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12 章

刚到门口,门就从里面开了,里面走出来的女人戴了副眼镜,看到沈时雨笑着说:“我刚刚在阳台看到你了,进来吧。”

沈时雨对母亲笑了笑进屋。沈家这套房子不算小,三室两厅,是当初夫妻二人都升为教授后,学校给的,算是对人才的一种重视。

桌上像往常一样摆满了她爱吃的菜,沈母苏南催促女儿赶紧吃饭。饭后,沈母还有一节课要带,收拾完毕就出了家门。

沈时雨推开房门,躺到了自己的床上,每次回家都会有种安心放松的感觉,这让她觉得很幸福。

沈时雨再次睁开眼时天已经有些暗了,远远地还能听到校园里的喧闹,应该是下课了。

她走出房间时沈母正在厨房做饭,隐隐地有些香味飘来。晚饭是两菜一汤,自从女儿那次生病后,沈母总觉得她身体太弱,所以炖了鸡汤。

饭后俩人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说话。

沈母突然语重心长地说:“阿时啊,你年纪也不小了,现在改了工作时间,也不是很忙了,碰到合适的男孩子就相处看看。有人照顾你了,我和你爸也就放心了。”

沈时雨沉默了一会儿,看向母亲,“我知道了妈妈。”

汽车七点准时到站,她刚走出车站就看到那人静静立在车前,说不惊讶是假的,她以为他在生气,但此刻却真真实实地站在她眼前,心中无由一阵悸动。

“这里不能停太久,快上车。”他开口。

“哦。”她眨眨眼睛乖乖听话。

等坐在车上,她还是有些难以置信:“你怎么会在这?”

他看了她一眼,左手一下一下地轻磕方向盘:“来接不告而别的女朋友。”

“”她羞愧,“你生气了吗?”

“没有。”声音平静。

“”明明就有,“我不是故意不告诉你工作时间改了的,是因为。”

“因为什么?”

“因为我怕你会问为什么?”

“哦,那为什么会改了时间?”他随口接道。

“”他一定是故意的。

“因为刘老师说谈恋爱需要时间相处。”还真是难以启齿。

她话音刚落明显看到他的左手停了几秒,然后恢复正常。

“还有,我昨天本来想着到家以后打电话告诉你的,但是还没走到就接到了你的电话。”

解释过后,见那人还是无动于衷,似乎是在专心开车,她也不知道说什么,于是一路无话。

由于她有些心不在焉,所以等车停时,才发现不是自己家。“这是?”

“你不饿吗?去吃饭。”陆修然想了想又说:“这里的汤不错。”说完先下车。

沈时雨楞了楞,跟着下车,是一家不大的饭馆。

等闻到饭菜的香气,她才觉得真的饿了。等饭菜的时间里,她观察了一下他的表情,但是实在看不出来有没有在生气。

当她再一次抬头看他时正对上他的视线,她有些不好意思。

“好了,我没有生气,你不用一直观察我。”他无奈。

她有些脸红,在灯光的映衬下,竟明艳非常,让他难以移开目光。其实他并没有生气,毕竟工作的事他早就知道了,但是却有些许的烦闷。

显然她没有觉得他很重要,不然不会不告而别。

但是今天她上车后,就解释了原因,声音温和,似轻轻叩在他的心上,似乎那些郁闷也不算什么了。

车到楼下时,陆修然看向她:“周四去爬山怎么样?嗯,就当是补偿。”

她想了想点头,然后就看到他嘴角弯了弯,渐渐靠近自己。

她紧张的闭眼,额头上被轻轻碰了一下,睁眼时看到他戏谑的眼神顿觉然,匆忙道了声再见就拎起包开门下车。

她回家后还是感觉脸有些热,刚准备去洗澡,就听到周棉棉的声音响起:“啊啊啊,阿雨我都看到了哦,你从一辆黑色的车上下来的,凭我的直觉一定是个男人。是谁是谁?咦?你的脸怎么红了?不对啊,我还从来没见过你脸红哪?说,你们在车里做了什么?”

沈时雨刚开始吓了一跳,听到她的话又有些脸热,“嗯,就是你看到的那样。”说完越过她走向浴室。

“哪样啊,四楼那么高,我都没看清,阿雨你和别人谈恋爱居然不告诉我,哼。”

“反正你经常住在这里,早晚会知道。”说完关上了浴室的门,也将周棉棉的八卦关在了门外

她看着镜子,抬手碰了碰脸,果真是热啊。

这一晚,周棉棉非要和她挤在一张床上,说要闺蜜卧谈。

沈时雨为了明天能早起上班,只好说了她和陆修然的事,况且,她也想找个人说一下,周棉棉确实是最合适的人了。

周棉棉听后,先是自夸有远见,早就看出来陆修然对她有企图。然后就感叹自己的好朋友要谈恋爱了,自己还是孤家寡人甚是可怜。

最后让沈时雨答应让陆修然请她吃饭,怎么能不吭不响地就把别人种的白菜给拱了哪?沈时雨无语。

熬夜的后果就是顶着黑眼圈上班,她早上离开时,周棉棉还在赖床,还是工作清闲了幸福啊!

