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6 章

由于已经事先了解了内情,所以沈时雨还不算很生气。她走过去站定:“陆先生,您现在的身体状况不能抽烟。”

其实从沈时雨进来,陆平原就看到了,但是他想先给她一个下马威,因此并没有说话。听到她说话后,也没有抬头。

“陆先生,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不适合抽烟。”沈时雨又说了一遍,她知道他听到了。

“嘘,不要影响我下棋。”陆平原依旧没有抬头。

看到他抬起拿着烟的那只手时,沈时雨抬手将烟抽了过来:“陆先生,您现在的身体状况,真的不能抽烟。”说完将烟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

兴许是未料到沈时雨会出手,陆平原在她扔掉烟以后才反应过来。

他抬起头直视她,眼神犀利:“你凭什么扔掉我的烟。”

毕竟是打过仗的人,沈时雨在这种直视下,有些想退缩。但是医生的自觉性使她反而站的更直,她回视他:“我是您的医生,您是我的病人。这不需要凭什么。”

陆平原没想到他竟然敢回视自己,并且还理直气壮的回答了自己。这种情况是她没想到的,以前那些医生多多少少都会被他的眼神镇住。但是这个小姑娘胆子还挺大。

“我没病,我要出院。”陆平原的语气依旧生硬。

沈时雨想了想回答:“出院可以,不过先请您再做一次全身检查,如果各项检查都达标的话,我就签字让您出院。”

陆平原噎了一下,他想起昨天做检查时的麻烦,浑身不舒服。“不需要,我没病,不需要做检查。”

“不行,如果您坚持说您没病的话,那我只能通知您的家属来医院了解情况了,毕竟是他们送您来的。”

陆平原顿时无语,让他们来,那可不行,自己可是答应了要听医生的话的。他沉默了许久,脸上的表情变了几变,看着十分纠结。最后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般猛地抬头看向沈时雨。

沈时雨看着他纠结了半天,最后一咬牙看向自己,就在她想着自己要不要往后站站,以防他有什么举动时,陆平原却突然笑着站了起来:“沈医生是吧,我刚才是和你开玩笑的,我的病不严重,在家也能养。要不咱们打个商量啊,你过几天就告诉我家里人同意我出院,这几天我保证听你的话,让干什么干什么。我向党和人民发誓。”

沈时雨被气笑了,她只见过周棉棉的变脸速度之快,想不到又遇见了一个,还是一个老人。她无语了半天才开口:“我可以同意你出院。”

陆平原顿时高兴起来,看来小姑娘是吃软不吃硬啊。这次看他们还怎么说。

“不过前提条件是您听我的话,一直到康复。”沈时雨接道。‘他肯定又要变脸了’沈时雨想着。

果然,陆平原听了沈时雨的话后,语气立马冲了起来:“什么啊?说了半天,你就是不同意我出院是吧,那行,咱们走着瞧,哼!”说着坐下来不再理会沈时雨。

“您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您,如果有什么事,可以按床头的铃。”沈时雨说完见他没有反应,只能无奈地走出病房。这第一场战役自己算赢了吗?跟一位军长打仗真是太累了。

自从那次在病房里不欢而散后,两人就开始了持久战。

陆平原对沈时雨的一切话采取不闻不问的态度,采取‘非暴力不合作’的策略。沈时雨则按部就班,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当然陆平原也有听话的时候,就是他的家人来看他的时候。这时他会表现的无比像一个病人。等人走后,立马翻脸。

沈时雨一直在考虑要不要介绍周棉棉和他认识,她总觉得他们会成为朋友,可以一起探讨一下各种情绪转换。

陆修然刚走进酒吧,就听见有人叫他,顺着声音走过去,坐到了吧台旁。招呼调酒师来杯酒,才看向面前的人:“什么时候回来的,告诉其他人了吗?”声音带笑。

卢城认真打量他许久才说:“我去国外两年,你居然一点没变,还是那么的闷骚啊,哈哈哈。”说着笑了起来。

“嗯,不比你,一直明着骚。”陆修然随口接道。

卢城无语,过了会儿才笑着说:“昨天回来的,还没告诉他们。打算过几天找时间聚一聚,到时候一起啊。”

“好。到时候通知我。”说着碰杯说起这两年的变化。

陆修然和卢城是一个院子里长大的,从小到大的情谊,虽然两年没见,却什么也改变不了。喝的差不多时,卢城沉默了会儿,看了看陆修然的神色开口:“我在美国看到她了。”

虽然没提名字,但是陆修然却知道是谁。他慢慢喝了口酒才说:“嗯,她过的好吗?”

