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11 章

沈时雨睁开眼时已经是五点了,天色有些暗,她有些反应不过来身在何处。

“醒了?”身边响起一道带笑的声音。

她惊的楞楞地看着他,他又笑了,原来她也有迷糊的一面,像受惊的兔子。

看着他的笑容,沈时雨觉得有些耀眼。“哦哦,不好意思,我睡着了。”她终于回神,有些羞愧。

“没关系,我刚刚也休息了会儿。饿了吗?刚才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醒,所以我叫了外卖。”

她汕然,自己睡的居然一点儿也没听到。陆修然叫了海鲜饭,俩人去客厅吃过后,他看了看时间起身告辞。

沈时雨想了想说:“我送你吧。”

到了楼下,她先开口:“路上注意安全,再见。”

他却看着她没有动,她在他的注视下渐渐变得不自在起来,这种感觉好像中午在厨房时也有过。

刚想到这里,眼前一暗,眼前的人倾身过来。她只觉心跳加速,不由低头躲闪。然而下巴却被抬起,她被迫直视他。

他凑近她的耳边轻声开口:“阿时。”

她听到他叫她的名字只觉得心猛然跳动,脸上发烫。

后来究竟有没有答应,她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他轻轻覆上她的双唇。刚开始只是轻碰,渐渐却加重力道,她觉得浑身无力,似乎难以支撑。

似乎听见他轻笑了一声,然后就被更紧地拥住。慢慢地他似乎不满只是唇齿相接,试着与她唇舌共舞,沈时雨下意识地想要后退,却被身前的人用手轻轻压住脑后,不容抗拒,只能承受。

等他终于放开她时,她靠在他身上大口喘气。陆修然拥着她,用手替她顺着气。

“看来你还需要多加练习。”他在她耳边开口,声音含笑。

沈时雨觉得自己的脸已经快烧起来了,但是她不想认输。

“是啊,比不得您技术高超,一定是以前练过很多次吧。”

“”陆修然默,这简直就是个陷阱。她怎么忘记了怀里的小白兔张了副伶牙俐齿。

又过了会儿,沈时雨轻轻推了推他。

陆修然有些不舍地放开她:“你先上去。”

她点了点头:“嗯。”快要走到楼梯口时却又停下回头,“嗯小心开车。”不等他回答就走进楼梯间。

陆修然又站了片刻,等四楼有人影晃动才转身离开。

周一下午,沈时雨被刘健叫到了办公室。刘主任先是问了问她的近况,沈时雨细细答了,也将自己的一些想法与老师进行了交流,这在她实习期间是经常性的事情。

等说的差不多时,她刚准备离开,刘主任却提前开口:“时雨啊,我有件事想跟你说。”

“什么事?”

“就是那个?”他一个大男人,说这些还真是有些难以启齿,都是妻子非得逼他开口。

沈时雨疑惑:“出什么事了吗?”

“没有,”他连忙否认,“就是你师母吧,她让我告诉你嗯,告诉你,说她想给你介绍个不错的男孩子。”声音渐弱,还真是不好意思开口。

沈时雨先是愕然,随后又有些尴尬。由于和刘老师关系比较好,连带着和他的妻子也相熟。这位师母为人热情,由于孩子不在身边,对刘老师的学生更是关怀。

但是今天的事是她完全没有想到的。想到这,她不禁想到了陆修然,幸好啊,不用去参加让人尴尬的相亲了。

“老师,我有男朋友了。”她有些不好意思。

“你不愿意也没关系,你师母就是闲什么?有男朋友了?啊,那太好了。”刘健既替学生开心,也为自己有借口给妻子而高兴。

不过,“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前不久。”现在想想也还是感觉很神奇。

“哦,怎么都没见他来找过你,”他说,“也是,你的工作太忙了,每天待在医院的时间太长了。这样吧,你也在医院快五年了,以后就按正常的作息时间走,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以后该下班就下班,不要总是待在医院里。”

“不用”她不觉得在医院时间长。

“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当初之所以让你每天都待在医院里,也是为了让你快速融入这个环境,养成责任心。这两年你做得很好,既然目的达到了,就不在乎这一点时间了,只要你不忘记自己的责任就好。”刘健打断她,他是真的对这个学生很满意,不论是医术还是为人。