她到医院时刚好碰到刘主任,看到她的黑眼圈还批评了她几句:“年轻人不能仗着自己年轻就总是熬夜,这种生活方式很不健康,医生更要知道健康作息。”

她只能点头答是。

到陆平原的病房后,看了看他的情况,修养的不错。“照这样下来,您很快就可以出院了。”她开口。

陆平原听后很高兴,虽然很舍不得这个能陪他下棋的小姑娘,但是他还是想回家。同时在心里暗想,大不了让她当自己的家庭医生得了,这样就可以接着陪自己下棋了。

沈时雨自然不晓得他在想什么,检查完后就离开了病房。

中午时,她照例去小花园解决午餐,顺带休息。

刚走到凳子上坐下来,就听到夏夏兴奋的声音:“你是那天的叔叔。”

“夏夏,要有礼貌。”是夏夏的妈妈。

“没关系,原来你叫夏夏,你还记得我?”

这个声音是,沈时雨回头,果然看到那人正低头和夏夏说话。

“是啊,叔叔你也生病了吗?”夏夏关心道。

“叔叔没有生病,不过叔叔的爷爷生病了,我是来看他的。”他耐心解释。

“哦,那祝爷爷早日康复,沈医生姐姐说了,只要听医生的话,很快就会好的。”

“谢谢你,我会转告他的。”

“夏夏,我们该回房吃饭了,跟叔叔说再见。”

“叔叔再见!”夏夏笑着说。

“再见,也祝你早日康复。”

等夏夏走远,他抬头走向她,坐下。“你好像很喜欢这里。”

“嗯,这里很安静,感觉很舒服。”她轻声回答。

“还没吃饭?”

“正准备吃,”又问,“你哪?”

“在公司吃过了,你先吃饭,我去看一下爷爷。”

陆平原看到陆修然时,想到自己刚才的想法,于是开口:“我想让沈医生做我的家庭医生?”

陆修然挑了下眉,笑着说:“您恐怕不是想要家庭医生,而是想要她陪您下棋吧。”

“怎么,不行吗?”

“还真的不行,”他想了想又说:“我们在谈恋爱。”

陆老爷子惊讶的愣住,反应过来后非常高兴:“臭小子眼光不错,什么时候开始的?你妈是因为这个才让她当我的主治医生的?”

他笑了笑:“不是,我妈不知道。”

陆老爷子更是惊讶:“为什么?”

“那时候还没有开始,前不久才确定的。”

“这样,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告诉你爸妈?”

“等再过一段时间吧。”等俩人的关系稳定一些。

沈时雨这两天觉得陆平原看她的时候有些怪怪的,连说话也变了。

比如,看到她时会说:“小沈,来来来,陪我下盘棋。”

下棋很正常,但是‘小沈’又是怎么回事?还有她离开时,他居然笑着对他说:“别光顾着工作,注意身体啊。”

她一边点头一边觉得莫名其妙。直到再次见到陆修然,她才明白。

周四早上七点,陆修然就到了她家楼下,沈时雨只说了一句‘等我一下’就挂了电话。

陆修然听着嘟嘟的声音失笑,似乎是刚起床,自己好像来早了。

他本来以为至少要等一个小时的,所以打开了收音机,准备闭目养神。但是刚闭眼没几分钟就听到敲车窗的声音,睁眼就看到车前的身影。

有些惊讶的打开车门,看着她坐进来,似乎还有些喘息。她应该是着急出来,所以完全没有化妆,不过皮肤本来就很白。

穿了白色的衬衫和牛仔裤还有平底鞋,头发也扎了起来。估计是走的太快,所以脸上有些红晕,此时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娇艳。陆修然自哂,真是奇怪,明明是清秀的面容,怎么会想到娇艳这个词哪?

“等很久了吧,不好意思,我忘记调闹铃了。”她平复了下呼吸。

陆修然回神:“没关系,已经很快了,我本来以为会等很久。”说着似乎笑了一下。

沈时雨闻言认真道:“看来你很有等女孩子的经验啊。”

他默了一瞬,才若无其事地说:“哦,我经常等我妈妈。”

“跟你开玩笑的。”她看了他片刻,突然笑道。似乎很开心。

陆修然看着她大笑的样子楞了一下,他似乎是第一次见到她这么放松的样子,不禁也弯了嘴角。

“嗯,对了,我们去哪里?”她问道。

陆修然一边发动汽车一边把一袋东西递给她:“露华山怎么样?”

“好,”她有些奇怪,打开,原来是吃的,很平常的东西,几个包子还有两根油条和一杯豆浆。

她有些不好意思:“你吃过了吗?”

“嗯,吃吧,待会儿就凉了。”

“哦。”她低头专心对付手中的食物。

还真是奇怪,明明自己是很独立的人,跟周棉棉在一起时也都是自己照顾她,怎么到了他这里,自己就总是被照顾的那个啊。

“对了,爷爷知道我们的事了。”声音平静的就想在说‘今天天气不错’。

“咳咳咳”正在吃包子的人噎了一下,难怪那个老头对自己的态度变得这么怪。

陆修然奇怪地看了她一眼:“不用这么着急。”

“哦。”哪里是着急,是震动啊。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