“看上去不错,你哪?我听我妈说你还没有女朋友,不会是因为她吧?”有些小心翼翼。

陆修然过了会儿才笑着回答:“你想到哪儿去了?我是因为太忙。正好你回来了,来我公司帮我吧。”

卢城仔细观察了他一会儿,才松了口气:“行啊,反正我也得找工作。正好你那有现成的。”

如果不是卢城提起来,陆修然都快忘记宋韵的样子了。

他和宋韵是大学认识的,宋韵长得很漂亮,学习也好,两人在一起后,他对她很好。

刚开始时她不知道他的家世,他是起了要等毕业和她结婚的念头的。但是不知道她从哪得知他的家庭情况,开始变得患得患失。他们那时将要毕业,双方都在忙于找工作。但是有一天她突然说要出国留学,然后就是沉默、争吵、冷战。

他沉默以对,她则将心里的不安、恐惧与自卑表达的淋漓尽致。不是没有尝试过挽回,但宋韵的态度却无比坚持。

他当时是什么反应哪?已经不记得了,他只感觉像是一直的梦想突然被告知只是梦而已那么荒唐。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他们都知道,这意味着分手。陆修然不怎么爱回忆起这段记忆,因为它们似乎是他失败的证据。

这天中午,沈时雨照例在小花园午休。刚过一会儿就听见有人在叫她:“沈医生姐姐!”她转头微笑,是夏夏。

前天开始,她就建议夏夏的爸妈让他每天到花园走走,可以恢复的更快。夏夏走到沈时雨身边坐下。

“怎么一个人?”沈时雨问道。

“他们总是怕我摔倒,不想让我出来,我是趁他们睡着偷偷溜出来的。”夏夏吐了吐舌头。

“爸爸妈妈是担心你。你偷偷跑出来,他们会非常担心的。”沈时雨摸了摸小男孩儿的头。

夏夏皱了一下小眉头:“我知道,但是我不喜欢总是闷在屋子里,我想回学校,想我的朋友了。我想明明,彤彤还有小雪,我们都好久没见了,不知道他们还记不记得我。你说他们是不是已经把我忘啦。”说着还叹了口气。

沈时雨想了想才说:“不会,好朋友即使分开再久也不会忘记彼此的。如果忘记了就不是好朋友了,你说是吗?”

夏夏听了以后笑了起来,好像有什么烦心事被解决了似的高兴:“你说的对,他们不会忘记我的,因为我们是好朋友。”

不过他过了会儿又难过道:“可是我们为什么会生病哪,生病好难受,还不能出去玩儿。”

沈时雨被这个问题难到了,她不知道该如何向一个小孩子解释人体系统和器官免疫力。

这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因为人要成长啊,每生一次病都是一次成长的机会,只要战胜病痛,我们就能变得更加坚强。”

沈时雨看着来人没有说话,夏夏在此扬起了笑脸:“沈医生姐姐,叔叔说的是真的吗?”

看着面前的两张笑脸,沈时雨只能回答:“是。”

这时远远传来夏夏爸爸和妈妈的喊声,夏夏连忙站起来:“我要回去了,我爸爸妈妈来找我了,沈医生姐姐再见,叔叔再见!”说完就快步走开了。

沈时雨重新看向了湖面,陆修然往前走了几步,坐到了夏夏的地方。

他今天是来看陆平原的,在走进小花园时下意识地望向了湖边,她还是在原来的椅子上,似乎是在和一个小朋友说话。

他路过他们时,刚好听到男孩子在问:他们会不会忘记自己。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我会想听听她怎么回答,于是放慢了脚步,抬头看去。

由于面对着她,刚好看到了她的笑容。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她笑,他住院时,她从来没有对自己笑过,以至于他怀疑她平时对病人就是这个样子的,事实证明不是。

她笑起来很好看,这时陆修然的第一感觉,眼睛亮晶晶的,整个面孔非常柔和。然后就听到了她的回答,她在把男孩当成人对待,回答的很真诚。男孩的下一个问题分明难住了她,因为她的眉毛皱了起来,似乎在沉思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陆修然直到坐下也没想明白自己刚刚为什么会出声。当他意识到时,他已经说完了那句话。而当他看到沈时雨不得不附和自己时的纠结样子,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