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4 章

沈时雨在思考母亲留给自己的问题时,陆修然刚从公司回到家。

天已经完全黑了,父母住的是政府分的房子,门口有哨兵站岗,他把车开到门口时,那两个站的挺直的身影敬了军礼,他冲他们点了下头开了进去。刚下车电话就响了起来。

他边拿出手机边走向门口开门:“卢城,什么时候回来的?”

“好,明天晚上见。”

陆夫人正在客厅看电视,陆一鸣在沙发上看报纸。听到开门声都抬起了头。

“又加班,都几点了,不是让你早点回来休息吗?”陆夫人先开口指责。

“今天公司忙,我会注意的,您放心。”陆修然换了鞋向父亲点了点头,才跟母亲搭话。

“整天忙,再好的身体也受不住啊。”陆夫人不依不饶。

陆修然走到沙发旁坐下,对母亲笑了一下:“不是有刘嫂的汤补着哪?”说着转向从厨房走出来的中年女子:“对吧,刘嫂?”刘嫂和蔼地笑了笑,又走进厨房拿温着的汤去了。

见妻子还要说话,陆一鸣放下报纸:“好了,他自己的公司当然得多操心,早点儿睡吧,明天还要送爸去医院。”说着站起来走向卧室,却又回头看向陆修然:“工作再忙,也要多注意身体。”说完就进了房间,陆修然点头。

“爷爷怎么了?”听到父亲提起,他问母亲。

陆夫人叹了口气:“还是老毛病,肺不好,烟也不戒,谁说也不听。”陆平原年轻时在战场上中过枪,好了以后肺就一直不太好。

陆修然沉思了片刻:“去哪个医院?”

“市医院吧,我跟那的刘主任认识,你爷爷的脾气一般人管不住,以往总是去军区医院,没人敢管他,我得给刘主任打个招呼。”陆夫人接道。

听到市医院三个字,陆修然不自觉地想起了那个生起气来特别的医生。他随口道:“您上次不是说沈医生的医术高明吗,要不这次让她当爷爷的医生。”

“哪个沈医生?哦那个给你做手术的医生。可是她会不会太年轻了?你爷爷的脾气你也知道,一般人管不住。”陆夫人迟疑。

“您也说了,一般人管不住,那些医院的老医生哪个不认识爷爷,谁敢真管他,换个年轻的或许管用。”

陆夫人想了想,点了点头:“那就试试吧,不过我还是要给刘主任打个招呼。”

此时的沈时雨还不知道由于某人看似随意的几句话,就摊上了一项重要的任务。而命运总是不经意间发生。

沈时雨这个周末由于没有周棉棉的骚扰,所以过的相当悠闲,休息的也好。因此对于周一的早班没有任何所谓的‘周一综合征’,这让她的同事和一些年轻的小护士无比羡慕。

其实市医院里的医生是轮班制,如果没排到班,就可以不用来。但是沈时雨实习时跟的是无比严格的刘主任,他是医院里德高望重的核心医生之一,不仅对别人要求严格,自己更是以身作则,他习惯了即使没有自己的班也常来医院,跟着他的沈时雨自然也要如此。

不过沈时雨对此并无怨言,相反,她是抱着一种尊敬甚至是敬畏的态度对待自己的老师的。她敬佩刘主任的学识和责任心,更敬重他的为人,他总能让她想到自己的父亲,他们都是负责任的人。

而刘主任对这个女弟子也是满意的,毕竟现在的年轻人没有几个是聪明却又肯吃苦耐劳的,再加上刘主任夫妇唯一的儿子在国外留学,长年不在身边,所以他们之间的师生情带有一种父女情在里面。

沈时雨刚走进办公室,同事宋夏就一副神秘的表情。

“时雨,方院长让你来了去办公室找一下他哦。”

沈时雨讶异了片刻,转身。身后传来好奇的女声:“时雨,你都不问问我什么事吗?”

沈时雨并没有停步:“你要是知道的话早就说了,怎么可能忍到现在。”

宋夏吐舌:“时雨你总是这么不可爱。”总喜欢一针见血。

沈时雨出门前轻扬了下嘴角,也不知怎的,自己身边的人大都是一副活泼的性子,她竟也能和她们相处愉快。

三楼的院长室。

方文山听到敲门声后说了声:进。看到沈时雨后示意她先坐下。沈时雨走到方文山面前的椅子上坐了下来,静静地等着。

方文山看着面前的人组织了一下语言才开口:“沈医生来市医院快3年了吧。虽然你还年轻,但一直做得很好,甚至有些方面都值得院里的老前辈学习。”

沈时雨听到这话心里咯噔了一下,却什么也没说,只是笑了一下:“您过奖了,我需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