沈时雨沉默了一会儿,轻轻点了点头,她很喜欢这个老师,尽管要求严格,但是却教给了她许多,不仅仅是医术。

回到办公室后,她动手找出了自己的值班表,因为总是待在医院里,自己似乎并没有仔细看过这个,刚发下来就被她随手放在了一旁。

翻开看了看,除了一三五之外,她只需要周二和周四晚上值班到十点就可以了,还真是轻松。

她在去陆平原病房时将这个消息告诉了他,这样她就不能每天都来陪他下棋了,只能两天来一次。

陆平原有些不高兴,但是看到她有些歉意的眼神,却释然了,毕竟这不是她能决定的事。而且自己最近棋艺见长,时常能和她打个平手,这样也好,自己可以多些时间琢磨一下。

沈时雨没有把这件事告诉陆修然,他是从爷爷处得知的。那天他去医院,待了许久都不见她来,就随口问了句,然后才知道这件事。

他心里有些不舒服,所以那天公司里的气压有些不对。

江岚是第一个发现这件事的,她在给老板送文件时,明显发觉他心情不好。在她快要走出办公室时突然被叫住了,她回身看向桌后靠在椅背上眉心微皱的人,以为有什么大事要吩咐。

“江秘书,”他犹豫了下接着说:“你会有事不让你男朋友知道吗?”

她此刻心里无疑是震惊的,这算是私事了。

但却什么也没有问,想了一下才回答:“总有一些事是难以说出口的,还有一些事是无关紧要的,另外人的性格有时也会决定她处理事情的方法。”

他似乎认真思考了一下,“没事了,你先出去吧。”

陆修然仔细考虑了一下,以沈时雨的个性,做出这样的事似乎是不足为奇的。而且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她还没有特别喜欢他却是事实。她不告诉自己,估计是她觉得没必要。

陆平原的身体恢复的不错,陆一鸣和太太对此很是高兴。

尤其是陆夫人,通过此事对沈时雨是越看越喜欢,小姑娘斯文大方,性格也好,更难得的是对人不卑不亢,就是不知道有没有男朋友啊。

于是再次见到刘健时,陆夫人先是称赞了沈时雨,然后才装作不经意问道:“沈医生这么优秀,她老公应该也不差吧?”

刘健闻言笑了笑答:“她还没结婚哪?”

陆夫人心中暗喜,然而还没等她开口,就听到他接着说道:“前不久才刚谈了个朋友,应该不错。”

这下陆夫人只能叹气,果然是优秀的姑娘都是别人家的。

其实陆夫人对儿子还是很骄傲的,年纪不大就有了自己的公司。但是都快三十了,还没有正式的女朋友却很愁人。

她对丈夫唠叨时,陆一鸣也只是说:儿孙自有儿孙福,不用太过担心,但是她怎能不操心啊。

大学时她听说儿子谈过一个不错的女孩子,感情稳定,她满怀欢喜地以为等陆修然毕业就能结婚了。谁知快要毕业时俩人却分手了,那段时间他很是沉默,她怕提起来让他伤心,也就没问原因。

倒是听卢家的老二说似乎是因为女孩子出国了。她那段时间很是担心儿子想不开,但是出乎意料的是,陆修然消沉了一段时间后就开始创业,似乎是走出了失恋的阴影。

往后有过几个走的较近的女性朋友,但后来大都不了了之了,这让她不禁怀疑难道儿子还想着那个人?

陆夫人在一次儿子回家吃饭时针对此事开口抱怨:“你都老大不小了,不要总是整天忙着工作,再不积极点儿,好女孩儿都成了别人家的了。就像给你爷爷看病的沈医生,人家都谈对象了。”

陆修然刚开始有些无奈,听到中间却轻笑不语,想到自己和她的现状,还不到时候告诉母亲。

周六这天中午,陆修然打电话约沈时雨第二天去爬山。电话刚接起就传来一阵阵的喧闹声,过了会儿声音才小下来,应该是走到了安静的地方。

“刚刚怎么这么吵?”他先开口。

“学生刚放学,比较热闹。”

“学生?你在学校?”他疑惑。

“嗯,怎么了?”

陆修然考虑了一下笑着回答:“没事,想问问你有没有兴趣明天去爬山。”

她明显停顿了一下,“我在丰市的家里。”有些心虚,说完感觉对面似乎沉默了。

“你不用上班吗?”

她只能告诉他自己改了工作时间的事,陆修然听完后没有说话,她觉得他可能是生气了。

刚想解释,就听到他说:“什么时候回来?”

“明天下午四点的汽车,七点到。”虽然他的声音很平静,但是她还是觉得他有些异样了。

“嗯,路上注意安全。”

“哦。”

挂了电话后她楞了一会儿,背过包,走向丰大的教职工楼。一路上碰到了好几个母亲的同事,她打了招呼后径直走向二楼。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