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24 章

沈时雨走到床前,静静看着倚在床上的人。英俊的面庞在阳光下有些苍白,平时总是漆黑深邃的双眸上架了副眼镜却没有遮住眼底的疲倦。额前的碎发有些散乱,左手挂着点滴。大概是没想到她会来,脸上的表情有些怔忪。

沈时雨竟觉得这个样子的陆修然竟显得有些脆弱,让她产生了一种保护欲。

不过,眼睛划过他右手中的文件。原本担忧的心情顿时化为一种无名的怒气。这种情绪是她不曾有过的。

“你生病了?”她的语气依旧平静,却隐隐透着怒火。

陆修然回神:“哦,嗯。”为什么他觉得她有些不一样。

“卢城说你病的很严重,不过看起来还不错。”她说着眼神停在他的右手上。

“还好。”他竟不知道要说什么。

沈时雨眼神闪了下:“既然不严重,那我就先走了。”说着就转身走向门口。

陆修然再次愣住,他现在无比确定她是在生气了,是因为他没有好好养病?见她马上要出门,赶紧出声:“阿时。”语气有些无奈,仔细听,似乎还待着一丝委屈。

沈时雨顿住,慢慢回身看着他,仍是不说话。

陆修然:“阿时,我饿了。”他此时才看到她手中的东西,眼睛亮了亮。

沈时雨走过去,将手中的东西放在桌上:“里面有粥。”说完再次转身。还未迈步,手腕便被牢牢抓住。

“你留下来陪我好不好?”

“你不是自己一个人可以?”

陆修然:“”。他那是威胁卢城的。“我是不想麻烦卢城。”

沈时雨看着他眼中的期待,心中叹了口气:“放手。”

却觉手腕上的力度更大了些。

沈时雨:“你不放手,我怎么给你拿粥?”

“哦。”

他看着她在床边坐下,拿过桌上的粥,终是弯了嘴角。沈时雨将盖子打开,试了下温度。偏头刚好看到他脸上的笑容,然后皱眉。

“笑什么?”这个人,生病了都不会照顾自己,居然还笑得出来。

他立马敛了笑容,却收不回眼中的笑意:“没什么。”

现在倒是听话了,她看了看他挂点滴的手。仍是面无表情的拿勺子舀了粥递向他。

陆修然看着嘴边的勺子再次呆愣,见她似乎又要皱眉,忙张嘴咽下。他看着眼前的女子,眼中漫过温柔的光。

印象中,也只有母亲小时候喂过自己。他的家庭环境和性格使得他不是很容易情绪外泄。之所以没有告诉母亲生病的事,也是性格使然。

但是眼前的女子虽然面有怒色,动作格外温和小心,每一下都认认真真。他心中竟涌过一缕感动。

喝过粥后,沈时雨帮他拔了针。

“躺下休息。”

“好,”他乖乖听话,摘了眼镜,“你留下来陪我。”

“嗯。”她答应,“现在睡觉。”

陆修然笑了下:“好。左边第二个房间里有一个小型放映室,你可以去那里看电影。”

“嗯。”见他闭了眼睛,她将床上的文件与带来的一起放在了窗边的沙发上。回头静静看了一会儿。他应该是累了,很快就陷入了睡眠。此时的样子竟像个脆弱的孩子。

刚才她也不懂自己为什么会生气,是气他生病了却不去医院?还是气他带病仍要工作?亦或是生气他不告诉自己?

沈时雨想了片刻,轻轻拉了窗帘,出门。

陆修然刚睁开眼来时有些怔然,室内满眼漆黑,有种夜晚的感觉。但是窗帘缝隙中透出来的细光,又显示着现在还是白天。伸手按亮床头灯,才发现手上的针头已经拔了,自己竟然一点直觉都没有。轻揉了下眉心,看过手表,起身下床。

客厅里静悄悄的,倒是厨房传来一些水声,隐隐约约飘来一缕香气。心里生出些温暖的感觉,仿佛这香气飘到了心里。

陆修然拉开厨房的门,本来以为会出现温暖源头的地方却空无一人。倚在门口略一思索,随即释然,他竟忘记了自己睡之前说过的话了,转身踱向左边第二个房间。

陆修然推开门时,沈时雨正屈膝坐在沙发前的地毯上看一部老片子,下颌放在交叠的双臂上,背靠沙发。片子却没有放出声音,画面转换时光影略动,照在她神情专注的秀丽面庞上。室内没有开灯,她就静静坐在那里,安娴静好。

陆修然静静看了片刻才迈步走向她,似乎是听到了声响,沈时雨抬头看过来。他就在她的注视下一路走到她身边,坐下,手随意自然地搭在她身后的沙发上。

“在看什么?”陆修然出声的同时看向屏幕,然后惊讶。

由于屏幕是侧对着门口的,所以刚才陆修然并没有看到内容,而她的表情那么平静,所以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女朋友居然在看

“电锯惊魂?”

