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7 章

沈时雨也是讲信用的人,果真每天陪陆老爷子下盘棋,而这个时候十次里有八次,病房里总是还有一个人。

终于有一天,陆老爷子发现了有什么不对:“你最近很闲吗?”

陆修然笑:“工作再重要也没有您重要啊。”

“臭小子,就会耍嘴皮子。”

其实陆修然也说不准自己为什么会来,似乎是下意识地想来。来了也就是看他们下盘棋,又匆匆忙忙地赶回公司。

又是周末,沈时雨上午起床后,喝了前天晚上炖好的冬瓜海带汤,又将家里清洗了一遍,正准备去阳台晒太阳时手机响了起来。她拿了手机才走到躺椅上坐下:“怎么啦?”

“阿雨,你是不是又赖在家里了,这样不行。好不容易有一天假期怎么能虚度哪?”周棉棉说教。

沈时雨躺好:“直接说,到底什么事,不说我挂啦。”

“哎哎,等等,阿雨还是你了解我啊。其实也不是大事儿,我就是想让你晚上陪我吃饭。”周棉棉笑着说。

“还有哪,一下说完。”沈时雨笃定。

“阿雨你真是神了,居然知道我还有事儿,你不要当医生,去摆摊儿算命得了。”

“再不说我挂了。”沈时雨打断她。

“别别,就是吧,晚上咱俩吃饭的地方挺正规的,你可能也许大概需要化个淡妆,穿条裙子,嘿嘿。”

沈时雨疑惑:“为什么要去那么正规的地方,你不是不爱去那种地方吗。”

周棉棉明显停顿了几秒才回答:“那是因为我爸给了我优惠券啊,反正不用白不用嘛。”

沈时雨还想问那么正规的地方怎么会有优惠券这种东西时,周棉棉连忙说:“就这么定了啊,待会我把时间和地址发给你,拜拜!”

沈时雨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毕竟依周棉棉的性子,她总能让人出其不意,但是她不会害自己的。这点她还是有自信的,但是这点自信也就仅仅维持到了晚上。

沈时雨出门前,按照周棉棉的要求换上了裙子,略略上了妆。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有些恍然。

由于工作忙,而医生这个职业注定衣着方便了更好,所以她已经好久没有穿过裙子了。身上的这条还是大学时买的,淡淡的绿,此时穿上她总觉得有些装嫩的嫌疑。幸亏现在还是冬天,所以她理所当然的在裙子外面加了一件大衣。

等到了地方,她才知道哪里是周棉棉说的‘有些正规’,简直就是豪华。

“食客”夹杂在左右的高档写字楼之间,一点也不逊色。

由于不知道路,所以沈时雨是打车来的,她向出租车师傅在此确认了一下才开门下车。虽然不知道周棉棉在搞什么名堂,但是她还是决定既来之则安之。刚走到门口就有帅气的门童微笑着开门问好,她回以一笑,走了进去。

还没走几步,前面就迎上来一个年轻的女服务生,着一身旗袍:“您好,请问您有预约吗?”

沈时雨点头报上了房间号后,服务生再次开口:“请跟我来。”将沈时雨领到房间门口时她就离开了,走之前对沈时雨微笑着说:“希望您用餐愉快。”

沈时雨在门口没有停留,她走近漂亮的木门,握上了门把手,正准备推开时收到了周棉棉的信息,看过后沈时雨秀丽的眉深深地皱了起来,她知道周棉棉经常不安常理出牌,但是这次却真是为难到了她。

她抬手揉了揉眉心,然后推开了门。“不好意思”道歉的话语刚出口,她望着眼前的人就愣住了,“陆先生?”

陆修然看着面前充满疑惑的面庞,一时也没有反应过来。呆愣了片刻开口:“先进来再说吧。”

说完转身走了进去,坐在了椅子上静静地看着她。

她明显是打扮过了的,不仅化了淡妆,还穿了裙子,此时在灯光的映衬下光彩照人。

沈时雨狐疑地走过去坐在对面的椅子上后才发现桌上摆着红酒和玫瑰,这种情况怎么说哪,只能用‘诡异’形容了。她又看向对面的男人,他也在看她,眼神如墨。

就这样对视了一会儿,最终沈时雨移开了视线,她不喜欢与他对视,尤其是在这种环境中,感觉很奇怪。

她想过打电话给周棉棉,但是似乎问对面的人可以更快了解现在的状况。

于是她又看向陆修然:“你怎么会在这里?”