方文山观察了一下她的表情,不得不承认眼前的女子有着超乎年龄的镇定,也许这就是她能得到要求严格的刘主任的夸赞,并最终留下来,而且有所作为的原因。

他笑着再度开口:“不用紧张,我今天叫你过来是有件事要交给你,希望你认真对待。”

沈时雨点了点头:“您请说。”

方院长突然严肃了表情:“院里今天要来一位病人,我希望由你负责他的治疗。当然,他不是一般的病人,他以前是部队的军区司令,当了一辈子的兵。虽然现在退了下来,但是威望仍在,我们必须把这件事做好,一方面是为了医院的荣誉,另一方面也是对老领导的敬重。”

沈时雨听后沉默了几秒问道:“为什么是我?”

“你是院里的优秀医生,我觉得你有这个实力。”方院长又恢复了笑容。

对于方院长的理由,沈时雨自然是不信的。并不是她怀疑自己的医术,而是这么重要的病人怎么会交到她这个尚算新人的医生手里。但她对这个理由也只能接受。

等她离开后,方文山陷入了沉思,其实他刚才确实没有说真话,但是真正的原因他也不知道。今天早上当他得知陆平原要来市医院时,他是准备亲自照看的。

但是陆一鸣和陆太太当时只是摇着头笑着说:“不用麻烦方院长了,你们院里不是有个沈时雨医生吗?医术不错,能让她来照顾老爷子吗?”

他当时是非常诧异的,但是却什么都没问,只是回答道:“当然可以,沈医生确实非常优秀。”然后就有了刚才的谈话。

刚开始他以为沈时雨与陆家是旧识,但是从与她的谈话中可以看出她对此也是诧异和疑惑的。也许陆家是真的只是冲着沈时雨的医术来的吧,毕竟她虽然年轻,但是医术确实不错。但是为什么不找更有经验的老医生哪?方文山摇了摇头:算了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也许是自己想多了也不一定。

沈时雨从院长那里出来没有直接回办公室,而是去了住院部看夏夏。夏夏是年前住进来的,才8岁的孩子却长了肿瘤,刚开始家人都以为是闹肚子,没太当回事儿。

直到打针吃药都不管用,并且有愈来愈严重的势头,才赶紧来医院检查。当时是沈时雨在值班,她刚走进病房就被孩子的父亲抓住了胳膊:“医生,你快看看我儿子怎么了,怎么晕过去了。”

沈时雨觉得自己的胳膊一定被他捏出印子了,因为她明显感觉到了疼。在医院待的时间长了,这种情况经常会碰到,但她是理解的,毕竟生病的是自己的亲人,就好像她父亲住院时她也是心里万分着急的。

沈时雨安慰道:“这位先生,您先不要着急,先放开我,我才能赶紧给您儿子检查。”

年轻的父亲赶紧松手:“哦哦,对不起,我太着急了,医生您赶紧看看我儿子,他究竟是怎么了。”

沈时雨走到病床前,一边检查孩子的状况,一边问着孩子的症状。男子简单说了一下基本情况,口气焦急。沈时雨静静听着,然后用手按了一下孩子的肚子,她心里大概有了一些想法,却没有马上说出来,而是回头嘱咐小童带着孩子和家人去拍片子。

仔细研究过孩子的片子后,她尽量用简单的语言向年轻的夫妇解释情况:“初步判断是肿瘤。”

看到二人眼中的惊讶和痛苦后,她尝试着安慰:“很大的可能是是良性的,只要做手术摘除就可以了。”

夏夏的手术很成功,他的父母由此对沈时雨怀着非常感激的心态。

到了病房,跟夏夏闲聊了几句,回到办公室已经快中午了。

沈时雨几乎每天都在医院小花园的长凳上吃午餐,小花园环境非常好。正中间是一个不大的人工湖,周围种着柳树和合欢树,由于本地冬天不太冷,所以此时的树依然是绿油油的,看起来赏心悦目。

每两棵树中间都安置有长椅,为了方便病人在散步时休息。沈时雨中午不喜欢在医院里睡觉,她总觉得在医院里睡觉怪怪的,她更喜欢午休时坐在小花园里发呆,只是静静地看着湖面,什么也不想。

陆修然在经过小花园时,远远地就看到了湖边那个有些熟悉的背影。他是来看陆平原的,上次他住院时就发现从小花园去住院部更近一些,并且路上比较安静,环境也好。

他走的更近一些时才发现坐着的人在发呆,因为她几乎是一动不动地在望着湖面。他的脑海里几乎是马上就出现了‘沈时雨’三个字,他把这归咎于自己良好的记忆力。

想到俩人仅有的几次对话,陆修然轻笑摇头,直接去了顶层VIP病房。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