无疑是最节省时间的。

“对不起。”

幸好他们吃饭的地方距医院并不算远,陆修然将车停下时刚好过去10分钟。但是沈时雨却觉得这10分钟无比漫长,它可以任意夺走一个人的生命。沈时雨嘱咐了驾驶座上的人开车小心,记得吃饭,便快步走向大门。

陆修然看着那道急匆匆的背影,微弯了唇角。这么紧急的时刻,她还不忘叮嘱他吃饭,似乎把他当小孩子一般牵挂。对,就是牵挂,想到此,本该开车去吃饭的人,往后一仰靠在了靠背上。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