陆修然注意到了她眼里的怀疑,苦笑着开口:“虽然我不知道你那边是什么情况,但是我可以解释我这边的情况。”

陆修然时被卢城骗来的。卢城在两个星期前去了他的公司任销售总监,今天中午突然去他办公室丢下一句‘晚上请你吃饭’就离开了。他以为是去酒吧喝酒,等他到了约定的地方才发现不是。

他刚进房间时也是疑惑的,毕竟两个大男人在这种环境中总是怪怪的,谁知道刚坐下就收到卢城的信息,顿时有些可笑不得。

原来他被家里人逼着相亲,实在没办法了这能出此下策,最后除了道歉居然还加上了句:如果你觉得对方不错的话,你们可以发展一下啊,哈哈!

陆修然看完后无语,只觉交友不慎。他不打算在此等那位周小姐,于是起身准备回家,打算明天到公司再和卢城算账。然而当他走到门口时,门就开了。

沈时雨听过后,和陆修然同感,她觉得陆修然交友不慎的同时,也觉得自己交了一个损友。

想到信息的内容,她开口:“陆先生,我是周棉棉的朋友,就是今晚要跟你的朋友相亲的人,她今天有事来不了了,我本来想替她向你的朋友道歉的。但是现在看来不需要了,那我就先走了,再见。”说着准备起身,毕竟这种情况下,两个还不太熟的人待在一起,怎么看都是尴尬。

“沈医生很讨厌我?”

沈时雨惊讶:“额,没有。”

“那为什么见到是我,就要走哪?”陆修然语带讶然,但是沈时雨还是看到了他眼中的笑意。

“我只是觉得两个陌生人待在这种环境中很怪。”沈时雨直言。

“怎么能算是陌生人哪?难道我们之前没有见过?”

“不是”

“那是我们不知道彼此的名字?”

“不是”

“既然如此就一起吃个饭吧,反正他们也已经付过钱了,浪费是可耻的,对吧沈医生。”

“”她怎么不知道他还是社会主义好青年。

沈时雨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她居然跟一个认识不久的并且曾经还是自己的病人的男人在吃烛光晚餐,太不可思议了。

但是对面的人脸上却没有一点点的不自在,甚至还有些惬意。因为是烛光晚餐,室内的灯光昏黄,浅浅的光洒在他的四周,整个人竟如带了光芒般。连平时总感觉有些英朗凌厉的五官竟也平和了许多。

“沈医生不饿吗?虽然我也自知这张脸长得还行。”沈时雨回神才发现自己居然看着他出神了,而此时对面的人正带了一丝戏谑看着自己。

她也仅仅是眨了下眼:“是。”看到对面的人有些讶异,然后淡定低头。

“沈医生跟我想的不一样,一般女士这个时候不是都应该害羞低头的吗?”

沈时雨没有回答,抬头:“陆先生也跟我想的不一样。”

“哦?沈医生认为我是什么样的人?”

沈时雨皱眉思考了片刻,似乎是在考虑如何回答。从跟他相处的几次来看,似乎只能用“表里不一”来形容了。但毕竟跟他相处不多,她不知道自己的话会不会让他生气。她确实不太擅长处理这种场合。

陆修然失笑:“很难回答?”

沈时雨最后还是决定不回答,她不习惯撒谎,所以干脆低头沉默吃菜。

陆修然也不再追问,所以还算用餐愉快,如果不是接下来发生的事的话。

沈时雨在车上几乎没说什么话,只是在需要时提醒他转弯时才出声。她有些疑惑陆修然的行为了。按照她对事情的理解,吃完饭两个人就应该分道扬镳了,然后保持偶尔在医院碰到的这种“熟悉的陌生人”状态。

但是走出餐厅后,他平静的说了句“稍等”就走向停车场。把她尚未出口的道别堵在了嘴边。等他将车停在门口,再说道别似乎有些矫情了。

她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自己心里的怪异,最后只能归结于身边的人就是一个怪人,以至于把自己也变得怪怪的。而一路上陆修然也没有出声,似乎是在思考什么。似乎他们两个自认识以来,仅有的单独相处大都是沉默以待。

到沈时雨的楼下后,她道谢然后开门下车,走了几步后居然听到身后传来开门下车的声音。她惊讶回头,看着走向自己的人一时无语。

“我送你上去。”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但是对方却路过她走到了前面。

陆修然没有听到身后有脚步声,回头:“你不回家吗?”

“回”

“那怎么还不走?几楼?”说完转身继续往前。

“三楼”沈时雨默默跟上。

等到了门口,陆修然看着明显在走神的人开口:“我。”

却被从里面开门的人打断:“阿雨你回来啦,快说说,那个男人怎么样,帅吗”周棉棉看着站在门口的男人噤了声,眼神闪亮。天啊,这个男人好有气质啊!她有点后悔了啊!

她刚想说话就被沈时雨拉进了屋里,“陆先生谢谢你送我回来,你先回去吧,开车小心,再见!”说完关门,一气呵成。

陆修然看着紧关的大门,不禁笑了笑:自己在她这里还真是不受欢迎!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