“嗯,以前想看,但是周棉棉害怕,一直没看成。没想到你这里有。”语气里有种得偿所愿的满足。

“好点了吗?”沈时雨右手碰了碰他的额头,好像烧退了。

陆修然在她的手离开时,伸过右手抓住,放在腿上:“好了。”

许是他的动作太过自然,沈时雨也未觉得不对。

陆修然静了一瞬,看向身边的人。这部片子不是他买的,他记得好像是苏岩放在这里的。还记得苏岩当时跟献宝似的在他的放映室里走来走去。

“三哥,你家有这种地方应该利用起来啊,多准备一些恐怖片,到时候和女朋友约会时正好可以一起看啊。人家一害怕,你不就顺理成章的献出你雄伟的怀抱了吗?嘿嘿。”

“用不着。”陆修然淡笑。

“嗯?”

“我说我用不着这些,你自己留着吧。”

苏岩当时看着面前的人一脸自信的浅笑,感觉自己又被嘲笑了,郁闷。也是,陆修然这斯倒是长了一张吸引小姑娘的光风霁月的正人君子面孔。

但第二天苏岩还是把光碟送过来了,为了表示他俩是一种人。放在抽屉里,他也没有看过。若不是今天被沈时雨找出来,他都已经快忘了。

但是看自己女朋友的现在状态,似乎不需要男朋友的怀抱吧!

想到此,陆修然再次开口:“怎么没有声音?”

“呃,我稍微有一点害怕。”沈时雨有些不好意思。

陆修然挑眉:“这样啊!”然后松开她拿过遥控器,加大音量。

沈时雨:“。”

“我陪你。”陆修然说完,将手由沙发上移到了身边人的肩上。

“。”为什么她总觉得怪怪的。

沈时雨接下来总不能静心,旁边人的存在感太过强大,两人依偎的胳膊,还有他放在肩头的手,还有黑暗的空间,都有些让她分心。

似乎是察觉了她的不专注,陆修然侧身看住她:“这样不舒服?”说着将手拿开。

正当她想放松时,却被他扶过肩头:“那就换一下。”

沈时雨还未反应过来,已被突然凑近的人吻住。顿觉心跳加速。她有些茫然地看着静在咫尺的黑眸,仿佛带着魔力,将她定住。

他的眼里似乎闪过一丝无奈的笑,随即她的双眼被一只手盖住,吻却加深,身子也被揽住,被他倾身压在沙发边缘。等俩人分开时,沈时雨只觉呼吸困难。身前的人却无半点退开的意思。

沈时雨看着他眼中流动的暗光,感受着鼻息之间的热气,心跳如鼓。在他再次低头之前,用力推开。然后起身。

“咳,我去厨房看看粥好了没有。”随后镇静走开,却连回头都不敢。

陆修然看着那道落荒而逃的淡定身影,扶额浅笑,看来自己的“豪言”是难以实现了。

周一上班时,沈时雨先去了夏夏的病房。小小的身影正坐在床上,手里拿着一本故事书,一本正经的讲故事。软糯的声音抑扬顿挫,年轻的父母是忠实的听众,就连旁边病床的病人都听得津津有味。

沈时雨有些不想破坏这种画面,她在门口停下。直到故事圆满结束,小家伙抬头才发现门口的人,几乎是立刻就起身跑了过来。

“夏夏,慢点儿。”伴随着母亲提醒的是孩子兴奋的声音:“沈医生姐姐!”

沈时雨望着眼前这个小小的身影,不由自主的连语气都温柔下来:“嗯。”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这个小男孩为什么会这么喜欢自己,毕竟她清楚地知道自己不是开朗热情的性子,她也没有与小孩子相处的经验。

当初男孩子送来时,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等他睁开眼已经是手术后第二天了。她当时站在病床边,看着男孩虚弱的面庞上那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几乎是一瞬间软了声音:“感觉怎么样?身上疼吗?”

男孩儿乖巧的点了点头。

然后沈时雨向孩子的父母解释了麻醉过后现疼痛现象会持续几天,但是不严重。又交代了需要注意的事项,叮嘱护士仔细盯着,如果有事,随时通知她。

等沈时雨第三天见到夏夏时,他在她检查完以后,主动开口:“我爸爸妈妈说是你救了我,让我谢谢你,可是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哪?”声音带着些许腼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