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28 章

“明天几点?”

陆修然有些意外:“你要来送我吗?”

“不可以吗?”

陆修然笑:“当然可以,求之不得。”

陆修然是第二天中午12点的飞机,这天刚好是周四,沈时雨白天没有排班,是以来的较早。

沈时雨来的时候并未考虑太多,因此在看到陆修然身边的员工都用一种好奇的要死却不敢主动问老板八卦的眼神盯着自己时,顿时有些后悔了。

最后还是卢城解了围:“好了好了,非礼勿视,非礼勿听啊,小心老板发怒,痛下杀手啊,咱们先进去。”众人笑了一声,跟着先进去了。

“没有什么要叮嘱的吗?”

沈时雨抬头,陆修然正看着她无声浅笑。她没有送人的经验,每次回家也都是自己离开或归来。上次陆修然出差时,她刚刚跟他在一起,还没有适应角色的转换。一点女朋友的自觉也没有,自然是不知该怎么做。

此时,看着眼前的人,想着即将到来的离别,竟然有些不舍。

“工作很重要,但也要注意身体,按时休息,不要总是加班。应酬的话,尽量少喝酒,最好不喝。还有,呃。”

嘱咐的话被他突如其来的拥抱打断:“好。”

沈时雨本来想挣开的,但是他在她耳边只轻轻说了一个字,却让她不舍得推开了。

虽然是人来人往的机场大厅,但是有不少的人正如他们这般为即将道别而紧紧拥在一起。有年轻的情侣、父母和孩子亦或是朋友,此刻处于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不会再去关注其他的人,眼中看到的仅是自己身边的人。

“本来以为你会说早点回来之类的,我差点忘了,我女朋友跟别人不一样。”他在她耳边闷笑出声。

沈时雨有些不好意思,她不习惯这些小女儿的亲昵话语。

“我来说也一样,我会早些回来,因为”他停顿了下才继续:“因为我会想你。”

话毕便要松手,却被怀里的人抬手环住了腰,一时有些怔然。

“早点回来。”

回过神的人用力抱紧了怀中的人:“好。”

***********************

陆修然走时已经是6月底了,7月很快来到。天气越发炎热,街上的人已经穿的很是清凉了,路边的合欢也尽情的展示着自己的身姿。

青江市的旅游业也随着这些花儿红火起来,炎热的天气也阻挡不了游客的热情。慕名而来的人,除了去海边游玩,就是在这座红火的城市里闲逛,拍照。街上随处可见与这些树合影的人。生活在这里的人对此早已见怪不怪了,沈时雨还曾帮几个年轻的女孩子拍过合影。

青涩光亮的面庞上,带着无忧无虑的笑,连带着她的心情也好起来了。每到这个季节,沈时雨有时会怀疑自己当时决心留下来,是否是这些在这个城市里随处可见的植物吸引了自己,毕竟应该很少有人会不喜欢这里吧。

沈时雨又想到陆修然,他走时说大概一个星期会回来,如今已经8天过去了,她都意外自己竟让将日子记得这么清楚了。

陆修然应该很忙,刚开始两人还可以保持每晚通一次话,渐渐的就少了。尽管他从来不说,但是她能听出他语气中的疲惫。她对他的工作不是很了解,甚至可以说是一无所知,她知道自己帮不到他,因此也从不主动打过去,以免打扰到他。

周棉棉这一周又开始了“离家出走”模式,开始跟她同居。这次的原因与上次大同小异,果然在子女的终身大事上,天下所有的父母,不论事业多成功,想法都是一样的。

周棉棉虽然平时性格有些不拘小节,但对待工作非常认真,这一点倒是跟父亲周远峰很像。周远峰从医生一直升到第三医院的院长,除了医术精湛,跟他的严谨负责是分不开的。

以周棉棉的性格来说,就不像是学医的苗子。但是周母是第三医院的一名护士长。所以周棉棉从小可以说是在医院里长大的,所以长大后学医几乎可以说是顺理成章了。

周父对这个唯一的女儿很是宠爱,但是这种宠爱显然不包括容忍孩子变成传说中的“剩女”。

这也是上次她跟陆修然的乌龙相亲事件的起因。想到此,沈时雨有些走神,她最近想起他的次数好像越来越多了。

“阿雨,下周你生日,我们去吃大餐吧。”

周棉棉的声音将沈时雨拉回现实:“嗯?”

“你不会忘了吧?”周棉棉瞪眼。

沈时雨笑:“忘记不是很正常嘛,不是你说的‘女人过了25岁之后就不记得自己的年龄了’”。

“我说的是对外人而言,女人还是要好好对自己的。”

沈时雨笑而不语,以前能一直记得自己生日的只有两个人,她也是在家跟父母一起过的。父亲去世后,她考到青江市,认识周棉棉。记得她生日的人还是有两个,多了眼前这个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女孩子。

沈时雨犹记得小时候父亲曾教她读诗,读到李白的“人生贵相知,何必金与钱”时,她似懂非懂,父亲也只是用了“你以后就知道了”来敷衍。

她这一刻似乎了然了。也更加理解了“友谊是一种温静与沉着的爱,为理智所引导,习惯所结成,从长久的认识与共同的契合而产生,没有嫉妒,也没有恐惧。”

“谢谢你,绵羊。”

周棉棉愣了一秒,随即抚臂:“要不要这么冷啊,还有我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叫我这个外号。要不是陆修然不在,估计也轮不到我帮你过生日了。哎,他知道你下周生日吗?”

“又不是什么大事,不用弄的人尽皆知。”

“哎,怎么不是大事了,你们现在是男女朋友。算了,谁让他出差了哪,这么好的表现机会只能让给我了。”

周棉棉话是这么说,但还是趁其上厕所的间隙,抓过好友的手机,飞速记下了某人的手机号码。

于是当天晚上回到酒店的陆修然发现手机上躺了条陌生号码的短信,在删除的前一秒停住,点开。看过信息的人坐在床前若有所思,随后恢复:没问题,谢谢。

青江市从7月7号进入小暑,沈时雨的生日是后天的9号,农历的六月初六。沈时雨和周棉棉研究过,那天刚好是周六,两人都没有工作。沈时雨不愿去大饭店折腾,又考虑到天气的原因,两人最终决定那天留在家里吃火锅。

周五晚上,跟母亲通过电话,母亲照例叮嘱要按时吃饭这些琐事,要挂断电话时,沈母再次柔声开口:“阿时,又大了一岁。照顾好自己。”

父亲还在时,沈时雨都是跟父母在家过生日的,尤其是父亲,从来都将这一天当做一个大日子。父亲去世后,沈时雨的生日几乎都是待在青江市了。

“我知道了,你也不要太累了。”

临睡之前,到底还是给陆修然打了电话,沈时雨在10点左右拨过去,想着这点时间他人应该已经忙完回酒店了,但却无人接听。本来就是想告诉他一声,既然他那么忙,还是算了。她也是心血来潮。

睡着之前,发过去了信息解释:我没事,不用回了,早点儿休息,注意身体。

陆修然这一天确实很忙,之前跟天然公司的合同本来双方已经口头谈妥,因为是老客户了,彼此也比较信任。谁知签约时,那边的负责人却推推拖拖,不肯签字。

陆氏也并非才成立,自然不好这么容易就打发了。多方打听过后才知道对方最近在跟第三方公司接触,从中可以获得更大的利益。陆修然当机立断带了卢城过来。但是过程并不顺利,商人趋利。本来预计一星期的行程,延长了好几天。好在努力并没有白费,陆修然与对方分析了利弊关系,对方终于答应重新讨论合约内容。

陆修然跟卢城回到酒店时已经将近12点,在楼梯口分道扬镳时停住:“明天我出去一趟,后天早上回来。”

卢城诧异:“可以我们后天中午约了对方。”

“后天我会准时回来,不过是走个过场,大家心知肚明,彼此试探底线罢了。”

卢城皱眉:“什么事这么重要,比我们的谈判更重要?”

陆修然笑:“嗯,很重要。”

见好友的表情,卢城更觉感兴趣:“到底什么事啊?”

“私事。”说过便要离开。

“哎,什么事这么重要啊,竟然让你扔下正经事不做。”

陆修然脚步顿了顿:“女朋友生日。”接着强调:“另外,这也是正经事。”

卢城闻言恢复正色:“修然,你认定她了?还有,我一直想知道,你喜欢上她到底是因为她。”

陆修然打断他:“我喜欢的是沈时雨这个人。”目光坦然凌冽。

卢城看了好友片刻,失笑:“你这样在单身的人面前秀恩爱,是不是太不道德了。”

陆修然也笑了笑:“这是一种自然的表现,当然,你是不会懂的。”

卢城:“。”还能更讨厌吗?

陆修然洗过澡才拿过一整天都处于静音状态的手机,看过信息内容后,确认了一下时间。想了想还是点了几下,然后将手机放在耳边。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